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湿淋淋硕大直捣花*徒弟个个都是狼

更新时间:2020-12-25 13:49:05

我苦笑一声,抬头刚想告诉她我也是个男人,而且早就成年了,你这样我真受不住。



可话没说出去,白茹忽然就坐了起来,身上没有半点遮掩,雪白的一片,似乎散发着光芒,每一处细节都清晰展现,从头到脚趾头全都被我看了个干净。



 文学

她脸蛋有一丝潮红,似乎很享受我侵略的目光,两腿微微夹紧了些,慢慢的托起了雪白的饱满。



“嫂子的身子好看吗?”白茹娇笑着问,好像在故意勾引我。



没来得及开口,我只感觉下面猛地一涨,紧接着就打了个冷颤。



妈蛋,我竟然泄了?



白茹微微一愣,看了眼我那已经湿了一大片的裆部,忽的笑了起来,小虎牙轻咬了下粉唇。



“小混蛋,连嫂子都敢瞎想,赶紧去处理一下,今晚不用你按摩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还有点高兴,美玉无瑕的脸蛋儿上,尽然是窃喜之色。



我逃似的跑出了房间,一把关上洗手间的门,喘了好几口粗气,脱掉了裤子,一看内裤,上面一大片粘糊糊的污渍,闻着很腥。



胡乱的抓了一条浴巾罩上,我正拧开水龙头要洗裤子,却忽然听见咔嚓一声,洗手间的门竟然被打开了。



白茹靠在洗手间的门口,媚笑着说:“慌什么,小男人都有这个阶段的。”



我低着头,不敢和嫂子对视。



这毕竟是我嫂子,当着她的面儿YY她的身子,而且还踏马三秒就泄了,这事儿实在太丢人。



我埋着头,声细如蚊的说:“嫂子,你……你先出去一下呗?”



她笑了下,说:“行了,瞧把你吓的,嫂子又不是母老虎……放这儿吧,一会嫂子给你洗。”



我闻言一愣,忙的摇头说不用。



可白茹却把拉着我的手朝外拽,板着脸故作生气的样子,说:“赶紧进屋,别惹我生气!”



嫂子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拽我的时候一只手扯到了我的浴巾上面,原本我就只是简单的栓了一下,被她这么一拉,整条浴巾直接就滑落到了地上,胯下的那一条已经初具规模的家伙直接就暴露在了白茹的眼中。



我愣了,白茹也愣了,有些痴痴的盯着我的那家伙。



我一把拉起了浴巾,直接跑回了房间,将门给反锁了起来,拿起桌上的凉水猛灌了好几口才将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压下去。



白茹是我嫂子,我怎么能对她有非分之想呢?



一直冷静了十几分钟,我才开始找裤子换,可找了半天才想起,我的衣裤前天才洗的,还挂在阳台上面,只好出去。



可刚推开门,我就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娇喘从洗手间那传来。



“啊……嗯,张楚……”



我闻声一惊,赶紧退回去半步,露头往洗手间那边一看,发现白茹靠着洗手池,手中拿着我刚脱下的内裤,另一手放在两腿之间疯狂的耸动,表情十分的陶醉。



岛国小电影我没少看,这个画面更是翻阅无数,自然知道她是在自我安慰。



说句实话,那一瞬间我差点又泄了,白茹竟然会拿着我的内裤YY,而且还是迫不及待的在洗手间里做那种事,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



洗手间里灯光昏暗,白茹的小手动的愈发快速,两腿不停的抖动,,口中还发出压抑的娇喘,香汗顺着她白皙的脖颈,流进了她胸前饱满的沟壑中。



“啊……好爽……”



她全身忽然哆嗦了一下,大叫一声,慢慢蹲了下去。



我看了半天,心脏急速跳动,退回房间关上门,脑子里还都是刚才的画面,下面也早就一柱擎天,胀痛异常。



怪不得表哥经常出差,白茹的欲望原来这么强,像她这样折磨人的小妖精,两三天下来,还不得把男人的精气儿给榨干?



又是一个无眠夜,躺在床上,只要一闭眼我就想起白茹ZW的场景,即便是我使出了“一打五”的绝技,可还是无法忘却那香艳的一幕。



清晨起来,白茹出奇的睡了懒觉,估计也是昨晚太“疯狂”了,所以才累的起不来。



我简单弄了点早餐,吃完后就要出门,就在穿鞋的功夫,门口那就传来了钥匙插孔的“哗啦”声。



也不知为啥,我做贼心虚似的冒出了一身冷汗,就好像要被人捉奸在床了似的。



啪嗒。



大门打开,表哥拉门而入,手中拎着两个行李箱,热情的跟我打了声招呼。



“呦,起的这么早,我还以为你们都没醒呢。”表哥咧嘴一笑,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



“你表嫂呢?”



我脑袋有点懵,之前完全没接到表哥会回来的消息,他怎么还搞了个突然袭击呢?



“啊,表嫂在屋里睡觉呢,我……我去帮你叫她!”我慌张的说,掉头要走。



刚一回头,表哥就拉住我,笑道:“别打扰她了,我先去洗个澡。”



我点点头,帮他把行李箱放到了角落,然后表哥就进了洗手间。



恰在这时,白茹拉开了房门,睡意惺忪的揉了揉眼,说:“小混蛋,大早上弄那么大动静干嘛,折腾什么呢。”



我身子一紧,赶紧给她使了个眼色,朝洗手间那边甩了甩头。



白茹压根就没明白,走过来捏了下我的脸,媚笑道:“怎么,昨晚的事儿忘不掉了?没事,你要是想看,今晚嫂子就还让你……”



“嘘!”



我赶紧捂住她的嘴,压声说:“表哥回来了,在洗手间里。”



话音一落,洗手间的门就被推了开,表哥朝我俩这儿看了一眼,吓的我俩赶紧拉开了距离,也不知道他刚才听到了什么没有。



说真的,当时我都快要紧张死了,明明我和白茹啥也没做过,可我就是感觉很心虚。



“啊,老公,你回来了!”白茹展开怀抱,一脸兴奋的跑了过去。



不得不说,白茹的反应真的快,我还发呆呢,她就已经进入了贤妻的状态,表哥也没察觉不对,笑着和她拥抱了一下,还揉了一下白茹那傲人的丰盈。



危险消除,我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眼亲腻的俩人,不用想都知道一会他们会发生什么,干柴遇烈火,肯定是免不了云雨一番。



想着白茹在表哥的身下娇喘迷醉,我心中竟然有一丝莫名的难受。



我甩了甩头,人家俩是两口子,亲热跟我有啥关系,当初还是表哥坚持收留我的,他对我这么好,我绝对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可……如果是白茹主动呢?



我心里一慌,突然有些拿不准主意了,如果真发生了那种事,恐怕我根本抵挡不住。



更何况白茹嫂子昨晚还做出了那样的事,这更让我相信,那一天恐怕早晚都会到来……

这几天我一直心神不宁的,脑子里总是出现表哥和表嫂亲热的画面,估计这会儿,白茹就在表哥身上“骑大马”呢,表哥肯定十分享受,像白茹那么性感的女人,能和她疯狂的做一次,一定会爽死的。



该死!我都在想什么,那可是我嫂子!



清醒过来,下课铃就打响了,我赶紧去洗了把脸,这才冷静了不少,可裤裆里还鼓鼓的,好半天都下不去。



没办法,我只能释放一下,去厕所尿尿,这才刚放出水,身后猛地响起一声暴喝。



“张楚,你还敢出来!”



听声音,像是贺龙。



我吓了一跳,都没来得及关闸,立马就回过了身子,那一条冲刺里极强的“黄河”,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全都洒在了贺龙的身上,甚至还有两滴溅到了他的嘴皮上边。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完了,贺龙绝对得弄死我。



贺龙的眼珠子几乎都快瞪出来了,猛地一弯腰,吐了好几口唾沫。使劲儿的干呕,恨不得把胃都吐出来。



“你大爷的张楚,你竟然敢往我嘴里滋尿!”



贺龙眼珠子通红,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抡着拳头就要打过来,可还没等靠近,他又是一阵干呕,还吐出一大口酸水出来。



说实话,我都觉得有点过分,本来就憋了好一段时间的邪火,那尿的味道肯定骚气冲天,怪不得他受不了。



“那什么,我也不是故意的,谁叫你突然喊我的,还把我吓了一跳呢。”我苦笑着说。



其实我是想道歉的,可话到了嘴边,我又觉得这孙子活该,这才改了口。



贺龙气的发抖,指着我喊道:“张楚,你有种放学别走,老子弄死你!”



这王八蛋本来就有点洁癖,还极度自恋,对他来说,现在换一身衣服,比揍我更加重要。



说实话,那一刻我郁闷到了极点,本来白茹的事就让我闹心,这下加上贺龙,事情变得更麻烦了。



一上午的课,我也没了心思,干脆逃课去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散心。



平常这地方是情侣的圣地,可这会儿都在上课,所以这会儿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找了个小树墩儿坐下,想着怎么解决贺龙的问题。



平时我就在这地方想些事儿,可今天是越想心中越乱,真坐立不安之时,一个声音忽然传入了耳中。



“张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