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抓好枕头扶好床 痛点总比打工强 男朋友 容易冲动

更新时间:2020-12-25 16:34:12

徐鹏飞根据价目表合计了一下,这几样东西加起来,一共是两百多块,如果把雅间费加起来,顶多不超过三百块。



这笔钱唐婉玲应该能承受得了,待服务员离开之后,总算松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一时找不到话题。



唐婉玲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而是从手提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从电话薄里调出一个电话拨打出去。

 文学



铃……铃!



电话铃刚响两声,手机话筒里便传来了一个女人高八度的声音:



“唐婉玲,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这两天死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个时候才想起给我来电话?”

一听到周丽的大嗓门从手机话筒里传出,唐婉玲立即将手机从耳朵上拿下来,待周丽没有再制造噪音之后,才用一副无奈的口气说:



“亲爱的丽丽,我又何尝不想跟你去电话呢,可我也是没有办法呀?”



“你怎么啦?”周丽不解地问。



“哎,真是一言难尽啊,”唐婉玲感叹一声,用手捏着自己的鼻子,哀声说道:“自从你和那个姓王的男人在一起之后,你们的小日子是风生水起,过得是有滋有味,听说你现在是天天入洞房,夜夜做新娘,一日三餐,每顿都有肉吃,早就把我们这些好姐妹给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哪里还敢来电话骚扰你们呀?”



“啊?”周丽大呼上当,再次将说话的声音提高了好几分贝,高声说道:“唐婉玲,你找死啊?谁给你说我天天入洞房,夜夜做新娘,每顿都有肉吃?”



“我难道说错了吗?”唐婉玲半开玩笑地说:“你那方面那么厉害,你们家老王能受得了吗?”



“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周丽不想在电话里与唐婉玲讨论这个问题,怒声问道:“有话就讲,有屁就放,快说,你来电话找我干什么?”



唐婉玲见周丽没心思和她开玩笑,也就认真起来,说道:“我打电话过来,是想问问你,今晚有空没有?”



“怎么啦?”周丽笑着问:“你是不是想请我吃晚饭?”



唐婉玲回答说:“都这个时候了,我看晚饭就免了吧,反正大家每次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实行AA制。”



“那你想干什么?”周丽一下子被唐婉玲绕糊涂了。



唐婉玲回答说:“我想请你和你们家老王,蓉儿和他们家老赵,一起去汇乐迪唱歌,你看怎样?”



周丽一听唐婉玲这话,马上就来了兴致,好奇地问:



“怎么?有情况?”



“也……也不是什么情况,”唐婉玲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今天晚上把作家约出来,我是想让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呵呵,”周丽随即放声大笑道:“我说嘛,唐大美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来电话呢,原来是终于开窍了,居然也想和我们一样,抓住青春的尾巴,把自己心爱的男人给约出来了。”



“切,别胡说,”唐婉玲责备一声,替自己辩解道:“我们连八字还没一撇,哪里是我的男人哟?”



“唐婉玲,你别不承认嘛,这种事情还需要解释吗?”周丽在电话里调侃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好啦,”唐婉玲立即打断了周丽的话,问道:“你别说那么多,来个痛快的,你们去,还是不去?”



“去,当然要去,”周丽爽快地说:“既然唐大美女已经开口了,哪有不去的道理呢?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得为你捧场呀,你说是不是?说吧,你打算让我们什么时间去汇乐迪歌城?”



“那就得看你们几点能出得来了?”唐婉玲回答说。



“我们无所谓,什么时候都可以出来,就看蓉儿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出来,”周丽问道:“你给蓉儿去电话了吗?”



“还没有呢,”唐婉玲如实回答说:“我主要是想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然后再决定是否通知他们……”



“呵呵,还是我们姐妹俩的关系最铁,”周丽听了唐婉玲这话,心里很是舒服,随即向她保证道:“既然唐大美女这么看得起我,蓉儿那边就由我负责通知,如果她不愿意的话,就是绑,我也要把她绑来。”



“那……好吧!”唐婉玲考虑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预订一个雅间,晚上七点,我们在汇乐迪门口见面。”



“行,不见不散!”周丽爽快地说。



“不见不散!”唐婉玲附和着挂断了周丽的电话。



……



唐婉玲、周丽和陈秀蓉曾经是大学里的同班同学,属于海东师范大学班花、校草级别的人物,被誉为“美女三剑客”。



大学毕业后,三大美女均留在海东市。



唐婉玲的丈夫是一家建筑公司的一名工程师,经济条件还算不错,由于老公经常在外地施工,儿子又在省城念书,自己又没有诸如打麻将之类的不良嗜好。



因此,一个人在家倍感孤独,在无聊的时候,唐婉玲喜欢看小说。



当她阅读徐鹏飞写那部名叫《婚外燃情》的网络小说之后,被里面的故事情节所感染,便与徐鹏飞交流并认识了。



周丽是一个事业型的女人,不愁吃,不愁穿,图的就是享受。



她曾嫁给一个身材高大,风度翩翩的男人,因这个男人有许多不良嗜好,以及在那方面满足不了她的要求,便主动提出与他离婚。



离婚后,为了满足自己那方面的需要,她和各种各样的男人发生过关系,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一位名叫王建彪的老男人,两人一拍即合。



王建彪是一个建筑承包商,两人有了那种关系后,私下在“金湖名城”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周丽便搬进去与他偷偷摸摸地住在一起。



周丽经常给唐婉玲灌输这样的思想:活着就是胜利,挣钱只是游戏,生活本是目的,快乐才是真谛。



百年之后,你睡你的,我睡我的,再美丽的语言也无法沟通,因为我们要沉睡很久,很久……



每次听到周丽这种谬论时,唐婉玲总是一笑了之。



陈秀蓉则不然,找了一个不着调的丈夫,整天以泪洗面,她就是受了周丽的蛊惑,才抓住了一根青春的尾巴,偷偷地和一个名叫赵俊的男人好上了。



……



放下周丽的电话后,唐婉玲迅速拨打114查询台,通过查询台查到了汇乐迪歌城的电话号码,并按照这个号码拨打出去。



“这里是汇乐迪歌城,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吗?”电话接通后,一个甜甜的女声从手机里传来。



“我想预定一个雅间。”唐婉玲回答说。



“你们几点过来,几个人?是要大包、中包还是小包呢?”对方热情地问。



唐婉玲考虑了一下,说:“我们一共是六个人,准备七点到,麻烦你帮我们留上一间中包吧。”



“好的,请问女士贵姓?”对方问道。



“我姓唐。”



“你的联系方式就是这个电话吗?”对方继续问。



“是的。”唐婉玲肯定回答说。



“行,”对方爽快地回答说:“我现在就把1314包房给你们预定好,你们晚上七点,直接过来就行了。”

挂断电话后,见坐在茶几对面的徐鹏飞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唐婉玲奇怪地问:“我的脸是不是没有洗干净?”



“没有啊,”徐鹏飞不知唐婉玲这话的用意,茫然回答说:“你是那么讲究,那么爱美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洗干净呢?”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盯着我?”唐婉玲含笑问。



“我……我是想,”徐鹏飞犹豫地问:“我们晚上真的要去汇乐迪唱歌吗?”



“废话,”唐婉玲对徐鹏飞的问话有些不满,娇声说道:“人我已经约好了,包房已经订好了,能不去吗?”



“那……”徐鹏飞涨红了脸,问道:“那里的消费一定很高吧?”



做了宅男N多年,徐鹏飞还真不知道现在去歌城唱卡拉OK的行情,因此,问起话来相当白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