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黄到湿的学生啊啊啊好大会涨*娇嫩的被三根粗大的

更新时间:2020-12-26 14:33:25

丝袜和鞋子我拿来了。”我冲着浴室叫。



浴室的声音停了,嫂子的脸凑在浴室的小花格水泥窗后面,冲我笑然后说:“回去换衣服吧。”



我点点头,将丝袜和鞋子往浴室的门边放,然后走出嫂子的屋子还带上门,往我跟爸妈住的屋子走。



我一路走还在想着,刚才我将嫂子的丝袜,放鼻子下方的感觉。然后又想着,她在浴室里,是怎样的情景。走到跟爸妈住的屋子门外,才不去想了。



“尾弟,你跑那了?”我妈正在挑选着化肥编织袋,那是要收割水稻装稻谷用的,看我浑身湿透走进屋子里就问。



“跟我嫂子到山后生态园。”我边说边走进里屋,拿了干爽的衣服也往浴室走。



我妈也抬脸看着我:“你们到生态园干嘛?”



“我跟我嫂子,到那边找工。”我说着走到我妈跟前又说:“省得嫂子老得找村干部,那班家伙不是人。”



我妈也是叹了一口气:“你哥没死的时候,也是村里的治安主任,平时跟这些人关系也挺好的,人死了,那班人也成了鬼。”


文学

我又笑:“他们人前就是人,人后就是鬼。”



“你嫂子呀,没事就跟那些人走一起,还不知道她跟什么人鬼混。”我妈又小声说。



“妈,你别乱说。”我也赶紧说,我就不相信,嫂子什么什么的。



“行了,你们自己找生态园有用嘛。生态园给了村里十个名额,都被手长的人拿了,村主任还拿了三个。”我妈边说边又挑起编织袋。



说这个,我就有点得意了:“妈,人家要我当保安,那个老板说,给嫂子安排个好点的职位。”



我妈又是站起来:“真的呀?是不是你嫂子,跟那个老板有勾搭?”



“嗨,妈……”我将跟财叔认识的事说一下。



我妈惊呆了是不是,眨着眼睛,然后也乐:“那不能说,要是村里人知道了,你跟老板有关系,我们家的门槛会被人踩坏了。”



我笑着转身往浴室走,感觉跟老板熟悉原来这么爽。



我将湿透的衣服脱了,瞧着自己也吓一跳。



怎么我闻着嫂子的丝袜,所引发出的那股萌动,到现在还没有消退。怪不得春云嫂抓了我一下,会说我是真男人,连我自己看了都吐一下舌头。



“尾弟,洗好了,到你嫂子那里,告诉她明天割稻谷。”我妈又是大声说。



我回应一下,洗好了穿上衣服就往嫂子那边走。



嫂子家的门,是我刚才出来的时候带上的,我也不用叫门。感觉她应该是洗好了,在洗衣服,叫门是多此一举。



天!我推开门就吓一跳,里屋的门是关着的,但却是不安静。里面传出的声音有两声比较高,然后又是几声好像是故意压抑的低吟。



这声音,让我感觉萌动又起,嫂子笑和哭的声音我都听过,此时我却听不出,她是笑还是哭。



突然,我心里又有种想法,我想看个究竟。将门又是轻轻掩上,走到里屋老式的对开木门前,顺着小小的门缝往里瞄。

麻痹的,我很讨厌这门缝的角度,往里瞧,只看到嫂子小小白白,没有穿鞋子的一双小脚靠在沙发的扶手上,连小腿也看不着。



只是我又感觉,白白的小脚左右距离挺遥远,嫂子的声音相当焦急,脚趾也是毫无规律地乱动。



嫂子在干嘛,我很明白,反正里面也没别人,她高兴我也能高兴,她要是郁闷我也心情很压抑。所以,我放轻脚步离开里屋门,等会她自己就会将门打开。



“嗯,尾弟,快点,嫂子……嫂子想跟你,来呀!抱紧嫂子。”



我的天!嫂子还叫起我名字,那那,她是不是脑子里,也出现我的身影?我这样在想,却是不好意思出声,听春云嫂说,中途断了是很痛苦的。



真挠心,我站在外门边,听着里屋声音又是急,而且还高了点,让我手还握成拳头。



“嗯,对,抱紧点,进来呀!……”嫂子的声音更加响了。



终于安静了,然后过一小会,“呀”的一声,里屋的门也开,嫂子高挑的身影走了出来。



“尾弟!”嫂子一见我,大声叫也张大杏眼,完全是吃惊的模样。



我笑一下,看着嫂子,她还光着脚,一张瓜子脸也挂着一层淡红。



她这神情真叫我爱怜,湿湿的头发还没梳理过的,显得有些零乱。还有,背心的领口,好像是被向下拉得太过,还没恢复,使得一片盈白更加显眼。



嫂子没听我回答,又问:“你来多久了?”



“来了一会了,等你出来。”我是故意这样说的,就是要让她知道,我听见了什么。



嫂子清澈的目光闪烁了好几下,一对美腮瞬间也更红。



“嫂子,你这样不是挺苦的嘛,我跟你……”



我还说没完,嫂子娇柔的手,紧紧地捂着我的嘴巴,然后摇摇头。



这一捂让我又昏,捂着我的手,那股香气我有点熟悉,跟我离开春云嫂,我手上的香气差不多,不过比那香气还香。



我也拿下嫂子的手,放鼻子底下闻。



“哎呀!”嫂子吓了一跳,赶紧出声手也往回缩,杏眼冲着我嗔,小声问:“有事吗?”



“嫂子,妈让我跟你说,明天要割稻谷。”我将来意说了,但还没走。



嫂子点点头,走到我跟前,小声说:“知道了,回去吧。”



我点点头,转身往外面走了,嫂子这样子,我还着急呢,怕她搞不好真会找别人。



昨天,嫂子也是知道我听见什么了。天色还没现出朦胧的亮色,她已经走进我爸妈住的屋子里,因为要收割稻谷,今天她也会跟我们一起吃饭。



我已经是坐在圆桌边,吃着早饭,冲走进来的嫂子笑一下。



嫂子跟爸妈招呼一下,往我对面坐,也冲我笑,杏眼还冲我瞪一下。



我感觉,她这一瞪,肯定是昨天听到她的叫声的事,故意小声问:“嫂子,瞪我干嘛。”



嫂子正端起一碗白粥,往嘴边凑,听我一问,杏眸又是冲我嗔。桌子下的脚,轻轻地踢了我的脚一下。低头又小声说:“你别坏哦。”



我才又要说话,瞧我妈也走到桌子边,那就不说了。赶紧吃饭,到稻田里收割稻谷。



我们家种的稻谷不多,也就够一家人的口粮,不用拿钱买米而已。父母跟我和嫂子,四个人忙了一天,差不多要到傍晚的时候,稻谷也收完成,晾在村边的晒谷场。



“尾弟,吃饭了。”嫂子在我自己住的小屋子外面喊。



我正想拿衣服洗澡,听嫂子一喊,走出来瞧她往摆放在天井的圆桌边坐。



我也往她的身边坐,嫂子也是还没洗澡的,那股香香的汗味,让我往她的脸瞧。结果瞧她白嫩的脸显出疲倦的模样,应该是今天收稻谷累了。



我爸也往桌子边坐,拿起酒瓶往酒杯里倒一点米酒,冲我妈说:“稻谷收完了,这房子也得修理一下。找找村主任,看能不能拿到危房修理补贴款。”



“我去吧。”嫂子咽下嘴里的饭也说。



我爸妈都点头,我却是又看一下嫂子。她要是洗个澡,找那个五十多岁的村主任,搞不好又是引发出啥事,山村里,寡妇是非多。



虽然我是这样想,但也没阻止。村委主任杨汉民,一家人就住着一座院子,这个时间,他老婆应该也在家里。



嫂子吃完了饭,放下碗,先看了我一下,桌子下面的脚又是朝我轻轻踢一下,才站起来往外面走。



我差点笑,明白嫂子踢我的意思,就是让我别又跟在她后面。



我也没打算跟着她,吃完了饭,洗个澡,坐在家里看一会电视,然后准备到别人家里窜窜门。



突然,外面一阵挺吵闹的声音,还有一片脚步声,从远而近。



嫂子也是急匆匆走进屋子里,眼里还含着泪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