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友很涨的时候坐上去*小东西越来越敏感了

更新时间:2020-12-26 14:59:56

老谢冷笑一声,那眼神,看得二人心里一颤。

“梅,梅毒?”

孙赖子瞪大眼睛,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得梅毒了?

“赖子哥,咱俩不是经常去那发廊玩么?而且,咱俩确实也跟那小红一起玩过啊?莫非…”

吴三儿也一下子慌了,在孙赖子耳边悄悄说道。

“废话!要你提醒老子吗?”

听到这话,孙赖子不由得一阵火起,但随即又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绝望。

 文学



本来他还对老谢的话嗤之以鼻,认为老谢只是在故意吓唬他们,好让他们说实话而已,不过,当老谢说出他们两个人还跟同一个女人玩儿过的时候,孙赖子心底最后的那一丝侥幸也被彻底打消了。

只不过他有些迟疑,自己和吴三儿都要打断老谢的腿了,对方得知自己身患梅毒,应该是很高兴才对,怎么反而是这幅要帮忙的样子呢?

“其实你们两个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就是董德才叫你们来的而已,整个镇上,除了他以外没别人了,你们自己想想,我明明知道是董德才那龟儿子在陷害我,为什么还要把你们两个带到派出所来询问?”

看到两个人的神态变化,老谢连忙又添了把火。

“这…谢医生,我们兄弟俩凭什么相信你?董叔的医术和你不相上下,我们兄弟俩要是患了梅毒…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孙赖子小心翼翼的对着老谢问道。

不得不说,孙赖子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就连称呼都变成了谢医生,而不是和原来一样直呼其名了。

“呵呵,董德才家的医术只擅长外科,而我们谢家则是内服外调的结合,你说他董建国怎么看不出来?再说了,董德才坑蒙拐骗了这么多年,他那点老本恐怕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吧?他现在眼里只有钱,哪儿还有心情来看你们生病没生病?”

老谢笑了笑,神情当中满是不屑。

“这…”孙赖子和吴三儿一下子沉默了。

虽然老谢这话说得是挺难听的,但是,哪句不是实话呢?

自从董德才开了诊所发了财以后,就没有以前那种救死扶伤的心理了,反而是各种抬高药价,什么出诊费,挂号费更是层出不穷。

就在前两年,董德才还差点治死了人,若不是送到县医院送得及时,恐怕他现在已经进监狱里呆着了。

“那,谢,谢医生,您看我们哥俩儿还有救么?”

想到这里,孙赖子和吴三儿对老谢的话也是彻底的信服了。

“呵呵,若是没救了,我为什么把你们弄到警局来?直接在山上把你们两个废了,凭我谢建国在镇上的名望,谁会给你们两个地痞流氓出头?”

孙赖子和吴三儿彻底沉默了,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如今的老谢不仅有杨家几兄妹撑场面,跟派出所的丁建平也很熟,再说了,这事儿本来就是他们两个袭击人家老谢,就算人家废了他俩,其他人不来补上两刀就算不错的了,谁还会说半个不字?

“谢医生,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哥俩?”

孙赖子抬起头,很是好奇。

虽然他名字叫孙赖子,那也是平常耍破皮得来得诨号,其实他脑子还是算灵光的。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自己跟老谢有仇,人家凭什么帮自己?

“为什么?呵呵,孙赖子,你还好意思问这话?你自己摸着你的良心算算,我是你三姑夫邻居家的大表舅,按照辈分,你得管我叫声大爷!这当孙子的不孝,难道我这当大爷的就着孙子受难?”

一边说着,老谢还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对后辈小子恨铁不成钢呢。

“额…”

孙赖子再次沉默了,和平镇总共就这么大,大部分人都是沾亲带故的,算起亲戚来,谁知道谁是谁的谁啊?

“行了,这是在警局呢,你们两自己坦白自己的罪行,我也不会追究,你们在这儿关上几天除除霉运,以后别帮着董德才为非作歹了,等你们出来以后,我就帮你们治病!”

老谢挥了挥手,一副很是大度的样子。

“额,那个,谢叔,额,不对,大爷,您帮我们治病,为什么非要我们在里面待几天啊?”

孙赖子一脸的无奈。

“切,你们要是不自己坦白,不在里面关几天,我凭什么出手帮你们?万一我治好了你们的病,你们又跟我作对怎么办?”

“额…懂了…我们坦白…”

接着,孙赖子和吴三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清楚了。

而这一切,自然被在监控室里的丁建平和小六原原本本的录了下来。

等到派出所把孙赖子和吴三儿两个人安顿好以后,老谢也来到了派出所办公室里,和丁建平见了一面。

“老谢啊,既然事情都清楚了,那我们马上安排去抓人吧!”

丁建平没有半分犹豫,就想安排人手去找董德才。

“那个,丁所,既然事情都已经清楚了,而且这个董德才呢,算起来也是个医生,都在和平镇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事儿我自己去跟他说道说道怎么样?就不麻烦你们了。”

老谢的态度很是坚决,但是丁建平也并没有反对,毕竟人家当事人都发话了,他们也不可能反驳人家的意见。

毕竟这种事情算起来,也只是个民事纠纷而已。

交代完以后,老谢带着王建成,直奔董德才的诊所。

刚走出门外,王建成就凑了上来:“谢叔啊,那两个,真得梅毒了?”

他刚才在门外,老谢和孙赖子还有吴三儿的谈话他都听到了,只不过,他总感觉这事儿有些怪怪的。

如果镇上那发廊的女的真有梅毒,那镇上还有几个健康的男人啊?不早被祸害完了么?

“骗他们的,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哪儿那么容易得梅毒啊?”

老谢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啊?那您怎么知道他们两个什么症状,又经常去发廊啊?而且,还跟同一个女人…”

听到这话,王建成一下子有些呆住了,他没想到,看起来一向老实本分的老谢竟然还会骗人?关键是,人家还偏偏就信了!

难道说,老谢还会算命不成?

“哈哈哈,你自己想想看,想孙赖子和吴三儿这种地痞流氓,没事儿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去那种地方?再说了,那里面就那几个女人,总会重样吧?我就那么随口一说,谁知道他们那么会联想啊?”

一边说着,老谢无奈的摊了摊手,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这样啊…”

王建成彻底的服了,没想到老谢不仅仅医术如此高超,心思竟然还那么缜密!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董家老宅外面。

里面的人可能以为他们派出去的人已经把事情解决了,即使老谢身处大门外面,也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没有过多的废话,老谢直接推开大门,带着王建成走了进去。

当里面的人看到老谢那一瞬间,一个个纷纷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特别是坐在主坐上的董德才,更是难以置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孙赖子和吴三儿可是他的心腹,他俩办事儿还从来没出过差错,可是,谢建国怎么可能给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不过,董德才毕竟是活了五六十年的人了,很快就把情绪调整过来,装作一副欣喜的样子,看向了老谢,拱了拱手。

“哟!这不是谢医生嘛?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啊?快快快,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赶紧给谢医生端凳子啊!”

说完话,董德才还像旁边几个人使了个眼色。

“呵呵,董医生,坐就不必了,我就是过来看看,看看大家高不高兴,另外,我看咱们镇上的医生基本都在这儿了,我也就当着大家的面表个态,我谢建国无意和大家争什么,但是,也请某些人有点儿自知之明,别做得太过了!”

一边说着,老谢的眼神扫过大厅里面的每个人,而凡是跟他眼神对上的,除了夏玲以外,几乎没人敢跟他对视。

“另外,我也想当着大家的面问大家一句,请问,在现场的诸位,有谁对我谢建国有意见的,麻烦举个手我看看?”

听到老谢这话,其余几个医生纷纷低下头,把眼神瞟向了主坐上的董德才。

“咳咳,那个,谢医生,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您谢医生的名声在咱们和平镇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怎么可能会对您有什么意见呢?”

董德才毕竟是个老狐狸,自己那两个心腹没回来,反而是

&n

bsp;老谢找上门来了,一瞬间就已经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心里已经在计划着是不是要弃车保帅了。

“呵呵,董医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们也没有必要把我当三岁小孩子一样哄,你的两位朋友已经去找丁所喝茶了,大家都是镇上的医生,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了,但是你们也不要以为我谢建国好欺负啊!”

老谢虽然是笑着说这番话的,可是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非常严肃,吓得周围几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这话其实已经很明显的告诉了他们,孙赖子和吴三儿已经蹲班房去了。

“咳咳,那个,谢医生啊,这事儿…我们也是一时糊涂,我们在这里认真的跟你道个歉,你看这件事儿咱们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怎么样?”

董德才咳嗽了一声,知道现在想瞒也瞒不过去了。

“是啊是啊,谢医生,我们也是一时之间脑袋撞了墙,做了这么不是人的事儿,还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们一马吧。”

“就是就是,我家里还有妻儿老母要养活,谢医生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这次,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看到董德才都服软了,其余几名医生也连声附和,满脸的担忧。

老谢看着他们这一脸诚恳的样子,心里面知道他们也就是嘴上说说,背地里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呵呵,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这事儿咱们就算揭过了,如果以后再让我知道,谁还当面一套暗地一套,可别怪我不客气!”

“是是是,谢医生,谢谢您了!要不您也坐下,随便吃点东西吧?”

董德才连连点头,想伸手去拉老谢坐下,却被老谢一个侧身闪了过去。

“饭我就不吃了,各位好自为之吧!”

说着,老谢一甩手,带着王建国走了出去。

董德才和几名医生眼不敢挽留,只能巴巴的看着老谢走出门去。

而老谢刚走到门口,脚步猛的一顿,转过身来,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哦,对了,忘记跟你们说了,我手机里还有段录音,是什么录音我不说你们也能猜到,以后谁要还在我背后搞小动作,我保证,这段录音一定会出现在派出所丁建平所长的办公桌上!”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被老谢这个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而在他们的惊讶和懊悔中,老谢则拿着自己的手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老谢前脚刚走出大门,几个人一下子就凑到了董德才身边。

“董叔,这事儿咋办?赖子和吴三儿是不是栽了?”

“是啊董叔,您可得拿个主意啊,这谢建国手里八成是有咱的把柄了,以后咱岂不是要被他欺负到死么?”

几个医生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到了一抹后怕的神色。

听到这些话,董德才一拍桌子:“都特么别吵了!狗日的谢建国,这次算你好运!老二,你马上去派出所打听打听,孙赖子和吴三儿到底怎么回事儿,还有,尽量搞清楚,谢建国手里那段录音到底是什么,狗日的,被人找上门来砸场子,我董德才可咽不下这口气!”

“哇塞,你们快看,那条伤疤真的不见了诶!当时小微的手臂被碎玻璃割伤的时候,还是我扶她去的医务室呢,你们看,疤痕真的不见了也!”

另一名女同学也站了出来,指着王小薇的手臂,一脸的震惊。

有了这位女同学证词,就连谢雅茹都有些好奇了。

当年王小薇被割伤她也是知道的,为了这个事情,她还高兴了好几天呢,肯定还记得啊!可是现在一看,竟然真的一点伤疤都没有了!

“来,小微,给我擦下试试!”刚才帮着王话的那名女生伸出手,想要擦点药膏。

王小薇转过头一看,只见这名女生的下嘴唇上有一条明显的白色浅痕,看起来确实很扎眼。

“来,丽丽,我帮你擦吧!”

一边说着,王小薇打开盖子,用手沾了一点,抹在了那女生的嘴唇上。

“啧啧啧,小微啊,你这个膏药黏糊糊的,一股怪味,抹在嘴唇上真的没问题么?”

不知道为什么,谢雅茹心里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她也是做美容的,如果王小薇这膏药是真的,那肯定会在市场上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到时候岂不是又要压她一头了?

谢雅茹和王小薇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后来又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分到了同一个班,不管是在学习成绩还是在身材美貌上,总是要比王小薇差上一点。

现在自己开了美容院,有钱了,眼看着能翻身了,可没想到,这个王小薇居然还拿出一种这么神奇的膏药来。

这一刻,谢雅茹心里酸酸的,看着王小薇和其他同学有说有笑的模样,眼神当中充满了嫉妒。老谢冷笑一声,那眼神,看得二人心里一颤。


“梅,梅毒?”

孙赖子瞪大眼睛,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得梅毒了?

“赖子哥,咱俩不是经常去那发廊玩么?而且,咱俩确实也跟那小红一起玩过啊?莫非…”

吴三儿也一下子慌了,在孙赖子耳边悄悄说道。

“废话!要你提醒老子吗?”

听到这话,孙赖子不由得一阵火起,但随即又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绝望。

本来他还对老谢的话嗤之以鼻,认为老谢只是在故意吓唬他们,好让他们说实话而已,不过,当老谢说出他们两个人还跟同一个女人玩儿过的时候,孙赖子心底最后的那一丝侥幸也被彻底打消了。

只不过他有些迟疑,自己和吴三儿都要打断老谢的腿了,对方得知自己身患梅毒,应该是很高兴才对,怎么反而是这幅要帮忙的样子呢?

“其实你们两个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就是董德才叫你们来的而已,整个镇上,除了他以外没别人了,你们自己想想,我明明知道是董德才那龟儿子在陷害我,为什么还要把你们两个带到派出所来询问?”

看到两个人的神态变化,老谢连忙又添了把火。

“这…谢医生,我们兄弟俩凭什么相信你?董叔的医术和你不相上下,我们兄弟俩要是患了梅毒…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孙赖子小心翼翼的对着老谢问道。

不得不说,孙赖子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就连称呼都变成了谢医生,而不是和原来一样直呼其名了。

“呵呵,董德才家的医术只擅长外科,而我们谢家则是内服外调的结合,你说他董建国怎么看不出来?再说了,董德才坑蒙拐骗了这么多年,他那点老本恐怕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吧?他现在眼里只有钱,哪儿还有心情来看你们生病没生病?”

老谢笑了笑,神情当中满是不屑。

“这…”孙赖子和吴三儿一下子沉默了。

虽然老谢这话说得是挺难听的,但是,哪句不是实话呢?

自从董德才开了诊所发了财以后,就没有以前那种救死扶伤的心理了,反而是各种抬高药价,什么出诊费,挂号费更是层出不穷。

就在前两年,董德才还差点治死了人,若不是送到县医院送得及时,恐怕他现在已经进监狱里呆着了。

“那,谢,谢医生,您看我们哥俩儿还有救么?”

想到这里,孙赖子和吴三儿对老谢的话也是彻底的信服了。

“呵呵,若是没救了,我为什么把你们弄到警局来?直接在山上把你们两个废了,凭我谢建国在镇上的名望,谁会给你们两个地痞流氓出头?”

孙赖子和吴三儿彻底沉默了,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如今的老谢不仅有杨家几兄妹撑场面,跟派出所的丁建平也很熟,再说了,这事儿本来就是他们两个袭击人家老谢,就算人家废了他俩,其他人不来补上两刀就算不错的了,谁还会说半个不字?

“谢医生,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哥俩?”

孙赖子抬起头,很是好奇。

虽然他名字叫孙赖子,那也是平常耍破皮得来得诨号,其实他脑子还是算灵光的。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自己跟老谢有仇,人家凭什么帮自己?

“为什么?呵呵,孙赖子,你还好意思问这话?你自己摸着你的良心算算,我是你三姑夫邻居家的大表舅,按照辈分,你得管我叫声大爷!这当孙子的不孝,难道我这当大爷的就着孙子受难?”

一边说着,老谢还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对后辈小子恨铁不成钢呢。

“额…”

孙赖子再次沉默了,和平镇总共就这么大,大部分人都是沾亲带故的,算起亲戚来,谁知道谁是谁的谁啊?

“行了,这是在警局呢,你们两自己坦白自己的罪行,我也不会追究,你们在这儿关上几天除除霉运,以后别帮着董德才为非作歹了,等你们出来以后,我就帮你们治病!”

老谢挥了挥手,一副很是大度的样子。

“额,那个,谢叔,额,不对,大爷,您帮我们治病,为什么非要我们在里面待几天啊?”

孙赖子一脸的无奈。

“切,你们要是不自己坦白,不在里面关几天,我凭什么出手帮你们?万一我治好了你们的病,你们又跟我作对怎么办?”

“额…懂了…我们坦白…”

接着,孙赖子和吴三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清楚了。

而这一切,自然被在监控室里的丁建平和小六原原本本的录了下来。

等到派出所把孙赖子和吴三儿两个人安顿好以后,老谢也来到了派出所办公室里,和丁建平见了一面。

“老谢啊,既然事情都清楚了,那我们马上安排去抓人吧!”

丁建平没有半分犹豫,就想安排人手去找董德才。

“那个,丁所,既然事情都已经清楚了,而且这个董德才呢,算起来也是个医生,都在和平镇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事儿我自己去跟他说道说道怎么样?就不麻烦你们了。”

老谢的态度很是坚决,但是丁建平也并没有反对,毕竟人家当事人都发话了,他们也不可能反驳人家的意见。

毕竟这种事情算起来,也只是个民事纠纷而已。

交代完以后,老谢带着王建成,直奔董德才的诊所。

刚走出门外,王建成就凑了上来:“谢叔啊,那两个,真得梅毒了?”

他刚才在门外,老谢和孙赖子还有吴三儿的谈话他都听到了,只不过,他总感觉这事儿有些怪怪的。

如果镇上那发廊的女的真有梅毒,那镇上还有几个健康的男人啊?不早被祸害完了么?

“骗他们的,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哪儿那么容易得梅毒啊?”

老谢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啊?那您怎么知道他们两个什么症状,又经常去发廊啊?而且,还跟同一个女人…”

听到这话,王建成一下子有些呆住了,他没想到,看起来一向老实本分的老谢竟然还会骗人?关键是,人家还偏偏就信了!

难道说,老谢还会算命不成?

“哈哈哈,你自己想想看,想孙赖子和吴三儿这种地痞流氓,没事儿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去那种地方?再说了,那里面就那几个女人,总会重样吧?我就那么随口一说,谁知道他们那么会联想啊?”

一边说着,老谢无奈的摊了摊手,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这样啊…”

王建成彻底的服了,没想到老谢不仅仅医术如此高超,心思竟然还那么缜密!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董家老宅外面。

里面的人可能以为他们派出去的人已经把事情解决了,即使老谢身处大门外面,也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没有过多的废话,老谢直接推开大门,带着王建成走了进去。

当里面的人看到老谢那一瞬间,一个个纷纷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特别是坐在主坐上的董德才,更是难以置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孙赖子和吴三儿可是他的心腹,他俩办事儿还从来没出过差错,可是,谢建国怎么可能给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不过,董德才毕竟是活了五六十年的人了,很快就把情绪调整过来,装作一副欣喜的样子,看向了老谢,拱了拱手。

“哟!这不是谢医生嘛?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啊?快快快,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赶紧给谢医生端凳子啊!”

说完话,董德才还像旁边几个人使了个眼色。

“呵呵,董医生,坐就不必了,我就是过来看看,看看大家高不高兴,另外,我看咱们镇上的医生基本都在这儿了,我也就当着大家的面表个态,我谢建国无意和大家争什么,但是,也请某些人有点儿自知之明,别做得太过了!”

一边说着,老谢的眼神扫过大厅里面的每个人,而凡是跟他眼神对上的,除了夏玲以外,几乎没人敢跟他对视。

“另外,我也想当着大家的面问大家一句,请问,在现场的诸位,有谁对我谢建国有意见的,麻烦举个手我看看?”

听到老谢这话,其余几个医生纷纷低下头,把眼神瞟向了主坐上的董德才。

“咳咳,那个,谢医生,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您谢医生的名声在咱们和平镇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怎么可能会对您有什么意见呢?”

董德才毕竟是个老狐狸,自己那两个心腹没回来,反而是

&n

bsp;老谢找上门来了,一瞬间就已经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心里已经在计划着是不是要弃车保帅了。

“呵呵,董医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们也没有必要把我当三岁小孩子一样哄,你的两位朋友已经去找丁所喝茶了,大家都是镇上的医生,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了,但是你们也不要以为我谢建国好欺负啊!”

老谢虽然是笑着说这番话的,可是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非常严肃,吓得周围几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这话其实已经很明显的告诉了他们,孙赖子和吴三儿已经蹲班房去了。

“咳咳,那个,谢医生啊,这事儿…我们也是一时糊涂,我们在这里认真的跟你道个歉,你看这件事儿咱们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怎么样?”

董德才咳嗽了一声,知道现在想瞒也瞒不过去了。

“是啊是啊,谢医生,我们也是一时之间脑袋撞了墙,做了这么不是人的事儿,还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们一马吧。”

“就是就是,我家里还有妻儿老母要养活,谢医生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这次,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看到董德才都服软了,其余几名医生也连声附和,满脸的担忧。

老谢看着他们这一脸诚恳的样子,心里面知道他们也就是嘴上说说,背地里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呵呵,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这事儿咱们就算揭过了,如果以后再让我知道,谁还当面一套暗地一套,可别怪我不客气!”

“是是是,谢医生,谢谢您了!要不您也坐下,随便吃点东西吧?”

董德才连连点头,想伸手去拉老谢坐下,却被老谢一个侧身闪了过去。

“饭我就不吃了,各位好自为之吧!”

说着,老谢一甩手,带着王建国走了出去。

董德才和几名医生眼不敢挽留,只能巴巴的看着老谢走出门去。

而老谢刚走到门口,脚步猛的一顿,转过身来,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哦,对了,忘记跟你们说了,我手机里还有段录音,是什么录音我不说你们也能猜到,以后谁要还在我背后搞小动作,我保证,这段录音一定会出现在派出所丁建平所长的办公桌上!”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被老谢这个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而在他们的惊讶和懊悔中,老谢则拿着自己的手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老谢前脚刚走出大门,几个人一下子就凑到了董德才身边。

“董叔,这事儿咋办?赖子和吴三儿是不是栽了?”

“是啊董叔,您可得拿个主意啊,这谢建国手里八成是有咱的把柄了,以后咱岂不是要被他欺负到死么?”

几个医生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到了一抹后怕的神色。

听到这些话,董德才一拍桌子:“都特么别吵了!狗日的谢建国,这次算你好运!老二,你马上去派出所打听打听,孙赖子和吴三儿到底怎么回事儿,还有,尽量搞清楚,谢建国手里那段录音到底是什么,狗日的,被人找上门来砸场子,我董德才可咽不下这口气!”

“哇塞,你们快看,那条伤疤真的不见了诶!当时小微的手臂被碎玻璃割伤的时候,还是我扶她去的医务室呢,你们看,疤痕真的不见了也!”

另一名女同学也站了出来,指着王小薇的手臂,一脸的震惊。

有了这位女同学证词,就连谢雅茹都有些好奇了。

当年王小薇被割伤她也是知道的,为了这个事情,她还高兴了好几天呢,肯定还记得啊!可是现在一看,竟然真的一点伤疤都没有了!

“来,小微,给我擦下试试!”刚才帮着王话的那名女生伸出手,想要擦点药膏。

王小薇转过头一看,只见这名女生的下嘴唇上有一条明显的白色浅痕,看起来确实很扎眼。

“来,丽丽,我帮你擦吧!”

一边说着,王小薇打开盖子,用手沾了一点,抹在了那女生的嘴唇上。

“啧啧啧,小微啊,你这个膏药黏糊糊的,一股怪味,抹在嘴唇上真的没问题么?”

不知道为什么,谢雅茹心里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她也是做美容的,如果王小薇这膏药是真的,那肯定会在市场上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到时候岂不是又要压她一头了?

谢雅茹和王小薇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后来又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分到了同一个班,不管是在学习成绩还是在身材美貌上,总是要比王小薇差上一点。

现在自己开了美容院,有钱了,眼看着能翻身了,可没想到,这个王小薇居然还拿出一种这么神奇的膏药来。

这一刻,谢雅茹心里酸酸的,看着王小薇和其他同学有说有笑的模样,眼神当中充满了嫉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