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老师*当女友面吸大胸闺蜜

更新时间:2020-12-28 09:53:19

 阮佳妮刚出门,就接到了客户的电话。

  “你好,我是谭宇辰,我们今天约了下午两点在梅林路街角的咖啡厅见面的,不知道你还记得吗?现在已经……三点半了,我怕你出什么意外,所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你是否安全。”态度有礼,声音温柔,像极了冬天旭日初升的温暖。

  竟然已经三点半了!阮佳妮不好意思地回复:“对不起,我现在在路上,有点堵车。”

  “不碍事,我等你。”谭宇辰挂断电话,又点了一杯咖啡。

  阮佳妮飞奔出小区,奈何小区太大,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出口。

 文学

  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地点,心中忐忑不安,穿成这样怎么见客户啊!

  “师傅,停车。”高档小区附近的服装店阮佳妮都不敢进去,只能等车开到商场门口,才叫司机停车,“师傅,你在这儿等我一下,五分钟,五分钟我就出来。”

  商场一楼特价出售的服务员正在笑盈盈的送走客户,却看见一个奇怪的女人,披着一条Burberry的毯子,穿着Armani的拖鞋,从商场大门鬼鬼祟祟的小步快跑进来,毯子遮挡着她的面部,看不真切她的脸。只是一双水灵的眼睛,可以看出,这女人颜值不低。

  一个漂亮的女人,大白天的,披着名贵的毯子,穿着名贵的拖鞋,鬼鬼祟祟来这种普通商场,服务员脑海中冒出千万个问号。

  “快!给我拿一套能穿的衣服。”阮佳妮不顾周边人的侧目,说完便钻进了试衣间。

  服务员晃过神来:“可是,小姐,我这里……”话没说完,面前的人就不见了踪影。

  服务员小姐只好硬着头皮挑选,样式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尺码,这,这哪有她穿的尺码啊!她卖的是童装啊!

  阮佳妮接过服务员递进来的衣服,顿时傻了眼,白色的T恤上印着一个毛绒熊的图案,这也就罢了,穿上后衣服有些紧,而且长度只到肚脐的位置。

  “喂!你过来。”阮佳妮伸出头,叫来服务员,“太小了,拿个尺码大的。”

  “这是最大的了,我们这儿是卖童装的……”

  “童装?”阮佳妮愣了一下,刚刚太匆忙了,就近选择了一家店,没想到是卖童装的!可是现在还要出去找服装店,恐怕时间来不及了,“那你这儿有剪刀吗?给我一把剪刀。”

  阮佳妮虽然学的是室内设计,但是也因为兴趣,接触过一段时间服装设计。

  五分钟后,阮佳妮在服务员小姐姐诧异的目光中离去。

  咖啡厅。

  谭宇辰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的女人走了进来,衣服胸前还印着一个大大的玩具熊图案。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露出纤细的小腿,显得青春可爱。

  那女人环顾四周,最终朝谭宇辰的方向走来,谭宇辰并未放在心上,好友曾说,介绍的设计师是个都市丽人形象的女人,性感却理性。

  可那女人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还对他微微一笑,竟让他有些慌神,这个笑容如此单纯可爱,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

  “你好,我是阮佳妮。”阮佳妮伸手,可面前这个人却愣愣地看着自己,阮佳妮心想,一定是让他等得太久,客户有些生气了,便急忙道歉。“抱歉,路上太堵了。”

  不好意思~昨天发错了~这个才是第四章~

 “哦,你就是阮小姐,没事没事,等的不久。”谭宇辰急忙握住阮佳妮的手,实际上他已经等了她两个多小时了,虽然一直是个好脾气的人,其实心里是有些生气的,可看到阮佳妮的笑,他便一点怒气也没有了。

  阮佳妮是个专业的设计师,事无巨细的询问谭宇辰的要求,适当的时候也会加入一点自己的想法,整个谈话过程十分友好,尤其是谭宇辰温柔的嗓音,阮佳妮感觉这不是一次与客户的交谈,更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温馨。

  不知不觉,夜就深了,谭宇辰提议一起吃晚饭,阮佳妮也没有拒绝。眼前的这个男人总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天然的魔力。

  “谭总,不好意思,今天顶楼被包了。”饭店经理有些尴尬地说,都是金主,都不敢得罪,只能笑盈盈地说,“14楼的包厢还有,您要哪个都可以。”

  “梅雪阁吧。”

  “好好。”转身便对身边的服务员低声说,“请张总去风竹阁吧,就说梅雪阁谭总要,他会退的。”

  “是。”

  一顿饭下来,阮佳妮和谭宇辰相谈甚欢,仿佛两个人不是雇主和客户的关系,更像是多年的好友相聚。

  “谢谢你今天请的饭,等你的设计结果落定,我请你吃。”

  “好啊,那我就预约下了。”

  两人在电梯前相谈着,可电梯门一开,阮佳妮整个人都僵住了。这人不是……

  “纪总,好久不见。”谭宇辰看到电梯里的一身西装笔挺的纪臣,原来是他在顶楼,看样子是在谈生意,难怪会大手笔包下整层。

  纪臣并不看谭宇辰,只是微微侧头,点了点,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阮佳妮。

  昨晚还是一身红裙的小妖精,今天这青春靓丽的打扮是想玩未成年吗?一想到她和谭宇辰在一起,怒火从心里噌噌往外冒,连身边的助理也感觉到了低气压,立刻低头不语。

  电梯从14楼到1楼只需要几秒钟时间,阮佳妮却觉得过了一年!气氛实在太怪异,电梯门一开,她便大步往门外走去。

  “你和纪总认识?”谭宇辰觉察出什么,好奇问道。

  “不认识。”阮佳妮气结。

  谭宇辰薄唇微微一抿:“看来,是有过节。”

  纪臣一坐进车后座,就让司机盯紧了前面那辆车。这个女人竟然勾搭上谭宇辰,先前与盛世成功签下合同的好心情一扫而光,目光冷炙地盯着前面那辆黑色的车子,一想到他们俩并排坐在后座,胸口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谭宇辰将阮佳妮送到楼下。

  “我就不送你上楼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再见。”

  阮佳妮目送谭宇辰离去,才转身上楼。

  远处一辆黑色的车子里,纪臣正锁着眉,看到谭宇辰离开,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一半。谭宇辰要是敢进楼半步,他就卸了他一条腿!

  纪臣打发走司机,把车停在楼下,看着楼上亮起昏黄的灯光,心,竟也柔和起来。

  正看得出神,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鬼鬼祟祟地从灌木丛中摸出,左右四顾,看没什么人,闪身溜进楼里。这小区年代已久,监控并不多,大楼的门因为方便出入一直开着。

  纪臣立马提起神来,待那人进去后,便悄悄从车里出来,跟了进去。

  回到家后,阮佳妮脱掉衣服,瘫软在沙发上,阖目休息了一会,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事。阮佳妮并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第一次给了爱的人当然好,若没有,也不会因此太过懊恼。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阮佳妮身体有些发热,那个男人真的很帅,而且,技术也不错。也可能是因为昨晚醉了酒,自己似乎也很投入。

  嗤笑一声,就当一场艳遇吧~

  阮佳妮躺在浴缸中,戴着耳机,耳边传来舒缓的音乐,紧绷了一天的身体慢慢放松……

  歹徒夜闯闺门

  纪臣进楼后便不见了那个人的踪影,他什么也没多想,立马冲向阮佳妮的家,一路上连楼道的灯都没有,只能借助月光隐约看到眼前东西的轮廓。

  小偷觉得自己今天走了大运,竟然遇到一个连门也没关的人家,在外面观察了一会,听到房间里响起水声,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不费吹灰之力便进了门,瞄了一眼,沙发上散落着女人的衣物,还有一个黑色的包。

  翻出钱包,里面有不少现金,一边将现金装进口袋,一边仔细端详起身份证。

  还真是个可人儿,虽然是证件照,却还是难以掩饰身份证上女人漂亮的模样。卫生间传来女人的哼唱声,唱得他心痒痒,壮了壮胆子,轻声走向浴室。

  阮佳妮正泡得舒服,想着时间已经很晚了,便想起身冲洗后稳稳睡一觉。刚睁开眼,帘子上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拿起浴缸旁边的沐浴露……

  想象着帘子里面的场景,那小偷的下身早已肿胀,叫嚣着愉悦一番。

  刚一打开帘子,阮佳妮眼疾手快,将一手的沐浴露猛地甩在小偷的眼睛上。

  “啊!”房间里响起一声惨叫。

  纪臣的心一下揪了起来,两步并作一步朝楼上飞奔。

  小偷气急,抽出藏在腰间锋利的小刀,在空中乱挥。

  阮佳妮乘机将浴巾裹在身上。

  冷静!一定要冷静!她双手颤抖着死死抓住身上的浴巾,心里不停默念。

  阮佳妮走出浴室,只觉得双腿发软,可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先离开这个房子,便踉踉跄跄朝门口走去。

  手刚触到门板,眼前便出现了一堵人墙。阮佳妮抬头看去,不知为何,在看到纪臣的脸时,眼泪不自觉从眼眶里滑落,就像一直在漆黑一片的深渊里看到了光,她知道,她有救了!

  “你这个傻女人!”纪臣抱住几乎瘫软的阮佳妮愤然道。冷峻的眼眸里尽是心疼。

  纪臣将阮佳妮扶到沙发上坐下,又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阮佳妮的身上。

  浴室的歹徒只觉得眼睛火辣辣得疼。

  “日你娘的臭婊子!”他一边用衣服擦着眼睛,一边咒骂不停。

  总算能看清了,只是眼睛疼得厉害,他打开浴室的门,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客厅中央,脸色冷峻,眼神凌厉地盯着自己,歹徒刚刚燃起的怒气一下子都变成了恐惧。

  大不了鱼死网破,他鼓起勇气,举起刀向纪臣刺去。

  “小心!”阮佳妮惊呼。

  只见纪臣的身子微微一侧,那歹徒刺空了!还没来得及反应,纪臣抓住他的胳膊,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歹徒摔在桌子上,桌子应声裂开,歹徒重重摔在了地上。

  “砰——”一声巨响划破安静的深夜。

  警察来的时候,那歹徒还在昏迷中,门口围着几个邻居,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

  “小妮。你没事吧!”

  阮佳妮看见陈妈拨开门口的人群,满脸担心地朝自己走来。

  “我没事,陈妈。”

  “没事就好,你是不是又忘记锁门了。你这个臭丫头!你要是出了事,以后我去了阴曹地府怎么跟你妈交代啊你!”说着眼泪便滚了下来。

  阮佳妮见陈妈落泪,一时也没忍住,眼泪决堤似的从眼眶里冒出来。

  “对不起,陈妈。”

  好一会儿人群才散去,陈妈千叮咛万嘱咐后也离开了,走之前对纪臣说:“今晚还好你在,小妮有你这么个优秀的男朋友,是她的福气。这孩子粗心,往后就要麻烦你了。”

  阮佳妮自然也听到了,面色羞红,一时竟也没有纠正,只说:“陈妈,你快回吧!”

  刚刚还嘈杂不堪的客厅忽然间安静下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阮佳妮低着头不敢去看纪臣,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气氛怪异到极点……

  “我……啊!”阮佳妮刚开口,就被纪臣扑倒在沙发上。

  “你是猪吗?长这么大还忘记锁门!”纪臣气不打一处来,要是刚刚自己没在楼下逗留,要是他晚来一步!他简直不敢想象……

  阮佳妮刚收的眼泪,被纪臣一吓,又开始摇摇欲坠。

  一双原本水灵的杏眼,此刻更是盈盈如秋水,纪臣忽然又心疼起来,拥她入怀,轻轻抚摸着后背……

  阮佳妮将冰冷的双脚缩了缩,这样的怀抱从10岁那年父亲离开家之后就再也没有感受到了,她闭上双眼,觉得身子越来越沉,意识也越飘越远……

  不知过了多久,纪臣听到怀里传出平稳的呼吸声,低头一看,这臭丫头睡觉竟然流口水,纪臣有轻度洁癖,可看着熟睡的阮佳妮,却又舍不得叫醒她。

  可怜身上昂贵的衬衣,还是前两天刚买的。

  纪臣无奈摇了摇头,将她打横抱起,轻轻放在床上,又去卫生间洗漱了一番,拥着阮佳妮入睡了……

 阮佳妮醒来的时候天色泛着鱼肚白,还没完全亮,她觉得自己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正打算继续睡,一翻身,一张男人的脸赫然出现在面前。

  她下意识往后拉开距离,这才看清那人的脸。

  是他,昨天……幸亏有他在。

  她竟然连续两个晚上和这个男人睡在一起,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心中顿时百味杂陈。

  可看着酣睡中的男人,放下白日里的刻薄和警惕,此时的他竟像个婴儿一样温顺。阮佳妮不知不觉伸出手,轻轻拂过他长长的睫毛,指尖穿来酥酥痒痒的感觉,她不自觉露出笑容。

  正盯着出神,上一秒还在酣睡的男人忽然抓住了阮佳妮的手腕。

  凌厉的眼神扫过阮佳妮诧异的脸:“勾引我。”

  “我……我没有啊!”这算哪门子勾引。

  纪臣将阮佳妮的手往两腿之间一塞,硬邦邦热乎乎的巨物似乎早已兴奋起来了,哪有一点酣睡的影子。

  阮佳妮的双颊由粉变红,纪臣离她好近好近,鼻尖温润的气息喷洒在脸上,他仿佛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欲望,正在一点点攀升,等待着迸发的那一刻。

  “你得负责。”说完便吻了下去。

  阮佳妮的小舌软软的,让纪臣欲罢不能,淡淡的甜味在舌尖蔓延,在尝过她的美味后,纪臣更加狂热地吸吮着她的小舌,舌头舔舐过她的嘴唇,仿佛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阮佳妮睡前裹着的浴巾被纪臣一把扯开。

  全身赤裸地呈现在纪臣面前。

  纪臣亲吻着阮佳妮地脸颊,又在嘴唇上流连了一会,便继续往下……

  他轻轻啃咬着阮佳妮的锁骨,双手在她身上不停游走。

  纪臣左手覆上她白嫩的娇乳,揉捏了几下,阮佳妮便觉得私处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不自觉呻吟了一声。

  纪臣像得到了肯定,右手贴着阮佳妮的小腹向下探索。

  果然有些湿了。

  “小东西,昨天才开苞,今天就这么敏感。”几个来回,阮佳妮便有些受不住了,尽管极力克制,却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

  “啊……不要,不要啊……”

  “不要什么?”

  “不要……不要用手。”

 臣意识到自己的冒失,立刻停止了动作,转而啃咬起阮佳妮的rf。

  舌尖一圈一圈滑过四周,左手揉捏着阮佳妮的娇乳。

  等阮佳妮适应了,才慢慢动起来。

    纪臣知道身下的女人已经完全适应,便越来越来快。阮佳妮也随着纪臣的动作,呼吸越来越急促。纪臣在阮佳妮的体内进进出出几百下,

纪臣又是奋力抽c了十几分钟,阮佳妮感觉整个人软绵绵的,只得瘫软在纪臣的怀里。

  纪臣看着眼前似乎已经化成一滩水的阮佳妮,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道:“不经c的小东西,以后可要好好调教一番。”

  话音刚落,纪臣加速腰部运动,终于纪臣一记狠c,随着一声闷哼,两人的下身紧紧贴在一起。

  纪臣只觉得全身就像有电流经过,舒爽得似不在人间一般。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急促的呼吸,慢慢变缓……

  好累,阮佳妮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睡衣,身边的人早已离去,伸手摸了摸他昨晚躺着的地方,早已没了温度,心里一阵空落。余光瞥见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张纸条,铁画银钩,好漂亮的字!阮佳妮心中不禁赞赏。

  纸上写着一个地址和他的名字——纪臣

  说来羞愧,这个与她发生了两次关系的男人,阮佳妮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不知为何,阮佳妮想起诗人喻良能的一首诗——《纪臣》

  平生满耳说宣城,入境云烟照眼明。

  过雨偏浓千嶂碧,未秋先冷数溪清。

  细看菡萏波间色,时听绵蛮竹里声。

  不是多才谢公子,江山犹解发吟情。

  她抬头望向窗外,窗外树上的叶子已有一些泛黄,秋天快来了呢……

  阮佳妮将纸条折叠好,放入床头柜子的抽屉里。

  她摸不透他的心思,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自那天之后,阮佳妮便开始忙着做谭宇辰的室内设计,庆幸公司有规定,顶级设计师可以在家工作,定期去一趟公司报告工作进程就可以。

  但在家工作也并不轻松,尤其客户都是社会上流人士,一来给的酬金多,不敢怠慢,二来他们品味相对较高,对细节也很在意。

  谭宇辰约过几次阮佳妮到咖啡厅,了解设计进度,及时提出问题,补充自己的思路。谭宇辰说话的声音极是好听,言语谦逊有礼,阮佳妮第一次觉得见客户也没那么累。

  一日,谭宇辰正与阮佳妮商讨,说着说着,忽而话锋一转,问阮佳妮:“这几次见面,你怎么穿得这么正式。”

  阮佳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几秒,才知道他说的是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未成年“打扮。

  “不是这几次正式了,是之前唐突了。”

  “我倒喜欢你的唐突。”谭宇辰微微一笑,眼睛弯弯的,夕阳照射在他的侧脸,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真是温柔极了。

  阮佳妮一时不知怎么接话,谭宇辰便接着道:“晚上请你吃饭吧。几次劳烦你出来,心里过意不去。”

  “不必了,说好的下次我请你的,而且,这是我的工作,是分内的事。”

  “咕咕……”话音刚落,阮佳妮肚子便不恰时宜地响了。

  阮佳妮觉得脸火辣辣的,于是假装镇定地端起面前的咖啡杯。

  “看来你的胃有意见,走吧,我正好也饿了。”

  阮佳妮点点头。

  女友?情人?

  又是一顿温馨放松的晚餐。

  饭毕,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向电梯,电梯门旁边显示屏上的数字慢慢变小。

  18、17、16……

  阮佳妮看得出神,想起上次在电梯里撞见纪臣,心里一百个别扭,可如今,竟然有点小小的期待,期待电梯一打开,会出现他的面容。

  自那日之后,阮佳妮忙着工作,纪臣渐渐从她生活里淡出。她明白,一个要钱有钱,要颜有颜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小人物。

  终究是过客。

  “叮——”电梯到达的提示音打断阮佳妮的思考。

  电梯门打开,空无一人。

  谭宇辰细心地挡住电梯门,让阮佳妮先进。

  心理学家说,人在乘坐电梯时有一种心理规律,如果电梯里只有一人,那这人随便站;如果有两个人,且并不相熟,两个人便会各自选择距离最远的两个角落。

  这便是谭宇辰和阮佳妮此时的距离。

  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谭宇辰和阮佳妮都不自觉得沉默了。

  或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谭宇辰便主动说起了话。

  “上次还在这遇到纪总,你和纪总相识?”

  “嗯,算是吧。”

  “这么问有点冒昧,但我还是想问你,你是纪总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吗?”

  阮佳妮愣住,他没有想到谭宇辰会问这种的问题,他向来彬彬有礼。可她到底算纪臣的什么呢?女朋友?显然不够格,情人?她可没收过他什么好处,况且那日之后,他们便再没有联系过了。

  “叮——”电梯到了。

  两人沉默着走到酒店门外,谭宇辰觉得自己刚刚确实有些无礼,可是他太心急,急着想证实她是否成了别人的女人。

  “对不起,刚刚让你为难了。原谅我好吗?”

  “没事。”阮佳妮抿了抿嘴。

  “我送你回去吧,现在天色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阮佳妮刚要开口拒绝,谭宇辰似乎意料到她要说什么,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急忙接着说,“你要是不答应,那就是没原谅我,还在生我气。”

  “没有啦,我没生气,真的。”

  “那你跟我上车,我送你回家。”说着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阮佳妮看着谭宇辰略带恳切的表情只得上了车。

  巨大的紫檀木办公桌前站着几人,正向面前头也不抬的男人汇报工作。

  他们本是退伍军人,各个身强体壮,却被面前这个男人高薪聘下,只为了保护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为了二十四小时保护她,还请了两个女保镖。

  “她没发现吧?”纪臣头也不抬,一边听着面前的人报告阮佳妮的近况,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

  “没有。”

  “走吧。”

  几人退出办公室便开始了吐槽……

  “这女人是谁啊?老板要我们盯到什么时候啊?”

  “是啊,我都快发霉了。这女人几乎都不出门,哪有什么危险?”

  “太大材小用了,我这一身的腱子肉,都没用武之地了。”

  “那你跟老板说离职啊。”其中一人揶揄道。

  “我傻啊,这一个月月薪抵得上别家半年的薪资了,我才不走。”

  办公室里,纪臣阴沉着脸,深邃的目光看向手中的照片,照片上一男一女站在车旁,不知道在说什么,女人的笑刺痛着纪臣的心。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他正焦头烂额,她就开始不安分,明明给了地址,也不见人来。纪臣越想越气,恨恨地把照片悉数扫入垃圾桶。

 一日,阮佳妮一边吐槽有钱人腐败的生活,一边苦逼地在电脑面前修改最终的设计效果。电脑右下角的新闻弹窗忽然跳出,上面写着一个扎眼的名字,和一个骇人的标题。

  “纪臣母亲离世,老纪总病重,纪氏集团该何去何从?”

  阮佳妮立马点了进去,是一则视频报道……

  “纪氏集团掌门人纪臣的母亲于7月27日离世,据说纪氏集团封锁了信息,直到葬礼完成才放出消息。老纪总纪山河也被曝卧病在床,疑似因妻子离世,过度悲伤导致的,而纪氏目前的掌门人纪臣,前两个月忽然消失在人们视野中,原因大概与母亲骤然离世有关。前几日有人拍到纪总半夜从办公大楼走出,神情疲惫,纪氏集团没了老纪总的支持,纪臣在承受母亲离世的巨大悲痛下,还能再续纪氏集团的辉煌嘛?后续报道请……”

  视频最后定格在纪臣的照片上,照片上的纪臣面色冷峻,眉头深锁,只着一件衬衣,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精壮的小臂,衣领略有些凌乱,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

  巨大的信息扑面而来,7月27日,这个时间不就是……阮佳妮脑袋轰鸣,难怪那天纪臣不辞而别。

  没再多想,阮佳妮翻出床头柜子里的纸条,换下家居服,匆匆下楼叫了辆出租车。

  来到纸条上的地址,站在门前疯狂按着门铃,却一直没人开门。阮佳妮看了看手机,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在公司……

  纪氏集团坐落在城市中最繁华的CBD地段,这地段高楼大厦虽多,但阮佳妮一下车就看到了那栋最高的楼上,“纪氏集团”四个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街角一辆黑色的奔驰面包车里,一个男人正在打电话。

  “她先去了住宅,您没在,她就来了公司,已经进楼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多日来总算扯出了一丝笑容。

  挂了电话后,不顾正在发言的产品经理,“咻”地一声站了起来。

  “改日再议,散会。”说完便快步出了门,留下身后一脸诧异的众人。

  阮佳妮跑到进大楼,一楼有闸门,只有工作人员才能进入,只得让前台小妹放行。

  “你好,我找纪臣。”

  “请问有预约嘛?”

  “没……没有。我是他朋友,能不能通融一下。”

  “不好意思,公司规定,一定要有预约才能见总裁。”前台小妹露出标志性的微笑。

  留个没用的地址做什么,还不如留个手机号,都什么年代了。

  阮佳妮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低头沉思,又觉得自己今天太冲动了。或许他真的把她忘了,而不是因为别的……

  自己如此冒失跑到他公司,实在有些……自不量力,卑微无助的思绪在心里翻起,眼眶竟不自觉有些湿了。

  轻叹一口气,还是离开吧!

  正走到门口,听见身后有人喊:“纪总好。”

  阮佳妮回头,看见纪臣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精神奕奕,在众人的注目下朝自己走来。

  “你怎么……”话还没说完,纪臣便牵着她的手,往电梯里走去。

  还没等电梯门关上,纪臣的吻便铺天盖地而来。朝思暮想的女人就站在自己面前,纪臣觉得此刻的自己如此幸运,他真怕自己一撒手,她便不见了。

  “唔……唔……”怀里的人挣扎着,直到阮佳妮觉得快透不过气来了,纪臣才松开。

  纪臣温柔得把她将她紧紧揽进怀里,贪婪的享受她身上得味道。

  “喂!你手放哪呢?”

  阮佳妮抓住纪臣想要“犯罪”的右手。

    “不要!摄像头!”

  “这是专属电梯,没有摄像头。”纪臣啃咬着阮佳妮的耳垂,酥麻的感觉让她身子不禁一颤,“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走不掉了,小东西。”

  硕大的办公桌上,文件被一扫而空,纪臣站在办公桌的边缘,阮佳妮平躺在桌上,紫檀木上雪白的酮体刺激着纪臣的感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