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缓缓地把药丸推进去花蕊*看我怎么玩你的

更新时间:2020-12-28 10:02:23

”小吴很是热心地告诉他:“就在我们酒店前面,你前一直走就到了!”

“是吗?那我赶紧过去!”老赵拍拍小吴:“谢谢你啊!老婆生气几天呢,就想着怎么哄呢!”

“我要是有您老婆那么漂亮的女人,我也天天哄着!”小吴羡慕地说。

他可是见过香香的,后来听说那是赵教练老婆,都吓了一跳呢!哎!人比人气死人,怪不得老李教练要出来偷男人,赵教练要出来买东西哄老婆呢!

小吴正想着,眼睛一花,老赵已经走了。

 文学

哎!我还想八卦一下老李教练的事情呢!小吴晃晃头,拿起自己的饮料喝了起来。

此时,八卦中的老李和唐子轩正来到了公安局接受审问呢!

警察也从他们的口供中知道了来龙去脉,皱起眉头:“所以,你说,你同事老赵给了你他的名片?”

“是啊!我问他要他的美女学员的号码……”老李肯定也不敢提三P的事情,警察一再逼问,也只说是老赵给了他微信号。

“那就可能是人家给错了!可是,给错了,你们两个还能聊到开房,也没发现?”警察就觉得奇怪了。

警察这一问,唐子轩和老李都支支吾吾起来。

苍蝇不叮无缝蛋!老赵是给错了,可是架不住他们两个都是约炮的好手啊!都以为对方就是老赵下面的美女,直入主题不说,只差一口气聊上了床上的各种姿势,不然也会第二天就约过来开房。

警察也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怎么会看不出这两个人是王八对绿豆,直接做了笔录,对两人予以处罚才让人回家,等他们两个人回家时,已经是深夜。

两人都是回到家里倒头就睡,压根就不知道,他们已经在当地“红”了。

说到“红”,就是在事情发生之后。

在那一边,老赵离开小吴,晃悠悠的来到了停车场准备回家,还不等他准备开车,电话响了。

“亲爱的,你怎么还没回来啊!”老赵摸出电话,刚按下接听,香香的声音就传来过来。

“嗯,送学员去考科目二呢!这就在回家的路上,咋啦?”

“哎!不是你就好了!”香香拍拍胸口,明显的舒了一口一气。

“咋啦?”老赵觉得奇了怪了:“什么不是我!”

“你还没看朋友圈微信群吧!还有微博!你们驾校有个教练男学员和男学员开房!结果因为谁上谁下打架!被人发现了!拍到网上!那个男生还是个拆二代,同性恋!”香香一口气八卦道:“你说这世道真乱吧!做教练都要付出这么多!拆二代什么男人睡不到,非要去睡个教练!”

“啊……那是……现在你知道老公在驾校有多辛苦了吧?”老赵听了只差笑出来,咋就传成这样了呢?这些键盘侠也太能耐了吧?

“是啊,老公!”香香心疼的撒着娇:“现在我知道了!我以后也不轻易怀疑你……”

“知道就好!”老赵呵呵一笑:“老公回来又礼物给你哦!”

听到这样有趣的消息,老赵打发车子,哼着歌,往家里开去,忍不住心里偷着乐,老李和唐子轩那对怂货估计要在警句待上几天才能出来吧?让他们这对怂货敢打我的女人的主意!这下老实了吧?

一路高歌回到家,老赵特意按了按门铃,而不是像往常一样自己拿出钥匙开门。

“谁啊?”香香打开了门,入眼却是一束美丽的鲜花:“这是……”

“送给最爱你!”老赵藏在鲜花后面,读出了卡片上的字。

香香捂住脸,眼睛忍不住潮湿起来。没有女人能抵得住鲜花和香水的诱惑,尤其是她跟过不少男人,也收过不少男人的东西。这样收到一个男人的鲜花,却还是第一次呢!

“老公!”香香一把接过鲜花,扑进了老赵怀中:“我真的好爱你!”

“这就爱我了?还有更大的惊喜呢!”老赵拿出蛋糕和奶茶:“网红奶茶,我特意问了跟我们学车的那个小吴,他说女生就喜欢这个!”

老赵课不会傻到只说是孙潇潇她们喜欢,只怕香香这醋坛子会打翻去!说小吴就好了!那家伙也在学车群里,哪天香香碰到,也不会穿帮!

果然,香香本来看到这些,心里还是膈应着:这个老赵,会不会是是知道今天做错了,所以晚上买了这个来道歉?

但是听说他还特意问了小吴,心底还是一暖,表现出来更是感动得一塌糊涂:“就你浪费钱买这些!”

香香自从金盆洗手回归家庭后,真的就是一个贤妻良母,就连老赵花点钱买这些,都会想着是不是多用了钱,就像无数明明喜欢却埋怨丈夫乱花钱的妻子。

“傻瓜,老公赚钱就是给你花的!”老赵对于哄女人真的很有一套。

香香的心底更是触动,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对于老赵也更加温柔了几分,直接放好花,帮老赵换好拖鞋,又是盛饭又是夹菜不说,晚上更是温柔得出水,老赵也不客气,更是好好地给香香耕耘了一番,干得香香身服心服。 第六十二章

干完香香,躺在床上,老赵吸了一根烟,看着怀里满足的香香,不由地拿起了手机。

刷到老李和唐子轩那光着屁股打架的朋友圈和微博,不由地笑出了声。

“干嘛呢……还不睡!””香香有意无意地瞟了老赵的手机一眼,虽然她口里说着不想查岗,但是对老赵的手机还是充满了好奇。

“这不……听你说了我们驾校的事儿,再看朋友圈和微博呢!你猜是谁?老李那家伙!哈哈,真是太搞笑了吧!这家伙回家得被老婆打死!”

“你就幸灾乐祸吧!”香香困得不行,见他没有和女孩子聊天,而是在八卦这些事情,便放心地睡了。

老赵装模作样地刷着微博八卦,见到香香真的睡觉去了,便给孙潇潇发起微信来:“还疼吗?别感染了!如果疼得厉害,我送你去医院!”

孙潇潇还在上晚课呢!正好受伤的地方疼得她一抽抽的,让她无法专心上课,便难得地回复老赵起来:“嗯”

老赵看着几乎是秒回的信息,内心一阵激动,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正想回复她,不料第二句信息又发了过来:“现在感觉特别疼。但是不想去医院。”

女神居然连着回复了自己两条信息?!老赵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偷偷瞄了一眼香香,继续回道:“第一天是会疼很多,今天先忍忍,看看明天还疼不疼,如果明天还疼得厉害就要去医院了。”

“嗯!”孙潇潇对老赵的好感又多了几分,脸上也表现出了难得的甜蜜,看得周围的同学,尤其是同座的赵欣等四女频频侧目。

可是看到下一句信息,她甜蜜微笑的脸一下子凝滞了,还带着薄怒。

原来,老赵紧跟的是一句:“如果方便,你可以拍张照给我,让我看看受伤的地方周围有没有发炎。“

他本来想忽悠孙潇潇视频,看看受伤的地方是不是还肿着的,但是顾及到香香,只好改成了这样。

可是点击完发送,老赵又后悔了,赶紧补上一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担心你发炎恶化,毕竟……那里比较重要,现在天气太热,也容易发炎,我之前在部队里专门学过这个,今天你也看到了,你可以放心我的医术的。”

这个老赵,他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孙潇潇看了,皱着眉想了起来:自己又不愿意去医院,可是老赵对自己,总是像饿狼看到猎物一般,那种感觉竟然让自己一点都不讨厌,反而有点小小的欣喜,可是……他是个老头子呀!哎呀!想什么呢!要不……等下回去洗澡,就顺便拍照让他帮忙看看?

“走啦!潇潇”

“就是!都下课了,你发什么呆呢?”赵欣和琪琪的声音把孙潇潇从发愣中叫了回来。

“下课了?”孙潇潇脸一红,关了手机,慌乱地看向三女。

“发什么呆呢?”刘纯坏坏的笑着:“瞧你这一脸春情荡漾,忽喜忽悲的,一看就知道……你有意中人了!”她可是一眼就瞟到了,那个头像,分明是赵教练那个老骚鬼的。这孙潇潇,作为女神,你也太不经撩了吧!就被老赵撩成这个发春样儿!不过,老赵那老色鬼,还真别说,真有两下子!一说起来我还真想他呢!明天要是能找他,趁机干上一炮,那就爽了!

“对!你这一说,我也觉得像了!”赵欣其实和刘纯还是能统一战线的,眼睛也一样尖儿,一眼看到了老赵的头像,附和着说道:“不会是赵教练那个老色鬼吧?!”

“哪啊!我这是科目二过了高兴,和家里分享呢!”孙潇潇拿了书往前走:“你们想哪儿去了?”

“我刚刚好像看到赵教练那个老色鬼的头像了呢!”赵欣嚷嚷着。

“哎呀!那是我爸妈!他们说让我表示表示,请教练吃顿饭!你没看到,其他学员都请教练吃了好几次饭了,而我都没有任何表示呢!”

“对哦!我也听说了,而且你看那个李教练,今天爆出来同性恋那个,他就拿了学员好多烟,还天天在外面吃饭呢!”

“是啊!这样比起来,你说,我们这个教练,是不是好太多了?是不是要请吃饭?”孙潇潇带着点骄傲的道。今天下课,她们都在八卦驾校这件事,班上不少学车的同学,都说老赵这样的教练少呢。

“确实哎!我也发现了!”琪琪素来对老赵有好感:“就是啊!以后我们都要对教练态度好点,尤其是你啊欣欣,别那么坏啊!”

“哼!”赵欣撅起嘴:“那可不一定。不过,你们都说是,那就是啦!“”

“就是嘛!正好我们寝室也好久没聚了!明天请吃饭,大家一起去吧!好不好?“”孙潇潇也想通过这次聚会,重新拉深一下寝室感情。

“好啊!“”

“好!“”

四女经过孙潇潇的科目二考试,总算暂时得到了关系的缓解,年轻的她们还不知道,因为老赵这个注定和她们纠葛的男人,她们注定会反目成仇。

回到寝室,孙潇潇迫不及待地拿了衣服往浴室走去,也没叫其他三女,轻轻地脱了内衣,拍下了珍贵的照片。

老赵本来看到孙潇潇没有回信,以为她生气了,心里正后悔的不得了呢!一句句地给孙潇潇发着信息,希望她不要“误会“,正当他垂头丧气时,一章让他血脉喷张的照片传来过来——那是孙潇潇一手托起受伤的山峰,一手拿相机从下往上仰拍的照片,只见满屏白嫩如玉的肌肤中,那一点受伤的红点更是显眼,却衬托得整个山峰欺霜赛雪,那上面的经脉似乎也清晰可见——这样的山峰,她是属于自己的啊!自己今天就用双手一次次抚摸,而且将一次次征服!

老赵看着呼吸有变动的香香,迅速从聊天窗口退出并删除当前聊天,这样也好保持了聊天记录,却一时之间查不到。然后抱着手机,就像抱着潇潇一样,甜甜地睡去。 第六十三章

第二天一早,老赵醒来以后,第一件事就给孙潇潇发消息,他赶紧打开了手机,然后火速编辑了一条信息:潇潇啊,你那地方咋样了。

编辑完以后,过了好一会儿的功夫,孙潇潇才发来了信息:“教练,我觉得很疼,是不是发炎了?”

老赵赶紧回复了一句:“应该没事,你是大学生,青春靓丽,免疫力也强,不会发炎的。”

孙潇潇又赶紧发了个委屈的表情:可是人家真的很担心。

老赵捧着手机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香香,一边回复着孙潇潇:不用担心,要是你实在感觉慌,就买点消炎药吃吃,保证没事。

孙潇潇在手机那头犹豫了一下,然后回复:那我试试吧,要是还疼的话,教练你就来帮我看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老赵一边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往驾校走去,一边乐呵了起来,女神这是对他越来越依赖了啊。

老赵回复道:行,那你要还疼的话,一定给我发消息,我立马赶过去,我年轻的时候也学过推拿的功夫,要不是做了教练,说不定我就去做老中医了。

老赵这边乐呵的走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香香突然睁开的幽怨眼神,香香看着老赵离开的背影,暗叹道:这老赵越来越不干事了,怎么一大早的就去驾校,而且每天的交粮明显减少,难道是我人老珠黄,没有吸引力了不成?

……

驾校今天热闹得跟菜市场一样,大家都在大厅里议论着老李的风流韵事,顺便等着各自的学员的到来。老赵刚进入大厅,打开手机准备回复潇潇,便被同事小胡戳了戳:“哎你知道老李吧?”

“知道啊!”老赵贱贱的笑笑,表示了然于心,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这种情况下还装作不知道就太装了。

“哎呀!你说吧,老李那家伙,我就以为他喜欢那些老掉粉的女学员,谁知道男学员也不放过!”小胡一说起来就觉得好笑,老李那家伙,就是没有桃花运,手下的学员一个比一个丑,却一个比一个浪,偏偏老李这老色鬼就是不挑,老和那些又丑又风骚的老女人勾勾搭搭,经常被家里那只母老虎打得鼻青脸肿,闹得驾校里风风雨雨的不说,还经常在学校里吹嘘显摆他的“风流韵事”,恨不得让大家都知道他睡的女人多,人有魅力。

“他口味向来都重!他还看我手机上的学员呢!这家伙!谁知道真的就调戏了我下面的男学员。”老赵一脸无辜,生怕老李找他来对峙:“我还以为他说睡女人睡男人是吹的呢!平时就见他咋咋呼呼,开口就是黄的荤的重口味的,我还以为他就是说说而已。”

“呸!人家行动快着呢!就是体力跟不上!你别看他一身是肉,可是人家那屁股扁的跟扁豆一样,肯定是个不中用的!”同事小吴也加入到八卦行列,男人八卦起来,比女人还八卦。

“就是,老赵,我估计他都还没你能干!你看看你这腱子肉,这翘屁股!”小胡顺手摸了老赵一把,吓得老赵一个激灵,把自己一抱。

“干嘛?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老赵一跳脚,往旁边一躲,几个同事一起哈哈大笑。

其实吧,大家心里都有谱,那方面真正有能力的男人,哪里需要天天把黄段子挂嘴边,反而是那些银样?枪头,越是身体不行的,才越喜欢满口荤黄,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一个人越是缺少什么,就越是炫耀什么。

正在老赵他们嘻嘻哈哈的时候,他们讨论的主人公老李终于来了。

只见他满脸青紫,躲躲闪闪,生怕别人看到他脸上的伤痕。偏偏大家都盯着他打趣:“网红来啦!”

“就是!李老哥!男人的滋味儿不一样吧?”

“瞎扯什么!说了那只是打架!”老李眼睛一瞪。

“哎!床上打架嘛!李哥就是不错!”

老李一脸的尴尬,真是憋屈!真是倒霉,被唐子轩那个小白脸打成这样不说,回家老婆还又吵又闹,自己不得不来上班,却想不到大家都知道这事儿了!

看到老赵,他满脸愤怒,一把就冲过来:“好你个老赵!要你给我美女,你居然给我一个男人的微信!”

“你只是说要学员啊!没说要上我的学员!”老赵一把拉开老李:“老李,做人要凭良心啊!”

“良心?!你这个天天睡女学员的,跟我说良心?”老李发毛了,干脆拼个鱼死网破:“我这就告诉大家,你趁着教学,和你的女学员搞上了!”

老李本来以为这话说出来,大家都会支持他,都会倒吸一口气,谁知道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得了吧!李哥!天天趁着教学搞女学员的,明明是你啊!”

“就是,不过最近男学员你都开始搞了!”

“哈哈!年度笑话!李哥!天天夸耀搞的学员骚气的,明明是你啊!”

“谁在仰望,月亮之上!……”正在老李愤怒又无力地看着大家时,电话响了。

“前台?”老李拿起电话看向前台的薇薇:“你打我电话干嘛?”

“怎么会是他!”薇薇看着猥琐的老李,心里不由得一阵恶心:“老板叫你!你先去老板办公室吧!”

“老板办公室?”老李一阵恶寒:不会是他知道网上的事情,想要找我吧……

随着老李往老板办公室走去,薇薇已经打通了叶浩的电话:“喂?老李的电话打通了,他的铃声是的,我让他来您办公室了。”

“好!我知道了!”一大早就在办公室等着清查出来那个可恶的偷窥者的叶浩,终于舒了一口气。

而来到老板办公室,看着老板叶浩那明明比自己小却一脸戾气很是骇人的脸,老李忍不住怂了:“叶总……您好!嘿嘿!”

“李哥啊!”叶浩狠厉地看了一眼老李:“李哥最近玩得很开啊!”

“哪里哪里!”老李看到叶浩那一脸的阴鹜,不由得浑身开始滴下冷汗:“您误会了……那些视频,真的是个误会!我不是同性恋!”

“我知道!就是你是,唐子轩也不可能是。”否则也不会气成那样,给自己打电话,要求把老李给开除了!

“那……您相信我就好了!谢谢!谢谢叶总!”老李终于遇到了一个相信自己的人,只差冲过去抱着他痛哭一场。

“我想问你的是前天的事。”叶浩一脸正色:“关于前天的事,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前天?”老李一头雾水。

“比如,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听了什么不该听的!”

“有有!前天晚上,我就是不该看到老赵那个混蛋跟那个小骚货在驾校打炮!不然也不会被他哄着拿错了微信啊!”老李只差哭出来:“我跟你说啊叶总,最坏的就是那个老赵了!天天和小姑娘调情,一肚子坏水儿!” 
第六十四章

“老赵?”叶浩对老李的插科打诨很不满意:“谁要听你说那些有的没的,我问你,你前天中午12点左右,有没有来休息室?”

“12点?谁要来休息室啊!”老李愣住了:“不都在吃饭吗?”

“跟谁一起?怎么食堂监控显示没有你的影子?”

看着叶浩那阴狠的表情,好像要吃了自己似的,老李整个人都吓蒙了:不会吧!就连前天中午,我去偷那个老女人的事儿,他都知道了?这是要开除我吗?

“老板……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再也不和女学员勾勾搭搭了!前天中午睡的那个老女人,是她勾搭我的啊!”老李只差抱着叶浩的大腿痛哭,迅速拿起手机打开了微信:“不信您看看,真的是这个老女人勾搭我的!她就是看上了我年轻貌美!”

“去去去!”叶浩气的就是一脚:“少在这儿装!

“哎哟!不是啊老板!我没装!真是她勾引我…………”老李被他一脚踹开,手机却是正好翻到那一页,老李和那个女人的聊天记录已经响起:“那就说好了啊!12点在俊豪大酒店,不见不散哦!”

“等等,你前天中午真的是和这个女人开房了?”叶浩拿起手机,仔细翻看这那个女人事后发来的各种“床上反馈”。

“是啊!我真的是被逼的!我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大好中年,就这样被这个四十八的老女人糟蹋了!老板!我真的是无辜的啊!”老李已经委屈至极地哭了出来。

“那前天中午在休息室的,是谁?”叶浩虽然没有完全确定老李是否说谎,但是也开始有了怀疑。

“前天中午休息室?好像……是赵老哥哎!”老李虽然是有点呆,但是也不蠢啊!这个老板一再强调,反问中午休息室的事情,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事啊!这个老赵,让你害我,这次老子不反咬你一口,老子就不姓李!

“老赵?你确定?”叶浩看着老李。

“我确定!老板!前天中午就他中午没事儿,早早地送完了学员,休息室里肯定是他!”

“老赵?”叶浩假装嘟囔着:“可是他手机铃声不对啊!”想让老李说的更多。心里却忍不住怀疑起来:虽然他前天说是送女学员去了,但是我也没有细查啊!不对,这样想来,老赵的嫌疑,还是最大啊!我得好好查查。

“手机铃声?”老李想了想:“老板,我这个铃声还是他给我前天晚上设定的呢!他说小姑娘喜欢,我才用的!”

“你是猪吗?他说什么你信什么!”叶浩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一眼老李,心中的怀疑已经更甚。

老李被他瞪得可怜巴巴:“那还不是他会玩儿吗?那些女学员都喜欢他!一个个还都又漂亮又年轻!”

“还有这回事儿》?”听老李这么一说,叶浩也忍不住把老赵视为眼中钉:在老子的驾校,泡老子驾校的漂亮女学员?这个老赵!没人整他,他还真当自己是唐僧肉了!把我这个老板搁哪儿了?这个事儿,八成和他有关系!

叶浩一想到这里,就恨不得当场就把他给查出来!

“老……老板……”老李看到叶浩那阴狠的样子,忍不住颤巍巍地叫了一声。

“额,没事!李哥啊!这样的,今天我和你的聊天呢,您也别说出去,尤其是我们驾校的同事。因为老赵这个人啊,我要好好地调查一番才行,所以,您的事情呢,我也不会再计较了,但是,您在我们驾校,为了我们驾校的声誉,还是得好好工作,不能闹得太网红了,您说是不?”

“哎!是是是!谢谢您啊!老板,您真是个大好人!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工作,多为驾校拉业务!”老李被叶浩这样一恩威并施弄得感恩戴德,在叶浩面前痛哭流涕。

“哎!都是一个驾校,一家人嘛!”叶浩故作大度地拍拍老李的肩,眼里却闪过一丝阴狠:管他是你还是老赵,只要老子查出来你们骗老子,老子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从叶浩的办公室出来,眼睛红红的老李感觉到自己应该是终于保住了工作,不由得一身轻松。

时间一到,教练们都出休息室去带学员了,老李特意绕过老赵的车,看向老赵的目光得意而轻蔑:你个老赵!让你坑老子!老子这次整死你!

体味着刚刚老李经过自己时那意味深长的眼光,老赵真是感受到了危机:这个老李,不会在叶浩那里泼我污水吧?叶浩那软货,就怕别人知道他那根银针菇不顶用的事儿,这下大发了!我得提高防范才行!

老赵猜的没错,就在他想着叶浩会怎么对付他时,叶浩已经把微微叫了进去,两个人再次对了视频,确定老赵和老李一样,也是重大嫌疑人。

“这个老赵,看上去老老实实,真是看不出啊!”薇薇坐在叶浩身上,软趴趴地躺在他怀里,任凭他用他的大手把玩着自己前面的双峰。

叶浩的金针菇太小,把玩技术也不怎么样,他搓揉了半天,薇薇也没有感觉到妙处,只好配合地哼唧起来:“哎呀!你好坏!说说怎么办嘛!”

“怎么办?想办法问问他!”叶浩埋下猪一样肥硕的头,将臭烘烘的嘴放在薇薇的酥胸上,左右吮吸啃咬起来。叶浩的口技也是真的差,只一下口,咬的薇薇龇牙咧嘴的痛,却还是不得不对这位金主老爷赞叹道:“哎呀!你就别弄人家啦!等下弄得人家又水了!你先说说,怎么问他嘛!”

“问他?自然要派你出马了?”叶浩阴狠狠的一笑:“你没看到老赵那家伙,每次看到你,眼睛都要盯半天!”他可是发现了,虽然他和教练们一样不喜欢薇薇,可是薇薇穿得暴露性感的时候,他可是该看的一点也不少看。

老李说的他睡女学员,可不定是真的——会咬人的狗,才不叫呢! 第六十五章

“我出马?”薇薇愣住了:叶浩这个臭男人!果然是个靠不住的!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喜欢自己,不让自己穿得太暴露,怕被别人看上去勾搭了。现在光是一个老赵,这么一个臭男人,他就能把自己推出去!还说爱自己,舍不得让自己去陪他见那位唐大哥,原来,是嫌弃自己不够格吧?觉得自己只配陪驾校这些老头子?哎!之前还觉得他给自己买了车,自己是个值钱的玩意儿,现在看来,在他眼里,自己什么都不是啊!

“怎么,不愿意?”叶浩半天没见薇薇回答,不由得来了气:这小娘们,让她做点事,还不愿意咋地?

“没有!人家就是想,你明明知道他喜欢看我,还让我去问他……你就不怕他把我……哼!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话一出口,已经带上了哭腔。

薇薇要是不做小三,肯定也是个出色的演员,变脸变得又快又好,那脸上的委屈真诚又可怜,让叶浩这种狼心狗肺的人看了都要心疼几分:“哪里的事儿啊!我的好薇薇!我这不是想着,这是我们俩的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吗?!你是我的亲亲好老婆,我怎么会舍得让你去涉险呢?!我肯定会在旁边守着啊!再说了,老赵那家伙,有这个色心,也没这个色胆啊!睡你,他敢吗?”

叶浩的话不无道理,薇薇马上被叶浩的话说服了:“好吧……老公说得对!这件事确实我去问最安全。那我什么时候去问?”

“今天嘛!”叶浩的手已经从上面摸到了下面,在薇薇那处美好神秘的泥泞之地徘徊深入。

“啊!老公……”虽然对叶浩的技术已经是失望透顶并且觉得无聊至极,但是薇薇还是很敬业的啊的一声惊呼起来,并且配合地扭动着身体,想让叶浩更尽兴。

“小骚货!再说了,老公现在就喂饱你,看看你等下还要不要别人喂啊……”叶浩说着,那条小虫子一样的金针菇也抖了出来,迎着薇薇的神秘之处,开始挺进。

自从那天被那个该死的偷窥者打断以后,叶浩是发现了——自己这可怜的小毛虫,竟然被吓得完全大不起来了!

本来就不大,靠着鹿血酒和印度神油,才好不容易每周来那么一两次,现在居然被吓得完全不能用!叶浩抖着不大的毛毛虫,这两天一直在咬牙切齿,要是找出那个始作俑者,恨不能把他扒皮抽筋了煮了吃!!

现在和薇薇这么一摸,看着薇薇这娇俏的模样,叶浩感觉自己的大棒子,好像是恢复了那么一点儿,便忍不住开始试试起来。

“啊!老公,你好棒啊!”薇薇感觉到了那小金针菇的进入,夸张的叫到。叶浩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不由得狠狠地抽了一下她的臀部,痛得薇薇龇牙咧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个变态!金针菇越来越小了不说,人也越来越变态!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老娘还是要赶紧捞一笔回家找个真正的男人过日子才行!

“怎么样?老公今天是不是大了很多?”叶浩其实觉得自己每次搞起来,都感觉到薇薇不大紧致,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那是他棍子太小,一直觉得是薇薇的缸子太大,家里那个婆娘也是,不仅缸子大,而且性冷淡!所以他每次在薇薇这里找回男性尊严时,都要一再确认:我的大不大?爽不爽?

薇薇哪里会让他失望,肯定是夸张地呼喊着:“啊……啊!好老公!你捅死我了!我都要被你爽得水都流干了!”

其实,薇薇只是天生水多而已。

她还是少女的时候就是这样敏感的身子,看到电视里妖精打架都能出一裤子的水的那种,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被哄骗了身子。这到了叶浩这里,却是让叶浩捡到宝了——他老婆王雅所谓的性冷淡,其实就是面对着他那根金针菇,怎么也出不了水,干干涩涩的而已。

叶浩干王雅也就越干越没意思,越是想在薇薇这里寻求慰藉。

面对着薇薇夸张的呼喊和喷薄而出的潮水,叶浩一阵兴奋,正准备提枪大干,不,正准备提针大干时,只觉得那金针菇的前端一阵不适,那刚立起来不超过一分钟,刚在薇薇的销魂处摩擦了不到三下的小虫儿,居然花洒一般喷的薇薇一身到处都是!

就这样了?叶浩傻眼了,不甘心地抓起迅速软趴下了的金针菇抖动了几下,想要重振雄风。

可是,那小虫子越变越小,最后缩成了一条小毛虫!

叶浩绝望地看着眼中的小毛虫,心中憋屈而无望:都是他!那个可恶的偷窥者!老子一定要把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薇薇可不知道叶浩现在已经完全不行了,只是扭着屁股,方便叶浩的进入。谁知道叶浩现在心情不佳,看到薇薇这个任人采掘的模样,不仅没有了疼爱,反而生出了厌烦,甚至有了点愤怒:老子都这个样子了,你还翘起个屁股不动!这是骚给谁看?!这是讽刺老子不行了吗?

恶念心中起,毒向两边生。叶浩一个不爽,便对着薇薇的臀部狠狠地啪啪啪几下,打得薇薇的臀部当场就痛麻了,动都不敢动,只呆呆地看着叶浩,又惊又惧又怕。

“咋不叫呢?刚刚不是叫的挺欢吗?”叶浩喋喋地笑着,那种笑容阴鹜而狠冷,让人看了遍体生寒。

薇薇直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本能想要躲开,可是看到叶浩那个样子,又犹豫着,一动都不敢动了。

“贱人!”木然的薇薇直接被叶浩一巴掌拍了下来:“叫啊!”

“啊!”薇薇赶紧护住脸,脸是她最大本钱。

护得还算及时,因为叶浩的拳头和巴掌,已经如同雨点一样落了下来:“叫啊!你个小贱人!小骚货!”

“啊!疼啊!啊!不要!”薇薇四下躲闪,凄厉的惨叫声在办公室响起来,就连门外都能听到。 第六十六章

此时的老赵和小吴都在不远处一起看学员练车,听到那凄凉无助的呼喊,让平时对她没有好感的老赵都忍不住心生怜悯:这姑娘叫唤成这样,八成是叶浩那个死变态不行了,换了方法折腾她把!老赵忍不住看了一眼办公室的方向。

“听听,老板现在都玩这么大了!”小吴看到老赵这样子,也猜到他知道了,朝他挤挤眼睛:“你说老板能有多大?干得薇薇每次哭爹叫娘的!”

这家伙!居然早就知道?!不过叶浩那软货能有多大?干得薇薇哭爹叫娘,恐怕不是那种干吧?老赵看着他:“你啥时候知道的?”

“扯!驾校的老麻雀基本上都知道了!也就老李那个愣头青!不过大家都装不知道!倒是你啊,赵哥,你来了还没几天吧?你怎么知道的?”小吴一脸的恶趣味。

“我告诉你是刚刚,你信吗?”老赵一脸无辜地看向小吴:“之前只是猜着……”

“哎呀!好你个老赵!”小吴一拍脑袋:“被你套路了!不过赵哥,我给你说,大家都心照不宣,你可不能让老板知道啊!尤其是我告诉你的……我可是被你套路了!”

“了解了解!”老赵拍拍他:“我是那种话多的人吗?”

“也是……”小吴想起老赵平时闷不做声的样子,嘿嘿一笑,这老赵教练平时看起来闷骚,没想到居然还是个时髦的中老年人,居然和我这个小年轻能聊得来,果然是同道中人。

薇薇凄凉的声音再次响起,暧昧又痛苦,两个人再次相视一笑,各自离开,相互之间竟然形成了一股微妙的默契。

小吴心底倒是只觉得是老板叶浩厉害,老赵却听着这声音,浑身都感觉到不适:薇薇啊,你为了钱,这样糟蹋自己,值得吗?老子哪天要是搞了你,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

老赵也没料到,他的机会来的这么快。

叶浩把薇薇打得遍体鳞伤才停手,等他恢复了神智,看到薇薇那可怜巴巴在一边掉眼泪的样子,心里到底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直接打开钱包,扔了点钱到地上:“哭什么!把自己收拾收拾!拿去买点东西!”

在叶浩眼里,薇薇就是他花了钱来玩的一个玩意儿,一个宠物,老婆王雅是正宫不说,家里势力不小,自己要是得罪了她,肯定没得好果子吃!平时瞪她一眼自己都怂了,哪里还敢打啊!薇薇就不同了!反正她没权没势没钱,自己就是把她打出问题也没事儿,给点钱就能解决了。

依附于男人生活的女人,就像一棵依附大树而生的藤蔓,男人可以宠你,也可以玩你,甚至还可以在心底看轻你。

薇薇还没弄明白这个道理,在她眼里,她和叶浩的关系不像是依附,更像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他给钱,她卖肉。

所以叶浩打得越狠,她越是不说话,只默默地承受着,他喜欢听她叫她就叫,他喜欢看她哭她就哭,就当自己是一名合格的员工。

薇薇看着红着眼睛,垂下眼眸看着地上的钱,她已经习惯了叶浩这个怂软男解决问题的方式,木然的看着地上的钱,她在心底轻笑了一声:“打得越来越狠了,钱倒是越来越少了!”

叶浩却不耐烦起来:“你倒是吭一声啊!”一看打得这么狠,他也想知道这个女人有没有被打出问题来呢!

“嗯!”薇薇嗯了一声,表示自己还没有被打坏了。

“没事就好!我中午必须回家陪她吃饭,你知道的。我要是没来得及抽身,你就先去问老赵!”反正他看到你这么个样子,估计也下不了嘴。叶浩后面这句话到底没说出来,咽了下去。

呵!男人!

薇薇还能说什么?撑起疼痛不已的身体,木然地看着叶浩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叶浩把自己身上打得没有一块儿好肉,薇薇到处找,才找到一身能够遮盖住全身伤口的长裙,才拿着热鸡蛋,坐在前台慢吞吞地揉着自己的脸蛋,这是她最大的本钱,她说什么也要保养好。

教练们中午都三三两两地去吃饭了,休息室里没什么人,就连搞卫生的阿姨,收拾完叶浩那一片狼藉的办公室以后,也给了她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眼神,估计不到明天不会过来,薇薇身上疼得厉害,但是又不肯挪动,不由得恹恹的趴在桌上。

“怎么了?”老赵本来是吃饭的时候没看到薇薇,便三两口扒饭吃了,想来看看薇薇的狼狈样儿的,不料看到她这病恹恹的样子,不由得吓了一跳:“你……不会被他弄出问题来了吧??”

薇薇趴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老赵那浑厚低沉的关怀声,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水……”

“哦!要水是吧?”老赵看到四下没人,休息室也没有摄像头,便屁颠屁颠地帮薇薇拿了水过来。

“给你!”虽然孙潇潇可怜,但是老赵可没打算给她喂水,毕竟老李今天告了自己一状呢!万一她就是在设个圈套给自己咋办!

“唔……”薇薇抬起头模模糊糊地却是把头凑了过来,就要来喝水。

“哎哎哎……矜持一点!我是一个有节操的男人!”老赵可不想和她纠缠。

老赵端着杯子往前移动,偏偏薇薇的头便跟着往前来:“给我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