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大尺度性描写细致的小说情节 女朋友出轨不带套

更新时间:2020-12-28 16:49:15

 弄月微笑,“你现在说这个还有用吗?”


  “没办法,刚下飞机,知道你昨天才解放,就想问问你这些天在山里过得怎么样。”


  几乎同时,这次弄月下了工地,廖岐杉也被派去了覃州出差。以前弄月出外勤,廖岐杉也总会慰问关心她的情况,所以她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就那样呗,没有信号,什么也做不了。”礼尚往来,她问,“学长呢?去覃州是不是吃了很多好吃的?”


  “我没有口福,进肚子的都是酒。但是带了些特产,要不我一会儿过去拿给你?”


 文学

  弄月边往客厅走边说:“不用啊,周一再分给我也一样。”


  廖岐杉默了两秒,“弄月,你的和别人的不一样。”


  弄月刚想顺口问能有什么不一样,一下噤声,同时唐嘉莉曾经说过的话就跟警钟似的敲了她一榔头。


  廖岐杉喜欢她?


  顿感荒谬,弄月甩了甩头,直觉告诉她不能继续接话,于是她假假打了个哈欠,“送来送去多麻烦,到了公司再给也一样。学长还有事吗?我要睡回笼觉了。”


  另一头的廖岐杉像是叹了声气,“那你睡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弄月挂了电话,心有余悸,疑神疑鬼地跑去上网查了查今年运势——


  综合,三颗半。


  事业,四颗星。


  财运,三颗星。


  爱情,五颗星。


  健康,两颗星。


  越看,弄月脸越黑,她丢了手机,挥了挥空气里看不见的迷信,“不准不准,肯定不准。”


  自我催眠半天,弄月气顺不少,偏又想起那少的可怜的健康值,她牙痒痒地将手机往兜里一揣,决定出门吃顿丰盛的早餐。


  再怎么不准也不能拿身体开玩笑。年初她就犯过胃病,今年还没过完,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又出现什么问题。


  小区大门旁有一家汤粉店,做的酸辣疙瘩汤堪称一绝,因为上过电视,生意红火,每天限量发售,售完为止。只要弄月起得早,都会过去喝一碗,店里的老板眼熟她,还总会多给她一点。


  今天磨蹭了一会儿,弄月到店时疙瘩汤已经售罄,她也不挑,点了份海鲜粉汤。


  店铺很小,人满为患,只剩门口临时搭建的一套折叠桌椅,还坐着一个和弄月差不多大的女人,看着还要赶去上班,吃得汗流浃背,囫囵一通吞。


  弄月没带保温桶,也不想用塑料盒打包,便问了一声:“我可以坐这里吗?”


  “嗯?”女人抹掉人中上冒出来的汗,“坐吧坐吧,我也快吃完了。”


  弄月说了声谢谢,坐下后就开始擦桌上的油腻。等她擦完,粉汤上桌,对面的女人也在准备付钱走人了。


  粉汤刚盛出锅,热气腾腾,弄月不怕烫,吹了两口就往嘴里塞了一筷子的粉条。吃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盒饭,这会儿她像饿狠了的狼崽,埋头苦吃,甚至对面换了个人,也没有时间去看。


  “老板,给我来一份和她一样的粉汤。”


  对面话声未落,弄月便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她抬起涨得通红的脸,眼里还闪着泪花,见到来人更是想掀桌走人。


  始作俑者叶燃却是从容不迫地递给她一张纸,“你看你,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弄月觉得自己从来就没认识过叶燃。


  以前她花在他身上的热情永远都用不完。嘘寒问暖、温柔体贴样样不落,在他忙的时候还会害怕打扰到他而不敢主动联系,等后面憋了几天忍不住了打电话给他,才知道,哦,原来他早就忙完了。他那么冷淡,她不是没闹过脾气的,但就算闹,也绝对不会超过三天,因为她怕日子一长,他会忘了自己。


  现在呢?


  她要重新开始新生活,不想再回到过去了,他倒一反常态地换了张脸。做编程的人,工作分明是忙的,却在上班高峰期出现在了她的对面。再结合这段时间发生过的事情,哪样不让人惊讶?被嫖了不仅没生气还玩守株待兔,是她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叶燃,你到底想怎样?”


  “你还看不出来吗?”


  即使坐在拥挤逼仄的小店门口,面前是一张油腻的折叠桌,桌面还放着一份没来得及收拾的残羹,油星点点,叶燃也依然一副矜贵的翩翩公子模样。他的气场一向强大,外观条件优越在他这里不过是件随口一提的加分项罢了。


  可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他曾经落魄到要去给她当家教来赚取生活费呢?


  对于叶燃的反问,弄月心里是有答案的,但她并不想去承认。诚然她所说的,叶燃变了,她也变了。曾经便磨合不来闹得不愉快,更不要说至今彼此完全陌生的僵局,何必?


  见她不说话,叶燃索性开门见山,一板一眼道:“江弄月,我在追求你。”


  弄月:“……”


  抛开名字,这样的话,她也对叶燃说过。


  就在叶燃给她上了三堂课之后。


  她从小就胆大直接,不会拐弯抹角,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但不是什么她都乐意表态,一般反应皆是平平,宠辱不惊,好像什么都看不上眼,就跟缺了根筋似的。为这个,江旻不止一次评价她是人小鬼大。


  除了叶燃。


  她对叶燃一见钟情。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过分。


  那天刚做完一套数学题,一共六道大题,她对了三道,错了三道。都是讲过的题型,叶燃评分完后一点也没生气,平静地摊平卷子就开始讲题,开篇还不忘夸她做对的那三道题,说她聪慧,只是有点马虎,再细心一点就好了。


  弄月就是在这个情况下脱口而出的。


  因为叶燃太温柔了。


  怎么能有人把冷硬和柔软交揉得那么淋漓尽致呢?


  于是她说:“叶燃。我喜欢你。我要追你。”


  当时叶燃是怎么回应的来着?


  年代有些久远,弄月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叶燃估计是听多了这样的话,对她的告白表现得很是冷淡,眼珠子都没动两下。


  “谢谢,但请不要影响学习。”


  弄月乐了。


  如果叶燃的回复是绝对的拒绝,那她是绝对不会整出后续的死缠烂打的。


  因为在她眼里,除非是绝对否定,其他的答案在她这里都是肯定。


  时光荏苒,世事变迁,如今连告白的人都换了个个。


  弄月有气无力地看向叶燃,没有搭理也没有回应:“叶燃,我现在只想好好地吃完这份粉汤。”


  刚告完白,又被人忽视,叶燃的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和狼狈,他莞尔,笑得浅淡又刚好:“你慢慢吃,小心烫。”说完,还贴心地推了推他特地买来的豆浆。


  看包装弄月就知道,豆浆是西大那边有名的宋婆婆家的,离这里可不近。


  不设防地计算起他得多早出门才能买完豆浆又出现在这里,弄月蹙眉,选择忽略不计,只当没看见,不想再和他废话,继续吃她的粉汤。


  只是被人这么看着,她有些食不下咽。


  “……你能不能别看我?”


  赶在叶燃点的粉汤送过来,他道谢,慢条斯理地取出一次性筷子摩擦毛屑,“你别吃太急我就不看你,到时候烫破皮,喝水又该难受。”


  弄月拇指一紧,特别想大声质问他一句——能不能不要搞得好像分手之前他有多么深情行不行?


  他明明……从来就没有对她上过心。

 弄月胃口好的时候,是连汤底都要喝干净的。


  可这会儿叶燃在,吃完粉汤后她快速地擦了擦嘴,一声招呼不打,起身就走。


  “弄弄。”


  叶燃本意是弄月,东西上来也没吃几口,见人走了,想也不想便提腿跟上,他腿长,几步拉住弄月,“刚吃饱,走那么快,不好。”


  他说得一本正经,弄月却是一脸荒谬地看着他,“叶燃,你疯了吗?”


  这样的关怀一点都不适合出自他之口好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