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贝几天没做湿成这一样*祖女三代共侍一夫小说

更新时间:2020-12-29 16:01:24

晚上会有当红流量小生开演唱会,表演的台子也在沙滩中央搭建完毕,巨大的显示屏上映着欢迎的标语,工作人员也在做着最后的调试,还没开始就已经有很多人围观了。

易丹也想去凑凑热闹,拉上黎茵跑到程铮跟前打了声招呼就直往那边过去,他和赵书铭默契的点了头表示待在原地等他们,两个人并肩站着,直到女孩们的身影混在人群中才收回了目光。

风声阵阵,带起裤角猎猎作响,程铮和赵书铭都是一身的深邃,加上高挑结实的身形与出众的样貌,引得不少人频频看向他们这里。

男人之间是无声的沉默,直到赵书铭沉沉开口:“我不会放弃黎茵的”。他转过身直视程铮,“反正已经追了4年,不在乎再来一个”。

 文学

程铮算是蒙了头,一脸疑惑:“我对黎小姐没有心思”。

这下轮到赵书铭诧异:“没有为什么带她来海边,还让她穿比基尼给你看?”

“什么比基尼,”老男人听得脸直热,“我只是邀请……”话说到一半又断了,像是想到什么脸瞥向一旁连忙咳嗽了几声。

“邀请…”赵书铭不解,细想一下后豁然顿悟:“是…易丹?”

程铮一听到这名脸色就涨的爆红,左顾右盼不敢看着他,好半响才“嗯”一声。

“真是不好意思,”赵书铭闻言低头向他道歉,“我以为你是在追求黎茵,因为你们之前不是在一起相过亲吗?”

程铮连连摆手:“没事,相亲跟黎茵小姐也没有见成面,嗯…我也把你认为是…易丹的…谁了”。

误会一揭开两人就冰释前嫌,男人们自然而然熟络聊起天,赵书铭告诉程铮自己在篮球队的麻烦事,程铮也简单讲了自己之前的从军经历。

一个毫不夸张的赞叹,另一个同样谦虚的接受了。

他们还在说着话,就听到易丹的声音传过来:“你们在商业互吹什么呢?”

女孩穿着无袖背心,套上热裤清爽的踩在沙地上,她拉着优雅吊带长裙在身的黎茵,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没有没有”。两人各自把头摆向一边慌张否认,窘迫的像做坏事害怕被抓包的小屁孩。

易丹狐疑,怎么一会的功夫他们的关系突飞猛进了,不会……真是那样吧?

赵书铭看着易丹身后望着碧海的黎茵,快速转移话题:“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演唱会那边不好玩吗?”

“什么呀,”易丹牵着黎茵的手晃了晃,满腹失望,“人太多了挤不进去,看样子晚上就更不能去看了”。

“不过,”女孩倏地话锋一转,笑眯眯地对程铮说:“程铮哥哥,你说过会陪我打排球的,我们现在过去玩呀?”

那声哥哥叫的又嗲又甜,无端让他想起那夜她喊自己叔叔的模样,男人眼眸微微深沉,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抖动:“嗯,好”。

易丹眉开眼笑,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排球网:“那我们现在就过去”。

她拉着黎茵又对着赵书铭说:“赵书铭和茵茵就给我们加油吧”。

赵书铭点点头,紧跟她们身后朝着打球的地方走去,期间他一直看着黎茵,不过穿着长裙的姑娘只是在眼神交汇的时候瞪了他一下,然后立刻扭头把他当做空气。

赵书铭自嘲的想,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至少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她面前,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了。

排球沙地坐上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场地的中央也有一对像是情侣在网的两侧相互垫球练习,显然是在等其他的对手了。

小年轻看到易丹一行人过来时起身相迎:“你们好,欢迎来到情侣沙滩排球”。他伸手指了指倚网树立的高牌匾,“这上面是比赛的一些相关规则,不太熟悉可以在看一看,这只是休闲的小活动,所以请注意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哦”。

他的视线在四人中流转:“不知是那两位参加或是先来呢?”

易丹波澜不惊:“我”。在拍了拍一边的程铮,“还有我男朋友”。

“男朋友”三个字无疑给了程铮一剂猛料,他本欲上前的步子一空,差点摔了过去,男人泛红的脸抬起,不好意思地冲小年轻点点头:“不好意思”。

小年轻也懂,弯腰作揖:“那二位里面请”。

易丹已经先去和另一对在场玩球的打起了招呼,在一半区做着准备活动,她看程铮慢慢吞吞的还在墨迹,压着腿喊道:“男朋友你快点啊”。

程铮又是一激灵,幽怨地朝易丹看了看。

黎茵找了个小凳坐下,她对那小伙子说:“一定要是情侣吗?你也不好分辨到底是不是吧?”

男人微笑:“只是个叫法,没那么死板,开心开心嘛”。

他看着两组已经跃跃欲试整装待发,站到牌匾前,吹了声挂在脖子上的口哨:“我就很荣幸充当各位的裁判了,记住只是沙滩上的趣味活动,不要伤着自己”。

“既然都已经站好,那比赛就正式开始”。他挥手由那一对情侣指向易丹那边,提醒道:“就从你们这边发球”。

易丹站在网前,充当二传,她的个子小巧,步伐灵活,在T 大校队中就担任自由人的位置,接球接的稳,准,作用很大。

但她传球其实也并不会差多少,毕竟随队训练是要多方位的,扣传垫都有涉及。

上场前她和程铮打了招呼,知道定的高度是多少,现在眼睛盯住对面发球手,信心十足。

双方差距在来回的过程中可以体现出来,情侣二人不似易丹和程铮那么专业,打的过程中一直被压制着,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几个回合下来,分数拉的比较大。

中场休息黎茵端着果汁走过来在易丹耳边嘀咕:“你们打得也太凶了,好歹让让人家啊,友谊第一要牢记啊!”

易丹灌了口水摇摇头:“我有什么办法,鬼知道程铮为什么打的那么猛,发球都来跳发,根本不给机会啊。我中间故意给低了一点,他还能抽过去,太凶了”。

而且程铮每次跳跃的时候,她都能看到他腹部汹汹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短衣扬起的那一瞬美景实在叫她不忍心错过,看得小脸也红扑扑的。

稍作休息后,他们又回到场上去,程铮走到她面前,也不看她,眼睛瞟的围观的那侧,低声问她:“我打的…怎么样?”

易丹一愣,他说话的音调低哑又性感,撩人撩到飞起:“唔…很、很好啊”。

她低着头,上方是男人颀长的身体,属于程铮的气息缠着绕着围在她周围,没有汗臭,带着一股子清爽。

“嗯”。程铮点点头,眉色溢着不经意的小骄傲,重新站好位。

目睹全程的黎茵:“我去,程铮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她把额前一缕发丝拨至耳后,啧啧称赞,“看来攻略下易丹指日可待”。

坐在她后面的赵书铭:“……”怎么就厉害?我怎么看不出来?再厉害由我追了四年的韧劲强么?

接下来的对抗毫无悬念,很快就来到易丹他们的赛点,就在易丹传出最后一个球等着结束比赛时,在她站起的过程中突然闪了一下膝盖,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方倾倒,眼见着就要撞在沙地上。

“啊!”她小叫一声,闭眼触碰的却不是硌人的地面,而换成一具火热结实的躯体。

那是程铮在最后关头扑倒地面去接了她一下。

“易丹,你没事吧?”她听到黎茵和其他人的声音,但感受到的却是身体相触时的酥麻,她全身都压在程铮身上,男人紊乱的鼻息喷出的热气打在她的耳边,两人胸膛相抵,大腿夹靠,每一方的感官都被放到最大。

“你…你,没事吧?”程铮结巴地对怀里的女孩说道,被压住不是最难受的,胸前两团软绵的挤压让他有些情不自禁,随着易丹起身的摩擦给他的下身又是一阵刺激。

“没…没事”。易丹害羞着挣扎起身,程铮扶着自己的肩膀,她撑在他的胸膛,然后难以抑制地……揉了一把。

触感真爽,易丹想,然后视线与他一撞。

两人:“……”

啊不是啊,你听我解释!易丹在心里咆哮,卧槽我怎么就摸上去了!程铮不是这样的啊!

她话还没说出口,赶来的黎茵迅速把她捞起来:“你一直爬人身上干嘛呢?脚没事吗?程铮也没事吧?”

赵书铭同样也把程铮扶起,他的手放在胸前易丹揉的位置,不敢看她们:“我…很好,不用担心”。

“呼,没事就行,”靠着柱子的小哥松了口气,“都说了要轻松点,不用拼个你死我活的嘛,这是我第一天当值,还好没有意外,不然奖金都泡汤了”。

众人:“……”喂喂喂,小哥哥,你重点错了吧,你这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吗?

中午,海餐厅。

排球场那点无伤大雅的小事早已被抛在脑后,易丹大口吃着螃蟹,絮絮叨叨说着下午的计划。

“所以,要不要我们去冲浪?我看好多人都带着冲浪板在水滩,听说会有专门教练带着一起,你们有没有很心动?”

除了程铮点了点头,黎茵和赵书铭都是面无表情。

“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嘛,”黎茵瘫坐在凳子上,右手无力地举起筷子,“打完排球以后你是失忆了?我们逛了水上乐园,转了附近的古巷小吃街,还和一群小屁孩堆了一大群城堡,下午还要冲浪?你可饶了我吧”。

“上午最后陪她打球了,我们俩上的”。赵书铭补充。

易丹不以为意:“生命在于运动,我们应该更热爱生活才对”。

“你可闭嘴吧,这是一个死宅该有的台词吗?不好意思,我单方面宣布移除你宅女身份”。

决定无果,不管易丹怎么求她,黎茵都一副“我已死,请烧纸”的态度,还假惺惺把包里装的《时间简史》拿出来,准备修身养心,不为所动。

黎茵不参与,赵书铭自然也跟着退出,只剩下程铮面色从容地剥壳喝汤,解决掉一个螃蟹后,拿纸抿了一下嘴巴,好半响,他吐了口气:“下午…去游泳吧”。

酒店的专用游泳池按理是并不会在下午的时间开放,整个空旷的大厅周围门窗紧闭,贴着“禁止通行”的指示牌安放于门口,柜台处也只孤零零留下几株插在瓶中的假百合。

程铮带着易丹走过暗门,畅通无阻来到更衣室前。

“不用担心,只不过是动用了一点我的权限,不会碍什么事”。

易丹了然,大佬毕竟就是大佬,她也没多想,拿着袋子就跑进女更衣室中。

其余的两人没有意外躺在酒店的软床上休息,下午是程铮教她游泳,易丹爱玩水,但仅仅限于“玩”,程铮说出那句话后,她立刻羞愧表示自己不会,男人也只是微愣,换了个教她游泳的说法。

“啪!”自控灯在她走进的瞬间打开,亮起一室奢华,室内最深处悬挂深色长帘,易丹走近捻住一角,轻轻掀开。

海滩景色就呈现在她眼前,白沙蔓延向远,海潮追逐云朵拍打在滩面,沙滩上人都变成了小小的黑点,密密麻麻,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

景致壮丽直击人心,能住上五星级酒店抬头见海,也是多亏了程铮呢。

她换好衣服就进入游泳池馆,正正方方的大水池横卧中央,墙壁上的灯光照亮,光芒透过池水反射晶莹的闪烁,游泳池一侧是休息区,安置几把座椅,另一侧是透明的毛玻璃窗户,下午炽热的太阳光被模糊地看不清晰,打进来与白炽灯的光芒交相辉映,有种魔幻的感觉。

易丹裹着浴巾走到一个椅子边,放下白毛巾开始做起了准备活动。

机器嗡嗡作响的声音在无人的室内听得极为清楚,管理人员已经在程铮的安排下打开了泳池的开关,虽然只有两个,可是毕竟是大佬的命令,不敢疏忽,尽职尽责还是要有。

易丹正弯腰拉练着腿部的肌肉,女孩系着粉色连体的衣服使得身材的窈窕也更加显眼。身上都是白瓷色,细细嫩嫩,但胸前的饱胀和后臀的挺翘盖不住,屁股随着腿部的伸出变换着美丽的形状,随着全身上下起伏运动。

她站起身再舒展手臂,向后仰几下,从入口处就看到程铮进来了。

男人手里带着几块塑料泡沫板,头顶着泳帽泳镜大步走过来,他身上的肌肉凸起,八块腹肌赤裸裸暴露出来,长腿宽肩细腰,整个人却极为紧实强壮,孔武有力。

通身古铜色,在喷张的胸肌上有着一处明显的伤痕,走动过程中,厚实大腿中被紧身裤包裹的鼓起也一动一动的,勾勒出的尺寸本就异于常人,现在还像有了生命一般。

易丹看得脸热,她好想扑上去摸一摸,程铮的身材可以说满足了她全部幻想,只可惜现在只能远观不可近玩。

她停止练习的动作,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腕脚腕。

女孩的动作在程铮眼中就是无端的诱惑了,纤腰细腿,白嫩软甜,他知道易丹于他的吸引力有多大,每次只要她出现在自己眼前,心脏都不受控制跳的飞快,春梦中的场景也阵阵袭来,脑海中涌现的都是两人赤身缠绵的景色。

程铮撇过身不看她,伸手递出海绵板:“这是马上下水要用的,戴在身上可以让你飘起来”。

“谢谢啦”。易丹接过,拎住绳子在小蛮腰处比划比划,“我们马上是要怎么学呢?我都没有什么基础啊……”她每次下水只敢套上游泳圈在水里胡乱扑腾,手臂和腿乱动着搅水玩,水花飞溅,直往人脸上滴去了,再尝受到这种折磨后,原来和她经常一起游泳的都纷纷拒绝,表示陪谁划水也在不和易丹一起。

易丹无奈,自己又懒得报培训班,旱鸭子的属性就维持到现在了。

程铮看着她的小动作说:“现在还不用,今天就教你最简单的蛙泳,练习的动作是在岸上,下水了再穿”。

“好!”易丹丢下摞摞泡沫,见男人走到一旁的空椅子也跟了过去,她看程铮把他的毛巾也铺在表面,整个人完全趴在上面,手臂伸直并拢,两条精壮的大腿微张,声音闷闷的传过来。

“只有一会的时间也不够学完整了,把腿部动作和换气的掌握就行了,我先示范一遍”。

程铮教的过程中是心无旁骛,彻底静下来,专心致志传授着动作要领,害怕女孩不明白,一个动作维持很长时间。

易丹蹲在他旁边不时晃着小脑袋,看着他的腿是如何发力,啧啧赞叹:“程铮哥哥你懂的真多”。

那称呼再一出来,程铮腿上的动作忽的一卡,整个人僵硬地不知所措。

易丹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站起来就开始往男人腿上揩油:“怎么了怎么了,程铮你不会抽筋了吧?”

程铮:“……”

“嗯…对…就是这个样子……”男人的声音丝丝颤抖,眼神飘忽,不敢往椅上躺着做动作的小人望去,他带着茧子的大手握着纤纤玉足,整个身子是半蹲在一侧,从另一个方向看过去,像是压在身上一样。

“一定到这个样子吗?好难受……”易丹一手撑住椅子,苦皱眉头,时不时向程铮望去。

蛙泳最主要就是蹬脚的脚型,那一瞬间脚是要向外撑张平行的,她这个动作一直做不好,程铮就用手帮助她形成短期的肌肉记忆。

可这一帮倒又把男人心里的感觉勾了出来,指腹不经意会摩挲软软滑滑的脚背,自己紧张的手冒汗,女孩的小脚倒是冰冰凉凉,而且他蹲在一边,正前方就是圆鼓的大屁股,在他矫正过程中会左扭一下,右摆一下,时间一长脚踝被掰的酸疼时那肉瓣的主人还会撅起来放松放松。

程铮胸膛被磨的剧烈起伏,克制住不去盯着那处香软,但鼻息间却充斥着无法挥散的若有若无的香气,芬芳吸入,下腹就是一阵紧绷,尴尬的进退两难。

好半响终于熬到休息的时间,男人浑身上下已经淌满了汗,粗粗地喘着气。

易丹也是汗涔涔的,脚掌处似乎还留着不属于自己的温热,她伸手按揉抚摸自己酸胀的脚趾,整个人侧躺在浴巾恢复元气。

“天哪,只是练个姿势就累成这样,呜呜呜,还是宅在家里舒服”。

“这是你刚开始,时间长了就好了”。程铮用手抹了额前的一把汗,走到自己座位处拿起毛巾擦拭着身子,拧开事先备好的矿泉水,猛灌了几口。

易丹看着他的疲态,很是不解:“不对啊程大哥,我练腿累的够呛就行了,你不就是帮我按住脚,怎么也直喘气?”

程铮一口水直接喷出来,剧烈地咳嗽。易丹见状吓得从椅子上跳起,跑过去在他的背上轻拍,她看着男人呛得涨红的脸,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难道刚刚的表述有歧义,被误会了?

程铮摆了摆手示意她停下,一本正经的给自己找说辞:“我只是…精神太集中了,不碍什么事”。

易丹半信半疑,也不好再问什么,看他气息渐稳,又兴冲冲地说:“练完这个是不是该练那个换气了?要下水了吗?”

程铮点点头,指了指女孩放在一旁的泡沫板:“把那个戴上,我们就可以下水了”。

话音刚落,易丹就蹿过去在腰间系上几片薄板,绑完后又在男人的帮助下左右手臂也栓上一片,她走到下水的台阶处,背过去扶着栏杆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往下走,程铮在前面护着她以免摔倒。

在下肢进入水中的那一刻,易丹被冰的全身哆嗦了一下,她忍受冷意直到整个身子都浸泡进去后,蜷在角落抱住自己,还是凉的难受,更别说胸口还有水压逼迫着。

“嘶,怎么会这么冷啊”。水温应该开了才对,下水冻的根本不想在游了。

程铮把自己的泳帽捁好,坐到池边示意易丹过来:“冷是一会的,马上你游动几下就不冷了。在水里是要动的,你泡在那里一直静止又会重新凉起来”。

易丹恍然,记得她之前在水中乱动的折腾法,也是进水的那一下冰凉,然后估计就在她搅屎棍的操作下沸腾的热了起来。

她进的是潜水区,扶着池壁几步就到程铮的旁边,男人把她的帽子挪正,眼镜在动了动,给她的两只耳朵塞入了耳塞。

看着她都装备好,程铮也“噗通”一声滑进泳池里,他来回游了一会,自由泳的姿势优美流畅,从左到右,在翻身返回,头抬起的时候冲易丹喊道:“你也先适应适应”。

易丹看他潇洒自如的样子着实羡慕,腰上手臂处有阻碍,她也不能撒泼似的游,想要甩腿发力却沉在水底漂不起来,连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身体浮浮沉沉,游不得半点距离,天哪,游个泳这么难得吗,易丹再看向已经跑到深水区的程铮,她怎么不能浮起来,自己不是还有泡沫板吗?难道是太胖了?不能吧,她体重也不过百,那么小只的一个人,居然还不能飞?!

女孩气呼呼的瞪着游回来的程铮,臭男人,一下水就只顾自己玩的嗨,根本不管自己徒弟的感受了,差评!

程铮其实一直留意着易丹,他看着小人生动的表情无声笑了下,小姑娘真是可爱,眼睛睁得还那么大,在水里像旋转木马般上上下下,活泼娇憨的不行。

他慢悠悠地游到易丹身边,顶着杀气腾腾的目光自然牵起她的手掌,说:“想飘起来首先要学会放松,身上的肌肉都不要紧绷,慢慢就浮起来了”。

“那你不早点说!”易丹虽然嘴上埋怨,但身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漏按着男人的要求来,被大手牵着心里涌上无名的依赖和平静,下一秒就感觉全身慢慢被一股力量抬起,直到背部接触到水面。

耳畔接着传来男人的声音:“再试试在岸上学的蛙泳的动作”。

轻浮的双腿重复着的程铮反反复复叮嘱的姿势,脚掌勾,大腿蜷缩,在用力甩出去,“哗啦”一声,动作完成,客克服阻力带起的涟漪往两边拨动向远。

易丹就这么一下两下进行练习,在水里没有岸上那么轻松,水流的障碍难度远比没什么压力的岸上活动要难,同时耗费的体力也是岸上的几倍,她滑着滑着就感觉大腿没了力气,渐渐又耷拉降至池底了。

“程铮,我没劲了”。女孩睁着漂亮的瞳眸透过泳镜可怜兮兮看着他。

夜晚的街边是极其的热闹,一家火锅店内,座位都坐满了人,人声鼎沸,香气四溢。

从玻璃窗向外面看过去,黑漆漆的天空上时不时晃过色彩斑斓的灯光,震天的声响远远的从演唱会的台子那处传过来,有时爆发人群的咆哮,还能依稀听到歌声。

易丹四个人围着一个桌子,摆在正中间的火炉映的通红发亮,上面的鸳鸯锅里红白底料的汤水被烤的咕噜咕噜泛着泡,色泽鲜美的蔬菜熟肉翻过来赴过去,腾腾地冒着热气。

小店倒饰的古色古香,房檐梁架上都挂上了应喜的红灯笼,摆来摆去,木梁上面还缠绕着藤蔓条,整的像是一处充满乡土气息的人家。

黎茵夹起一块肉在锅里涮涮,看着一旁正大快朵颐的丹同学,弯腰低着脑袋凑过身去:“我说,你们下午游泳都干了啥?怎么程铮一脸便秘的表情?你不会揍他了吧?他可是我们这次活动的大金主啊”。

易丹吃着牛肉烫嘴嗷嗷叫着,吞下去还跐溜吞咽口水,听到黎茵问她,摇摇筷子不以为意:“没什么大事,后果在可控制范围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