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学长,你的好大我含不住了*不带套玩别人的新娘

更新时间:2020-12-29 16:32:42

程雪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老汉的脸完全捂在了上面,都快喘不过气来了。程雪不断的耸伥动着自己的隐私伥处,在他的嘴巴上磨来擦去,他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呼哧呼哧的水花声中,她雪白的肌肤都泛起了一层红光,啊啊的叫唤几声,浑身都哆嗦了起来,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缓慢的朝着天空飞去。


李老汉暗自叫苦,因为一股水花全都喷洒在了他脸上。接二连三之后,她才毫无力气的瘫伥软在了床伥上。长发散乱的披散在脸颊上,湿伥润的眼眸分外迷离。


这一回,连李老汉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媳妇当年也没这么大反应啊。倒是叫的特别欢畅。


起身抹了把脸,瞧着瘫伥软在床伥上的程雪,李老汉格外有一种成就感。虽然自己也难受着,却并不打算再胡伥作伥非伥为。


 文学

“程雪,李叔没骗你吧。你是真的病的很严重。这阴毒水可弄了我一脸呢。”李老汉呵呵笑着:“李叔回去拿点东西,还得帮你处理一下。”


程雪无力的闭合了一下眼眸,痛快的感觉慢慢回落下去后,恐惧便生上了心头。虽然很舒服,但喷伥出来的水花,却让她感到了害怕。刚才李老汉想占有她的话,她是绝对没有力气反伥抗的,难道他真的没有骗自己?


男人得到满足后会流伥出东西来,她是知道的。女人也会流伥出东西来,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婶子,我可以出来了吗?”柜门打开一条缝,李大娃幽幽的询问飘了出来。


程雪紧张的朝房门口望了一眼,赶紧过去把柜门关上:“你伥爷爷等下还要过来,你再呆一会儿。”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程雪赶紧坐了回去。


李老汉拿着一个小药瓶回来,让她坐到沙发上,把长伥腿放在扶手上,尽可能多的把自己的隐私伥处露伥出来。


这样的姿伥势,让她想到生孩子的时候。凡事有了几次,也就不会觉得害羞了。程雪大大方方的摆好了姿伥势。不过一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自己的隐私伥处分别被李大娃和李老汉都碰过了,还是有些赧色。


“我这药别处可买不到,擦一擦对你很有好处的。”李老汉凑上去,用手拨了拨,水嫩充伥血的花瓣,馋的他不断咽口水。恨不得一直这么瞧下去才好。


“哦。”棉棒碰伥触到红豆时,她发出了一声娇伥喘,虽然才刚刚得到了极致的享受,但被这么一碰,心里的渴望又一次漂浮了起来。


李老汉像模像样的擦了擦,索性坐在了地上:“别动啊,得让药水干了才行。”


“李叔,得治疗多久才会来那个呀?”程雪觉得下面凉飕飕的,还被一个老男人直勾勾的盯着,可又不能让他把裤裆里的东西掏出来,放到自己身伥体里面去,好好的给自己慰藉一下,因此有些不安。


“看情况吧,至少也得半个月吧。”李老汉凑近了,用手拨伥开:“像一对蝴蝶翅膀似得,一直都长这样啊?”


“嗯。”程雪应了声。瞧见李老汉裤裆里膨伥胀的厉害,心里愈发难受。


李老汉拨伥弄了一手的水,裤裆里的东西都自己跳动了起来,恨不得就这样一边看着,一边自己解决一下需求。


他本来就打着坏主意,因此不会忘记适时的诱导:“程雪,这人可不能没有稳定的夫伥妻生活啊。时间长了都会生病。你一直这样下去,以后指不定出什么毛病呢。”


“李叔,那也没见你有什么毛病啊。”程雪笑道。


李老汉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借着她视线的局限,把手伸进了自己裤裆里:“谁说没有了,李叔的病也严重着呢。一二伥十伥年没个女人,下面那东西一到晚上就疼,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你是不知道李叔的苦啊。说白了,男人那东西也跟你这差不多,憋久了也就成了毒水。”


程雪顾自翻了个白眼,不管李老汉这话是不是在骗自己,她都不会让他得到自己的。


李老汉不敢把动静弄大了,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伸手上去就隔着衣服在她胸伥部上揉了两把:“这儿怎么样了,硬块怎么还变多了呢。”


“没有吧,上午我自己按过了。”程雪担心他忍不住又会对自己胡来,便把他手拿开了:“李叔,我几天都不觉得怎么涨了,下面好像干了,我得去洗一洗。”


李老汉见她要起身,赶紧把手抽伥出来跑了出去。


因为李大娃还在衣柜里,她就简单的洗了洗。回屋打开衣柜看见李大娃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怎么了?快出来吧。”


李大娃气呼呼的说:“婶子,你不让我看你下面,怎么让我爷爷看呢?”


见他都会吃醋了,程雪莞尔一笑,搭住他肩膀说:“你伥爷爷是在帮我治病呢,婶子刚才痛苦死了。”


“那以后还让我帮你不?”李大娃尝到了甜头,虽然他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但心里面就是想再和她那样做。


“当然了,婶子也还得帮你治疗呢。快回去吧,晚上你妹妹饿了,再抱过来。”程雪在他脸上吻了一下。v“在这儿啊。”毕竟是在别人家,李老汉多少有些心虚。


“没事,他起不了床。”周芳拉起他手,按在自己饱满的雪白上揉伥捏:“嗯……就算看见了也没什么嘛,你可是在帮我治病。”


柔伥软的碰伥触让李老汉心头一震,回过头来笑着说:“我是看看是什么时间了,药不能……。”


“行了,李神医,一会儿我骑车送你回去,不怕晚了。”周芳按住他双手,像是教伥导一般在自己雪白上揉来按去,魅惑的眼眸里流动着情伥欲的渴望:“能摸伥到硬块吗?”


“这样可摸不出来,得把衣服脱了。”李老汉故作为难。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幸伥运。


周芳转过身去:“那您帮我脱一下吧,我够不到后面的拉链。”


李老汉搓了搓手,满腹感慨,这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艳福啊。扯开拉链后,把鼻头凑了上去,使劲的嗅着光滑肌肤上撒发出来的淡淡体伥香:“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得闻一闻。”


“嘻嘻,嗯,您尽管闻就是了。”李老汉的呼吸倗伯在她背上,有些发伥痒。


李老汉不仅闻,还上手去摸,光滑的就像是刚刚出炉的嫩豆腐。可这离他的最终目的太远了,难受的还是下面。感受了片刻,他便伸手去接后面的挂扣。却笨拙的怎么都打不开。


周芳便自己扭开了,撤掉内以后,上半身就毫无遮掩的暴伥露在了李老汉的视线里。光洁的玉伥背,纤细的腰伥肢,就已经让李老汉把持不住了。


周芳用手捂住雪白的饱满,转过身来微微一笑:“李神医,会不会是长的太大了,就容易起硬块?”


“有这么个道理。”李老汉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比程雪的小了不少,但依然十分可观。用双手罩住了,依然能露伥出来一片雪白和深深的事业线。


“怪害羞的,我这里除了我丈夫,还没有别的男人看过呢。”周芳娇羞的说,她虽然也渴望得到慰藉,却不是一个像程雪一样单纯的女人。如果让李老汉太容易得到,自己就会沦为他的玩物。


李老汉看穿了她欲擒故纵的手段,可内心里的急切渴望,却让他顾不得那么多,把她手拉开:“我这可是再给你看病,在医生眼里,不管是什么人,任何地方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器官而已,快让李叔给你瞧瞧。”


周芳见自己棋逢对手,愈发觉得有伥意思了。高傲的挺伥起饱满的雪白。


李老汉撒开手,捏了捏,紧接着把手指并拢揪住了那两点艳红:“病的还不轻呢,不止是硬块,这要是不抓紧治疗,以后孩子都没奶吃。”


“那您就快帮我治治吧。”周芳心里也惦记着他那硕伥大的胯伥下之物,一个转身就坐到了他怀里:“您还是从后边帮我按吧,面对面的我不好意思。”


如此天衣无缝的配合,让李老汉喜出望外。也就顺手把她下面的裙摆往上扯开了,裤裆里的东西仰着头笔直的顶在了一片柔伥软上。


周芳再也伪装不下去了,把手撑在他腿上,来回的摩擦。湿漉的感觉越来越重。


李老汉在程雪身上已经体验过了这种暧昧式的亲伥密接伥触,对于继续发伥泄心中压抑的他来说,这不是享受,反倒成为了一种进退失据的煎熬。


“只按不行啊,得唑了唑,帮你把经脉给吸通了,你转过身来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