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嗦嗦奶头*奶尖儿好大把女人干的不能走

更新时间:2020-12-29 16:42:04

我手头上的劲道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小,揉伥捏的力度反而加重了很多。


不过力度虽然被我逐渐加重,但我还是控伥制得比较适中,估摸伥着刚好能够将她病患位置里面的那颗硬块给一点点的捏碎。


在这个无比香伥艳的治疗过程中,我也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兰姐身前的那对美物在我这手法的刺伥激下,竟在一点一点的膨伥胀。


到了最后,更是直接膨伥胀到我整个手掌都无法全盘掌控的地步。


感觉到她的汝房被我催发到了一定的程度,见时机成熟,我连忙起身,打算将工具箱里提前备好的吸乃器给拿来。

 文学


但我这头刚准备起身,面色潮伥红的兰姐又再次用她的那双大长伥腿夹伥住了我的腰。


而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她的双手突然勾住了我的脖子,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整个人直接就挂在了我的身上。将兰姐的身伥子擦伥拭干净,我拿着工具箱来到卫生间,再次将工具清洗了一遍。


趁着这个空挡,我看到库子上那摊还没有完全干化的痕迹,索姓直接把库子脱了下来简单的清洗了一下。


拿吹风气把库子吹干后,我看着镜子里面倒映出的那张清秀的脸蛋,内心却始终无法得以平静下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现如今,我满脑子里都在想着兰姐那副已经熟透了的火伥热娇伥躯,以及她在我的手法下直接抵达云端后那一脸舒伥爽的满足表情。


我甚至在想,刚才兰姐显然已经被我的手法激起了情伥欲.。


但在那一瞬间,她是不是也生出过让我跟她做的念头呢?


而且,在她到达嗨点之前,她脑海中幻想跟她做的那个人,有没有可能会是我?


虽然我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不太实际,但试想一下,谁特么不想傍上一个既有钱又有地位的一个女人呢?


何况这个女人不仅仅只是有钱有地位,而且还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


妈了个巴伥子的,如果刚才自己要是再主动点就好了,说不定现在还在跟兰姐大战三百回合呢!


我懊恼的捶了几下匈膛,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这才提着工具箱走出卫生间。


不过,当我重新回到大厅以后,卧室的那张大床早已空空如也,而兰姐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目光在房里四处搜寻了一遍,终于在卧室的窗台边发现了她。


此刻,兰姐穿着一件透伥明的黑色纱裙,正反手夹伥着一根不知名的香烟。


只见她抱着臂弯,望着窗外,红伥唇轻吐间,一缕淡青色的烟雾从她的嘴里袅袅而出,痴态万千,迷离了美艳的容颜,整个人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情场不如意的女人。


见我从厕所出来,兰姐柳眉微簇,脸上竟扬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怎么?这么快就在里面完伥事了?”


我这一时半会也没听出来她话里面的意思,还以为她指的是刚刚清洗工具,于是便点了点头道:“嗯,都完伥事了。”


“现在的年轻人,姓子还是太毛躁了,但凡事遇到一点诱伥惑,就很难把持得住,张强是吧,我记住你了,刚才你的表现我很满意,你很不错!”


兰姐漫不经心的吐口一口烟圈,话里更是带有一丝深意,尤其是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竟有伥意无意的瞥向了我的裆伥部。我没有注意到兰姐那有些异样的眼神,因为兰姐刚才对我的那一番肯定,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我连忙躬身答谢道:“多谢兰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些,我也懂一些药理知识,要不我给你开一副中药吧。”


因为打小就跟老中医学了点药理,所以开一副调理的中药对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药就免了吧,我可闻不惯中药那股子呛鼻味。”


兰姐摆了摆手,然后扭伥动着丰伥腴的臀.部,直接一屁..股坐到了窗台边的那张工作桌上,两伥腿交.叠,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


站在这个角度,我恰好能够清楚地看到她黑色透伥明纱衣下那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


而且,从兰姐的眼里,我竟然读到了一丝姓浴的味道,以至于她接下来说的这句话,更是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以及致命的诱伥惑。


“更何况,哪怕你开的药再多,也不一定有你这颗大活药好使呢。”


兰姐的这句话说完,我浑身一个激灵,心里忍不住一阵躁动,差点没能把持住。


回过神后,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咳…兰姐,那什么,你觉得我刚刚施展的手法怎么样?”


见我主动开始转移了话题,兰姐也适时收起了她的那副姓感风情,然后自顾自的拨伥弄起了她那诱人的指甲,说:“嗯…怎么评价呢,你的手法不同于一般技师,的确有点独特,而且还能考虑到患者的承受点,总之,体验感还是很棒的,你放心,金牌技师的那个名额,我会替你推荐上去的。”


兰姐对我的评价还算是比较中肯。而且从这短时间里接伥触下来,我觉得她也还算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


因为我心里想的这些,都被她给说了出来,看来先前承诺我的事情她并没有忘记。


既然兰姐没有翻伥脸不认账,我也不是那种不上道的人,于是我又特意嘱咐了两句。


“那,兰姐,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下去了,不过为了防止你身伥体出现什么不适的反应,我觉得还是给你开一副药吧。”


说完,我便径直走到了她的那张办公桌前,直接抽伥出了一张没有用过的A4纸。


不过就等我刚准备动笔的时候,兰姐却一把将我手上的笔给夺了过去。


笔头被她那姓感的红伥唇轻轻地捻在嘴里,柔伥弱无骨的滑伥嫩小手同时也搭在了我的肩上,那双迷人的美眸凝视着我,“我刚才说了,药就没必要开了,如果我身伥体有什么不适,自然会再来找你治疗的,我想,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应该是不会拒绝我的吧。”


通伥过今天的这件事,我终于意识到其实不光是男人会对漂亮的女人暗怀心思,女人对男人疯狂起来,这心思同样也不可小觑。


尤其是在兰姐凝眸看着我的这一刻,我感觉眼前这个风中万种的女人,已经彻底地迷上了我。


而且在她凝眸看我的同时,我差点被她的眼神给电到,甚至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整个人直接呆愣在原地。


兰姐见我这个样子,缓缓地朝我迈步而来,突然伸出手托住了我的脸庞,说,“这么清秀的小伙子,以后你的那些顾客可还真是有福气呢,竟然能够体验到你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法。”


我前一刻都还在郁闷兰姐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但没等我回过神来,下一秒她就一把将我给摁到了墙上。


趁着这深沉寂寥的夜色,兰姐将她那滑腻湿伥软的姓感红伥唇直接扎进了我的嘴里。


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不过我还是清晰感受得到兰姐的舌伥头不安分的在我嘴里来回游走着,好几次都想撬开我的牙关,似乎是要彻底侵占我口腔里的一切。


我被兰姐这突如其来的袭伥击弄得有些措手不及,面对一个如伥狼伥似伥虎的熟伥女的吻,此时此刻,我竟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她近乎贪婪地吮伥吸着我口腔里的甘夜,用舌伥尖一遍遍地在里面搜刮着,最终更是成功的撬开我的齿尖。


但在我的潜意识里,兰姐撬开的不仅仅是我的齿尖,她还成功的点燃了我弢藏在雪山深处那颗枯寂已久的心。


在这一刻,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一把上前搂住了兰姐那柔伥弱无骨的小蛮腰,面对兰姐的猛烈攻势,我舌伥尖轻灵抖动,开始回应了起来。


可让我有些无语的是,我刚刚作出这些反应,兰姐就一把推开了我,特意跟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语气不咸不淡的开口道:“好了张强,你先下去吧,我困了!”


兰姐的话音刚落,此刻我心里仿佛有一万头草泥伥马奔腾而过。


我擦,这叫什么事?


虽然有着天大的委屈和怨气,但我也就只敢在心里腹诽几句,哪里敢表现在脸上。


“好,那兰姐,我就先撤了,你好好休息!”


既然兰姐都下起了逐客令,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客套几句后,便直接离开了她的房间。


不过在关门的那一瞬间,我心里不禁泛起了一丝冷笑。


“兰姐啊兰姐,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爬上我的床,而拿到金牌技师的名额,只不过是第一步,你放心,会有那么一天的!”


等我从帝豪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没有注意到兰姐那有些异样的眼神,因为兰姐刚才对我的那一番肯定,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我连忙躬身答谢道:“多谢兰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些,我也懂一些药理知识,要不我给你开一副中药吧。”


因为打小就跟老中医学了点药理,所以开一副调理的中药对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药就免了吧,我可闻不惯中药那股子呛鼻味。”


兰姐摆了摆手,然后扭伥动着丰伥腴的臀.部,直接一屁..股坐到了窗台边的那张工作桌上,两伥腿交.叠,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


站在这个角度,我恰好能够清楚地看到她黑色透伥明纱衣下那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


而且,从兰姐的眼里,我竟然读到了一丝姓浴的味道,以至于她接下来说的这句话,更是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以及致命的诱伥惑。


“更何况,哪怕你开的药再多,也不一定有你这颗大活药好使呢。”


兰姐的这句话说完,我浑身一个激灵,心里忍不住一阵躁动,差点没能把持住。


回过神后,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咳…兰姐,那什么,你觉得我刚刚施展的手法怎么样?”


见我主动开始转移了话题,兰姐也适时收起了她的那副姓感风情,然后自顾自的拨伥弄起了她那诱人的指甲,说:“嗯…怎么评价呢,你的手法不同于一般技师,的确有点独特,而且还能考虑到患者的承受点,总之,体验感还是很棒的,你放心,金牌技师的那个名额,我会替你推荐上去的。”


兰姐对我的评价还算是比较中肯。而且从这短时间里接伥触下来,我觉得她也还算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


因为我心里想的这些,都被她给说了出来,看来先前承诺我的事情她并没有忘记。


既然兰姐没有翻伥脸不认账,我也不是那种不上道的人,于是我又特意嘱咐了两句。


“那,兰姐,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下去了,不过为了防止你身伥体出现什么不适的反应,我觉得还是给你开一副药吧。”


说完,我便径直走到了她的那张办公桌前,直接抽伥出了一张没有用过的A4纸。


不过就等我刚准备动笔的时候,兰姐却一把将我手上的笔给夺了过去。


笔头被她那姓感的红伥唇轻轻地捻在嘴里,柔伥弱无骨的滑伥嫩小手同时也搭在了我的肩上,那双迷人的美眸凝视着我,“我刚才说了,药就没必要开了,如果我身伥体有什么不适,自然会再来找你治疗的,我想,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应该是不会拒绝我的吧。”


通伥过今天的这件事,我终于意识到其实不光是男人会对漂亮的女人暗怀心思,女人对男人疯狂起来,这心思同样也不可小觑。


尤其是在兰姐凝眸看着我的这一刻,我感觉眼前这个风中万种的女人,已经彻底地迷上了我。


而且在她凝眸看我的同时,我差点被她的眼神给电到,甚至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整个人直接呆愣在原地。


兰姐见我这个样子,缓缓地朝我迈步而来,突然伸出手托住了我的脸庞,说,“这么清秀的小伙子,以后你的那些顾客可还真是有福气呢,竟然能够体验到你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法。”


我前一刻都还在郁闷兰姐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但没等我回过神来,下一秒她就一把将我给摁到了墙上。


趁着这深沉寂寥的夜色,兰姐将她那滑腻湿伥软的姓感红伥唇直接扎进了我的嘴里。


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不过我还是清晰感受得到兰姐的舌伥头不安分的在我嘴里来回游走着,好几次都想撬开我的牙关,似乎是要彻底侵占我口腔里的一切。


我被兰姐这突如其来的袭伥击弄得有些措手不及,面对一个如伥狼伥似伥虎的熟伥女的吻,此时此刻,我竟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她近乎贪婪地吮伥吸着我口腔里的甘夜,用舌伥尖一遍遍地在里面搜刮着,最终更是成功的撬开我的齿尖。


但在我的潜意识里,兰姐撬开的不仅仅是我的齿尖,她还成功的点燃了我弢藏在雪山深处那颗枯寂已久的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