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同事在车里?我口述 吃饭的时候帮我弄

更新时间:2020-12-29 17:17:44

冯伟臣说,眼角露出笑意。因为晓芙完全不加掩饰的雀跃实在有点夸张。特地来找牛郎却离职了,不失望还特高兴,也太跳tone。

“那没事了,抱歉,打扰了!”

晓芙愉悦地说,然后拉着喜米转身离开。

“小姐,需要替您留言吗?”

晓芙停下。

虽然店经理的嗓音像乐器一样悦耳,晓芙却蹙起眉。她回头,“他不是离职了,还能留言?”

“还是会来店里的。”

 文学

听到说明,晓芙的笑容立马减了几成。

“我不留言,他应该不会再来这里了。”

晓芙看着店经理说,口气散发着某种宣誓味道。而她的确在宣誓。因为,她死也会阻止宋含再踏进这里一步。晓芙愉快拉着依依不舍的喜米走向门口,喜米却只顾回头对俏公关Ryan笑,看得Ryan噗哧笑出来。忽然,晓芙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转回头望着店经理,“请问,外面那辆红色Porsche是你的吗?”

“对。”

冯伟臣答,奇怪这个问题。

“谢谢!”

晓芙再度戴上满意笑容,离开,一副大获全胜的姿态。

嚣张啊!冯伟臣与俏公关面面相觑,一笑。不知道离开的女人在嚣张什么。

宋含离职了!

没有比这更振奋人心的消息,晓芙简直想大叫。

误打误撞跑的WR驿馆,却意外得知宋含离职消息让晓芙一改几天来的抑郁,心情大好。

“小芙姊,Oscar不在了,还有其他男公关啊!”

“怎么不多待久一点?”

“都进去了……”

喜米从走出WR驿馆开始,一路碎唸就没停过。

晓芙停下脚步,决定给喜米晓以大义。

“知道什么是男公关?”

“?”

“男公关是口袋够深,心脏够强才能碰的!而且这种用交易换的感情,经不起一丁点考验,所以赶紧收起妳那该死的绮丽幻想!”

喜米无辜地眨眨眼。

晓芙也不是故意要那样绝情地毁灭喜米花样少女的浪漫情愫。

只是放任喜米如此心花怒放实在太危险!即使像晓芙这样心如止水的女人,刚刚,不可否认,她还是被震摄住了—当那个年轻公关回眸一笑、店经理散发刚毅的男性费洛蒙时。

不堕落,对不起他们!

喜米这小女娃,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可是安逸的恋情只是生活,奔放的恋情才有生命啊。”

喜米忍不住说。她仍是个小女孩,还是充满她这年纪才有的爱情憧憬,她们不畏惧轰轰烈烈,只要爱而无憾,全身而退从来不是她们的选项。晓芙曾想过是不是不应该过份苛求他人做到自己以为的安全?

每个人对伤痛,认知都不一样。

而理性,根本无助于谈恋爱,晓芙很清楚。或许她就是太理性追求所谓的安全,感情状况才如此乏善可陈。

天堂待久了,也会想知道地狱长什么样。

晓芙可能也没自己想像中的爱安逸,只是更害怕受伤罢了。

牛郎店之行圆满落幕——了?

窸窣—窸窣—

这几天都是艷阳高照,照得人心干燥。

那天真应该留言才对。

晓芙坐在市中心一座运动公园旁,额头热出几滴汗,看着手机想。

宋含还是没有打过电话来。

他要我的电话,是要好玩的吧?晓芙有点后悔没留言给店经理,说不定现在就能找到他了。

今天在市中心办新品发布会活动,是业务部的方案。朱道允又赢了。现场请了网络红人当主持人,介绍公司新产品。业务部的人来了不少,行销部只有她和喜米来,晓芙的经理摆明不支持活动,硬是找藉口不加派人员支持。

必须承认其实现场活动效果还不错,结合一个在线游戏,过关即可拿优惠券折抵购公司新产品,某个程度上,开发了和以往不同的消费族群,这活动一发起就吸引网民注意,虽然才刚举行,但已能预见它的成功。

朱经理有今天地位,脸,只是附加价值。

“小芙姊,我过关了!”

喜米这几天,在业务部的教学下,也打起了游戏,看来终于打怪成功。

“妳的怪白打了,这折价券员工不能用。”

“什么嘛!我好不容易过了!”

晓芙和喜米坐在看台下方,一上午都忙着负责折价券兑换工作,现在中午时间,排队人笼好不容易才散去。活动中场休息,外卖送来饭盒,大家准备吃午饭。业务部的Jason朝她俩走来。

他贴心给了喜米和晓芙二杯消暑的冰珍珠奶茶,晓芙不得不佩服。一个部门可以从上到下德性都一致,拉拢手段高强,而那个Jason,另外又给了喜米一个信封,晓芙好奇瞅了瞅。

“是什么?”

“演唱会的票。”

赫!晓芙虽然不热衷流行音乐,但还是有看电视的,这男子天团演唱会的票很难买的,记得他们上次还因为歌迷粉丝买不到票怒告售票黑箱作业而上了新闻。

“他帮妳买到票了?”

“他送我了!”

天!业务部果然不同凡响,收买人心的手法简直了!看喜米欢天喜地的模样,这样的活动就算再来十个,她也会两肋插刀、义无反顾。喜米拿着门票,开心奔去向Jason答谢。

晓芙吸了口奶茶,几颗珍珠随着吸管溜进口中,虽然不屑业务部手段,但冰凉又甜滋滋的奶茶一入口,立马让人彻底软化。

“好喝吗?”

咳—

忽然扫来一个声音,晓芙呛住。

一颗珍珠停在喉咙不上不下,晓芙差点噎到,又咳了二声。

“没事吧?”

晓芙转望声音来源。

果然是他!

晓芙险些岔气涨红着脸,顺顺喉后才开口,“朱经理怎么忽然大驾光临?这种活动还用不到红牌经理出马吧?”

“来看进行情况。”

“非常顺利,您不用担心,可以回去了。”

“赶我?”

朱道允说,从口袋取出一条手帕。

晓芙摇摇头,没拿朱道允递来的手帕,只用手背擦擦嘴,“怎么会,是天气热,怕您中暑。”

晓芙阿谀奉承笑脸回。

窸窣—窸窣—

公园里大树上蝉鸣声不绝于耳,这是属夏天的声音,就像是夏日的专属配乐。

“需要担心中暑的是妳吧。”

朱道允收起手帕悠悠说。

“我?怎么会!”

晓芙答,吸一口珍珠奶茶。

“第一次看到妳,记得在T大礼堂?就见妳中暑昏倒了!”

晓芙差点第二次噎到,怔望朱经理。

忆起五年前。

晓芙刚到公司报到那天,天气很热,非常热。

当天的报到区,是间大学礼堂,那时公司正扩厂,直接与间接人员就招了二、三百人,大家到礼堂轮流做各项报到手续与入职前身体健康检查。礼堂中只有几座风扇,又挤满了人,非常酷热,然后,晓芙就昏倒了。

“你看见我昏倒?”

“嗯,我还帮忙把妳抱到桌上去。”

晓芙讶异极了。

那天醒来后,她是躺在一张长桌上,可怎么从来没有人告诉她这么重要的细节?

“你怎么都没说过?”

“这很重要吗?”

朱道允问。

嗯…是啊,对朱道允来说很重要吗?晓芙纠结的也不是他没说,而是……

业务部的Jason又跑来。

他和朱经理说了几句话,像是要确认什么数量型号的,然后二人离开。

看着朱经理背影。

朱道允这几年听说都在负责国外业务,年初才回国接掌业务部,所以,即使他和晓芙是同一天到公司报到,但这些年来二人并无任何交集。

朱经理似乎一直记得自己,无论是报到那天还是运动会那天。一个人一直都知道你,你却对他毫无记忆…

帮忙抱到桌上?

这句话才是真的令她纠结。

这段时间,她没事就偷偷骂朱道允,晓芙觉得自己也够忘恩负义了!

“小芙姊,朱经理回去了吗?这么快?”

喜米喜孜孜跑回来坐下问。

“他去业务部了。”

“朱经理特别来看妳的?”

“额?我有啥好看?是看活动。”

“小芙姊,妳太迟钝了吧?”

“什么?”

“妳难道感觉不出,朱经理对妳不一样吗?”

“哪不一样了?”

“全都不一样啊!”

“妳想多了。”

晓芙非常淡然的回答。全都是谎话。刚刚几秒,她已经在脑海里搜遍五年前的夏天,礼堂中,任何有关朱道允的记忆。

可是,一片空白。她对他全无印象。

或许如喜米说的,朱经理对自己可能、有点不一样。但那应该是业务习以为常的手法吧?跑业务的人都比较油嘴滑舌的,他们对谁都一样,不是真的对自己不一样。晓芙试着这样告诉自己。

而且,公司业务部的男人都是花花公子。

最后四个字,粗体黑字画底线。

喜米继续兴高采烈说着,话题好像从朱经理又转到Jason,咋咋呼呼的,晓芙也没认真听。

拿出手机。

依然没有他的讯息。

晓芙看着手机的空白画面,发呆。

活动到了下午更加热烈,忙得晓芙没时间多想。

假日活动支持,让晓芙今天获得补休一天。

才起床,就来了个快递小哥。

送来一个包裹。

上周末的下午,郑然容曾到晓芙的公寓。

那天,郑然容站在公寓前等晓芙下楼,地址是晓芙给他的,当他说想来见她时。等待空档,郑然容谨慎地检查自己装扮,虽然也就一件普通格子衫加牛仔裤。他手中还拿着一束花和一篮水果,不知道,可能会以为他是要去探望病人。

「给妳寄了几包德国的麦片,很营养可以当早餐吃。」

包裹里面还有一张纸条。

郑然容没想到是个相当养生的人,很重视健康饮食。那天到晓芙的公寓,他说那篮水果是有机栽种的,那束花是不是,就不得而知了。这和晓芙印象中的郑然容很不一样,她对他的认识还停留在小学三年级,他们那天聊天的内容也都是以前学校的事。

晓芙看看墙上时钟,他应该回家不久准备去睡觉了。郑然容这个月轮夜班,所以没很多时间和晓芙见面,但仍是抽出空档给晓芙寄东西,让晓芙挺感动。

「谢谢,麦片收到了,工作别太累。」

晓芙送出一则短信,字里行间感觉不冷也不热。这算有进展的节奏吗?晓芙实在不太确定,她的少少几次恋爱经验几乎都无疾而终,无法作为判断标准。

吃过郑然容的爱心麦片,晓芙打开音响,放了一片动感音乐CD,做起韵律有氧操,是和喜米一起参加的公司社团学的。不过动作她有些忘记了,因为她总三天捕鱼二天晒网。最近,她觉得腰间赘肉好像多了,不知是不是大龄女的共同症状。

说实话,肉也不是最近才长的,只是最近它们看以来比较碍眼。为什么碍眼?因为晓芙对朱经理的纠结莫名其妙又多了一项: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重?

五年前刚进公司的自己,好像挺胖的,五十二、三公斤?还是更重??

手机声划破晓芙的思绪。

是不明来电…

一般这种来电,不是推销买保险就是要你借钱。晓芙犹豫了会儿,才接起电话。

“早安。”

晓芙傻了半秒。

火速奔到隆隆音乐旁把音量转到最低,然后贴紧手机,“宋含?”

“嗯,听说妳去了店里。找我?”

晓芙庆幸刚刚没拒接电话。她很高兴宋含终于打电话给她,不过也有点不爽——果真又去了牛郎店。

“就去看看你工作的地方,结果听店经理说你离职了。”

“是离职了。经理告诉我有人找我,从他的形容,我想应该是妳。”

喔?不知店经理怎么形容她的?晓芙突然有些好奇。也意外店经理还真的会帮忙留言。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留言给宋含。他,会这样每一个都回覆吗?

感觉有些讨厌……

“在做什么?”

“刚做完韵律操。”

晓芙拿起毛巾擦擦汗回。

“不用上班?”

“不用,昨天做活动,今天补休。”

“你在哪?”

“我在…妳要来吗?”

宋含突然邀约,晓芙有点措手不及。

“嗯…今天没啥安排,去找你也行。”

“那就来吧!”

宋含的语调,好像从电话中都能看见他现在愉悦的表情。

“ok,给我地点吧!”

晓芙也挺开心。

“我等妳。”

这是二人认识那么久以来,第一次相约在向阳街十八号以外。

舍不得是薰衣草花园。

按照宋含给的地址,晓芙开着她的小汽车约莫四十多分钟,来到一个郊区的花园会馆。这里有一望无际的花海,种植着不同花卉,其中面积最大的是一片紫色薰衣草,浓色艷朵中央还有一座欧式三层建筑,白墙红瓦,美得让人误会身处在南法的普罗旺斯。

听说紫色是贵族的颜色,是源于古罗马帝国高贵人们衣着色彩而来。即使在中国它也是属于尊贵色,是王侯贵戚的专属色。紫,是红与蓝组成的,是可见光谱中,最边缘的色彩,它没有红色那么热情,也不像蓝色那样冰冷。就像宋含给人的感觉。

“过来这里!”

宋含说,站在一条人工小溪对面。

他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衬衫,相印于花海中向晓芙伸出手。晓芙将手交给宋含,他轻轻握住她,牵领她跨过小溪,这感觉,有些奇妙。

以前他们也曾去溪边玩耍,但,每每牵引宋含的,是她。

只是当时的手,没有这么大、这么温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