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女主各种姿势的纯肉*成王爷的小乳妓

更新时间:2020-12-29 17:26:49

白雪今年二十六岁,正是最有魅力的年纪,散发着让所有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少妇感。


娇躯接近一米二,七窍玲珑的身材让人挪不开眼。


平时美腿上裹着一对半透明的丝袜,俏丽的玉足包裹在高跟鞋中,两条腿白皙修长,走路的时候,臀部一扭一扭的,每次老陈都看着眼直。


白雪是老陈的女徒弟,几年前北漂时就在老陈的证券公司上班了。

 文学


毕竟北京租房困难,便让她跟男友小涛一起住进了老陈的二居室,这样上下班也方便。


老陈老伴去世的早,自己也才刚过五十,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龄。


老陈经常忍不住对白雪想入非非。可是白雪和老陈辈分有别,以至于老陈一直没有机会碰她。


直到那天周末,家里突然停电了。老陈从客户公司那边提前回来,刚刚回家,白雪就从后面抱住了老陈:“你咋才回来啊,人家都着急死了。”


白雪低吟着,一双雪白的玉手伸进了老陈怀里就忍不住乱摸了起来。她手滑滑的,非常软,摸在老陈的身上,不一会儿,老陈就满脑亢奋。


“今天该交公粮了,你别想偷懒!”白雪粗重的喘息着,迫不及待的把老陈裤子给脱了下来。


老陈知道,今天提前回来,白雪是把他当成小涛了。


老陈的体型和小涛本来就很像,再加上家里一片漆黑,白雪根本分辨不出来老陈的身份。


“怎么比以前大了这么多,人家喜欢死了。”白雪还没有意识到认错人了,一双玉手熟练的在来回游走。


老陈不敢回答她,害怕被她听出来,毕竟,老陈和小涛的声音是有些不一样的。白雪仍旧没有怀疑老陈,她见对方不说话,就不再问了。


“老公,咱们今天玩玩新花样呗?趁着我师傅还没回来,咱们在桌子上弄一次,好刺激的!”白雪扭动着腰肢,顺从的趴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老陈强忍住呼吸,朝她身后走了过去。


老陈的手一下握住了她的臀部,老陈用手抓了一下,白雪更是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娇嗔。


“哎呀,你坏死了,用这么大力气抓人家。”白雪脸色潮红的责怪道。


她喊的声音越大,老陈就越兴奋。手游走的速度就更快了。白雪低吟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房间内都是她的靡靡之音……


摸了几分钟后,感觉时机差不多了,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白雪透过玻璃微弱的反光,察觉到了不对劲。


“师傅!是您吗!您快停下!”“我是白雪!咱们不能乱来!”白雪认出来了老陈,惊慌失措的尖叫道。


苟且半天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师傅!白雪羞愧难当。


“不行!白雪,你委屈一次吧,师傅都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憋得难受!”


什么伦理,什么道德,早就被老陈抛之脑后。现在老陈只要往前一挺,就会到达西方极乐世界!


“呜呜呜!”“不要啊!”白雪已经绝望的哭了起来。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师傅给睡了

老陈正准备占有白雪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小涛回来了!老陈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提上了裤子。白雪也急忙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


门打开后,小涛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


小涛是位程序员,当初是老陈帮忙介绍到老陈朋友的一家大型网络公司上班,薪资丰厚,就是平时工作很忙,有时周末都得加加班。


这时,家里也来电了。


小涛打开了开关,屋内顿时亮了起来。


“雪儿,你哭了?”见白雪的双眼有些红肿,小涛担心道。


“没,没有。”白雪摇了摇头,神色慌张的钻进了卧室内。小涛没有多疑,跟在白雪身后走进了卧室内。


过了一会儿,三人就开始吃晚饭了。


经历了刚才的意外,白雪对老陈有些抵触,她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故意和老陈离的很远。


“雪儿,师傅,我要出差了。”晚饭吃到一半,小涛突然开了口。


“什么时候回来啊?”老陈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乐开了花,小涛走了,家里岂不只剩下自己和白雪两个人了。


“要一个月以后。”小涛回答道。


“能不去吗?”白雪明显有些紧张。


“不行啊,你也知道,因为有师傅的关系,老板很器重我,这次的出差,任务非常的艰巨,所以我一定要认真完成任务。”小涛的事业正处于关键的上升期,他对这次的出差非常重视。


“不吃了!”白雪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劲,她一转身,朝卧室走去。


“我也不吃了”老陈匆匆扒拉了几口饭,也回了卧室。


小涛一脸的茫然,“都怎么回事?难道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小涛一阵喃喃自语。


躺在了床上后,老陈怎么也睡不着,依旧满脑子都是白。


第二天起床后,小涛已经出差走了,家里只剩下了老陈和白雪两个人,白雪明显在故意抵触老陈,她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去上班了,故意减少和老陈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老陈很失望。


后面的几天都是如此,白雪一直躲着老陈,在公司碰面,老陈和她打招呼,她都爱理不理的,白雪这样对老陈,让老陈很是难受。


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白雪学人穿起了热裤,短短的热裤,只能到大腿根,两条雪白笔直修长的美腿完美的露了出来,每次看见她,老陈的眼睛都忍不住一阵放光,但白雪还是故意躲着老陈,老陈没有机会接触她。


不过老天爷还是眷顾老陈的,几天后,公司秘书突然打来电话,白雪低血糖昏迷了,让老陈去接她回家,老陈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接到电话后,老陈就暂时从客户那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公司,办公室的沙发上,白雪已经昏迷不醒,两条美玉一样的大长腿,笔直的横在了扶手上,引人垂涎

老陈看着她的大长腿,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之后老陈拒绝了公司员工们的帮忙,独自背着白雪回家。


公司离家很近,在回家的路上,老陈的手一直在白雪的臀上,不停的乱摸。


白雪虽然低血糖昏迷了,但不等于完全失去意识,她感觉出来了老陈在占她的便宜,只是她还在昏迷之中,根本说不出话来,任由老陈在她的玉体上乱摸。


玉腿上的肌肤,光滑,细腻,摸在上面比摸婴儿的脸蛋还要柔软,老陈暗暗赞叹,白雪真是人间极品,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长得这么好。


老陈摸的开心,白雪心里却在不停的骂娘,被师傅一直揩油,她快要气死了,她很想反抗,可是身体又动弹不了,只能趴在老陈的后背上,不停的翻白眼。


从公司到家,步行只有十分钟的路程,白雪以为回了家,老陈就能放过她了,可是,她错了,更猛烈的暴风雨还在等着她呢。


老陈把她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接着把她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将她那一双白皙、肌肤如牛奶般的美脚给抱在了怀里。


“白雪,你低血糖,按摩脚能帮你快速恢复血糖。”老陈的手在她的玉脚上面不停的来回揉搓。


她玉脚上的肌肤和大腿上的肌肤一样的细腻,握在手上,滑滑的,软软的,老陈抱着她的玉脚,一阵阵的心猿意马。


白雪已经睁开了眼睛,她愤怒的看着老陈,与此同时用眼神威胁老陈,让老陈放开她,可她越是这样,老陈就越兴奋,老陈就喜欢白雪的这对玉脚,她的这双小脚丫,老陈能抱在怀里玩一年。


“白雪,师傅给你好好按按,你的身子弱,按按促进血液循环。”老陈的手顺着她的玉脚,往上摸。


不一会儿,就摸在了她的小腿上,白雪的小腿曲线优美,没有一丝的赘肉,摸在上面完全是一种享受,正摸着摸着,白雪突然恢复了知觉,她抬起玉脚,一脚踢在了老陈的身上,老陈“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要脸!”被老陈摸了这么大半天,白雪气的满脸通红,把老陈踢倒后,她生气的走进了卧室内。


老陈看着她的背影,一阵不舍,自己还没摸够呢,怎么就走了呢!白雪回到了卧室,把她屋里的门给紧紧关上了。


老陈知道,自己的计划再次失败了。


老陈心灰意冷的回了房间,但躺在了床上,心里仍旧对白雪的那对玉脚流连忘返。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白雪对老陈愈加防备了,就连穿衣服都变得保守了起来,她再也不敢穿热裤了,每天都穿起来了牛仔裤,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可她不知道,她穿牛仔裤的样子同样迷人,那深紫色的牛仔裤,勒的紧绷绷的,她走路的时候,臀部一直不停的左摇右晃

老陈和白雪彻底陷入了冷战之中,白雪每天早出晚归,故意躲着老陈。


甚至出门之后,连卧室都会上锁,老陈已经一丁点接触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某天深夜,白雪却还没有回家,老陈不由得有些担心,一般到这个点,白雪再怎么加班都会回家,但今天,却一直不见踪影。


老陈放心不下她,下了楼,朝公司走去。来到了写字楼不远处的小巷子边上,果然,白雪遇见麻烦了,她被几个身上纹着刺青,染着黄毛的小混混给盯上了。


白雪长得好看,估计附近的几个小流氓早就对她垂涎三尺,终于在今晚动手了。


看见这么多的坏人,白雪一脸的惊慌失措,几个小混混嚣张的笑着,朝着白雪步步紧逼,“都给我住手!”危急时刻,老陈大喊一声冲了过去,身为师傅,保护白雪义不容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