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鲤鱼乡闷哼*她坐到了他的硬物

更新时间:2020-12-30 14:21:51

孟婉晴在旁边等得心焦难耐,两条腿并在一起蹭来蹭去。老李的注意力时不时就会被孟婉晴的美腿吸引过去,好在他脸皮够厚,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异样。


而孟婉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似的,一手按着胸前的浴巾俯下身问:“能修好吗?”


“要等一下。”老李回答道。

 文学


说着,老李一抬头,鼻子差点蹭到孟婉晴的胸。


孟婉晴也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脚下一滑摔倒在浴缸里面。


老李急了,扔掉莲蓬头把孟婉晴从浴缸里捞出来,却没想到孟婉晴身上的浴巾竟然滑落下去。


抱着丽人,老李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体里迸发出来,他抖了两下,忍着下身那股暖意说:“婉晴,快站好。”


“不好意思,爸。”


孟婉晴脸颊通红的靠着墙站好,然后又飞快的把浴巾从水里捞上来,也不嫌湿就那样裹在身上。


老李弯着腰,艰难的把已经疏通了的莲蓬头撞到一起,然后又火速装到墙上。


“好了吗?”孟婉晴十分窘迫的问。


“好了。”老李回答道。


说完,老李赶忙跑了出去。


老李刚刚在浴室里的时候遗在裤子里头了,裤子里面现在黏糊糊一片,而且散发出一股腥味。老李手忙脚乱的抽了一把纸巾擦了擦,然后把裤子卷起来塞到床下,准备等一会儿孟婉晴洗完澡之后,他再偷偷去卫生间把裤子放到洗衣篮里。


“儿子真是有福气啊,可惜……”


老李叹息着说道,不停摇头。


可惜无福消受。


长期在外出差也就罢了,回来一次还不顶作用,连儿媳妇都没法满足。


昨晚把老李看的都急了,老李儿子李云峰却像泥鳅似的,蹦跶了几下就没力气了。老李想不通他这么强的男人,为什么儿子就没有继承他一点这方面的基因?


孟婉晴此刻也正一脸幽怨的坐在浴缸上遐想。


孟婉晴脑子里想的并不是老公李云峰,而是公公李国富。昨晚老李那巨大的家伙从帘子后面伸出来,把孟婉晴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公公那家伙比老公的要大将近一倍!


这么大的家伙,要是真的弄进来,我受得了吗……孟婉晴心里暗想。


卫生间里水蒸气腾腾,其中还弥漫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味道。


随着一声尖叫,孟婉晴身体抽搐了几下,然后便彻底放松下来。孟婉晴两眼迷离,眼里就像抹了蜜糖一样甜蜜,不过眼神却又带着淡淡的怨愤。


要是李云峰能经常回来的话,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自给自足了。


孟婉晴没穿拖鞋,白净的脚趾踩在地板上,忽然哧溜一滑差点摔倒。


“这是什么……”


孟婉晴疑惑的看过去,发现地板上有一点白色的东西,看起来黏糊糊的。


那里好像是老李刚才蹲着的地方?


孟婉晴做贼似的往门口看了看,然后便伸手过去,把地上那点看起来黏糊糊的东西沾了一点在手指上,然后放到鼻子跟前闻了闻。


孟婉晴心里忽然冒出一股子冲动,她不可抑制的伸出舌头,把手指上的东西舔干净。


孟婉晴幻想着公公李国富把她压在身下,在她身上肆意驰骋,心理和生理上慢慢都得到了满足。


李国富看了看墙上的表,孟婉晴今晚洗澡洗了一个半小时,她在浴室里面干嘛呢?


不过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老李做贼心虚,不敢再随随便便过去。


坐在沙发上,老李边看电视边等,等得都快不耐烦了,孟婉晴才终于从浴室里出来。


“我洗好了,爸,你快去洗吧,热水还有呢。”

孟婉晴说道,脸上带着两坨浓浓的红晕。


“哦,好的,我这就去。”


老李一边往浴室走一边偷偷的瞟孟婉晴的胸和屁股。


刚洗完澡的孟婉晴穿的比平时更加单薄,上身是一件很薄很薄的白色背心,下身则是一件短裙。孟婉晴背心下面肯定什么都没穿,因为老李分明可以看见孟婉晴鼓鼓囊囊的胸前那两点突起。老李感到口干舌燥,小腹也升起一股欲火。孟婉晴白花花的大腿更是给老李的内心添了一把柴火,把老李的欲火引诱的更加旺盛。


不敢再看,老李快步走进浴室,并把门关上然后长舒口气。


老李下面又涨又痛,裤子被顶的老高,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这方面的欲望还这么强烈,这让老李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老李本没有找老伴的心思,但现在看来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


摇摇头,老李把衣服脱下来,就在他准备把脱下的衣服放进浴室的篮子里的时候,却发现篮子里面放着几件衣物。篮子里的衣服自然是孟婉晴换下来的,那是一件短袖和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


最重要的是,孟婉晴的内衣也放在篮子里。


篮子里的文胸和内裤明显是一套,相同的颜色相同的花纹不说,连风格也差不多一样。而且不管是文胸还是内裤都很薄,尤其是内裤,拿在手里简直比一张纸后不了多少。


而且内裤只有中间是不透明的,边缘部分就像蚊帐一样是用某种纱做的,拿在手里轻轻抚摸着十分舒服,看起来也非常诱惑。


老李幻想着孟婉晴穿上这套内衣的样子,下身也再次有了反应。


“真他妈骚。”


老李低声骂了一句,一手拿着内裤放在鼻子下面闻,另一手则握住下面来回套弄。


忽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儿媳妇孟婉晴走到浴室门口停下来,撩了撩头发问道:“爸,我刚想起来方才我洗澡的时候把香波用完了,你要用的话我去给你拿瓶新的?”


“哦,不用了。”老李连忙说道。


“我去给你拿一瓶吧。”


没过多久,孟婉晴就拿着还没拆封的香波砰砰砰敲门。


老李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上的文胸和内裤,用浴巾裹住腰把门打开。


“爸,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洗呢?”孟婉晴看了看老李身上,疑惑的问道。


老李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他身上干干的,一滴水也没有。


老李顿时感到尴尬无比,他进浴室起码有十分钟时间了,一直都在忘我的自摸,完全把洗澡的事抛到脑后。


“我刚上了厕所,正打算洗。”老李找了个借口。


浴室和卫生间是连在一起的,老李这个借口找的倒是巧妙。孟婉晴虽然依旧感到疑惑,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


孟婉晴笑了笑,把香波递向老李,她视线无意间扫过放衣服的篮子,眼睛忽然睁的溜圆。


孟婉晴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放到篮子里的时候,还专门整理了一下,但是现在篮子里的衣服却很乱,最重要的是她的文胸和内裤本来在衣服下面压着,但现在却在最上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