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东莞技校双飞门*厨房撞击美妇臀我的惊艳岳

更新时间:2020-12-30 14:49:41

刘慧说:“不是这个,我感觉你心里有其她女人了。”


听到这话,我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傻瓜,我怎么可能喜欢其她女人呢,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你别多想了。”


刘慧说:“恩,希望如此。”她的话里我听不出任何感情,这让我颇为焦躁,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一直以来,刘慧都是个聪明的女人,善于察言观色,如果被她发现我对姨妈想入非非,她的心里得多伤心。


尤其是刚刚,和她做的时候,我感觉到索然无味,直到我的脑海里浮现姨妈娇柔的模样,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淡淡的眼线,吸允我手指的小嘴。

 文学


以及因为练习瑜伽而越来越圆润的两片肉臀,还有胸前那两颗摇摇欲坠的大肉球时,我才感受到做的氛围里,愈发的坚挺和兴奋,我幻想着刘慧翘起来的股,就是我那练习瑜伽的姨妈的翘臀,最后才狠狠弄在了里面。


这个夜晚,在刘慧睡去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忽然很害怕失去这一切,害怕失去刘慧,害怕失去姨妈。我甚至觉得,如果能维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毕竟如果我真和朝思暮想的姨妈发生了有违天理的关系,那我们该如何面对彼此和刘慧,哪怕不发生关系,如果被刘慧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她的姨妈,或者被姨妈发现我时时刻刻想着要操她,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之后的日子里,我有意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每天早起和刘慧一起去公司一起回家,在家里的时候我也尽量避免和姨妈二人单独相处。


好在姨妈的瑜伽动作日渐规范标准,也不需要我帮扶。小号也没再主动和姨妈说话,而姨妈可能觉得少了一个烦她的人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希望用这样的行动来减少对姨妈的冲动和爱慕之情,但事与愿违,越是这样我对姨妈的思念就强烈。


时间过得太快,转眼到了十二月中旬的某天,姨妈接到老家来电,姨父早上打太极的时候忽然晕倒,被人送去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说,有可能是癌症,还有待确诊。


让我们速速回江西。


这一下可把我们急坏了,刘慧表示我们三人立即返回江西老家看她父亲,被姨妈阻止,说她挺个大肚子不方便,快年底了公司事情也多,让我和刘慧两人待在北京,她一个人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刘慧想着姨妈一个人回去不太放心,再加上如今这么大个事作为子女不回去说不过去,最后思忖再三让我和姨妈回去,毕竟她的肚子太大确实不适合旅途奔波。


因为买不到近两天的机票,我们只得急急忙忙的买了当晚的火车卧铺。


火车上,姨妈坐在过道的座位上,心急如焚,我自知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便躺在下铺玩手机。


玩着玩着,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车厢内的灯光已经暗下来,其他人都还在熟睡中,我感受到被子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的,异常暖和,仿佛要暖和到心里。


我看了看手机,显示凌晨三点钟,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姨妈还坐在刚才那个位置上。姨妈看着窗外,听到我这边伸懒腰的声音,转过头来只是看着我,并不说话。


透过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姨妈的眼睛里反光,我意识到她在哭泣,不由的心疼,坐起来穿上鞋子披上衣服走到姨妈身边,说:“姨妈,怎么了。”


姨妈别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说:“姨妈没事,你继续睡吧。”但她哽咽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


说实话,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以前刘慧哭也是如此,让我手足无措,我觉得一个男人让女人流泪,是一件很失败的事,刘慧如此,姨妈也是如此。


我站在那里,情不自禁的用手抱着姨妈的头,然后往我的怀里靠过来,说:“姨妈,会没事的。”


事后想想,这个在平常看来亲昵的举动,并没有被姨妈推开。


她靠在我的怀里轻声抽泣着,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不停的抚摸她的头发,就像刘慧哭泣的时候一样。我想,也许是姨妈真的需要一个人来依靠吧,她无法面对如果姨父真的得了癌症的事实。


姨妈在我的怀里,哭泣了很久才推开我,我都能感受到泪水透过厚厚的棉毛衫触摸到我的皮肤,其实我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我抚摸着姨妈的头发,安慰着她,而她像个小女人般依靠我。


姨妈说:“小张,对不起啊,姨妈刚才没克制住。”


我见姨妈心情平复了很多,为了逗她开心,笑着说:“不会啊,只要姨妈不嫌弃我把你的头发摸油了,哈哈。”


果不其然,姨妈漏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与此同时眼睛里噙着泪花,让我的心再次触动,加上一句:“以前刘慧闹脾气的时候就要我这么抱着她,摸她头发。”


姨妈听我这么一说,脸瞬间就红了,透过弱弱的光,看上去是楚楚动人。


姨妈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说:“小张,坐下来陪姨妈聊聊天好吗”然后示意我坐在她对面。


我在姨妈的对面坐了下来,和姨妈面面相觑,姨妈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问我:“怎么了,姨妈哭了是不是很丑。”


我说:“才没有呢,姨妈,你哭了之后让人有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哈哈。”


姨妈压低声音说:“嘘小声点,别把他们都吵醒了。”


我说:“好的。”


姨妈低下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柔声的说道:“小张,姨妈是不是最近哪里做的不好。”

我不解的问:“姨妈你说的什么话呢,你在北京我都吃胖了十多斤,把我养的白白胖胖,在天下哪里找你这么好的姨妈啊,踢被子还给我盖被子。”


姨妈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就知道贫嘴,你怎么知道姨妈给你盖被子了。”


我说:“我睡觉一直喜欢踢被子,没有哪次睡觉被子是整整齐齐的,刘慧还老说我。”


姨妈继续柔声的说:“你个小机灵,姨妈是怕你冷感冒了,一晚上给你盖了好几次,盖好了没一会儿就被踢开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我说:“谢谢姨妈,你不会是为了给你的宝贝外甥盖被子故意不睡守在这里吧。”


姨妈楚楚动人的笑着,白了我一眼,说:“美得你”,想来她被我这么一逗,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烦心事,继续说着:“说正经的,这段时间你干嘛故意避开我。”


我明白了,难怪刚才姨妈问我这样的话,原来是察觉到我故意避开她了。但我总不能和她说实话吧,说你的外甥每时每刻都对你有非分之想,对你有爱慕之意,为了大家好,所以避开你。我打哈哈说:“姨妈,哪里的话,我是最近太忙了。”


姨妈眨巴着眼睛问:“真的”


我举起手掌,作发誓状:“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谎话,天。”


话还没说完,姨妈就用三根手指封住了我的嘴,说:“姨妈信你,傻孩子。”


那一刻,我感受到满满的甜蜜,亲着姨妈的手指,姨妈似乎也发现了不妥,赶忙将手抽了回去,尴尬的刚刚平息的脸红,又上来了,眨巴着眼睛,像个犯错的孩子。


为了缓解姨妈的尴尬,我故意用搞怪的口气说:“大宝sod,姨妈的最爱谁不爱。”


姨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搞怪,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了起来。但姨妈很快压低了笑声,示意我的声音也小点,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总是那么顾忌别人的感受,哪怕完全不相识的人。


姨妈收起了笑容,应该是又想到了此刻在病床上的姨父,长叹了一声:“不知道她姨父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要有事才好。”


我说:“姨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看着姨妈略显憔悴的模样,我的心仿佛触痛了一下,“姨妈,就算有什么事,我养你一辈子。”


姨妈动容的看着我,说:“以前我和她姨父总想着要个儿子,但是我们那会儿计划生育严,如果再生,我们就得都丢了工作,这一直是她姨父心里的遗憾,但好在现在有你,谢谢你小张,姨妈其实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对待。”


我见姨妈如此动容,不免开心:“姨妈,你和说谢我都不好意思了”,然后打趣到:“我可没把你当亲姨妈看哦。”


姨妈花容失色,刚刚还神采奕奕的模样瞬间黯淡下来,我自知这个玩笑开大了,马上接到:“我这么好看的姨妈,我肯定还要当小姨妈看啊。”


姨妈虽然不知道我这个什么梗,但见我的表情也知道我是在拿她打趣。又恢复了幸福的神情,要来掐我,说:“叫你总拿姨妈打趣,叫你总拿姨妈打趣。”温柔的拧了两秒,松了手。


我说:“我知道错了,姨妈,你看外面的风景多美。”


姨妈不说话,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窗外,看飞驰而过的树木以及村庄,星星灯火若即若离,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窗外,听着窗外的风声和“哐当哐当”


的火车疾驰的声音,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似乎只有和姨妈这样,我才能静下来心来,充满温情。


我不知道姨妈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着躺在病床上的姨父,又或许去切身感受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她的外甥。


透过玻璃,我能看到姨妈精致的轮廓倒影在上面,时有时无让我感觉到虚幻。


我忽然想到,张宗盛的山丘里唱到“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大概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虽然得不到,但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这火车就像雪国列车那样,永无止境的疾驰。


抵达目的地,到了病房,除了简短的寒暄并没有太多的话,姨父和姨妈也没有额外的情愫相互倾听,不知道是因为有我在这里他们不好意思,还是他们本来就话少,毕竟是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哪能像小年轻。


倒是快中午的时候,姨父的姐姐刘小云过来了,她长得倒还有几分模样,却是个泼辣女人,早在没结婚之前,我就听刘慧提起过她的大名。


刘小云比姨父大两岁,自小对这个弟弟就是百般疼爱,之所以我们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就是她打的电话,夸张的说她的弟弟癌症往期要死了,老婆小孩都不在身边,比乞丐还可怜云云。


来了之后,自然免不了对姨妈的一番冷嘲热讽,明里暗里指责姨妈一个人去了北京过好日子,却把姨父扔家里不管。


姨父自小被这个姐姐管的服服帖帖,也不敢回一句话,任她在那里絮絮叨叨。


想来姨妈以前没少受刘小云的气,以致于姨妈不回应她也不反驳,刘小云见姨妈不搭理她,是来气了,说话也是难听。


刘小云说:“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要跑去北京,还不想着回来,你是不是在北京那边有想好了。”


这个话说得确实很过分了,我清楚的看到姨妈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心里不由得心疼,彷佛被针扎了一般,而此刻,我那窝囊的姨父,似乎无动于衷,任由她的姐姐欺负她老婆。


看到姨妈那委屈的模样,我真的很想冲上去煽刘小云两巴掌,但毕竟她是长辈。


我克制住冲动,用强硬的口吻说道:“姑姨妈,你刚刚在那里嘀咕我姨妈也就算了,我姨妈在北京干嘛你不知道啊,要一直照顾刘慧,你还说这个话,何况你觉得当着我一个小辈的面,说我姨妈怎样怎样,你不觉得过分吗?”


估计刘小云也很少见人顶撞她,一时哑口无言,那有几分姿色的脸蛋被憋得面红耳赤,只是这红不同于姨妈那惹人怜爱的红,而是令人心中暗乐的红。

姨父躺在病床上看到这个情况,为了避免事情恶化,出来做和事佬,说:“大家都少说两句,姐你也真是的,萍萍刚回你就说这些,还当着小张的面。”


刘小云哼了一声,就出了病房,我偷瞄了姨妈,发现姨妈虽然眼圈还哄着,但露出欣慰的笑容看着我,我像是得到了某种奖励似的,心里乐开了花,想着要是刚才直接冲上去给这女人两巴掌该多好啊,让你欺负我姨妈。


在病房里待到下午,主治医生拿着片子过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医生,估计就是董阿姨口中的半桶水实习生。


一个劲的对我们道歉,说本来是个很简单的确诊,被搞到现在这么复杂,在得知我和姨妈二人特地从北京连夜赶回来后,是连连道歉。


当即我们给姨父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姨父被这个事情虚惊一场,感觉自己从鬼门鬼走了一遭重获新生。


姨妈暂时不跟我回北京,所以我独自一个先回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