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求女主很浪很辣的全肉np文*我进入了母亲我出生的生命之门

更新时间:2020-12-30 14:52:03

一摘掉那副蛤蟆镜,她就不由分说地把我压在车座上。

 

 

与此同时,她那双堪比模特级别的性感大长腿已经岔开坐在了我的腰部。

 

 

这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完全是一气呵成。

文学

 

再加上她那满是渴望的热切眼神与粗重的呼吸声,难以想象,她究竟是有多么的饥渴。

 

 

“你个冤家,自从上午你给我按了那么一下,我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你知不知道我等现在这一刻等得好苦……”

 

 

说完这句话,沈清便将小手顺着我的领口摸进了我的胸膛,一张小嘴宛如小鸡觅食般的对着我的嘴唇凑了过来。

 

 

而就当她准备对我展开疯狂索取的攻势,我右手悠然伸出,直接做了一个捂住她嘴巴的动作。

 

 

“张…张诚…你这是在干嘛?”沈清见她的动作没有得到我的迎合,一把将我的手给拿开,然后满脸不解的对我问道。

 

 

“清姐,你不会是打算跟我就在车里来吧?这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就惨了?”嘴上这般说着,我的视线不由放在了她微微喘息着香气的诱人香唇以及跨坐在我腰身的美腿上,语气颇为无奈道:“再者说,我们不是事先都讲好了吗,我这次过来只负责按摩的,可我一上车你就恨不得把我吃了,也不知道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话音刚落,只见她那张姣好的面容上瞬间浮现了一丝尴尬,脸色更是有些难堪。

 

 

因为事先打过了预防针的缘故,沈清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没有像刚才那般继续坐在我身上,“抱歉啊张诚,我刚刚也是太冲动了,一时间没忍住。”

 

 

我心底一阵苦笑,你刚刚这般阵状,哪里像是一时没忍住的样子,估计是一整天都没忍住吧。

 

 

摇了摇头,我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由提议道:“还有清姐,我看咱们还是找个相对安全点的地方再开始吧,我总觉得在车上还是有点不太保险。”

 

 

沈清这次倒是没有理会我的提议,只是对我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其实我就是特意要在车上进行的,你不觉得在这里做特别的刺激吗?”

 

 

见我皱起了眉头,沈清这才耐着性子对我解释道:“你放心好了,我这辆车的车窗是单面车窗玻璃,里面虽然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是绝对看不见里面的,你以为我傻啊,你能考虑到的我会考虑不到?”

 

 

话音刚落,为了验证她这番话的真伪,我立马朝窗外看去。

 

 

果不其然,虽说有好几个行人从这辆车旁经过,但却没有一个人朝车里面看,即便是车子里面正在上演着堪称限制级的香艳戏码。

 

 

“好了,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说着,沈清当着我的面直接就脱掉了她的那件黑色大风衣,毫不避讳的对我展现着她那副堪称完美的性感娇躯。

 

 

兴许是为了这一刻提前做了准备,她那件黑色风衣下,竟然是真空上阵,里面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我擦,这女人究竟是空旷了多久啊。

 

 

一时之间,我瞬间有种进了狼窝的感觉。

 

 

这个女人,不会是想趁着我答应给她按摩的这个间隙,直接把我吃了吧。

 

 

就当我心中思绪万千的同时,沈清却已经在后排的真皮座椅上躺好了。

 

 

看她躺在那里的诱人姿势,我瞬间就就联想到了小电影里面的某些剧情。

 

 

她身子只要一动,胸口也会随之起伏。

 

 

而就是这么一动,我的心肝差点都要从身体里面跳出来了。

深吸一口气,我强行将心头的躁意驱散。

 

 

在她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下,我把手置放在了她袒露在外没有丝毫赘肉的肚子上。

 

 

顺着她的肚子往上缓缓滑动,在手指刚刚触及到胸口的时候,我却并没有继续动作下去,而是表现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原本沈清早就已经做好了被我服务的准备,在我刚刚触及到她肌肤的那一刻,她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但见我迟迟没有下文,沈清睁开眼眸,满脸疑惑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张诚,你怎么还不开始,就像白天那样按啊。”

 

 

我装出了一副纠结的模样,叹气道:“清姐,抱歉,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一不小心就走神了。”

 

 

眉头微微一簇,沈清突然坐直身子朝我这边凑了过来,她毫不避讳的挨在了我的背后,对我安慰道,“你怎么了,今天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与她那双澄澈的目光对视片刻,我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道:“清姐,可能我以后要离开东海市了。”

 

 

“啊,你要离开东海市,这怎么会……”沈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和不舍,她伸手拖住了我的脸颊,言语之中满是愧疚,“是不是因为我拒绝了你转正申请的缘故?”

 

 

我连忙摇了摇头,语气悲凉道:“不,跟你无关,是赵明诚,这个人睚眦必报,当年我只不过是偶然撞破了他跟别的女人偷欢,他就一直在打压我,哪怕我不再继续担任校医,他也不会让我在东海待下去的。”

 

 

我这话一说完,沈清就不再说话了,车内瞬即陷入了一阵沉默,似乎是因为拒绝我转正申请的事情而感到自责。

 

 

毕竟,在配合赵明诚打压我的这件事情里面,她也出了一份力。

 

 

“张诚,对不起,我原本是不该配合赵明诚来一起打压你的,可是…”沈清突然搂住了我的肩膀,想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说了一句满怀歉意的话。

 

 

望着她眼眶微红,一脸纠结的模样,我伸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出言安慰道:“清姐,我都知道,这不能怪你,即便你没有按照赵明诚的指示办,他也会想出别的办法让我待不下去的。”

 

 

沉吟片刻,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问道:“清姐,你知道有没有办法能够让赵明诚回心转意?”

 

 

一听我提到赵明诚,我看到她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慌乱。

 

 

她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见到我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停留,连忙又低下头去,脸上满是愧疚。

 

 

从她这副表情我就知道,今天晚上答应了她的邀约是个十分明智的选择。

 

 

沈清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信息,但又因为某种原因,不太愿意告诉我。

 

 

如此一来,只要能够突破沈清心理的那一道防线,我今天晚上绝对可以在她这里有所收获。

 

 

见她此刻的情绪有些低落,我捏了捏她的身前,柔声说道:“好了清姐,既然你有难言之隐的话,我们就不讨论这个了,你是我张诚在东海市接待的最后一位客人,接下来,我会用我这辈子最好的手法来为你服务。”

 

 

沈清一听完我这话,脸上的惭愧之意更浓。

 

 

不过,她还是听从我的吩咐,先将身体躺好,而我则是开始拿出我最专业的手法在她的全身进行按压……

 

 

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半钟头。

 

 

一个半小时后。

 

 

擦了擦额头上滴落下来的汗液,见沈清双目迷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我不由提醒道:“清姐,已经好了,我也是时候告辞了。”

 

 

“张…张诚…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想和我发生点什么吗?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拒绝你的,你是不是嫌弃我?”

 

 

在说出这些话的同时,沈清的眼中却突然泛起了泪光。

 

 

我连忙摇了摇头,安慰道:“清姐,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的,我马上就要离开东海市了,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的,对我们两个人都不好,我怕一旦对你动了真感情的话,我会忘不掉你的。”

 

 

而我这话一说,沈清反而还哭得更凶了。

 

 

她哭着哭着,忽然朝我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呵呵,赵明诚包养了我三年,但我跟他只存在身体上的交易,可我跟你前后认识还不到一天,竟然对你动了情,张诚…你觉得可不可笑?”

 

 

说话的同时,沈清已经将那件黑色风衣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我,道:“张诚,虽然才跟你接触不到一天,但不得不承认我对你已经有了好感,你这个人很真实,不像其他男人那般虚伪……”

 

 

沈清对我的这番评价很高,但如果让她知道了我是抱有目的性,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正当我准备从她嘴里面打听出赵明诚的一些关键信息,沈清却突然说道:“今天是我这么多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张诚,谢谢你,你走吧。”

 

 

由于沈清现在的情绪不是很稳定,我知道,今晚想从她嘴里面套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已经不太可能了。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跟她打了声招呼,直接就下了车,离开了金水小区。

 

 

一想起沈清刚才对我真情流露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竟是有种莫名的忧伤。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震动,却是沈清发来了一条短信。

 

 

而短信的内容,则是一个不记名的手机号码!

看到这个手机号码,起初我还没反应过来,而且还纳闷沈清给我发一个号码是什么意思。

 

 

正当我准备给沈清打电话过去询问清楚的时候,脑海中却是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等等,难道说,这个号码跟赵明诚有关?

 

 

将这两个点串联在一起,我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度娘,在天眼查里面输入了这个号码。

 

 

果不其然——

 

 

在一家投资有限公司的信息栏目里面,我发现了这个号码。

 

 

号码的主人叫徐静萱,是这家投资公司的法人。

 

 

虽说仅凭这么点信息,我根本无法判定这个徐静萱到底是谁,可除了徐静萱的一些基本资料以外,我竟是在这家公司的信息页面上发现了有关赵明诚的信息。

 

 

徐静萱是这家公司的法人,而赵明诚则是这家公司的监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徐静萱应该就是赵明诚的老婆了…至少从法律层面来讲,是没错的。

 

 

而一想到赵明诚的老婆,我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今天白天,在赵明诚的病房外面看到的那位珠光宝气满脸富态的中年美妇。

 

 

不过,我虽然能够确定了这个号码主人的身份是赵明诚的正牌妻子徐静萱,可我还是有些搞不懂,沈清为什么要把赵明诚老婆的联系方式给我呢?

 

 

难不成是要我做一做徐静萱的思想工作,通过曲线救国,从而让赵明诚放我一马?

 

 

要是在白天没去医院,我觉得这个法子倒是可以一试。

 

 

可在医院见识过徐静萱跟赵明诚相互撕逼的那股泼辣劲后,我感觉说服徐静萱远要比说服赵明诚还难。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徐静萱这边的确难度不小,但或许也是一个新的突破口。

 

 

无论如何,我还是得试一试,至少有一个方向比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要好得多。

 

 

心中确定了一个大概的目标,一回到家,我冲了个澡,将手机调成静音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因为今天实在是累坏了,所以晚上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

 

 

等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上午十一点了。

 

 

“算了,这几天干脆就不去医务室了,把赵明诚这边的事情先搞定,等下看看能不能跟徐静萱联系一下。”

 

 

心里这般打算,我将手机滑动解锁,正准备浏览一些新闻资讯,手机却突然弹出了一条短信,是沈清发过来的。

 

 

将信息点开,看到信息内容后,我脸色顺间就变了。

 

 

“卧槽,到底怎么回事,沈清竟然被赵明诚的老婆堵在病房门口打了一顿?”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的内心无疑是震惊的。

 

 

不过我想了下,沈清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跟我开玩笑,一边在言语上安慰了她一番,我也借此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解了一个大概。

 

 

事情的起因是徐静萱在昨天回去后,考虑到白天在医院对赵明诚的态度确实有些恶劣,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做好了爱心早餐,准备给赵明诚补补身子,顺便也想为昨天的事情认个错。

 

 

可谁知道当她满心欢喜的提着爱心早餐过来的时候,却刚好发现病房里的赵明诚正在和一个女人举止亲密。

 

 

而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成熟性感气息的沈清。

 

 

原本就是个大醋坛子的徐静萱哪里见得了这般阵状,她好不容易才说服了自己来给赵明诚留一个台阶下,顺便也想修复一下夫妻二人之间的感情裂痕,谁知道等来的却是赵明诚跟其他女人的你浓我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