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朋友天天晚上玩我的小兔兔 偷玩朋友女友短文合集小说

更新时间:2020-12-31 10:07:04

 姜柔连忙面带微笑的与两人握手,“两位领导还请多多照顾。”

  “客气客气,大家都是朋友,谈不上照顾不照顾的。”一个长得几分肥胖的男人笑着道。

  饭桌上,自然是少不了酒。

  几圈下来,姜柔已经感觉到自己头有点晕乎乎的了。

  “抱歉,我去趟洗手间。”

  在这种大酒店的包间内,一般都有单独的洗手间,姜柔起身就走进了洗手间,却没发现,孙然也跟了过来。

  当她从洗手间开门出来的之时,却发现孙然就现在门口,手里那些一根烟正在吞云吐雾。

 文学

  “孙局长……”

  “出来了?”

  孙然扔掉手中的烟蒂,一步步的往前,将她逼到了一个角落。

  “孙局长……你这是。”

  姜柔内心猛地一跳,有些不知所措。

  忽然,孙然伸出了一只手贴在墙上,另一只则是轻轻的抬起姜柔的下巴。

  “不……不要!”

  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姜柔脸色通红的说道,

  “是么?”

  扑鼻而来的烟味和男人特有的味道让姜柔感觉有些意乱情迷。

  下巴被高高抬起,一双大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开敞的领口下,白花花的……让孙然有些心动。

  “孙局长,还……还请你不要这样。”

  “就是摸一摸,抱一抱,亲一下就能解决的事情,你确定要拒绝么?”

  这一句话,让姜柔的身体一僵。

  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一只大手已经爬上了她高耸的山峰,正在她的制高点上轻轻的揉捏着。

  触电般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抖了一下,身体有些发软,双眼有些迷离。

  就在此时,对方却一把亲了过来,浓重的烟味和成熟男人的味道涌入她的鼻腔,两条舌头在对方的嘴里互相索取着。

  孙然的手也没有闲着,熟练的技巧让她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明明很抗拒,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不安分的扭动着。

  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了她的身体,让她忍不住双腿一软,下身的私密之处,早就泉水翻滚,空虚的感觉让她无比想要找一根东西填满。

  粗重的喘息声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刺激让姜柔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快感。

  而此时,孙局长的手却不老实的朝着她的下面摸去,可是到了后腰的时候,却突然停了,因为,她穿的是牛仔裤。

  “松开一点。”

  孙局长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那湿热的感觉让她感觉浑身都在颤抖,可是却下意识的抓紧的裤腰带,微微摇了摇头。

 “你确定吗?上面都摸了,摸一摸下面,也不会少点什么。”孙然不温不火的道。

  他早就抓住了姜柔的死穴,女人的心理作用,都到了这一步,若是不给,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果不其然,在听见这句话后,姜柔握住裤腰带的手,微微松动了一点。

  她明白,要是自己拒绝了对方,恐怕之前的话都作废了,自己的豆腐也就被白吃了,让他摸一下,也不会怎样。

  她的想法,和正常女人无异。

  察觉到姜柔的动作,孙然嘿嘿一笑,“这就对了嘛。”

  姜柔万分羞涩,把头埋在了对方的胸口,因为这样会让她感觉到一丝安全。

  可是,她的动作却让后者感觉她的情绪已经被调动了起来。

  孙然温热的大手一直往下,穿过那有着绒毛的地带,摸到那温暖的软肉之时,闪电般的收回了手。

  “怎么这么湿?好多的水把。”孙然凑在她的耳边轻轻说。

  姜柔被他说得

  无地自容,面色通红,她觉得自己的隐私已经在对方面前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任由对方深入了解。

  她的双手死死地抱住对方的脖子,整个人就紧紧的贴着对方,也不知道是因为动情,还是因为这样会让她有足够的安全感。

  “好了,放开吧,你答应我的事情都做了,没有必要这样为难自己。”

  孙然的话恰到好处,每一次都能让对方深刻的了解到自己内心的想法。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姜柔还是慢慢的放松了全身,一声低吟回荡在耳边。

  “嗯……”

  两人离开卫生间,回到了餐桌旁边。

  两男两女的目光同时看向孙然和姜柔,眼里都是我懂我知道的意思,这不由得让姜柔的脸色更红。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毕竟姜小姐第一次过来,咱们也给她留个好印象。”

  孙然的话让姜柔一愣,眼中带着一起不可思议,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候让自己离开。

  不过,话都说出口了,她也正想离开,正好随了她的心意。

  “那好,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大家下次再聚。”胖子笑眯眯的说道,目光看了姜柔一眼。

  酒店楼下,孙然对着姜柔笑着道:“走吧,大美女,我送你回家。”

  他面带笑容,看起来没有丝毫恶意。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

  随手招停了一辆出租车,姜柔便回家了。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孙局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够辣,我喜欢。”

  回到家里,她洗个澡,躺在床上。

  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刚刚在卫生间里发生的事情,孙然那温热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山峰,让她浑身燥热难耐。

  伸手摸了摸自己下面,才发现自己的内裤都湿了,上面满是就出来的琼浆玉液,滑滑的。

  轻轻的将手指伸了进去,她不由自主的娇喘了一声,“嗯啊……”

  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顾不上自己叫得有多大声,手指在自己的……里来回的抽动着。

  摸了好一会,她感觉很不舒服,娇嫩细小的手指根本满足不了她内心的空虚,打开抽屉,里面放着“玩具”。

  将玩具放在地上,她抬起自己白皙的翘臀,在“玩具”上沾满了自己的液体,轻轻往下一坐,整个“玩具”都被吞了下去,发出“噗嗤”一声。

  翘臀上下抖动着,一连七八分钟。

  忽然,她的身体一阵颤抖,一股透明黏滑的液体从她的……中救出来,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地上……

第二天,姜柔在家里焦急的等待着,心里想着为什么xx还没回来?

  正当她在来回走动的时候,门突然响了,还以为是xx回来的她,急忙跑过去开门。

  门打开,她愣了一下。

  “老公,你回来了。”

  赵安将东西提进屋里,“我回来了,怎么样,爸的事情是咋回事?怎么会被抓进监狱里。”

  “我去公安局问了,公安局的人说,爸是因为贪污受贿,被人举报了,现在正在调查。”

  姜柔有些失望,她没想到回来的居然是老公。

  不知为何,她心里对于老公,有种本能的抗拒感,就好像是不愿意看见他,或者是,不愿意面对对方。

  “贪污受贿?这……那些当官的贪污得还少吗?凭什么抓咱爸啊!”赵安坐在沙发上,有些生气的说。

  姜柔也来了火气,“我怎么知道?你要是有本事,你就去公安局说去,把那些贪污受贿的人都抓起来!”

  突然的一句话,让赵安变得沉默了。

  “是,是我太激动了。”

  “好了,你在家呆着,我再去公安局问问!”

  说完,姜柔离开了别墅。

  离开别墅的姜柔,带着满腔怒火,直奔公安局。

  孙然这个家伙占了便宜不办事,今天她要去找他好好的说道说道,大不了鱼死网破,也绝不会让对方好过。

  当她刚到公安局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孙然从里面走出来,她下了车一把将对方揪住。

  “孙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姜柔,孙然脸色有些难看,摇了摇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你车里吧。”

  姜柔半信半疑的和孙然上了车。

  “孙局长,你想怎么和我解释?”

  孙然苦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想放你xx出来吗?可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件案子上面的人也插手了。”

  听到这,姜柔的火气就上来了,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火药味,“你的意思是,我xx不能出来咯?”

  “我说话一定算话,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差一个机会。”

  说到这里,孙然忽然笑了笑。

  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姜柔有些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答应我的都做到了,我自然也不能言而无信,不过嘛,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如果你答应了,我相信明天,你xx就能出来了。”

  孙然呵呵一笑,那笑容看上去很平常。

  姜柔心头一动,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在酒店卫生间里发生的事情,顿时摇了摇头,“你想说什么?如果说还是昨天的那种饭局,我是不会答应的。”

  “你猜对了,不过,这次……我敢保证,我不会动你一根汗毛。”孙然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这一下,让姜柔变得有些纠结了,她不知道该不该再次相信对方,可是,xx还被关在监狱里。

  咬了咬牙,她还是答应了。

  商量好了一切,姜柔回到了家里。

  满身疲惫的她,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爸的事情,公安局的那些人怎么说?”赵安看见姜柔回来,急忙上前询问。

  “还能怎么样?还是一个样。”

  她撒谎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的老公,可是心里却不由自主的这样说。

  “这……”

  赵安有些懊恼的坐在沙发上,满脸纠结。

  看见老公这个样子,姜柔心头一动,上去抱住了他。

  “别着急,爸肯定没事的。”

  “希望如此吧,对了,今晚我去找几个朋友帮帮忙,喝点酒,可能就不回来了,你自己好好的休息,最近这两天,你也忙坏了。”赵安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姜柔愣了一下。

  她刚刚还在想着怎么找借口晚上出去,谁知道,赵安自己要出去。

  “少喝点,你的胃不好。”

  假装的关心,还是真情的爱,就连姜柔她自己都有些摸不透了。

  夜晚,赵安前脚刚走,姜柔就出门了。

  她来到了上次的酒店,还是同一个包间,还是同样的人。

  熟悉的环境,让她多了几分安全感。

  酒,必不可少,男白女红。

  可是,这一

  次,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了酒店的卧室里。

  本能的掀开被子一看,却发现浑身一丝不挂,孙然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

  顷刻间,泪水从她的脸上落下,带着颤抖的声音质问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就是帮你把衣服脱掉拿去洗了。”

  孙然呵呵一笑,似乎毫不在意。

  “洗了?”

  姜柔有些不敢置信,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面,干涩无比,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说了,我不会动你一根汗毛的。”

  “那……那你就去拿我的衣服回来,放我离开!”

  姜柔气的脸色通红,冲着孙然吼了一声。

  “你别吼嘛,我没有说过不放你走,你要是想走的话,我现在就去帮你拿衣服,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不过呢……”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姜柔心里猛的跳了一下,“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要走我不拦着你,事情嘛,该做的我都做了,现在,就看你的了……你懂我的意思吧?我从来都不会强求一个女人的。”

  孙然抿了一口酒,脸上挂着笑容,起身走到了姜柔身边,凑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你只要愿意……明天就能看见你xx回家。”

  突如其来的热气喷洒在姜柔的耳边,让她有些难受,耳朵实在是敏感了,让她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冲动。

  “你……想要干什么?”姜柔还有些疑惑。

  “当然是干你了,你知不知道,从我去医院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这人就是这样,强扭的瓜不甜,我希望,你是甜的。

  听到这句话么时候,姜柔已经心知肚明了,她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孙然的手掌心,如果她真的要离开,恐怕自家xx会在监狱里呆到死。

  “你……都这样了,你觉得我还能离开吗?”

  “不不,你要是想走,我绝对不会拦着。”

  孙然心中明白,姜柔肯定不会让之前的所有努力白费,都到了这一步,她宁可和自己做那种事,也不会让之前的付出白费。

  “你!”

  姜柔听到这句话,心中怒火中烧,本想还想给自己留那么一点面子,可对方却偏偏不给。

  “来吧,让我摸摸看,你是不是早就河水泛滥了。”

  孙然伸出了自己的手,姜柔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一想到自家xx,她放弃了,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怀中紧抱着的枕头也渐渐滑落。

  此刻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赵安!心里不停的喊着:赵安,对不起,对不起!

  在对方的手碰到自己那正在散发出温热的私密之处的时候,她感觉身体正在逐渐发烫。

  不得不说,孙然确实是一个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男人,熟练的技巧让姜柔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就沦陷了。

 着逐渐被自己抚摸至忘情的姜柔,孙然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带着温柔的声音说道:“来,张开嘴。”

  姜柔一双美目看着渐渐送过来的大家伙,她的心脏在这一刻疯狂的跳动着,脑海中居然想起了自家xx,自己也曾经帮他这样做过。

  一想到赵康,姜柔张开了自己的小嘴,将这个庞然大物给吞了下去。

  在吞下去的一瞬间,她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滋味,这个东西比起自家xx的那一根,不分上下。

  浓重的男性荷尔蒙味道不停的钻进她的鼻腔,她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轻轻的在对方的洞眼上舔舐着。

  孙然也没有想到姜柔的技术这么好,一下子竟然有一种想要喷发的冲动,那种温暖的感觉,让他也在心跳加速。

  “小柔,想不到你的技术这么好,看来,你没少给你老公做这个事情吧?老实说,他的有没有我的大?”

  男人在床上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别的男人比较谁的更大一些。

  可是,当被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姜柔却没有说话,一直在轻轻的舔着。

  因为,她老公的没有这么大。

  “是不是没有我的大啊?等会会让你更加舒服的。”

  羞耻的话语回荡在她的耳边,让她更加忍不住了,下身的琼浆玉液更是汹涌而来,就好像破裂的水管一样。

  “是不是很想要?回答我。”

  此刻的姜柔已经彻底放开了,轻轻的咬了一下嘴里的这根庞然大物,“你说呢?”

  被这突然的一咬,孙然有些吃痛,“哎哟,我的大美女,你轻点好不好,这要是坏了,下半生你可就没得吃了。”

  姜柔妩媚的一笑,双眼迷离,面色绯红的道:“去死,你想要我给你吃我还不干呢。”

  “是么?”

  孙然呵呵一笑,突然间,食指中指一起进入了那温暖的……。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姜柔有些措手不及,一阵快感直冲脑海,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啊……”

  孙然一边来回的抽动自己的手指,一边说:“怎么样?吃不吃?我的宝贝好不好吃?”

  姜柔咬着牙,媚眼如丝的道:“不吃!不好……”

  “吃”字还未出口,孙然却一把将手指抽了出来。

  刹那间的空虚让姜柔整个人都变得无比渴望起来,腾腾美目盯着对方,“我……我想。”

  “想什么?我问你吃还是不吃你都还没有回答我呢。”

  孙然将满是琼浆的手指放在自己的鼻尖下闻了一下,随后伸出舌头舔了舔。

  如此羞耻的模样,让姜柔更加按耐不住,“好吃,我还要。”

  “嗯,那就快吃吧。”

  腰部一挺,孙然将自己的大宝贝送入了姜柔的樱桃小嘴里,温暖的感觉再次袭来,而他也是将自己的手指送入了对方湿润的……中。

  直到快要憋不住了,孙然才把自己的大宝贝从对方嘴里抽了出来。

  “噗嗤”一声。

  “嗯……”

  “啊……”

  两人都发出了呻吟,接着便是一阵有节奏的啪啪声,荷尔蒙的味道布满了整个房间。

第一次尝到中年男人的滋味,姜柔压抑不住内心的那一股渴望,嘴里不停的发出一阵阵的呻吟。

  一浪接着一浪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大脑,一股接着一股的琼浆玉液从下体流出。

  一阵抽搐之后,孙然将自己的全部精华都释放在了姜柔那温暖的……中。

  两人身体瘫软在床上,浓浓的纯白色精华

  从她的下体流在床上。

  孙然轻轻的拥抱着姜柔,双手在对方的大……上轻轻的抚摸着,“怎么样?快乐吗?”

  “你说呢?把人家弄得两三次高潮。”姜柔媚眼如丝,瞪了他一眼,彻底失去了一个作为别人老婆的廉耻。

  “怎么?难道你感觉不舒服吗?放心,以后我还会更加卖力伺候你的。”孙然一脸坏笑。

  “看不出来,我们的孙局长也是一个衣冠禽兽。”姜柔毫不吝啬的在对方面前显露出自己小女人的那一面。

  “嘿嘿。”孙然又是一声坏笑。

  这件事过了仅仅一天的时间,在第二天早上,姜柔就看见赵康一脸疲惫的走进屋。

  “爸!”

  赵安和姜柔两人同时起身,赵安的眼中带着一起不可置信,他甚至不清楚父亲是怎么被放出来的。

  昨天去找的那几个朋友,都说帮不上忙,这件事是上面的人亲手控制着,他们也不敢插手。

  可是,父亲却回来了,这怎么不让他吃惊。

  姜柔也故作惊讶,可是她却深深知道,这是自己用自己的一个夜晚换回来的。

  “我挺累的,吃过东西了,先去休息休息,晚上在和你们详细的说。”

  说完,赵康便回到了屋里。

  赵安满脸兴奋的和姜柔拥抱在一起,“爸回来了!”

  “嗯,爸回来了。”

  姜柔嘴角露出了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笑容,这笑容看起来有些苦涩。

  夜晚,一家人吃过晚饭,坐在了沙发上。

  “爸,公安局的那些人,是怎么和你说的?是不是他们没有查到证据,把你放出来了?”赵安疑惑不解的问。

  赵康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

  “说起来是这样没错,不过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能够出来,是因为公安局的那些人没有查到证据,可是王局长还被关在里面,至于他们有没有查到王局的证据,这我就不知道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若是王局真的被抓,那自己当天贿赂他的事情,王局肯定会说出自己。

  可是,为什么只有自己被放出来,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爸,能出来就行了,王局跟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去管他做什么呢?”姜柔在一旁笑着说道。

  看见自己的姜柔,赵康呵呵一笑,“那倒也是,王局长的这个位置,可是有不少人盯着,他下台,估计很多人都愿意看到。”

  说实话,在他看见自己姜柔的时候,脑海中却时不时的回想起那天夜晚发生的事情。

  然而,在赵康回来的第四天,姜柔接到了孙然打来的电话。

  就好像是被对方抓住了弱点一样,腾腾孙然把她约到了酒店。

  “孙局长,这次你又想做什么?我可提前和你说好了,咱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姜柔一点都不客气,之前那是被逼无奈,而这一次,她和对方的交易早就完成了,但是……自己和他的事情,却被对方抓在了手里,这也是她来到这里的主要原因。

  “呵呵呵,交易是结束了没错,不过这是最后一次,我想看到最真实的你,不要遮遮掩掩的。”孙然不慌不忙,脸上始终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

  “如果我不愿意呢?”姜柔咬着牙,有些生气的说道。

  “那我也没办法了,你可以现在就离开,不过嘛,后果你可想清楚了,别到时候后悔,那可就。”

  她身体一僵,不好乱动。

  “好了,去洗个澡吧,我等你,记得不要遮住哦。”

  孙然的声音突然温柔了下来,在他看来,打一巴掌给颗糖,这种事情他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熟练得不能在熟练了。

  姜柔僵硬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心里默念道:“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说完,转过头,妩媚的看着孙然,“以后不要在对人家这么凶了嘛。”

  “好好好。”

  孙然愣了一下,才笑着回答。

  走进浴室,姜柔清洗着自己的身体,似乎想要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去掉那最深层次的污秽。

  润滑的沐浴露在她身上渐渐的摩擦着,正当她想要开水冲洗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孙然站在门边。

  “我想和你一起洗,你应该不介意吧。”

 姜柔本能的遮住了自己的胸,可是随后便缓缓地放了下来,满脸羞涩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答应的孙然,三下五除二的将自身的衣物脱的一干二净,走进了浴室。

  靠在姜柔光滑的后背上,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她那硕大白嫩的双峰,时不时捏一下那两点粉红。

  熟练的技巧让姜柔忍不住轻声娇喘了一下,这更让孙然兴致昂扬,下面的大宝贝也在逐渐表大。

  “我的宝贝很想念你的小嘴,来,快亲亲它,让它感受一下你温暖的小嘴。”

  原本她的翘臀被那一根庞大的宝贝顶着,姜柔就有些迷失了自己,翘臀也时不时的前后晃动着。

  听见了孙然的吩咐,她慢慢的蹲下身,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嘴,将那大宝贝给吞了下去。

  再次感受到那温暖的感觉,孙然忍不住激动得想要咆哮,可是为了让姜柔吃的更加舒服,他没有动。

  因为他害怕自己的前后抽动,会让姜柔难受。

  而姜柔早就已经溪水泛滥了,下身的洞口中已经流出了无数的琼浆,和身上滑落的水混合在了一起。

  孙然有些忍不住了,抱住了姜柔的头,开始轻轻的来回抽动,而姜柔抱住对方的大腿,张大了自己的小嘴,任由对方的大宝贝在自己的嘴里来回动作。

  “呕!”

  似乎是太深了,姜柔推了孙然一把。

  孙然急忙蹲下身来,满眼温柔的说道:“是不是太深了?”

  “都怪你,还得人家差点都吐了,再这么深,我就不吃了。”

  姜柔略显撒娇的口吻更是让孙然如同浴火焚身,“好,我注意,我会轻一点的,乖乖的。”

  再次站起身,这次不用他说,姜柔主动的把他的大宝贝吃了进去。

  抱住脑袋,来回抽动。

  几分钟之后,孙然有些憋不住了,从她嘴里抽了出来,发出“啵”的一声,随后身体颤抖了一下,大宝贝不停的一抽一抽的,将慢慢的精华都喷在家她的俏脸上。

  顿时,她的整张脸都被纯白色的精华铺满了,“你坏死了。”

  从姜柔的嘴里冒出这样一句。

  “嘿嘿,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何况,这东西还能美容,等会再洗。你看,我的大宝贝依旧挺立。”

  孙然抱住她的腰,让她扶着墙壁。

  “屁股再高点。”

  伸手轻轻的在对方的翘臀上一拍,“啪”的一声。

  “嗯……”

  一声娇喘。

  “说,想不想要我

  的大宝贝?”

  “你坏死了,快进来。”

  姜柔有些急不可耐,因为下身的空虚让她渐渐失去了理智,只想有一根粗大滚烫的东西填满那空洞的地方。

  可是,孙然偏偏不如她意,就是在洞口周围磨蹭,就是不进去,他要把这个性格刚烈的女人,调教成一个欲女。

  摩擦的感觉更是让姜柔难以自拔,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瘙痒,空虚,一股接着一股冲击着她的脑海。

  “我要,我要,快进来。”

  “你要什么?”

  孙然呵呵一笑。

  “我要……我要你的大宝贝,进去……”

  话刚刚说完,就感觉一根滚烫的东西进入了她的身体,一下子将她的空虚全部都填满了。

  得到满足的姜柔开始扭动自己的腰肢,水和她的琼浆玉液交融在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啪啪啪!”

  一阵接着一阵。

  就在两人即将达到顶峰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阵颤抖,浓浓的男性精华和女性琼浆一起从她的身体中流了出来。

  “我……我去接个电话。”

  姜柔满脸通红,连下身的液体都没来得及擦干净,就跑去接电话了。

  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自己老公打来的电话。

  孙然出现在房间中,看着她手机的电话,坐在床上默默不说话,因为他知道,两人的关系是不能暴露的,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喂,老公。”姜柔带着一丝喘气声道。

  “老婆,你在哪呢。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电话那头传来了赵安质问的声音。

  “我在医院,今晚还有一个大手术,可能晚点回来。”

  她再一次欺骗了赵安!

  “好吧,那你先忙。”

  “嗯。”

  挂断电话,姜柔有些失落,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想欺骗赵安,就好像是在外面偷情的女人一样。

  可是她忘了,她现在就是在偷情。

  “怎么?你老公打过来的?”

  “嗯。”

  姜柔点了点头,没有隐瞒。

  “继续吗?你不愿意的话,那就回去吧。”孙然面带笑容的说道。

  姜柔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原本失落的表情也变得妩媚起来,“都出来了,你觉得我还会回去吗?”

  一通电话并未打断两人已经燃烧起来的热情,进入浴室清洗了一下身子,两人再次躺在了床上。

  在孙然一阵接着一阵的猛烈进攻之下,姜柔不知道自己迷失了多少次,只知道自己浑身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

  接近凌晨三点过,姜柔才醒过来。

  只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孙然早已不见踪影,桌子上就只有一张书写的字迹工整的纸。

  姜柔,你很不错,我很满意,不过,我也期待着下一次。

  短短的几个字,却让姜柔面色发烫。

  下一次吗?绝对不会了。

  姜柔在心里暗暗发誓,她保证不会再次背叛自己的老公。

  可是,她又怎么会知道,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又怎么会没有第三次?

  打开了欲望的那一扇大门,就犹如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在回家之前,姜柔还是去了一趟医院。

  用着一些药品清洗了一下自己的下面,身上也洒了一点,因为这样,才能掩饰自己与别的男人做过那种事情。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当她回到家里的气候,赵安仍然在客厅里等着。

  看她一脸疲惫的模样,赵安急忙从桌上拿出一碗早就煮好的粥,“回来了?累坏了吧?我刚刚煮好的,趁热喝了吧,喝完之后洗个澡就睡吧。”

  看见桌上热气疼疼的粥,姜柔内心就是一阵绞痛。

  自己的老公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好,可她却一次次的欺骗,一次次的隐瞒,甚至连在他打电话过来关心的时候,都还在和别的男人在床上。

  “老公。”

  她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泪水从她的眼角流出来。

  “我在呢,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

  感受到姜柔身上传来的药水味道,赵安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嗯……”

  姜柔松开怀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怎么哭了?太累了吗?要不就辞职吧,我养你。”

  短短的几个字,让姜柔如同被雷劈一样,整个人愣在原地。

  以往的她,是个女强人,一个从不服输的女人,可是现在,她只想在赵安的怀里做个小女人。

  “不行,你老婆我可是医院里最重要的医生呢。”

  姜柔扑哧一笑,笑容中带着悲痛的泪水。

  “快吃点东西吧,饿了一晚上了,不够的话锅里还有。”

  赵安的一句话再一次触碰到了她心里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可是自己的灵魂永远只属于自己的老公。

  一口接着一口的粥进了她的嘴里,可是吃得越快,她的心也就越痛,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落在碗里,伴随着她喝下去的粥,一起进了她的肚子。

  夜晚,她抱着自己的老公睡着了,这一夜,她睡得很安稳,很放心。

第二天没有上班,她在家陪了赵安一整天的时间,因为第三天赵安就要去出差了,这一次半个月都不会回来。

  换做是以往,姜柔早已习惯,却不知道为何,这一次老公的出差,却让她心里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约约的不安。

  不过,在这个时候,两人自然是少不了缠绵。

第三天,赵安出差了。

  隔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姜柔独自一个人在家里呆着,赵康在学校上课,赵安出差,空荡荡的别墅没,别有的冷清。

  忽然间,她的肚子一阵难受,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油然而生。

  跑到洗手间,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可是,那种感觉却依旧还有。

  怀孕了!

  姜柔脑海中闪过这样三个字,本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可现在,她却犹如被一盆冷水淋在头上,冷得浑身发抖。

  因为,昨天才和自己的老公缠绵,就算是怀孕,也没这么快,而且,昨天还戴了安全套。

  那,只有一个结果,不是赵安的,是孙然的。

  正在她失神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喂,小宝贝在哪呢?今晚出来走走吧。”电话是孙然打开的,那略带调戏的声音,却让姜柔感觉如此冰冷恶心。

  “我怀孕了。”

  简单的四个字,却让电话那头的男人愣住了,良久都没有回过神了。

  她感觉,天塌了。

  “别开玩笑,这种玩笑不好笑。”

  孙然还以为姜柔是在开玩笑,干笑两声。

  “开玩笑吗?你觉得是就是吧,我告诉过你了。”

  说完,姜柔挂断了电话。

  瘫

  在沙发上,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赵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家xx,如何面对那么多的亲戚朋友。

  手机响了,是孙然打来的。

  “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有些凝重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