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朋友一舌吻就开始捏胸*总裁边开会边做边吃奶

更新时间:2020-12-31 14:31:09

“李响,你回来了吗?”


院子里面传来凤仙的声音,让两人赶紧分开。


“我在厨房吃饭,你吃了没有。”李响赶紧跑到橱柜边拿出一**二锅头猛喝了几口。


凤仙推门而入,不好气的说道:“大白天的吃个中饭都关着门,不嫌天气热吗?”


李响转身拿着酒**嬉笑道:“我这不是怕你看到吗,就只喝了一小口而已,真的只喝了一小口。”


快步走了过去,凤仙把酒**抢到手中,“还说只是一小口,看你脸都红成什么样了。以后来我家一口酒都不许喝,下午你还要去打渔,喝多了掉河里怎么办?”


一双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李响一阵尴尬,却又暗自欢喜凤仙这么关心自己。

文学


打渔放网都是下午的时候去河里把渔网和虾笼放进河中,第二天早上取出渔网和虾笼,这些事情凤仙又怎么会不知道。为了安全,凤仙不让他中午喝酒也是有道理的。


“你们俩吃吧,我去看看刘能,顺便给他喂点中饭。”牡丹不想被看出什么来,赶紧端着饭碗快步走向刘能的房间。


李响陪着凤仙吃完中饭之后就回家睡觉,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带着东西走向河边。


“李响,等等。”就当他快要开船的时候,张全快步跑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李响有些心虚的说道,生怕他要求自己去帮他整蛊吴雄。


张全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喘了好几口气,四周瞄了几眼发现没人,于是轻声说道:“上次跟你说的那事过几天就办。”


李响虽然敢下河打渔下河救人,但毕竟有还是有些胆虚,更何况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帮凶,眼珠子转悠了几圈,说道:“你老婆答应了?”


“这,这个倒还没有,不过这事情急不的,得慢慢来。”


“那我可不干,等你老婆哪天答应了我在帮你,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条件,我总不能白白帮你的忙。”说完,李响用竹竿把船撑开。


张全无奈的说道:“行,我今天回去再给她说道说道,你等我好消息。”


望着远去的背影,李响暗自骂道:“等你个鸟蛋,这么好的媳妇非要送给我弄,真是不知好歹。”


良久,李响把渔网和虾笼全部放好之后正欲划船回家却听到船舱当中传来一个声音。


“李响哥哥,快进来。”


回头一看只见小芸不知何时出现在船舱里面,把他吓了一大跳。


小船后面的船舱上面架着一个破旧的鱼棚,是为了避雨用的,小芸知道李响下午肯定会划船出来打渔,于是就隐藏在船舱当中,直到这个时候才现身。


“小芸,你搞什么名堂。”李响瞄了几眼发现这里已经离村庄很远,周周也没有人,于是钻进船舱鱼棚。


船舱很小,两人就这么对面坐着,悠悠的体~香让李响心中一阵荡漾,那玩意忍不住的将裤*裆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小芸诡异的笑了笑,说道:“李响哥,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吗?”


“鬼丫头有事就说有屁就放,天快黑了我还得回家做完饭的呢。”


小芸的目光落在李响的裤*裆上面,羞红着脸蛋咬了咬下唇似乎做出很大的努力才开口说道:“第一件事情就是,就是,你让我摸一下那个地方。”


“啊!”李响的脑袋嗡嗡直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芸这丫头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他真还以是不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嘴唇颤抖了几下问道:“小芸,你说什么呢,你才多大啊。”


小芸撅起小嘴,说道:“那你不答应也行,我们孤男寡女的坐在这里,传出去,我爹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你吧。”


李响顿时傻眼了,这小辣妹,还真会玩火,我他娘的就算不想答应也不成,她要是回去告诉吴雄,我说不定不就成了我们村第二个太监了吗?


不行,我连媳妇都还没娶呢就成了太监多亏啊。


可她还小啊,万一我控制不住,唉


望着李响那呆呆的模样,小芸开始笨手笨脚的解开他的皮带。


“不是,小芸,能不能啊!”


原本想要换一个条件却感觉到一只细小的手掌已经握住自己的。。。

“李响哥,舒服吗?”小芸学着桃香的动作。


小芸也是第一次触摸男人的那个玩意,春~心萌动的她轻声说道:“是不是很爽啊,要不你也帮我~爽一下吧,那里好~痒,帮我弄弄。”


李响的手情不自禁的撩起她的裙子,只见那白色的蕾~丝花边底~裤早就浸~湿~了一片。


乖乖,这才多大的女孩啊竟然会这样,太早熟了吧。


原本今天已经经历了一次次惊心动魄的画面之后就让他有些控制不住,如今小芸主动要求,他又怎么还控制得了。


左手摸着小芸的大~腿只觉得那大~腿光滑无比,细白柔嫩。


浴火焚烧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顺着大~腿摸~到底~裤里面。


小芸依旧将研究闭上顺势倒在李响的怀里,一边说道:“李响哥哥,用点力,好舒服。”


李响哪里还抵抗的了,嘴唇忍不住的亲吻在小芸的嘴唇上面,尽情的享受小芸嘴唇和香舌。


没过多久,指尖小芸身体一颤,随后无力的倒在李响怀中。片刻后,才满面通红的说道:“不好意思李响哥哥,我刚才过头了,不过真的好爽,我们再来一次。”


李响舔~了舔嘴角的蜜~汁,弯腰走出船舱去洗脸,一边暗自嘀咕到:他娘的,这也太浪费了吧,下次带个**子来打包回去吃。


刚刚把脸洗好却听到河边远处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声音,似乎是桃香看到女儿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在四处寻找。


“完了,我妈妈在找我,赶紧划到岸边我从玉米地回去。”


小芸已经听到声音,穿好衣服爬出船舱催促了起来,一边用河水清洗自己的那个地方,生怕留下太重的味道。


“蹲下,别让你~妈看到。”李响做贼心虚赶紧把她按下,接着划船到岸边送她上岸。


小芸急匆匆的跑向玉米地,生怕被人看到。


李响一边划着船一边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


他娘的,只差一点点就吃到玉蚌了,太他娘的扫兴了。


点了支烟悠悠的抽着,寻思着回去怎么把凤仙给弄了,这么憋下去,可不是办法。


随即加快了速度,朝着村边码头划去。


终于,来到岸边,却看到桃香还在不远处呼喊。


快步跑了过去,李响朝着他说道:“别叫了,刚才我看到小芸好像在河边的玉米地里面,应该快回来了吧。”


“那你怎么不把她带回来,这天都快黑了,要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他爹交代。”


桃香满脸愁云,但看到远处小芸跑来的身影,不由的舒展了柳眉迎了上去。


李响也不敢多呆径直朝着店铺走去,一边琢磨着怎么把凤仙给弄了。


走到杂货铺,李响扫了几眼没有看到凤仙,于是叫道:“凤仙姐,凤仙姐。”


“怎么回事,这店铺还开着呢,人去哪里了。”一边嘀咕一边走进后面的小院。


刚刚走进小院,只见凤仙晕倒在地上。


“风仙姐,凤仙姐。”快步走了过去,用手在她鼻子边试了一下,试探到还有呼吸赶紧掐着她的人中穴。


没多久,凤仙缓缓的睁开眼睛,问道:“我怎么会躺这里。”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李响双手合十拜谢了一下老天,一把将她抱起。


“李响,你要干嘛,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抱你上床~上去睡觉。”


“你个混蛋,我是你姐,放我下来。”

“啊!”李响的脑袋嗡嗡直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芸这丫头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他真还以是不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嘴唇颤抖了几下问道:“小芸,你说什么呢,你才多大啊。”


小芸撅起小~嘴,说道:“那你不答应也行,我们孤男寡女的坐在这里,传出去,我爹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你吧。”


李响顿时傻眼了,这小辣妹,还真会玩火,我他娘的就算不想答应也不成,她要是回去告诉吴雄,我说不定不就成了我们村第二个太监了吗?


不行,我连媳妇都还没娶呢就成了太监多亏啊。


可她还小啊,万一我控制不住,唉


望着李响那呆呆的模样,小芸开始笨手笨脚的解开他的皮带。


“不是,小芸,能不能啊!”


原本想要换一个条件却感觉到一只细小的手掌已经握住自己的那只大鸟。


“李响哥,舒服吗?”小芸学着桃香的动作开始掏弄了起来。


生疏的动作虽然有些笨拙,但李响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女人这样玩~弄那只大鸟。


顿时让他满脸通红呼吸急促,一双眼睛望着小芸那羞红的脸蛋发呆。


小芸也是第一次触摸男人的那个玩意,春~心萌动的她轻声说道:“是不是很爽啊,要不你也帮我~爽一下吧,那里好~痒,帮我弄弄。”


李响的手情不自禁的撩起她的裙子,只见那白色的蕾~丝花边底~裤早就浸~湿~了一片。


乖乖,这才多大的女孩啊竟然会这样,太早熟了吧。


原本今天已经经历了一次次惊心动魄的画面之后就让他有些控制不住,如今小芸主动要求,他又怎么还控制得了。


左手摸着小芸的大~腿只觉得那大~腿光滑无比,细白柔嫩。


浴火焚烧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顺着大~腿摸~到底~裤里面。


“啊!”


小芸身体一阵颤抖,让李响赶紧把动作停下。


“别停啊,继续,舒服着呢,继续,对,就这样,李响哥,你是不是经常这样摸女人,凤仙姐是不是也被你摸过了,还有我妈桃香你也摸过吧。”一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却又想借着说话来转移自己的尴尬。


“没有,你是我摸过的第一个女人。”李响狡辩道,另外一只手却已经将小芸的身体抱住,伸进衣服里面抚摸着那一个小小的馒头。


小芸依旧将研究闭上顺势倒在李响的怀里,一边说道:“李响哥哥,用点力,好舒服。”


李响哪里还抵抗的了,嘴唇忍不住的亲吻在小芸的嘴唇上面,尽情的享受小芸嘴唇和香舌。


小芸顿时变得疯狂了起来,抓~住李响的右手加快了速度。


李响干脆将衣服撩起一口咬在左边那馒头上面的红枣上面。


“啊,轻点,轻点。”


李响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在她身体上面肆意轻吻,享受着光滑白~嫩的肌肤。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的想要和女人发生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小芸的身上。


耳边响起小芸那轻声的呻~吟。


“快点,去吃我的蜂蜜,流好多了别浪费。”小芸这些话自然也是偷听到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底~裤退下。


只见那稀疏的草丛已经一片湿~润,看的李响好一阵激动,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多少年来,他梦寐已久的想要吃到的蜂蜜就在他的眼前,而且还是一个雏的蜂蜜。他做梦的的时候都想着要吃人家的蜂蜜,可如今真的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是那么清晰。


那白~嫩,那粉红,那稀疏的茅草,那清幽幽的蜜~汁,带着一阵处~女的体~香和淡淡的腥味让他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巴迎了上去。


“噗呲!”


一棍清泉喷射在他的脸上。


“好舒服,太舒服了。”躺在下面的小芸身体一阵颤抖,说道:“不好意思李响哥哥,我丢了,不过真的好爽,我们再来一次。”


李响舔~了舔嘴角的蜜~汁,弯腰走出船舱去洗脸,一边暗自嘀咕到:他娘的,这也太浪费了吧,下次带个**子来打包回去吃。


刚刚把脸洗好却听到河边远处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声音,似乎是桃香看到女儿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在四处寻找。


“完了,我妈妈在找我,赶紧划到岸边我从玉米地回去。”


小芸已经听到声音,穿好衣服爬出船舱催促了起来,一边用河水清洗自己的那个地方,生怕留下太重的味道。


“蹲下,别让你~妈看到。”李响做贼心虚赶紧把她按下,接着划船到岸边送她上岸。


小芸急匆匆的跑向玉米地,生怕被人看到。


李响一边划着船一边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


他娘的,只差一点点就吃到玉蚌了,太他娘的扫兴了。


点了支烟悠悠的抽着,寻思着回去怎么把凤仙给弄了,这么憋下去,可不是办法。


随即加快了速度,朝着村边码头划去。


终于,来到岸边,却看到桃香还在不远处呼喊。


快步跑了过去,李响朝着他说道:“别叫了,刚才我看到小芸好像在河边的玉米地里面,应该快回来了吧。”


“那你怎么不把她带回来,这天都快黑了,要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他爹交代。”


桃香满脸愁云,但看到远处小芸跑来的身影,不由的舒展了柳眉迎了上去。


李响也不敢多呆径直朝着店铺走去,一边琢磨着怎么把凤仙给弄了。


走到杂货铺,李响扫了几眼没有看到凤仙,于是叫道:“凤仙姐,凤仙姐。”


“怎么回事,这店铺还开着呢,人去哪里了。”一边嘀咕一边走进后面的小院。


刚刚走进小院,只见凤仙晕倒在地上。


“风仙姐,凤仙姐。”快步走了过去,用手在她鼻子边试了一下,试探到还有呼吸赶紧掐着她的人中穴。


没多久,凤仙缓缓的睁开眼睛,问道:“我怎么会躺这里。”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李响双手合十拜谢了一下老天,一把将她抱起。


“李响,你要干嘛,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抱你上床~上去睡觉。”


“你个混蛋,我是你姐,放我下来。”

刚刚走进房间却看到凤仙已经起床。


“凤,凤仙姐,你醒了啊。”李响尴尬的说道。


“呃醒了,我去方便一下。”凤仙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说道:“你先回去吧,太晚了免得人家说闲话。


原本她已经睡熟,但李响触摸在她那个地方的时候就醒转了过来,正享受着李响手上的动作却被老赵那家伙给打断。不过这样也让她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去上厕所。


此时的她已经不能在让李响留下,万一老赵那个老奸巨猾的东西见到李响没有出门说不定又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出来。


李响捎了捎脑袋,“那行,我先回去了,厨房还有绿豆汤,你多喝点,明早我再来看你。”


带着满脸的失落走出凤仙家的大门朝着自己家的茅草棚走去。


凤仙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一种空虚,如果老赵没有来,也许今天晚上她就会装着一直睡下去,让自己放纵一次,可事与愿违,她只能把这机会留到下一次。


走出大门没多远就看到老赵在一个黑暗的墙角抽烟。


“嘿,老赵,你怎么还没回家,不怕你家荷花被人给偷了吗?”李响带着一丝不爽的说道。


“偷你个大头鬼啊,我就防着你这家伙是不是来偷我家荷花。”老赵快步走了过来朝着他的屁~股踢了一脚,转而搭着他的肩膀说道:“怎么样,爽不爽。”


“滚犊子,小心哪天我把你家荷花给爽了。”李响开玩笑的说道。


老赵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吹吧你,老赵我借你两个胆不过话说回来,李响你这么快就出来了,该不会是被人家踢下床了吧,哈哈哈!”


“滚,回家抱老婆去。”李响心中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将他推开一边走向自己家。


老赵朝着他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喃喃自语的说道:“小王八犊子,真不知道凤仙看上你哪一点,竟然能让你上她的床。”


回到家里李响才发现自己还没吃晚饭,不得不热了点剩饭吃下。


吃完饭,趁着夜黑,李响率先~摸~到的房间后面。


“疼,我不玩了!”


里面传来莲芳的一阵阵痛苦的声音,透过窗户,依稀看莲芳被绑在床上,而他男人手里正拿着根粗大的胡萝卜。。。。


“老婆,昨天跟的说的事咋样了,这都又过一天了。”


“还是,过几天再说吧,求你住手,我真不行了”


在几年之前,还是一个人人口中的好男人好丈夫,虽然有一点好~色,但好多女孩都挣着想要嫁给他,可哪想到被吴雄打残之后竟然变~态到如此地步。


还有那个吴雄,下手也太狠了,好端端的一个男人竟然被他打成了这个德行,现在还背着桃香在外面偷女人,还是偷刘能的老婆,这他娘的也太不要脸的。


回想到自己和牡丹的那一幕幕,一个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


该死的,我怎么会那么冲动呢,还有你,小老弟,下次给老子老实一点,绝对不能够碰牡丹,那可是刘能哥的女人,也是将来我的嫂子。


不知不觉中来到王婶家的门口。


“啪!”一盆冷水泼在他的身上。


“我去,王婶,你搞什么,想帮我洗澡也要先帮我脱衣服吧。”李响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迹,香香的带着一些洗发水的味道。


扭头望去,只见王婶披头散发站在大门里面,简直就像鬼片中的女鬼一样。


看的李响眼珠子都快冒了出来。


“妈呀,鬼呀!”


王婶正在洗头,也没注意到大门外面有人,随手一泼哪想到竟然泼到李响的身上。


看到是李响,王婶不但没有道歉反而嬉笑道:“小犊子想老婆想疯了,走路也不看着点走,小心真的遇上女鬼吸光你的阳气。”


李响刚刚跑出几步,听到声音,赶紧有快步走了回来,推开篱笆门,低头望着王婶,不好气的骂道:“王婶,人吓人吓死人的,你的陪我精神损失费。”


“你个癞皮狗,别以为我家没有男人就好欺负,老娘可不是好欺负的,还精神损失费呢,老娘陪你站着说话都觉得腰疼。”


“要不我帮你按摩按摩。”李响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了出去。


王婶一个粉拳落在他的肩膀上面,骂道:“好你个小犊子,老娘的老豆腐你都要吃,看不把你给剁了。”


李响也不示弱随即靠近王婶的耳边轻声说道:“王婶,你还记得你白天说的话吗?”


“白天,白天我说什么了。”话音刚落,王婶猛然一怔,目光落在李响的裤~裆上面。

王婶眼睛一亮,转而轻声说道:“你小子是不是想媳妇想疯了,一个凤仙都不够吗?”


说着快步走到大门口东张西望,回头看了看李响,心中顿时犹豫起来。


王婶家距离李响家很近,几乎只隔着两道篱笆墙,距离其他村民的房子却有些远。


此时已经快十点,其他村民的灯都已经熄灭,整个村庄就只剩下她一家的灯还亮着。


王婶走了回去,一边说道:“那个李响,刚才是婶子不好,我去给你烧水你去把衣服拿过来换一下,别感冒了。”


李响正愁着要回家去烧水呢,于是笑道:“这还差不多,烧热一点。”


王婶心中七上八下走进厨房烧水,心中犹豫不绝。


她的老公死了五六年,自己也没有儿女更没有改嫁,因为她没有生育能力,这事情早就被很多人知道,因此就算她想要改嫁也嫁不出去。


就这样,她一个女人生活了五六年的时间。


好几次她也发现板壁下面有一双贼眼在偷看自己在。


她知道这个人就是李响,只是没有揭穿而已。


这几天因为来了才没有看到李响来偷看自己。


白天听到李响和荷花在说什么一尺长的事情才故意说出那些话出来。


今天更是有意无意的朝着李响泼了一盆水,就是想要看看李响那玩意到底有没有他说的那么长。


嘿嘿,这小犊子就是不知道给不给力,不会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吧。


心中挣扎了好几次之后暗自嘀咕了一番,眼中甚至闪过李响趴在自己身上翻云覆雨的一幕幕画面。


“好了没有。”李响已经拿了一套衣服走进厨房。


“好了,原本我就烧着一锅热水呢。”


李响瞄了一眼她那有些发红的脸蛋,故意说道:“王婶,我刚才在路上摔了一跤,右手还疼,要不你帮我擦擦背。”


“想的美了你,谁不知道你心里那点花花肠子。”


“婶子,我真没骗你,要不是你把我鞋子都浇湿~了我能摔跤吗,还不是被你害的,再说了你不是很想看看我那到底有多长吗,保证不让你失望。”


王婶小心脏‘呯呯’直跳,故作为难的说道:“既然这样,那也行,我就委屈一下帮你擦擦背,不过就这一次。”


提着水来到洗澡房,李响脱掉衣服裤子站在王婶的面前。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李响一脸得意。


王婶顿时傻眼了,她也是过来人,自然也见过,却没有想到李响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恐怖。


“你小声点,别被人听到。”王婶做贼心虚的说道。


随即用毛巾给李响洗澡。


李响打董事以来还从来没有女人帮他洗过澡,小手摸在他的肌肤上面让他全身一阵阵颤抖。


李响哪里还忍的住,快速解开王婶的衣服。


“小犊子,你要干嘛,别乱来。”王婶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但很快就闭上了眼睛享受起来。可无巧不成书,就赶这时候王婶的亲戚来串门了。


虽然看见一片红色,李响却真不甘心,想要硬来。


王婶却哀求道:“不行,李响,真的不行,会出问题的,过两天,等亲戚走了我在门口放一个白色食品袋,你就过来,保证让你~爽歪歪。”


李响万般无奈,只能擦了擦身上的水珠把衣服穿好。


接着在王婶的胸口狠狠的摸了几把才走出大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李响起得很早,刚刚把河虾河鱼带回家,就看到院子里面停着一辆摩托车。


“不会吧,这么早,老赵,你就不用给你老婆做早操吗?”李响打趣的说道。


“得了吧你,老赵我可不像你这个饿死鬼,赶紧的。”


老赵称了一下,把钱塞给李响,装好之后就骑车离开。


李响拍了拍手中的一百多块,开始清理渔网。


“李响哥哥,今天这么早啊。”


小芸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


“是小芸啊,太阳还没出来呢,不睡觉跑我家来干嘛。”


小芸四周扫了一眼发现没有人,一手抓在李响的裤~裆上面。


“啊!”李响一声尖叫,转而一手拍在她的屁~股上面狠狠的捏了一下,轻声说道:“轻点,小心把他折断了。”


小芸的小手捏了好几下,嬉笑道:“我妈说想吃鱼,让我过来买几条。”


“买什么买啊,我这鱼又大又长,你自己挑吧。”


“那我要你这一条,你给不呢。”小芸再次捏了几下。


“大白天的,小心被人看见,王婶就在隔壁呢。”

“哟,小芸啊,这么早过来买鱼啦。”王婶已经起床走到自家小院。


小芸赶紧把手挪开,笑道:“是啊,我妈说好久没吃鱼了,这不李响哥哥刚好打渔回来就过来买几条回去。”


“是你爸爸想吃鱼吧,唉,瞧你老爸那身子板也该好好补补了,多买点回去,啊!”


王婶并没有看到小芸和李响的动作,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厨房做饭。


李响把鱼从渔网卸下之后给小芸装了几条,一边轻声说道:“还好没被王婶看到,要不然就完蛋了。”


“鬼知道王婶这个时候突然冒了出来。”小芸撇了撇嘴塞给他十块钱。


“给什么钱啊,拿回去,就说是我送的,这么多年你们家也没少关照我李响。”


小芸接过他递回的钱放在衣兜里面,笑道:“那行我帮你收着,下次回城里读书我帮你买点好吃的回来。”


送走小芸,李响吃完饭带着几条鱼和柴刀朝着凤仙家走去。


凤仙昨天喝了些绿豆汤,今天气色已经好多了,正在家里做饭。


看到李响提着鱼进来,悠悠笑道:“李响,别每天都带鱼过来,这河鱼晒干了也能卖点钱,听说干鱼的价格还真不错了,好几十块一斤。”


“我家都晾了好多干鱼呢,你中暑了身体虚弱,这鲫鱼煲汤喝挺补的。”


凤仙接过他手中装着鲫鱼的食品袋,小手忍不住的在他手上摸了一下,问道:“你要到山里去吗?”


“恩,家里没柴火了,我的去砍些柴火回来,家里晾着干鱼,要是下雨你帮我收一下。”


说完,李响伸手摸了一下她那丰~腴的臀~部。


“啪!”凤仙象征性的拍了一下他的手,翻了个白眼,“大白天的小心被人看到。”


李响嘻嘻笑了笑,转身朝着山上走去。


“诶,早点回来,晚上来我这吃晚饭。”


“知道了。”


一听说凤仙让他回去吃晚饭,李响乐呵的不得了。


嘿嘿,看来今天晚上有蜂蜜吃了。


走在林中小路上面,隐隐觉得身后有人一直跟着自己,回头一看只见莲芳一路低头走着,满脸的忧愁。


李响故意停下脚步做在小路边点燃一支烟,悠悠的抽了起来。


莲芳见他坐下也不自觉的坐在路边,斜着眼睛望着李响,生怕他靠近自己。


昨天晚上被迫答应老公的要求之后,看到李响带着柴刀上山于是跟了上来,她不想在家里的床~上发生那种令人作呕的事情,只希望在山上把事情给解决了好回去交差。


这里已经是半山腰,远远望见村子在就在山脚远处。


她想回去,不想跟李响发生那样的事情,可如果不这样,回去之后肯定又的被老公痛打一顿。


此时的她进退两难犹豫不决。


李响似乎看出了什么,抽完烟之后继续朝着山上走去。


良久,翻过一座大山,李响再次停下,这次,莲芳距离他近了一些。


“嫂子也来砍柴啊?”李响大声问道,一边掏出柴刀动手砍柴。


“嗯!”莲芳羞涩的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砍柴。


李响动作很快,没多久就砍好一捆柴火,而莲芳却只砍了一小捆。


来到莲芳的那捆柴火边坐下,问道:“我说你家张全怎么让你来砍柴,他怎么没过来。”


莲芳支支吾吾的说道:“他昨天喝多了还没起来呢。”


“哦。”李响点燃一支烟悠悠的抽了一口,继续说道:“你也真够累的,这么大热天来砍柴,全身都出~水了。”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的望着连芳那被汗水浸~湿之后包裹着胸口的衣服上面。


听到出~水两个字,莲芳的脸上顿时升起一股红晕。


四周瞄了一眼看到没有其他人,于是轻声说道:“张全都给你说了吗?”


“嗯!”李响心中有些冲动,抽烟的手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昨天憋了一天,今天应该能好好的爽一次了吧,嘿嘿,终于要告别处~男了。


“那个,李响,能答应嫂子一个要求吗?”莲芳坐在地面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紧张的说道。


“说吧。”李响已经迫不及待的把烟丢掉坐到她的身边。


莲芳低着脑袋,轻声说道:“那个你只能弄我的玉蚌,不能弄其他地方更不能亲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差点说到肚子里面去。


“啊!”


李响怎么也没想到这莲芳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但很快他有点头说道:“行,其他地方都不碰,就只碰那个地方,快点,我都等不及了。”


莲芳原本已经闭上了眼睛,可看他弄了半天也没成,不由的睁开眼睛着急了起来,眼睛四周扫视生怕这个时候有人过来。


李响一脸的尴尬,说道:“不是没经验,是从来没这样弄过啊,这也太费劲了。”


莲芳咬了咬牙齿把心一横,说道:“要不还是我来帮你吧。

。。。。。


豁出去了,管他娘的什么妇道,什么道德,活了小半辈子,也该让自己好好过过日子了。


压抑了多年的情绪顿时释然,不在被老公束缚,尽情的享受男人给予女人的关爱。


终于,她再次感受到女人应该得到,这次,她没有了包袱,尽情的享受,原本以为今后的生活都是暗无天日,但此时此刻的李响给了她一丝快乐一丝希望。


良久,两人都把衣服穿好。


莲芳忍不住的在李响脸上轻吻了一口,笑道:“李响,你真好,真的,谢谢你,等我伤好了,我在找你,保证让你~爽个够。”


李响呆呆的望着她,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黯然伤神的莲芳好像变了一个似得,整个人换发出一股青春的火力,一股对新的生活的希望。一种对未来美好日子的向往。


“嫂子,你,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烧了。”


“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怎么样,姐的蜂蜜好吃吗,要不要再来一次。”


李响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你个小馋猫,改天再好好收拾你。”


说完,朝着前方走去来到一个灌木丛用刀抛出几个球形的东西。


“这是啥玩意。”看到他拿着几个球形的东西走了过来,莲芳疑惑的问道。


“这叫散血莲,能消除淤血,回去之后把他洗了切成片熬水喝,剩下的晾干慢慢服用,对你的伤有帮助,还有你其他的伤口记得用茶油涂一下消炎,免得感染了。”


听到这一席话,莲芳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哽咽道:“李响,你对我真好,我莲芳虽然不能够嫁给你,但等我伤好了,你要是想要了就来找我。”


“行了,别哭哭啼啼的了,被人家看到还真以为我把你咋样了呢。”


“还说没把我咋样,刚才都把人家给爽~死了,小坏蛋。”莲芳一个粉拳锤在他的肩膀上面,心中却是美滋滋的。她明白离婚是不可能的,但背着张全那个变~态和李响幽会却是能做到的事情,毕竟张全想要借种,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弥补一下自己多年的空虚寂寞呢。


李响在山上收拾了一下昨天放的套,并没有什么收获于是扛着柴火回家。


为了避免被人起疑,李响让莲芳走在前头远处先回去,自己远远的跟在后面。


刚刚走到玉米地就看到远处张全快步跑到莲芳的跟前一阵谈论之后欢天喜地的帮着莲芳扛着柴火回家。


李响自嘲的笑了笑,继续朝前走

来到一片玉米地,把柴火放下走进玉米地深处。


昨天他在玉米地安装了几个套,想要去看看有没有收获。


让他意外的是,还真的套中了一只五斤多重的野兔子。


“嘿嘿,今天运气还真不错,好久没吃过兔子肉了。”


“哎哟喂,李响,运气不错啊,套中这么大一只大白~兔。”一个声音随风飘来。


循声望去,只见牡丹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李响瞄了她一眼,嬉笑道:“怎样,比你的大白~兔大多了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