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皇上在御花园进入太子妃*总裁一晚上都没退出去

更新时间:2020-12-31 15:11:00

老四点了点头,这事情本来就是他们计划好的,只要老谢上山采药,他们就安排两个打手,在老谢采药的必经之路设伏,狠狠的教训老谢一顿。

而此时的老谢对于这件事情浑然不知,刚一进山里,就一门心思的寻找着自己需要的药材。

董德才那两个打手带着棍子悄悄地跟在老谢的身后,想要找个绝佳的出手时机。

而前面的老谢对于自己危险的情况一点察觉都没有,还在低着头看哪儿有药材呢。

刚刚采了一株草药,老谢下意识的抬起头,却发现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道黑影。

再抬头一看,只见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人拿着一根钢管,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呢!

 文学


“哟呵?两位这是?”

看到这两人的阵仗,还有眼神当中那丝丝杀意,老谢怎么可能猜不到他们是来干嘛的?

“谢建国,别废话,识相的自己断根胳膊,别麻烦我们兄弟两!要不然,身上会少什么零件,劳资可就不敢跟你保证了!”

其中一名打手一边说着,眼神还望老谢的裤裆处瞟了一眼。

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要么自己断只手,要么连着第三条腿儿一起断!

“呵呵!你怎么不去死!”

老谢爆吼一声,直接提起腿一脚踹在了一名打手的胸膛上,回身又给了另外一个打手的腮帮子上狠狠的来了一拳。

老谢可不是什么善茬,当年在山南村也是赫赫有名的一霸:“艹尼玛的两个小逼崽子,劳资当年打架的时候你他娘的还是水儿呢!”

而两个打手一人胸膛上挨了一脚,另一人腮帮子上肿起了鼓鼓囊囊的一块儿,他们自己也知道,今天是提到铁板了。

没想到这谢建国这么硬气,二打一居然还敢还手?

“谢叔别怕!我来了!”

可正当两名打手准备重整旗鼓的时候,林子那边却再次传来一个吼声,紧接着一个男人扛着一把锄头就冲了出来。

仔细一看,居然是前面诬陷老谢卖假药的王建成!

“卧槽!王建成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想干什么?”

两名打手看到王建成瞬间就有些慌了。

本来一个老谢就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再加上一个拿着锄头的王建成,他们今天恐怕就只能撤退了。

可是,老谢怎么可能让这两个人跑掉?

趁着两名打手的注意力在王建成身上的时候,直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迅速把其中一名打手给撂倒了。

王建成也不甘示弱,拿着把锄头舞得虎虎生风,很快就给另一名打手的脑袋上来了一记闷棍。

王建成本来就是跑过来的,现在又剧烈运动,早已是满头大汗了,他扶着树大口喘着粗气,对着老谢问道:“谢叔,这两个人怎么办?”

老谢把这两个人的头拎起来看了看,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就耐着性子问:“快点儿告诉我是谁派你们两个人过来的,如果你们两个人跟我说实话的话,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们两个一马。”

可让老谢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打手还挺讲江湖义气的,直接脑袋一横。

“有啥要剐随便你,想让我们出卖别人,那是绝不可能的。”

站在一旁王建成被这两个人给弄的有些生气:“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谢医生这是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要不然的话直接把你们送到派出所去,你以为老子不知道是董德才派你们来的?到时候你们进了派出所,你们还以为董德才那老怂货会来捞你们不成?”

“哟?孙赖子?吴三儿?又是你们两个?这都第几回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刚进审讯室,小六就发现这两人竟然还是老熟人!

这个孙赖子和吴三儿都是董德才的侄子,所以小六即使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个人到底为了什么药袭击老谢。

只不过现在是法治社会,犯事儿都得讲证据,光靠猜想可是行不通的!

“警察同志!我们冤枉啊!”

这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面直打鼓,直到现在他们才想起来,这个谢建国可是有杨家几个子女撑腰的!

要知道,虽然老杨家曾经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可如今这几个子女,哪个是简单的货色?

小六自然看出了孙赖子和吴三儿心里其实是有些发虚了,他本来就是审讯方面的老手,自然知道这些细微的心里变化。

可是让他无奈的是,这两个人算不上什么铁骨铮铮的硬汉,但是偏偏这两个人经常惹事生非,简直成了派出所的常客了,对审讯手段也有所免疫,所以让他们的工作很难顺利进行。

不过既然已经在老谢那里夸下海口了,也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做了。

“孙赖子,吴三儿,你们这是第几次进来,应该也不需要我多说了,所以我劝你们最好把事情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了,你们两个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相信绝对不会跟谢医生有什么仇怨,一定是有人在指使你们两个,所以你们两个只要把幕后的人说出来,也就没有你们两个什么事儿了,但是,如果你们铁了心的要包庇他人的话,法律可是不会留情的!”

说完这番话,小六双手抱胸,站在审讯室门口,装作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

“那个,警,警察同志,我们兄弟俩真的是上山采药的!本来我们采得好好的,可是,那个谢建国和王建成不由分说的冲过来把我打一顿,还把我送到派出所来了!警察同志,我们真的冤枉啊!”

听到小六的话,孙赖子脸色一转,表现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呸,孙赖子,你是个什么人你自己不清楚吗?还谢医生袭击你?你怎么不说是谢医生拦路抢劫呢!”

小六这边还没发话,旁边一名警察就已经忍不住了。

“那个,警察同志,话不能这么说啊!我孙赖子以前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自从上次你们把我狠狠教育了一顿以后,我可是打心眼儿想做个好人啊,所以这才和吴三儿一起上山采药,想换点钱花,可你们非不相信我,我有什么办法?”

一边说着,孙赖子还无辜的摊了摊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是改过自新了呢。

“哼!孙赖子你少放屁,人家上山采药都是带着镰刀锄头,哪儿有带着钢管上山采药的?你最好是老老实实交代清楚,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

那名警察看到孙赖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猛的一拍桌子,大声喝道。

“诶诶诶,警察同志,别生气别生气嘛!我知道你们的规矩,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不过这次我们哥俩是真的上山去采药了,不信你们问吴三儿啊!”

那名警察的态度越是严厉,孙赖子反而丢掉了心里那一点点惊惧,跟那警察唱起对手戏来了。

“咳咳,好了好了,那个,小徐啊,你先出去招待下谢医生,这里交给我吧!”

看到孙赖子这幅样子,小六也有些无奈,对着那名警察招了招手,示意他先出去。

“是,六哥!”

那名徐姓警官也是气得心慌,打开了审讯室的门想要透透气。

他刚走出门,老谢和王建成就立马围了上来。

“唉,谢医生,别提了,那个孙赖子还有那个吴三儿,就是个典型的泼皮无赖,咱们要是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估计他们不会承认的!”

那徐姓警官叹了口气,神色当中满是无奈。

“啊?确凿的证据?咱们不都抓他现行了么?怎么还不算确凿的证据啊?”

王建成有些想不明白,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现在他们两个一口咬定他们就是上山去采药的,而且还说是你们先袭击的他们,毕竟这事儿也没个目击证人,全屏谢医生你们两个人的口述,我们也没办法定罪啊,要是谢医生您真挨了打,咱们还能验伤,可是,挨打的不是他们么…”

徐姓警官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虽然孙赖子和吴三儿是个地痞流氓,但毕竟也是二三十岁的壮小伙儿,以前没少欺负人,这还少第一次被别人给欺负了的。

“咳咳,是这样啊…”

听到这话,老谢也有些尴尬,早知道就挨两下了。

“那行,谢医生你们先休息会儿,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忙呢。”

“那个,小徐,我要是有办法能让他们主动招供的话,进审讯室算违反规定么?”

正当徐姓警官打算离开的时候,老谢却一把拉住了他。

“额,按道理来说,受害者是不能参与审讯的,可是现在孙赖子他们也不算什么犯罪嫌疑人,如果谢医生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安排你们在会客室见一面!”

徐姓警官皱了皱眉,提出了一个办法。

“那行,那麻烦你们了,警察同志!”

老谢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只要把那两个人交给他,他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招供!

“不过,谢医生,咱们先说好啊,一会儿无论如何,也不能进行人生攻击啊!”

末了,徐姓警官特地对老谢交代了一声。

“嗯,徐警官你放心吧,我就更他们两个说几句话,绝对不会做其他什么事情的!”

老谢点了点头,他并不是那种喜欢仗势欺人的人。

而且,对付那两个小角色,他有的是办法!

“那行,那我马上去安排。”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徐姓警官点了点头,去安排去了。

很快,老谢就在派出所的会客室,见到了上午袭击他们那两个年轻人。

“两位小兄弟,恕我直言,你们可能时日无多了!”

刚一进门,老谢就直接对着二人来了一句猛料。

“什么?谢建国我草拟大爷的!你咒谁呢?”

听到这话,孙赖子和吴三儿瞬间就不干了。

这好好的,咒谁时日无多呢?

“呵呵,我问你们,你们是不是经常感觉自己脚步虚浮,晚上经常失眠,而且容易尿急?还吃不了什么补药?”

老谢没有回答两个人的话,反而再次问了一句。

“额…这…”

孙赖子和吴三儿彼此对视一眼,一下子都沉默了。

因为,老谢说的这些东西,竟然和他们身上的症状分毫不差!

“怎么样?我说中了吧?看这病症,你们两个应该是得梅毒了吧?你们是不是经常去那些发廊里面玩啊?而且,你们两不会跟同一个女人好上了吧?”

老谢冷笑一声,那眼神,看得二人心里一颤。

“梅,梅毒?”

孙赖子瞪大眼睛,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得梅毒了?

“赖子哥,咱俩不是经常去那发廊玩么?而且,咱俩确实也跟那小红一起玩过啊?莫非…”

吴三儿也一下子慌了,在孙赖子耳边悄悄说道。

“废话!要你提醒老子吗?”

听到这话,孙赖子不由得一阵火起,但随即又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绝望。

本来他还对老谢的话嗤之以鼻,认为老谢只是在故意吓唬他们,好让他们说实话而已,不过,当老谢说出他们两个人还跟同一个女人玩儿过的时候,孙赖子心底最后的那一丝侥幸也被彻底打消了。

只不过他有些迟疑,自己和吴三儿都要打断老谢的腿了,对方得知自己身患梅毒,应该是很高兴才对,怎么反而是这幅要帮忙的样子呢?

“其实你们两个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就是董德才叫你们来的而已,整个镇上,除了他以外没别人了,你们自己想想,我明明知道是董德才那龟儿子在陷害我,为什么还要把你们两个带到派出所来询问?”

看到两个人的神态变化,老谢连忙又添了把火。

“这…谢医生,我们兄弟俩凭什么相信你?董叔的医术和你不相上下,我们兄弟俩要是患了梅毒…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孙赖子小心翼翼的对着老谢问道。

不得不说,孙赖子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就连称呼都变成了谢医生,而不是和原来一样直呼其名了。

“呵呵,董德才家的医术只擅长外科,而我们谢家则是内服外调的结合,你说他董建国怎么看不出来?再说了,董德才坑蒙拐骗了这么多年,他那点老本恐怕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吧?他现在眼里只有钱,哪儿还有心情来看你们生病没生病?”

老谢笑了笑,神情当中满是不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