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口述放进去的感受-光屁股撅高打到肿羞辱

更新时间:2020-12-31 16:07:49

苏黎脸上一红,她避开了陆羽的眼神,干巴巴的解释道,“我都说你说了,你哥哥就算是再忙,也不会对你置之不理的。”


陆羽磨了磨牙,只好接受了,“老师,我可先跟你说好,去了我家,不许乱说我的话,我哥受伤了,他经不起刺激。”


受伤?

 

苏黎想起刚刚电话里陆寒时语气的不对劲,不由得忧虑起来,怎么会受伤的?


夜里,苏黎不同意,但陆羽还是派了车子来接她去陆家,态度强硬,说什么都不让苏黎自己打车。苏黎只得同意,微一出神车子已经启动,一路往陆家驶去。


终于到了陆家,饶是苏黎这样也算看过大场面的千金小姐,也忍不住暗暗舌砸。


苏黎猜到陆家非富即贵,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富有,她这样冒然地出现在他家里,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文学


管家听说她是陆羽的老师,来此的目的是家访,边在前头带路边热情地说道:“苏老师这边请,我家老爷夫人太忙,小少爷就一直让时少爷代为看顾。你请坐,我这就去请时少爷下楼来。”


管家刚要转身,却被陆羽抬手止制了,“不必麻烦了,我直接带苏老师上去找我哥就行,你忙你的去吧。”


“可是时少爷在房间里……”管家还想说什么,但见陆羽沉下脸来,只得连忙闭了嘴,低头依言退了下去。


苏黎就跟着陆羽的脚步,上了他家的二楼。


“哥,苏老师来了。”陆羽在一扇房门前敲了敲门。


“知道了。”熟悉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苏黎心中一紧,莫名地有些紧张,不由得抬手抚了下额边的发丝。


就见陆羽扣动门把,门应声打开了,陆羽道:“苏老师请进吧。”


入眼就是一式黑白的家具与摆饰,显得简单明了,且不失高端优雅的配色,看着虽低调,却很符合陆寒时风格。


只是那个站在她面前,勾着唇,一脸似笑非笑的男人不是陆寒时是谁?


苏黎不禁上下打量了他好一会,除了发现这男人脸色苍白了一点,哪还有一点受伤的症状?就连身上包扎伤口的纱布都没见着。苏黎不由得狐疑地看向陆羽,以眼神问他,“不是说陆先生受伤了吗?这怎么回事?”


陆羽刚要说话,便听见陆寒时那淡漠低沉的声音,“陆羽,你都跟苏老师胡说些什么?”


苏黎神色一阵大囧,怎么感觉自己像似被兄弟俩摆了一道,故意骗她上门一样。


“你出去吧,我想苏老师有些话只想跟我单独聊。”陆寒时微微眯起眼睛,那视线落在苏黎的身上,就连说的话也别有深意。


苏黎的脸涨得通红,这个家伙该不会当着弟弟的面胡乱说些什么吧?!


陆羽轻咳了一声,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转着,最终还是妥协,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房间里刹时只剩下两人,空气中的那股尴尬还没散去,苏黎忍不住出声打破沉默。“那个……”


陆寒时微垂头,看着她因尴尬而染上红晕的脸颊,甚是可爱,不自觉地勾起唇,轻笑一声,“你能来看我,我真的很高兴。”


“我是来做家访的。”苏黎半点也不愿意配合他。


陆寒时却又厚脸皮的接着说道,“顺便来看我。”


苏黎面无表情的忽略了他的话,她从包里掏出了份试卷,递到陆寒时面前,“陆先生,陆羽的情况你都了解吗?陆先生有没有考虑过跟老师沟通一下,毕竟孩子的学习与是日常出现的问题,仅凭老师单方面的了解,或许不够全面,若是可以,作为老师希望家长能尽量配合一下,共同怒力让孩子把错误改正,对于这些,我相信陆先生会很赞同的。”


陆羽的问题就摆在眼前,作为老师,她既然接了这个担子,就像负责任到底。


“苏老师的话,我非常赞同。在这件事情上,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呃,这句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的?苏黎下意识地也旁另一边挪了挪,以便避开他的靠近。


但两座的沙发,总共就那么点座置,她一动,陆寒时也跟着靠过去,很快苏黎就紧贴着扶手了,再也挪不动。


如此一来,苏黎若是还不明白他是故意的,那还真是纯洁得可以,她已经羞愤得满脸通红,想站起来,但眼见陆寒时突然向她把手伸了过来。


“苏老师,好几天没见,想我了么?”陆寒时那深邃的眼眸,似乎带着异样的情愫。


“没有!”苏黎见他距离靠得太近,忍不住往后一躲,不小心撞到了他。


他一声闷痛,苏黎诧异地抬眼,就见陆寒时被她推得直接撞到沙发背上,眉头皱得快要打结了,一脸痛苦的模样。


“陆寒时,你怎么了?”苏黎一见,顿时也紧张起来。


苏黎忙伸手去拉他,但才碰到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握住,用力一拽,自己反而猝不及防地往他身上倒去,一头扑到他怀里。


“嘶!”这回闷痛声就响在头顶上,苏黎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撞上他的刹那僵直的身体,不由得忙挣扎着要离开他。


但陆寒时却反手一把将抱到,紧紧地箍在怀里,低头用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沉沉的声音低哑着道:“别动,让我抱一会,就一会。”


这声音像有魔力,苏黎果真停止了挣扎,愣愣地呆在他怀里,一时也不明白为什么。


她的后背抵着陆寒时的胸膛,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有力的心跳,抱着自己的手臂渐渐收紧,陆寒时的刚刚还抵着自己头顶的下巴,突然一滑,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细嫩的脖颈,他的唇擦着她的耳尖,轻轻地伏在自己的肩窝上。


苏黎倏然僵直身子,正想提醒一句,却听到陆寒时用力地吸了口气,声音也变得沙哑了,“我这么想你,你却半点没想过我,真是不公平。苏老师,你能再待一会吗?”

话说完,陆寒时就将整个脑袋深深地埋入她的颈窝里,温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肌肤上。


觉得他的呼吸异常的沉重,像受了委屈,在寻求安慰一样。


这一刻,苏黎忽感心中一紧,想说的话生生顿住了。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太阳西沉后的暮色从窗外透进来,朦胧之间似乎透着股温馨感,又听到陆寒时长吁口气,刚刚紧紧箍着她的手臂渐渐放松下来。


苏黎也忍不住深呼吸一下,好缓和刚刚被紧箍着的窒息感,却好像闻到了一股药味,她双眉一皱,猛地反应过来,动了动肩膀,问道:“陆……陆先生,你到底哪受伤了?”


“嘘!”陆寒时却再次打断她,“别说话,安静一下,现在气氛刚刚好呢!”


“不是,”苏黎不知哪来的力气,这次竟然轻易就挣脱了他的怀抱,站起来急声道:“我都闻到一股药味了,你身上肯定有伤,你给我看一下,到底伤得重不重?”


陆寒时静静地看着,没说让她看也没说不让她看,直接看得苏黎有些不好意思地想移开眼时,才见他忽然勾起唇角,向挑下一边眉,邪魅地笑道:“你确定要看!”


话说着,抬起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放在领扣上,边缓慢地解着扣子,边接着低哑地道:“我伤在一处隐蔽的部位,我只能把衣服脱了给你看。”


这话本身没什么毛病,偏偏结合了陆寒时此时的表情与语气,却异常地撩拔人的心弦,他还坏心眼地将动作放慢,一点一点地像在引诱着苏黎。


终于解开了第一颗扣子,露出他蜜色而精致的锁骨部位,有生之年,苏黎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的锁骨也可以用精致来形容,忍不住吞咽下喉咙,眼睛紧紧盯着他的手继续往下去解第二颗扣子。


他故意只用一只手,修长的指尖轻轻地撩起扣子,缓缓地摸着扣眼,配合着另一只手指,把扣子挑出来。


随着他的动作,扣子脱离出来的那一刻,苏黎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随即就见敞开的放领里露出紧致的胸肌,就在这一刻,苏黎的脑子里倏然地想起了某个不可描述的片断,脸上一烫,陡然间转过身,捂着脸羞愤地道:“我不看了我不看了,陆先生,你快把衣服穿好,我真的不看了!”


陆寒时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更多的是如释重负,却不动声色地依然坏笑着道:“你确定不看吗?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以后可没这种让少爷我亲自上演脱衣秀的机会了,你确定不会后悔?”


苏黎压根不转过身来,依然背着他连连摆手道:“我确定我确定,你赶快把扣子扣好吧!”


背后一声轻笑,不用看,苏黎也能想象得到陆寒时此时的表情,肯定是充满着戏谑的笑意,懊恼地闭上眼,一阵扼腕的。


“转过身来。”陆寒时提醒一句,却见苏黎依然动也不动,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他只得又补充一句,“扣子已经扣好了。”


这才见苏黎缓缓地转过身来,只是垂着脸,再也不敢随便乱看了,神色窘迫得满脸都通红了。


见此,陆寒时不禁又轻笑一声,深邃的黑眸里溢满了笑意,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脸,忍不住又逗弄了一句,“你的脸好红啊,真令人想亲你一口!诶,我刚刚抱着你时,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苏黎觉得自己再也待不下去了,深吸口气道:“陆先生,既然你的身子抱恙,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改天若您有空了,我……我再约你谈谈陆羽的事情吧!”


说完,她连忙把矮上的试卷拿起来,折好了放回自己的包里,果真要走了。


“等等。”陆寒时却叫住了她。


苏黎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他还要干什么,但依言停下了步子。


“把你的手机给我。”却听陆寒时道。


“啊?”苏黎以为自己没听清。


“手机给我。”


“哦。”


这一刻,就连苏黎本人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言听计从的。


看着他在自己的手机一阵操作,然后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她的手机上扫了一下,苏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在扫二微码。


“好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约我。”陆寒时边把手机还给她边说着。


“我……”


“怎么?不想记下来,是想赖账?”陆寒时一副债主的模样。


“知道了。”苏黎纳纳地哦一声。

苏黎还想拒绝,但见陆寒时说着已经往房门外走去,只得把到嘴的话咽回去。


下楼梯的时候,陆寒时走在前面,苏黎落后,却总觉得陆寒时下楼梯时的步子有些别扭,后背僵直着,虽然步子不紧不慢,但总觉得他是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


苏黎真的很想问他到底伤在哪了,但又敢他立即转过身来,再次上演一次解扣子的过程,眼看就快要走到一楼了,不时有佣人走动,让人误会了怎么办?


她只能忍住了,放慢了腿步,缓缓跟着走下来。


一楼没见到陆羽的身影,正好管家从厨房里走出来,陆寒时对她道:“珍姨,安排辆车送苏老师回家去!还有陆羽呢?让他过来,跟老师道别一下。”


管家珍姨见了陆寒时像似吓了一跳,想说什么,但见陆寒时的暗示,又忍住了,转而不悦地看了苏黎一眼,应声去了。


苏黎张了张嘴,想拒绝他安排车的,见此,一时不又不敢出声了,生怕惹得管家对她更有意见。


转过眼见陆寒时在看她,有点窘迫,下意识道:“那,谢谢陆先生了,再见。”


陆寒时只嗯一声,依然盯着她。


苏黎不敢再多待了,连忙往大门外走去,但快走到门口时,她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陆寒时道:“陆先生,等你休息好了,我一定会请你吃饭的,希望能跟你预约到。”


陆寒时一直看着苏黎坐上车,直到车子开走后,他才收回眼神。


回身之际,立即蹙起眉头,弯身扶住了门框,猛地咳嗽了几声,脸色瞬间惨白起来。


“哎呀,时少爷,你这是怎么了?”珍姨刚叫陆羽下楼来,就听到他的咳嗽声,连忙跑了过来。


陆寒时摆了摆手,咬着牙问道:“陆羽呢?”


“他说有事忙着,让我代他跟老师说声再见。”珍姨边跑边回答。


“算了,别理他了,你扶我过去。”


不用他说,珍姨跑过来后就已经一把扶住了他,并埋怨道,“时少爷,你干嘛下楼来?看吧,这样硬撑的后果是什么?”


以听陆寒时咳了两声,珍姨还想再说,但被陆寒时率先打断了,“别说了,我伤口可能裂开了,你帮我看看。”


听到伤口裂开几个字,珍姨果然不再啰嗦了,连忙紧张地将陆寒时扶到沙发上坐下来,等陆寒时把上衣脱了,立即就惊恐地见到他缠满了纱布了后背,此刻已经渗染了大片的血红然,以肉眼所见,血色还在渐渐地晕染,可见伤口何止是裂开了,且渗血得厉害,简直触目惊心的。


珍姨吓得声音都抖了起来,“我……我……我去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等等,珍姨。”陆寒时却叫住了她,“等医生过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还是你先帮我处理一下吧,好歹能止血就行。”


珍姨知道他若坚持的话,任何人也改变不了,只得深吸口气,急忙转身去把家庭医疗箱拿过来。


当她拿着剪刀,小心翼翼地剪着那些严重染血的绷带,忍不住眼圈了红,又埋怨起来,“时少爷,刚来家里的那个女人,你是不是就是因为帮她,得罪了人才会被老爷惩罚的?你也真是的,从未见你跟哪个女人亲近过,还同意让她进了你的房间!唉,什么女人不好,偏偏惹上个多事的。”


“珍姨,她是陆羽的老师,不是什么多事的女人。”陆寒时忍着后背的疼痛,纠正了珍姨的话。


珍姨撇嘴,“你还帮她说话,那意思就是因为她了。”


陆寒时无奈,“别说了,快点把药换了,我一会还要出门。”


珍姨一听,立即大惊,“这个样子了,你还要出门?时少爷,你疯了吗!”


陆寒时不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摆摆手,蹙着眉示意她动作快点。


见他的神色,珍姨也见好就收,不敢再啰嗦了,可当把所有的绷带与纱布拆开后,露出整个后背皮开肉绽的鞭痕时,珍姨还是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红着眼硬着声音又埋怨了起来:“你刚刚真该给那女人看看这伤口,让她也刺激一下,凭什么你救了她,最后还得受这罪,她却什么事也不知道。”


这回陆寒时没再出声打断她,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一片,连双唇也毫无血色的,看样子就知道这到底有多疼,额头都冒出一层冷汗来了。

出手帮忙一定会被老爷子那里知道,这个陆寒时从一开始就料到了。


他和老爷子平时并不经常见面,除了交代一些事情和家里重大的会议,两人一年里见面的次数都可以数的过来,与其用父子来说明两人的关系,不如用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着更恰当一些。如果陆寒时做了让老爷子不顺心的事,那么一顿毒打是不可避免的。


那天晚上到家后陆寒时还没进门就看到珍姨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口,他皱了皱眉,知道有事要发生了。


“怎么了珍姨?”陆寒时走上前问道。


珍姨见到他回来,脸上的焦急更多了几分,她急忙凑上前低声说道:“老爷来了。”


陆寒时拿着车钥匙的手一僵,随后又放松下来。不出他的意料,老爷子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与其说灵通,不如说老爷子一直都在看着他。


陆寒时的眼睛暗了暗,随后没有犹豫地往大门的方向前进。


“没事,给我备一些急救用品。”陆寒时没有回头地说道,珍姨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地低叹一声,随即便立马去房间里打算准备好陆寒时需要的东西。


陆寒时站到门口前,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推开了雕刻着精美的图案的木质厚重大门。


随着厚重大门被推开,大厅沙发上的背影立马进入陆寒时视线里,陆寒时看着那个背影,转身将大门缓缓合上。


沙发上的人身着暗红色唐装,两鬓已经泛白,他闭着眼睛,时间在对方脸上刻下的印记反而让他多了几分庄严。


光滑的桌面上放着一个用上好木头制做的木盒,盒子上雕刻着镂空的花纹,多了几分沉寂。


“来了。”老爷子开口说道,语气里透着威严。


“嗯。”陆寒时走到对方面前,在看到那个木盒的瞬间神色变了变。


这个从小他就认识的木盒,每次在他犯错时都会出现,随着一起出现的,还有身体上的疼痛。


“听说,你把人家的手给砍了。”老爷子没有张开眼睛,只是缓缓地问道。


陆寒时捏紧拳头,注视着老爷子闭着的双眼,低声回答道:“是。”


“还是为了一个女人?”老爷子张开眼睛,多年以来看到的太多东西沉淀在他的眼底,只是对上一秒的时间就让陆寒时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他不该动我的人。”陆寒时没有沉默,那天他确实是有想把对方置于死地的想法的。


“哈。”老爷子低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陆寒时,本事不小啊。”


老爷子把看向陆寒时的视线转移到面前桌子上的木盒上,随后说道:“打开它,拿给我。”


熟悉的话又一次出现在陆寒时耳边,陆寒时闻言再一次握紧拳头,背后已经有些冷汗溢出,一些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一起突然出现的还有耳边孩童的哭声,在那哭声渐渐消失后,那些画面也一起消失了。


陆寒时蹩着眉,微微弯腰拿起了木盒,当着老爷子的面慢慢打开了手中的东西。


随着做工精巧的木盒被打开,出现在灯光下的是一根已经有着许久历史的鞭子。


陆寒时看着它,仿佛看到了小时候在这根鞭子下的自己。


“拿给我。”


老爷子站起来,又一次重复道,伸出右手等待陆寒时拿给他。


陆寒时没有犹豫,直接将鞭子从木盒里拿出来放到对方手里,与此同时,视线对上了看着他的老爷子。


老爷子看到对方眼里的淡漠后顿住,随后握紧鞭子抬起了右手。“陆家养不来你这种暴戾伤人的子孙!”


“爷爷,这是你教的好。”陆寒时将视线移开,薄唇激起一抹冷笑。


边上的珍姨见他这么回答,急得不行,连忙跟老爷解释,“老爷,时少爷他不是这个意思……”


老爷子怒气渐深,“小珍,你且出去。”


半个小时后,一直提着急救箱在门口焦急等待的珍姨终于看到大门被打开了。


老爷子慢慢走了出来,珍姨一看是老爷子,连忙低下了头,老爷子见状停住,说道:“给他好好处理一下。”说罢便离开了,没有再回头一次。


珍姨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立马冲到了大厅里。


只见陆寒时单膝跪在地板上,头发和衣服已经凌乱,白色的衬衫被背后的红色液体给染脏了。珍姨忍住快要掉落的眼泪,陆寒时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这相当于打在了她身上啊。


珍姨连忙上前扶起了陆寒时,看到对方疲惫的神情后心里又是一阵心痛。


“珍姨,麻烦你了。”陆寒时脱下衬衫,触目惊心的伤口立马暴露在空气下,珍姨看到伤口后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忍着心痛给他上了药。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少爷就不会被老爷子打了。


珍姨手上的动作很轻,但心里对陆寒时的心疼和对那个女人的厌恶却是加重了。但没想到在陆寒时养伤的这几天里那个女人竟然找上门来了。


珍姨看着陆寒时再一次裂开的伤口,想起刚刚离去的苏黎……


“您应该让她知道的。”于是又忍不住说道。


没想到陆寒时只是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起来有些好心情地摇了摇头。珍姨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匆忙地拿来药箱再一次帮陆寒时止了血换了绑带。


换过绷带后珍姨又熬了些补血的东西送到陆寒时房间里,嘱咐对方小心伤口后便离开了。


房间门再一次被合上,陆寒时看着紧闭的房间门,脑海里出现了几个小时前苏黎在房间里时的画面。


在看到自己身体后对方羞红的表情在陆寒时的脑海里怎么样都挥之不去,背后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陆寒时却觉得心里十分愉悦。


下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呢。


陆寒时摸了摸脸颊,想起那天在车上对方凑过来时软软的触感,随后轻笑出声。


苏黎,苏黎。


每一次你的出现都让我感到愉悦,什么时候你才会真正成为我的人呢。


明明只是几个小时没有见面,但陆寒时却已经开始想念对方。突然想到了什么,陆寒时用手指点了点桌面,随后拿出手机找到助理的名字拨通了电话。


“帮我查一下,苏黎什么时间会去医院。”


挂断电话没有多久对方就将陆寒时交代的内容发了过来,陆寒时看着手机里的内容,满意地勾起笑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