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同学老是对我动手动脚*啊快一点对着镜子被撑开

更新时间:2020-12-31 16:22:28

可很快张晓月却摇了摇头,笑道“没,我跟你开玩笑的,文哥一定看不上我,毕竟我是离过婚的女人。”

她这时的笑,在许文看来,是那么的牵强。

“离过婚怎么了?我还是一个瞎子呢,我都没自卑,你自卑什么?”许文朗声安慰张晓月。

可张晓月这次却没有回应许文。

她们继续前行。

“我当你是我男朋友。”突然,她又冷不丁的说。 第74章 不要脸

许文眉头一挑,脚步微顿。

也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文学
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苏倩的声音“表叔,怎么样了?”

许文连忙道“哦,我忘了跟你们说,你们先回去睡吧,我刚找到晓月,没事,你们不用担心了,我这就带她回去。”

接着苏倩的声音就缓和了很多,她如释重负的说道“那就好,那表叔你们回来的时候,小心点,不行就打个车。”

挂掉电话后,许文说“倩倩打来的,她担心你。”

“哦!”张晓月应了一声,但随后就问道“倩倩跟我是闺蜜吗?”

“是啊。”许文。

张晓月有点疑惑。

她的脑海里浮现起一丝的记忆,但都是关于许文的,当然,还有赵哲。

对于苏倩还是很陌生,不过,在医院里,以及出院之后,张晓月总觉得苏倩看许文的眼神有些异样,或许是因为女孩子都特别敏感吧,她总觉得苏倩的目光很火热。

许文是瞎子看不到,她本来想告诉许文的,可许文再次确认自己跟苏倩是闺蜜的时候,她想,不能出卖闺蜜吧。

怀着小心思的张晓月,突然又变的沉默寡言了。

就要到家的时候,张晓月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许文见她停下来,不由的问道。

张晓月说“文哥,我不想这么早回家。”

“不早了。”许文说。

现在早就满天繁星了。

正好,他们旁边是一个供人晨练以及夜跑的小广场,小广场上有许多小石椅。

张晓月拉着许文坐在小石椅上,抱着他的胳膊,拢了拢长裙,一双洁白的小腿蜷缩在石椅上,头靠在许文的肩上,轻声说“文哥,陪我坐会吧。”

许文苦笑,都已经坐下了,还用商量吗?

张晓月想不起以前的事,也选择性的忘记了刚才发生的那种不愉快的事,而这时的她,脑海里只有许文宽阔的肩膀,以及宁静的夜。

城市里的喧嚣不见了。

这像极了爱情,她心想。

静坐了一会儿,许文有心打破沉静,想要说些什么,可耳边却传来张晓月均匀的呼吸声,刚张开的嘴,就又闭上了。

她累了。

叹了口气,许文轻轻的推开一点张晓月的脑袋,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然后让她继续靠在自己身上。

不远处,停着一辆豪华的跑车。

陈芸芸坐在车里看着远处的这一幕,很生气的自语道“老牛吃嫩草,呸,不要脸!”

可说完这句话,眼圈就红了。

天更蒙蒙亮的时候,张晓月就醒了,一晚上她都睡的很好,许文也第一次这么规规矩矩没碰张晓月,许是因为他知道她很累了吧。

揉了揉酸麻的肩膀,俩人回到家时,苏倩跟吴杰都应该还没起,于是就蹑手蹑脚的跟张晓月回了各自的房间。

在外边怎么也不如在床上睡觉舒服,所以昨晚上那副画面虽然很温馨,可俩人都没睡好。

许文回房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感觉到一爽柔嫩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他很好奇,但没有立刻清醒,而是假装继续沉睡,眼睛眯开一条缝隙,偷偷的看了眼。

苏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房间的,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裙,侧卧在自己的床边,用一只手支着她的小脑袋,另一只手则在许文健硕的胸膛上来回抚摸。

见到这一幕,许文激动的不行,可他却不愿意戳破,害怕这种局面一旦被打破,苏倩会迅速撤出战场。

现在大概是中午左右,吴杰应该早去上班了,苏倩因为车祸跟公司请了假,在家休息几天。

被苏倩这么摸,许文小腹渐渐升起一丝邪火,下面本就一柱擎天,现在是更上一层楼。

苏倩其实心里很忐忑。

之前遇到张晓月问了问,张晓月把昨天看了日记以为自己没离婚去找赵哲,然后被赵哲打了一顿,趁赵哲醉酒跑出来遇到许文的事说了一遍。

苏倩问她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晓月撒谎道“文哥陪我去医院看了伤,一晚上没睡觉,今天早上才回来的。”

苏倩不疑有他,也没打扰许文睡觉。

中午做好饭,苏倩想着该叫许文吃饭了,于是推门进了许文的房间。

本来就是夏天,许文睡觉只穿了个大裤衩子。

当苏倩进了房间,看到许文那健硕的身材时,不由的呆住了。

人就怕对比。

吴杰长的还是挺帅的,可惜太瘦了,那方面也不行。跟许文一比吴杰就像一根稻草,而许文则像一块精钢,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难以名状阳刚之气。

尤其他睡觉时,那无意间竖起的朝天一柱香,更是雄伟壮观,富有爆炸性。

苏倩顿时被许文这野性的美感吸引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胆子竟然大到这种程度。

一双小手在许文身上抚摸,摸着他棱线分明的线条,不禁面红心跳。

后来,她想,许文一晚上没睡,现在一定睡的很沉,不是那么容易醒吧?

于是她的胆子也渐渐的越来越大,直接爬到床上去侧卧在许文身旁,一只小手支着脑袋观赏着许文的身体,另一只则在许文的胸膛上抚摸。

当看到许文那本就惊人的东西,越发惊人的时候,苏倩惊讶的小嘴都合不拢了。

想想吴杰那个东西,再看看许文这个东西,如果是这种放进自己那里,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苏倩没有感觉过,所以她会忍不住去想,越想越是有一种负罪感,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小手慢慢的伸向许文那里。

犹如一股电流划过,许文感受到苏倩那柔软的小手将自己那里包裹住,小腹的那股邪火也再次攀升。

不过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因为他想看看,苏倩究竟想怎么弄他。

苏倩捂住许文的巨大后,心如鹿撞。

男人在女人无意识的时候,肆意玩弄女人是一种另类的享受,会感到很刺激,其实反过来也一样,在许文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苏倩玩弄许文那里,心里别提多紧张与刺激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然而,即便是这样,依旧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她的小手慢慢帮许文把裤子往下褪去。 第75章 在家等我

对于苏倩对他做的事,许文心知肚明却不戳破,因为他也很渴望苏倩弄自己。

所以,就在苏倩褪他裤子遇到困难的时候,许文竟然还配合着假装睡着时翻了个身,然后又翻回来。

许文的裤子被褪下去一点,褪到足够把他那巨大暴露出来。

苏倩的动作停滞了。

她的表情也停滞了。

许文那里实在是壮观的很呢。

苏倩小手颤栗着轻轻摸了一下,又猛的抽了回去,但很快……又摸了一下。

偷偷看许文,发现许文依旧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应,她的胆子也愈发大了起来。

白皙柔软的小手慢慢覆盖在那处,她整个手握都握不过来。

那是一种滚烫的触感,而且肉腻舒滑。

苏倩的小手在上面流连,轻轻滑动。

浓郁的荷尔蒙味道丝丝入鼻,苏倩不禁迷失在欲望之中,她甚至途中抽回小手,放在自己鼻尖下闻了闻许文那里的味道,且还身处鲜红的小舌尖偷偷舔了舔。

那里的味道当然不好闻,可这玩意你不能用好闻不好闻去形容,因为它是一种诱惑,即便再难闻,关乎于欲望与需求这些生理方面的课题后,它也就变成了一种另类的美味。

苏倩的呼吸逐渐急促,虽然是她在抚弄许文那里,可自己却先一步进入佳境。

于是,一只手套弄着许文那处,一只小手干脆放弃支撑脑袋,而是伸进了自己的睡裙里。

许文也很激动,苏倩是他最想得到的女人,但碍于某些原因阻隔。

所以,许文很喜欢她玩弄自己,这种被苏倩肆意鼓弄的感觉,简直比直接来一发都爽。

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保持着自己均匀的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吓到苏倩,从而终至自己的幸福。

那里传来巨大的刺激,让许文小腹的邪火越发旺盛,他几乎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把苏倩压在身下然后啪啪啪了。

可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

苏倩的一只手在弄许文,一只手在弄自己,其实她的反应一点都不比许文差,甚至更有胜之。

本来她那里就泥泞不堪了,此刻再被自己抚弄了一会儿,那里就再也不负重荷。

许文只感觉苏倩握住自己那里的时候,手上力度突然加大,然后她的娇躯就是一阵颤栗。

完了吗?

知道苏倩释放了自己,许文心中突然很不安,很失落,很害怕苏倩一完事,就放弃对自己的那里的兴趣。

有句话不是说嘛,撸前淫如魔撸后圣如佛。

可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男人完事后只想静下来吸口烟,而女人……是有余波的,就像地震一样,有余震。

苏倩重重的喘息,温热的气流喷洒在许文那里,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

就在许文开始失落的时候。

苏倩趁着余温未退,却突然用一只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弯腰张开小嘴,对准了许文那处。

希望重燃。

自己那即将爆开的东西,被一股温润湿滑包裹,然后是一阵轻柔的抚慰。

许文从天上掉进地狱,然后突然就又升上天堂,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

随着苏倩那灵动的小舌头,与温润的小嘴不断的侵扰,许文突然大河崩堤。

一股热流尽数冲出,然后苏倩本就极小的小嘴里,顿时鼓起了两个大包。

许文舒服的喘了口粗气,眼睛又偷偷开阖出一条缝隙,想看看苏倩此刻的模样。

苏倩等待许文彻底平复下来,才小心翼翼的撤出战场,她用一只小手捂着自己鼓起两个大包的嘴巴,急急的跑出许文的房间,去厕所了。

许文看的苏倩那张小脸都快变成一块红布了。

“晓月,我做好饭了,我们一起吃吧。”从厕所出来的苏倩似乎碰到了张晓月。

张晓月的声音也传进许文的房间“文哥……?”

“哦,我刚去叫他了,睡的很沉,没叫醒,我们先吃别管他了,等他醒了我再给他热热就行。”苏倩说。

“嗯,好。”张晓月。

苏倩跟张晓月说话的时候,语速匀称不疾不徐,就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许文心中偷笑。

后来许文假装睡醒,出来后,苏倩也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下午,等苏倩出去买菜的时候,张晓月问许文“文哥,你还帮我治病吗?”

她说话的时候,面色如常,甚至还弯着眼睛流露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

许文忽然觉得,张晓月好像知道了自己的目的一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夜景很美,尤其跟喜欢的人一起漫步,霓虹把她们的身影拉的很长,意味深远,张晓月想着,突然说“文哥,我做你女朋友吧?”

文学
“嗯?”冷不丁的话,让许文反应有些迟钝。

可很快张晓月却摇了摇头,笑道“没,我跟你开玩笑的,文哥一定看不上我,毕竟我是离过婚的女人。”

她这时的笑,在许文看来,是那么的牵强。

“离过婚怎么了?我还是一个瞎子呢,我都没自卑,你自卑什么?”许文朗声安慰张晓月。

可张晓月这次却没有回应许文。

她们继续前行。

“我当你是我男朋友。”突然,她又冷不丁的说。 第74章 不要脸

许文眉头一挑,脚步微顿。

也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苏倩的声音“表叔,怎么样了?”

许文连忙道“哦,我忘了跟你们说,你们先回去睡吧,我刚找到晓月,没事,你们不用担心了,我这就带她回去。”

接着苏倩的声音就缓和了很多,她如释重负的说道“那就好,那表叔你们回来的时候,小心点,不行就打个车。”

挂掉电话后,许文说“倩倩打来的,她担心你。”

“哦!”张晓月应了一声,但随后就问道“倩倩跟我是闺蜜吗?”

“是啊。”许文。

张晓月有点疑惑。

她的脑海里浮现起一丝的记忆,但都是关于许文的,当然,还有赵哲。

对于苏倩还是很陌生,不过,在医院里,以及出院之后,张晓月总觉得苏倩看许文的眼神有些异样,或许是因为女孩子都特别敏感吧,她总觉得苏倩的目光很火热。

许文是瞎子看不到,她本来想告诉许文的,可许文再次确认自己跟苏倩是闺蜜的时候,她想,不能出卖闺蜜吧。

怀着小心思的张晓月,突然又变的沉默寡言了。

就要到家的时候,张晓月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许文见她停下来,不由的问道。

张晓月说“文哥,我不想这么早回家。”

“不早了。”许文说。

现在早就满天繁星了。

正好,他们旁边是一个供人晨练以及夜跑的小广场,小广场上有许多小石椅。

张晓月拉着许文坐在小石椅上,抱着他的胳膊,拢了拢长裙,一双洁白的小腿蜷缩在石椅上,头靠在许文的肩上,轻声说“文哥,陪我坐会吧。”

许文苦笑,都已经坐下了,还用商量吗?

张晓月想不起以前的事,也选择性的忘记了刚才发生的那种不愉快的事,而这时的她,脑海里只有许文宽阔的肩膀,以及宁静的夜。

城市里的喧嚣不见了。

这像极了爱情,她心想。

静坐了一会儿,许文有心打破沉静,想要说些什么,可耳边却传来张晓月均匀的呼吸声,刚张开的嘴,就又闭上了。

她累了。

叹了口气,许文轻轻的推开一点张晓月的脑袋,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然后让她继续靠在自己身上。

不远处,停着一辆豪华的跑车。

陈芸芸坐在车里看着远处的这一幕,很生气的自语道“老牛吃嫩草,呸,不要脸!”

可说完这句话,眼圈就红了。

天更蒙蒙亮的时候,张晓月就醒了,一晚上她都睡的很好,许文也第一次这么规规矩矩没碰张晓月,许是因为他知道她很累了吧。

揉了揉酸麻的肩膀,俩人回到家时,苏倩跟吴杰都应该还没起,于是就蹑手蹑脚的跟张晓月回了各自的房间。

在外边怎么也不如在床上睡觉舒服,所以昨晚上那副画面虽然很温馨,可俩人都没睡好。

许文回房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感觉到一爽柔嫩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他很好奇,但没有立刻清醒,而是假装继续沉睡,眼睛眯开一条缝隙,偷偷的看了眼。

苏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房间的,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裙,侧卧在自己的床边,用一只手支着她的小脑袋,另一只手则在许文健硕的胸膛上来回抚摸。

见到这一幕,许文激动的不行,可他却不愿意戳破,害怕这种局面一旦被打破,苏倩会迅速撤出战场。

现在大概是中午左右,吴杰应该早去上班了,苏倩因为车祸跟公司请了假,在家休息几天。

被苏倩这么摸,许文小腹渐渐升起一丝邪火,下面本就一柱擎天,现在是更上一层楼。

苏倩其实心里很忐忑。

之前遇到张晓月问了问,张晓月把昨天看了日记以为自己没离婚去找赵哲,然后被赵哲打了一顿,趁赵哲醉酒跑出来遇到许文的事说了一遍。

苏倩问她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晓月撒谎道“文哥陪我去医院看了伤,一晚上没睡觉,今天早上才回来的。”

苏倩不疑有他,也没打扰许文睡觉。

中午做好饭,苏倩想着该叫许文吃饭了,于是推门进了许文的房间。

本来就是夏天,许文睡觉只穿了个大裤衩子。

当苏倩进了房间,看到许文那健硕的身材时,不由的呆住了。

人就怕对比。

吴杰长的还是挺帅的,可惜太瘦了,那方面也不行。跟许文一比吴杰就像一根稻草,而许文则像一块精钢,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难以名状阳刚之气。

尤其他睡觉时,那无意间竖起的朝天一柱香,更是雄伟壮观,富有爆炸性。

苏倩顿时被许文这野性的美感吸引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胆子竟然大到这种程度。

一双小手在许文身上抚摸,摸着他棱线分明的线条,不禁面红心跳。

后来,她想,许文一晚上没睡,现在一定睡的很沉,不是那么容易醒吧?

于是她的胆子也渐渐的越来越大,直接爬到床上去侧卧在许文身旁,一只小手支着脑袋观赏着许文的身体,另一只则在许文的胸膛上抚摸。

当看到许文那本就惊人的东西,越发惊人的时候,苏倩惊讶的小嘴都合不拢了。

想想吴杰那个东西,再看看许文这个东西,如果是这种放进自己那里,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苏倩没有感觉过,所以她会忍不住去想,越想越是有一种负罪感,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小手慢慢的伸向许文那里。

犹如一股电流划过,许文感受到苏倩那柔软的小手将自己那里包裹住,小腹的那股邪火也再次攀升。

不过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因为他想看看,苏倩究竟想怎么弄他。

苏倩捂住许文的巨大后,心如鹿撞。

男人在女人无意识的时候,肆意玩弄女人是一种另类的享受,会感到很刺激,其实反过来也一样,在许文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苏倩玩弄许文那里,心里别提多紧张与刺激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然而,即便是这样,依旧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她的小手慢慢帮许文把裤子往下褪去。 第75章 在家等我

对于苏倩对他做的事,许文心知肚明却不戳破,因为他也很渴望苏倩弄自己。

所以,就在苏倩褪他裤子遇到困难的时候,许文竟然还配合着假装睡着时翻了个身,然后又翻回来。

许文的裤子被褪下去一点,褪到足够把他那巨大暴露出来。

苏倩的动作停滞了。

她的表情也停滞了。

许文那里实在是壮观的很呢。

苏倩小手颤栗着轻轻摸了一下,又猛的抽了回去,但很快……又摸了一下。

偷偷看许文,发现许文依旧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应,她的胆子也愈发大了起来。

白皙柔软的小手慢慢覆盖在那处,她整个手握都握不过来。

那是一种滚烫的触感,而且肉腻舒滑。

苏倩的小手在上面流连,轻轻滑动。

浓郁的荷尔蒙味道丝丝入鼻,苏倩不禁迷失在欲望之中,她甚至途中抽回小手,放在自己鼻尖下闻了闻许文那里的味道,且还身处鲜红的小舌尖偷偷舔了舔。

那里的味道当然不好闻,可这玩意你不能用好闻不好闻去形容,因为它是一种诱惑,即便再难闻,关乎于欲望与需求这些生理方面的课题后,它也就变成了一种另类的美味。

苏倩的呼吸逐渐急促,虽然是她在抚弄许文那里,可自己却先一步进入佳境。

于是,一只手套弄着许文那处,一只小手干脆放弃支撑脑袋,而是伸进了自己的睡裙里。

许文也很激动,苏倩是他最想得到的女人,但碍于某些原因阻隔。

所以,许文很喜欢她玩弄自己,这种被苏倩肆意鼓弄的感觉,简直比直接来一发都爽。

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保持着自己均匀的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吓到苏倩,从而终至自己的幸福。

那里传来巨大的刺激,让许文小腹的邪火越发旺盛,他几乎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把苏倩压在身下然后啪啪啪了。

可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

苏倩的一只手在弄许文,一只手在弄自己,其实她的反应一点都不比许文差,甚至更有胜之。

本来她那里就泥泞不堪了,此刻再被自己抚弄了一会儿,那里就再也不负重荷。

许文只感觉苏倩握住自己那里的时候,手上力度突然加大,然后她的娇躯就是一阵颤栗。

完了吗?

知道苏倩释放了自己,许文心中突然很不安,很失落,很害怕苏倩一完事,就放弃对自己的那里的兴趣。

有句话不是说嘛,撸前淫如魔撸后圣如佛。

可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男人完事后只想静下来吸口烟,而女人……是有余波的,就像地震一样,有余震。

苏倩重重的喘息,温热的气流喷洒在许文那里,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

就在许文开始失落的时候。

苏倩趁着余温未退,却突然用一只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弯腰张开小嘴,对准了许文那处。

希望重燃。

自己那即将爆开的东西,被一股温润湿滑包裹,然后是一阵轻柔的抚慰。

许文从天上掉进地狱,然后突然就又升上天堂,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

随着苏倩那灵动的小舌头,与温润的小嘴不断的侵扰,许文突然大河崩堤。

一股热流尽数冲出,然后苏倩本就极小的小嘴里,顿时鼓起了两个大包。

许文舒服的喘了口粗气,眼睛又偷偷开阖出一条缝隙,想看看苏倩此刻的模样。

苏倩等待许文彻底平复下来,才小心翼翼的撤出战场,她用一只小手捂着自己鼓起两个大包的嘴巴,急急的跑出许文的房间,去厕所了。

许文看的苏倩那张小脸都快变成一块红布了。

“晓月,我做好饭了,我们一起吃吧。”从厕所出来的苏倩似乎碰到了张晓月。

张晓月的声音也传进许文的房间“文哥……?”

“哦,我刚去叫他了,睡的很沉,没叫醒,我们先吃别管他了,等他醒了我再给他热热就行。”苏倩说。

“嗯,好。”张晓月。

苏倩跟张晓月说话的时候,语速匀称不疾不徐,就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许文心中偷笑。

后来许文假装睡醒,出来后,苏倩也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下午,等苏倩出去买菜的时候,张晓月问许文“文哥,你还帮我治病吗?”

她说话的时候,面色如常,甚至还弯着眼睛流露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

许文忽然觉得,张晓月好像知道了自己的目的一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