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林娘子被?高*军训时候被教官啪

更新时间:2021-01-04 08:29:40

 嫣然姐找我监视赵斌,这也就说明她对赵斌已经有怀疑了,不像以前那样信任他,这就是我想看到的局面。我问嫣然姐,我们又不熟,为什么找我帮忙。


  “因为我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如果你不想帮忙,我不勉强你。”


  我打字说:“我倒是闲着没事,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文学


  我说不过我也不能白帮你,有没有什么报酬?打这些字的时候,我又忍不住心猿意马了,脑子里面尽是那晚嫣然姐躺在床上的画面,一股邪火上升,淫虫很快吞噬了大脑。


  “那你想要什么报酬呢?钱还是别的?”


  嫣然姐这不是明知故问嘛,我刚加她好友时就说了,我不图钱。转念一想,既然嫣然姐知道我不要钱,还找我帮忙,是不是已经做好被我占便宜的准备了?可我认识的那个嫣然姐,根本没有这么开放,难道她变得淫荡了?


  想到这,我心里就不舒服了,一面想占嫣然姐的便宜,一边又不想看到她变成放荡的女人。


  很快,嫣然姐又发来信息:还是老规矩,我给你发照片,你帮我跟踪赵斌。


  妈的,还真被我猜中了,嫣然姐找我前就做好拍照的准备,这就说明她变了,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洁身自好,我紧紧咬着牙,腮帮子也鼓了起来,打了几个字发过去:你真这么犯贱嘛,你找别人帮忙去吧,草!


  发完这条信息,我就蒙头睡了,一觉睡醒,才看到嫣然姐给我发了几个信息。她说:“你怎么了,你不是一直想占有我吗,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不跟我谈条件?”


  点燃香烟,抽了几口,我又给她回复:可我不喜欢放荡的女人!有机会的话,我就帮你。


  当时快到上班的点了,外面雨停了,乌云也慢慢散开。我从卧室出来时,尚文婷正从公司回来,边走边打电话说:“我不管,我要你尽快离婚,否则就是你心里根本没我,如果是这样,那就算我尚文婷瞎了眼,今后我们就别联系了!”看到我,尚文婷就挂了电话。


  听她这些话,应该是在给赵斌打电话,她怕赵斌欺骗她的感情,心里没底,所以才逼赵斌尽快离婚,只有离婚了,才能让她相信赵斌心里是有她的。


  我也是嘴欠,就说:“别傻了,赵斌根本就不喜欢你,我敢保证他喜欢的是江龙集团,以及你尚文婷的肉体。”这个世界上,没人比我更了解赵斌,我甚至怀疑他跟嫣然姐在一起都不是真心的,遑论尚文婷。


  可尚文婷却不这么认为,听到我这样说,立即就把脸沉下来,冷声说赵斌不是你,你怎么知道他心里没我。我还就告诉你,赵斌一定会跟李嫣然离婚的,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尚文婷踌躇满志,似乎对这件事充满了信心,我忍不住问道:为啥?


  “因为赵斌绝对不能接受李嫣然跟别人睡觉。”尚文婷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眼神异常,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心里一慌,难道尚文婷知道嫣然姐陪我睡过觉?!我的脸一下就红了,心虚的说:“你说清楚,嫣然姐跟谁睡觉了?”


  “你脸红什么,我又没说你,再说你两年前也没得到李嫣然呀。”尚文婷翻着白眼。


  不是我?!


  我小心翼翼的问:“她跟别人睡觉了?!”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嫣然姐在我心里那么纯洁,她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暂时还没有,但今晚她就失身了,到时候赵斌知道她被别人睡了,不离婚都不可能。跟我抢男人,哼!”说完她就上了楼,而我直接石化在原地。


  回过神我冲上二楼找尚文婷,让她把这件事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是谁想对嫣然姐下手,可尚文婷躲在卧室里根本不理我,无奈之下,我赶紧用微信小号给嫣然姐发信息,可发了好多,她都没有回我。


  我担心得要死,生怕嫣然姐被别人欺负,想了想,最后我只好去她上班的银行,当我赶到银行已经下班了,不过有一个女人在加班,我就问她看没看见嫣然姐。


  她告诉我,嫣然姐和王志刚陪客户吃饭去了。


  我从那个女人那里打听到,他们在京华大酒店吃饭,然后我马不停蹄地奔向京华酒店,心里默默祈祷,嫣然姐千万别出事。

 我担心得要死,生怕嫣然姐被欺负,可当时没有出租车,只能奔跑去京华酒店。


  京华酒店坐落于沙洲市南区,是南区比较上档次的酒店。我一口气跑了好远,才遇到出租车,赶到酒店是晚上七点多,当时就懵逼了,这么大的酒店,我上哪去找嫣然姐。


  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嫣然姐还是没回我消息,我变得更加紧张起来。最后我干脆直接给嫣然姐打电话,这才知道,原来她的手机也关机了。


  草,不会真出事了吧。


  怎么办,我急得来回踱步,心都快爆炸了,始终都没想到有什么办法能联系上嫣然姐。


  没想到就在这时候,王志刚等人就从酒店出来了,我的目光一下锁定在嫣然姐身上,她被一个女人搀着出来,明显喝多了,看来尚文婷没有骗我,嫣然姐真的有麻烦。


  结果我正准备冲上去抢走嫣然姐,一辆黑色商务车忽然停在他们面前,挡住我的视线,我赶紧跑过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王志刚等人上车走了。


  酒店附近就有出租车,我急忙坐车跟上去。


  半小时后,天色渐晚,那辆商务车停在路边,接着我就看到三个黑影走进旁边的房子里,由于光线问题,我只能看清是两个男人,中间搀着一个女人,不用想,那个女人就是嫣然姐。


  我赶紧下车,走过去才看到这是一家贷款公司,那俩男人直接上了二楼,我轻手轻脚的走进去,看到旁边有一张木凳子,就拿在手里上楼。


  走到楼梯拐弯处,我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李嫣然可是我们银行的行花啊,想搞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这娘们儿不知道是装纯还是真纯,从来不给别人机会。刘兄,你能把她搞上床,真是你的造化呢,以后也有炫耀的资本了。哈哈。”


  这道声音有些耳熟,应该就是银行主任,王志刚。


  我怕打草惊蛇,于是就停下来,接着又响起一道很有质感的男声:“王主任,你这话说的,就跟你不弄她似的。”


  “呵呵。”王志刚干笑两声,接着又担忧的说:“刘兄,你说咱们这样做会不会出事啊,李嫣然要是放浪也就罢了,可她偏偏是个正经的女人,我们弄了她,她会不会报警?虽然长得漂亮,但要是坐牢的话,就不值得了。”


  另一个男人笃定的说不会的,正因为她是正经的女人,才更不想让事情传开,不过也不能不防,等会做的时候录下视频,就不怕她报警了。


  王志刚听到男人这样说,就哈哈大笑几声:“对了,下面门还没关,我先去关门。”说着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冲上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他们只有俩,我手里有板凳,要是运气好的话,还是有希望带嫣然姐离开的。


  想到这,我便咬紧牙冲上去,王志刚恰好来到楼梯口,看到我啊的一声叫出来,转身就往回跑。可我哪能给他机会,直接一凳子砸在他背上。


  王志刚当场倒地,痛苦的嚎叫着。


  “你是谁,敢来我一刀刘的地方撒野,活够了吧!”那男人见我冲上来,当即就从沙发垫子下面抽出一根钢管,朝我冲来。


  一刀刘?!


  我听到这个诨名,当时就愣了一下,而后下意识看向男人,四十来岁,身材精瘦,个子不高,留着板寸,脸上一条刀分外扎眼,让人不寒而栗。这男人竟然是我的狱友,一刀刘!


  “草你妈的!”


  我发愣时,一刀刘已经举着钢管冲到我面前了,作势就要砸我,一瞬间全身毛孔都张开,冷汗直下。就在那千钧一发时,我本能地喊了声:“刘哥,我是赵杰!”已经来不及躲闪,说完我下意识弓着腰,闭上了双眼。


  可几秒钟过去了,一刀刘都没有打我,我心里激动,这才睁开眼,看到一刀刘正眯着眼打量我,那根钢管就在我头顶停下来。


  我又说:“刘哥,我是你的狱友赵杰啊,你还记得我嘛,我是以前给你跑腿那个赵杰啊。”


  我坐牢的时候跟一刀刘在一个监狱,不过不是一个牢房,他犯的是故意杀人未遂,判了七年。我进去时他就是很有名气的人物,那种地方如果没人罩着你,你就得挨打,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投奔一刀刘,成了他身边一个狗腿子。


  一刀刘比我先出狱,但我着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看了我好久,一刀刘才缓缓放下刀,皱眉道:“原来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放下钢管,蹲下去扶起王志刚,并给他介绍我。


  王志刚咬牙切齿的看着我说:“刘兄,不用你介绍,我认识他!”


  “哦?你们认识?”一刀刘一脸疑问。


  王志刚摆手说:“不提那件事了,赵杰,你他妈是不是存心跟我过不去,老子不找你麻烦,你还来打老子,草,真以为你在江龙会所上班,我他妈就不敢动你是不是!”


  我说刘哥,王主任,李嫣然是我嫂子,刚才我也没想到会是你们啊,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不好意思,王主任,要不我陪你去医院,所以花费算我头上。


  “哼,我他妈没见过钱!”王志刚冷哼一声。


  一刀刘摸了摸下巴,想了想,然后对我说:“既然这个李嫣然是你的嫂子,那你就带她走吧。不过今晚这件事你决不能让第三人知道,明白嘛。”


  “刘兄,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这一板凳就白挨了?!”王志刚一脸愤怒,眼睛都变得赤红。


  一刀刘摆摆手说,王主任,我跟赵杰也算有些交情,今晚你就看在我的脸上,让他带李嫣然走吧,改天我一定亲自向你赔罪。


  王志刚听到一刀刘这样说,也不能不给他面子,骂骂咧咧几句,也算没事了。我谢过一刀刘,然后背着不省人事的嫣然姐走了。


  那晚我没有送她回家,而是去酒店开了房,走进房间,我搀着嫣然姐往床那边走。刚到床旁边,我的脚被她的腿一绊,俩人就扑倒在床,而我居然正好压在她背上,下身挤着她酥软的屁股,很快就有了反应……

  嫣然姐穿着短裙工装,我俩绊倒后,我正好压在她背上,短裙下的屁股更加酥软有弹性,顶着我的慧根,很快就有了反应。


  那种姿势,让我忍不住想到岛国电影里面某个画面,心里愈加激动,似乎血液都沸腾了,我恬不知耻的扭了扭屁股,一股充实的感觉传遍全身。


  躺了好久我才意犹未尽地从她背上爬起来,也没管高耸的裤裆,把嫣然姐平放在床上,垫高枕头。本想立即离开这里,可我又舍不得这个亲近嫣然姐的机会,后来就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她。


  嫣然姐眉眼如画,琼鼻挺秀,两片温润的朱唇呈现出最完美的唇形,性感的唇珠总让我忍不住想舔一口。沿着修长的脖颈向下看,目光和两团饱满发生了碰撞,倏然变得炙热起来。


  我吞了口唾沫,干涩的嗓子都快冒烟了,可双眼还是死死盯着嫣然姐的胸部,真是没出息啊。


  看着看着,我的手就不听使唤了,缓缓伸向那两团隆起,可即将要摸到的时候,又停了下来。想摸却又不敢摸,那种感觉着实不舒服。嫣然姐已经喝醉了,就算我摸她,她也不会知道吧,想到这里,我壮着胆直接把手落在她的胸上面。


  刚开始我没敢使劲儿,只是轻轻的摩挲,见嫣然姐没有反应,我的贼胆就变大了,最后直接把手伸进衣服里面,当我触摸到白嫩的肉壁时,浑身都是一颤,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内衣很紧,装不下我的手,我又不敢解开衣服,只好用几根手指感受着那份滑腻。越摸就越兴奋,越兴奋就越想摸,后来我鬼迷心窍的竟然去解开衣服纽扣。


  “走开,别碰我!”


  谁知道,就在那时候,嫣然姐忽然睁开了眼,看到是我当即就想扇我耳光,我膀胱一紧,本能地跳开了。很快嫣然姐又闭上了眼,我不敢再碰他,最后就走了。


第二天清早,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嫣然姐就给我打电话,我想到昨晚的事情,就没敢接。


  过了不久,她又给我发微信消息,问我昨晚那么着急找她干嘛。我撒谎说想跟你聊聊天,没别的事。可嫣然姐不相信,最后问我是不是知道什么。


  面对她再三的追问,最后我没忍住就把事情说了,不过我没说是王志刚和一刀刘,就说是两个陌生的人,还说是赵杰救了她。


  “你认识赵杰?”嫣然姐问我。


  我一下就懵了,怎么自圆己说呀,想了想我打字说:“你忘了我调查过赵斌?调查赵斌的时候,见过赵杰,不过只是一面之缘。”


  嫣然姐回复了一个哦字,就没再说什么了。


  没多久,嫣然姐给我手机发来一条信息:为什么不接电话?谢谢你昨晚救我。但我还是希望你今后离我远点儿,最好能把我这个人忘了,也不要再跟你哥作对,否则只会对你不利,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


  我和嫣然姐很久没联系了,一联系就让我忘了她,我真是自作自受、多管闲事,早知道这样,我昨晚真不该救她。


  我说昨晚那种情况,换成任何人我都会救的,不只是你我才救。放心,我以后都不会再打扰你了。


  嫣然姐打字说:恩,这样就好。文婷是不错的女孩儿,对她好点,也对自己好点儿。


  说不上为什么,我总觉得嫣然姐有点反常,按说我昨晚摸了她的胸,甚至还想脱掉她的衣服,她应该骂我才对,可她却对这件事只字不提,是她不记得了,还是其他原因?


  后来我起了床,刚打开门就被站在门口的尚文婷吓了一跳,我没好气的说你搞什么呀,你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尚文婷双手抱胸,表情冰冷,死死地盯着我说,你昨晚去哪了,李嫣然是谁救的?


  没想到尚文婷的消息这么灵通,这么快就被她知道了,我由于心虚没敢看她,打着马虎眼说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我。


  “敢说不是你!王志刚说救她的人是江龙会所的领班赵杰,不是你是鬼呀!赵杰,我警告你,我对你的容忍已经到极限了,你最好别再做让我生气的事情,否则一切后果自负!”尚文婷指着我鼻子说,每个字都从牙齿中挤出来的,令我不寒而栗。


  我就想啊,如果尚文婷对我好点儿,我没准真会跟她过一辈子,毕竟尚家的底蕴摆在那的,成为尚家的女婿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可这个女人又傻又痴情,竟然对赵斌死心塌地,我在她眼里就是一条狗,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晚上上班时,我遇见了一个人,一刀刘。


  在会所里看见他,我不禁有些惊讶,他是奔着我来的,还是来这里找乐子的。不管咋说,我都得跟他打声招呼,就走过去笑着说:“刘哥,你怎么来了?”


  一刀刘冲我一笑,脸上那道刀疤越显得狰狞,说:“我听王志刚说你在这里上班,就过来看看你。听说你是这里的领班,看来你小子现在混得不错嘛,能在这里当领班,背后肯定有人啊。”


  我苦笑着说刘哥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有什么背景呀,刘哥,相请不如偶遇,等会我们喝两杯吧。


  “正有此意。”一刀刘点点头。


  然后我就带他去了伊人包厢,让张涛拿来酒水,说:“刘哥,我给你找个公主吧。”说话时,就递给一刀刘一支烟,顺便给他点燃。


  一刀刘仰躺着,脚架在茶几上,摆了下手说不用了,等会有人来陪我。


  一刀刘坐牢之前就已经有些名气,曾经一个人拿着一把砍刀撂倒了五个混混,这件事传开后,就有了一刀刘的诨名。


  我笑了笑,在他旁边坐下来,说:“刘哥,昨晚幸亏有你,不然王主任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一刀刘说,他刚出狱就准备开一家房贷公司,但当时没有钱,于是就只能从银行贷款,然后再高利息贷给别人,他赚中间的差价,那时候就认识王志刚了。


  “昨晚王志刚请我吃饭,他故意带上你嫂子,酒桌上才告诉我把你嫂子灌倒,然后再睡了她。我见你嫂子长得漂亮,王志刚又怂恿我,最后……呵呵。但我要是早知道她是你嫂子,我肯定会拒绝王志刚。”一刀刘抽着烟,烟雾缭绕的说。


  我对他这个解释充满怀疑,试想,假如是王志刚对嫣然姐有那种想法,他干嘛要约上一刀刘?当然了,我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说出来。


  我说刘哥,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也没有怪你的意思,来,我敬你一杯。


  一刀刘呵呵笑了笑,端起酒杯随便跟我一碰,我喝了一杯,他剩了半杯,放下杯子,他看着我努努嘴说:“你怎么来这里上班了,别人介绍的,还是你自己应聘的?”


  没想到一刀刘对我来这里上班有这么大的兴趣,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正准备说话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便接通电话说:“上来吧,我在伊人包厢。”挂了电话就笑着对我说,我约的人来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于是就站起来,准备出去:“那刘哥,你们玩,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今晚所有的消费算我头上。”


  “呵呵。那怎么好意思呢。”


  我听到出来,这是客套话,寒暄几句,我便出去了。然而,我刚从伊人包厢出来,就在走廊里看见了陈佳。


  她穿着短袖,露出白嫩的胳膊,胸部饱满,将领口撑得高高的;下身是一条牛仔热裤,美腿修长白皙。她看到我也显得很惊讶,说:“赵杰,你怎么在这里呀?”


  我说我在这里上班,陈佳姐,你跟朋友来的嘛?


  没想到陈佳听到我在这里上班,表情就变得不自然了,眼神恍惚道:“我……我是来找人的。对了,伊人包厢在哪儿?”


  伊人包厢?!莫非一刀刘约的陪酒女,就是陈佳?!


  我诧异地看着她,发现她的脸色越来越红,最后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就说:“算啦,我问别人吧。”然后就准备从我旁边走过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想到陈佳陪一刀刘喝酒,心里就有点不舒服,跟我擦肩而过时,我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说道:“陈佳姐,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来陪一刀刘的?”


  陈佳看了看我,最后嗯了一声。


  果然被我猜中了,我还想劝她别跟一刀刘那种人打交道,结果嫣然姐就挣脱走了,前面就是伊人包厢,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虽然不是很了解一刀刘,但我可以确定,陈佳想挣一刀刘的钱,无异于是天方夜谭,就算被玩了,也不会给她一毛钱的。


  当初我喜欢黏着嫣然姐,而陈佳又是她的闺蜜,所以我跟陈佳的关系也还算不错。一个本本分分的女孩子,居然变成了陪酒女,我真的是扼腕叹息,想帮帮她,可我又无能为力。


  过了不久,我偷偷到伊人包厢外面,想看看陈佳和一刀刘在做什么,轻轻推开门一看,顿时傻眼了,陈佳居然被一刀刘压在沙发上,要强上她!

  我轻轻地推开门,看到陈佳被一刀刘压在沙发上,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另只手解开陈佳的裤子,很快那条热裤就被褪到了脚脖子。


  陈佳拼命反抗,一刀刘就扇了她一耳光,骂道:“再他妈乱动,我弄死你!”然后把牛仔裤扔远,抓住那条性感的内裤,猛地一拽,内裤直接被撕成了几块布条。


  做完这一切,一刀刘就骑在陈佳的腹部,解开自己的皮带,很快那根坚硬物就呈现在陈佳眼前。


  陈佳的双手胡乱拍打,显然是不想被一刀刘玷污,可一刀刘脱掉裤子后,就掰开陈佳的双腿,准备进入她的身体。


  我能想象陈佳的心情,一定是充满了无助,而我的心也跟着绞痛起来,不管咋说,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陈佳被一刀刘硬上。


  最后,就在一刀刘把陈佳的双腿架在肩头,准备挺身而入时,我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我假装很吃惊,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刀刘。


  那一瞬间,我明显感觉到一股至强的杀气扑面而来,最后将我笼罩,毛孔张开冷汗直下。一刀刘的脸色一沉,眯着眼说赵杰,你有事?!


  那时候,我的双腿都哆嗦起来了,支支吾吾的说:“没没没事,哦不对,有事。”


  “什么事?快说!”


  趁这个机会,陈佳两脚踹开一刀刘,然后找到牛仔裤穿上。


  我半天都说不出话,看到一刀刘的目光越来越冷,我干脆直截了当的说陈佳是我朋友,她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到你,我替她道歉。


  一刀刘狠狠的剐了我一眼,最后只好站起来,把裤子穿好。点燃烟,狠狠吸了一口说:“赵杰,没想到你的朋友还挺多嘛,尤其是漂亮女人。”


  听得出来,一刀刘对我两次阻拦好事,已经有敌意了。我咂咂嘴,不知道咋说。


  一刀刘继续说:“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她欠了我公司二十万贷款,我找了她很多次,可她始终不还钱。我手里那么多兄弟等着吃饭呢,她不还钱,我只能用她的身体来偿还。你说她是你朋友,那我就给你个面子,如果你帮她还钱,我就放过她。不然,我劝你不要插手这件事。”


  我忽然想到陈佳上次对我说的话,她说她为给男朋友还钱,就以自己的名义贷了十万元高利贷,利滚利,眼下已经涨到了二十万。莫非陈佳说的那个贷款公司,就是一刀刘开的?


  陈佳见我不说话,就走过来说:“赵杰,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能站出来帮我,我已经很高兴啦,但我不能把你牵扯进来,你走吧,别管我。”她挤出一丝笑容,可我却感觉那笑容充满了苦涩。


  一刀刘抽了口烟,皮笑肉不笑的说:“她说的没错,这件事本来就跟你没关系,你要是现在出去,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如果你执意要管这件事,我担心我那帮手下不答应啊,毕竟你这样做就等于是不让他们吃饭,他们岂能善罢甘休。”


  我沉默了许久,最后长吁口气,笑着说:“刘哥,陈佳姐欠你的那二十万我帮她还,你等会,我这就去取钱。”我始终还是不忍心陈佳走上一条不归路,她还年轻,还有大好年华,更重要的是,她是嫣然姐的闺蜜,我不能不管。


  “哦?”闻言,一刀刘就扬起了眉头,盯着我看,“你帮她还钱?呵呵,那倒再好不过了。”


  然后我就带着陈佳出来了,我让她先走,以后找份正经的工作,别再跟一刀刘这种人打交道。可陈佳始终不走,说:赵杰,你上哪去找二十万呀,其实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我很感激你,这件事你别管啦,我自己处理。


  我拍了拍陈佳的肩膀,微笑着说:“放心,我有办法。”


  我穷得叮当响,但尚文婷有钱,我找她借钱她不会不借给我,因为她还要利用我达到她的目的。后来我就给尚文婷打电话,正如我所料,虽然她不怎么情愿,但最后还是答应了。我着急用,她就给胡明坤打电话,让胡明坤从财务部提钱。


  我拿着钱去见一刀刘,当他看到二十万现金时,眼神逐渐变得诧异起来,而后立即站起来,笑着对我说:“赵杰啊,真有你的,老哥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小子还当真了,呵呵。我们什么关系呀,那是一起蹲过牢房的铁哥们,这钱你拿回去,我不会要的,而且陈佳那件事就算了,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以后绝不再为难她。”


  一刀刘前倨后恭,变脸比翻书都快,着实出乎我的意料。我说刘哥,虽然我们关系不错,但亲兄弟还得明算账,该怎么样就得怎么样啊。这钱你无论如何得拿着,不然咱们以后就没法打交道了。


  “唉,既然兄弟你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那我就沾兄弟点便宜,恭敬不如从命了。呵呵。咱们快两年没见了,今晚一定得好好喝两杯。”一刀刘乐呵呵的说。


  喝酒的时候,一刀刘又想打听我的背景,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背景。那时我也算看出来了,一刀刘以为我背后有强势的背景,所以才对我称兄道弟。


  后来送走一刀刘,我也准备回去睡觉,毕竟喝了酒上班影响不好,要是被刘颖抓住,又该找我麻烦了。


  我刚从会所出来,就听见有人叫我,是陈佳的声音,那时我才知道她没有走。陈佳跟我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后来还邀请我去她家里坐坐,我拒绝了,可陈佳立即就不高兴,嘟着嘴神情落寞。我拗不过她,只好答应。


  陈佳在附近的小区租了套房,家里很整洁,能看出来她是个爱干净的女人。我走进去,她就拉着我的手,让我坐,然后给我倒了杯水。


  “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可我偏偏做不了什么,这样我心里更过意不去。上次你帮我垫了两千多块钱,我到现在都还没还你。”陈佳挺尴尬的,脸颊不由得浮出两抹粉红。


  我摆摆手,笑着说:陈佳姐,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小时候你不是也经常帮我吗,呵呵。


  陈佳看着我,眼神复杂道:可是,我帮你的都是些小事情,你却帮我还了二十万贷款,怎么能一样嘛。反正不为你做点什么,我心里真过意不去。赵杰,要不,要不……


  看到陈佳扭扭捏捏的模样,我忍不住一笑,问她要不怎么样呀。她低着头,香腮更红,最后咬着嘴唇说:“要不你今晚就别走了,让我伺候你。”


  我顿时瞪大了瞳孔,她继续说:“不过你放心,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而且我也不会对任何人说我们睡过。”


  我摇头苦笑:“陈佳姐,你真傻,我帮你是心甘情愿的,不图你什么。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我改天再过来找你。”说着,我就准备起身。


  可陈佳却一把拽住我的手,说:“你觉得我很脏对不对,其实我只是陪酒,不陪睡。赵杰,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好吗?”


  我从来没觉得陈佳脏,就算她陪睡。我回头看她的时候,她眼眸通红,泪水打转儿,眼神带着渴望的味道,生怕我再拒绝似的。我说陈佳姐,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我们是朋友,不管怎样,我也不能做那么无耻的事情,你休息吧,我走了。


  我可能喝了些酒,再加上陈佳长得不差,心里面真有些躁动了,不敢再逗留,说完就准备走。然而,我没想到的是,陈佳忽然搂住我的脖子,用温润的娇唇堵住我的嘴。


  我脑袋有点蒙,全身都硬化,可陈佳不给我拒绝的机会,滑溜溜的香舌一下撬开我的嘴,疯狂的搅动我的舌头。


  她这样做,真的勾起了我的欲望,即便我不喜欢她。下身有了反应,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搂住陈佳的小蛮腰。欲望之门若是打开,就很难再关上。


  我记得我们亲吻不久,最后就去了陈佳的卧室,躺在床上,她便主动宽衣解带,很快就把自己剥了个精光。


  我既紧张,又兴奋,可能是她和嫣然姐的关系吧,我不敢乱动。她就拉住我的手,使劲儿揉搓她的胸部,丰满的隆起把我的手掌撑得满满的,特别充实。


  后来她帮我脱掉裤子,握住慧根,缓缓地坐了下来。当我进入那片温润的秘境时,忍不住深吸一口冷气,原来做这事儿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

  我觉得处男和非处男的区别不是有没有做过,而是有没有尝到女人的味道。我比较幸运,甩掉处男帽子的同时,也品尝到了女人味,这是因为陈佳很会做,用网上的话说,这叫水多活好。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对陈佳没有感情,跟她做的时候,虽然身体很享受,但心理上的冲击却没有多少。


  有句话叫做: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发现我就是这个牛犊,初经人事,不知分寸,那晚我和陈佳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她引导着我,尝试了不下五种姿势。最后,陈佳完全精疲力尽,躺在我怀里睡了。


  我也累得够呛,次日醒来将近十二点,依然腰酸四肢无力,难受得很。陈佳搂着我,脸贴着我的胸口,香腮依然带着淡淡的红晕,像三月桃花,带着妩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