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娇妻被调教怀孕*给岳肚子播种

更新时间:2021-01-04 14:53:14

这如何能忍?“糟老头子,你今天非要找死,可就不要怪我了。”陈威一挥手:“给他点颜色看看!”那十几个小弟顿时摩拳擦掌慢慢围过来,乐乐被吓得紧紧抱着我,不敢再多看一眼。正在这时候,一阵喧闹的声音忽然由远而近的飞速靠近,乌泱泱的一大群人,手里拿着钢管,铁锹等物件,威势极为骇人。陈威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暗骂一句:“这什么情况。”见势不妙就想开溜,但是我这些人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把他们全部给围住了。局面顿时反转,陈威这十几个人,顿时成为了羊圈里面的羔羊。我总算是松了口气,看着怀里的乐乐,尽量让语气平静一点。“乐乐,放心吧,没事了。”乐乐听了一会,这才慢慢抬起头来。

见到自己真的安全之后,乐乐心里一阵感动。要不是我,今天说不定会出什么意外呢。“王叔叔,谢谢你。”安抚下她的情绪之后,一个人凑到我耳边问我。“王工头,这些人怎么处理?”陈威这些人毕竟只是一些毛头小子,我们这些干体力活的,血气又重,他们几乎是刚见面就放弃抵抗了。前几分钟还一个个趾高气昂的,现在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都不敢正眼看我们。我看向那个陈威,冷哼一声:“你刚才是不是动了你的咸猪手了?”陈威立马摆着手:“没有!我都没碰到,这位大哥,你应该看到的啊。”见陈威居然这么快就认怂了,旁边的敏敏真是气得不行,但是现在又不敢妄动,只能用仇恨的目光盯着他。我脸色依旧如同寒冰一般,看得陈威心里一阵发怵。不过很快,他就想起想到什么一样,猥琐的凑到我身旁来。“这位大哥,你看我女朋友怎么样?”我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他嘿嘿笑到,搓了搓手:“说起来今天的事都是因她而起,大哥你和小弟我之间是没有任何瓜葛的。”“要不我帮你睡了她,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我心里有些想笑,这个陈威为了保全自己,居然就这么把自己的女朋友给卖了?

文学

话说回来,这个敏敏身段的确不错,还有那叫声也是引人遐想。见我似乎有所意动,陈威更卖力了。“大哥,这浪蹄子在床上简直骚到没边,你不体验一下真的太可惜了。”“你要是想,我就把她留在这里,反正现在天黑了,这里也没人。”我的确有些心动了,十分期待这个敏敏在我身下求饶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想征求一下乐乐的意见。“乐乐,你觉得该怎么处置他们?”乐乐还没回话,那个陈威立马换了目标,对乐乐拍着胸脯保证到:“妹妹你放心,今天的事情完全是个误会,以后再有哪个不长眼的来骚扰你,你尽管报我的名。”虽然陈威这名也不算怎么厉害,但是在学校里面还是很有用,对乐乐也是一种保护。“那就这样,你们走吧。”我说到。陈威立马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然后挥手叫上小弟一起准备离开。敏敏本来也准备跟着走,但是却被陈威拦了下来。“我和这位大哥的事完了,你还没完呢,你留下。”敏敏一脸的不可思议,直接抬手指着陈威:“你居然把我就在这里?你还是不是男人?”陈威冷笑一声:“我是不是男人,你难道不知道?”敏敏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嘲讽一笑,呸了一声:“又短又小时间还短,你也配叫男人?”陈威脸色大变,像是被戳到了痛处,脸色涨红,一只手高高的抬起来。但是一想到我就在边上,还是没有打下去。“臭婊子。”再度骂了一句之后,陈威叫上人头也不回的走了。“王工头,既然没事了,那我们也走了。”一群工人也出声到。本来他们就已经下班了,这就是临时来帮我撑场面,既然事情结束了,那他们也不多留了。临走前,我托一个信得过的把乐乐也送了回去。很快,这地方只剩下我和那个敏敏了。本来她还想跑,但是想起我之前赶过来的速度,还是否决了这个念头。她也只能看着我,脸色阴晴不定。“陈威那个混蛋怎么跟你说的?”她问到。我想了想,还是实话告诉了她:“他说你骚得很,把你留给我,然后放他走。”敏敏听得一阵咬牙切齿,不过这会她也不敢发脾气。几番考量下来,发现自己没有丝毫逃跑或者反抗的可能,也只能彻底放弃这个念头。她可怜的看了看我,眼睛不自觉的看向我下面,不自觉嘀咕。“这么大岁数了,该不会硬都硬不起来吧?”这话可是把我气得不轻,本来没想真对她做什么,但是她居然敢怀疑我那方面的能力?我今天不把你干到求饶,我还就不姓王了!“过来给老子舔!”我恶狠狠的喊到。她不敢反抗,只能走过来,半蹲在我面前,缓缓脱下我的裤子。只不过见到我的黑家伙之后,她几乎是瞬间惊讶出声。“好大!”我心里得意非常,不等她再做什么感叹,直接塞到她嘴里。这个敏敏果然是个放荡女人,不过几下之后就变得主动起来。她的技术不错,又舔又吸,酥麻感不停涌来,很快我便感觉那里开始充血,变得更大了几分。她似乎觉得吃不下了,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将我的大家伙放在胸前的沟壑当中,然后双手托胸,上下起伏起来。这真是一种难言的享受。分泌出来的液体,很快弄得她胸前一片狼藉。她站起来,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裤子,弯下腰,屁股高高的撅起来。那茂密草丛已经很湿了,看来她早就等不及了。“来,从后面草我。”她双目像是泛着水波一样,充满了期待和渴望。我当然不会客气,直接抓住她的柳腰,一挺身。只听“噗嗤”一声,我直接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极大的勾起了我的欲望。对她,我自然没什么好怜惜的,前后挺身,打桩机一样冲击在她身上。“啊!好痛!好爽!……快,不要停!”她大声叫喊着,痛苦而又快乐的呻吟,几乎要把我全身都给燃烧起来。她双腿发软,但是仍旧强撑着站住,不停分泌的液体顺着大腿根流了下来,地上湿了一片。“啊!啊!好厉害!”她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像是有种魔力一样,催促着我一再加速。而在这种疯狂的冲击下,我也慢慢迎来了巅峰。终于,我一声低吼,浑身猛的绷紧,一下子把体内的炙热全都释放了出去。而她高高的仰起头,嘴巴大张,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身体不停颤抖着,似乎是在尽情享受这种来自灵魂的快感。

 

她几乎要站不住了,要不是我还扶着她,她恐怕得直接烂泥似的摊在地上。等到稍微恢复点力气之后,她才自己站起来,眼泛秋波的看着我:“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她小猫咪似的倚靠在我的胸口,我不耐烦的推开她,但是她又粘了过来。“你真是我遇到过最厉害的人了。”我跟她又没什么感情,自然谈不上什么留恋,看看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了。“以后你再敢找乐乐的麻烦,我饶不了你。”她撅着小嘴,眉眼间带着几分妩媚的看着我:“我听你的话就是了。”略做停顿,她又话锋一转:“那个小丫头片子恐怕还是个雏儿吧,怪不得你这么惦记她呢。”我听得一头黑线:“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她后爸!你再胡说,可别怪我不客气。”敏敏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你还能怎么不客气?你来干我啊,还是想打我啊?”边说着,她边把屁股撅起来,朝我挑了挑眉:“你来啊,千万别客气。”这女人骚起来真是没边了,我都快起鸡皮疙瘩了。现在我得赶紧回去看看乐乐,是真不好再耽搁时间了。“自己一边玩去。”说着,我收拾一下,直接转身走了。任凭她在后面怎么叫喊,我头也不回。到了乐乐家,赵芝兰和乐乐正坐在沙发上交谈。看样子,乐乐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赵芝兰看着我,又感动又庆幸,眼中更是泪光闪动:“实在是太谢谢你了。”看样子这事她已经知道了。我坐过去,轻轻抱着她:“没事,这是我该做的,乐乐没事就好。”乐乐也在另外一边轻轻抱着我,显然是被今天的事吓得不轻。我一边搂着一个,心里真是莫大的满足,今天就算是挨顿揍能换来这个,我都觉得值了。过了一会,赵芝兰才开口:“乐乐,你先去休息吧,今天吓着你了。”乐乐点了点头,乖乖回房了。乐乐走后,赵芝兰的目光忽然有些变化,多出几分醋意来。“听乐乐说,最后你和那个姑娘留在那里?你做什么?是不是祸害人家小姑娘了?”我笑了笑:“是她先来祸害乐乐的,我祸害她,也是她活该。”赵芝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把她怎么了?你可别冲动。”“我就是,吓唬吓唬她。”我心虚到。怕她看出什么来,我就没想继续待着了,于是起身。“既然乐乐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还得去工地。”赵芝兰十分的善解人意,并没有多留我。“那你小心点,多注意身体,别太累了。”后面一阵子,工地的事情照常进行着,只不过出了一点状况。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要暂停供货一段时间,后面抓紧点,应该不会耽误工期。但是就是这个节点,突然有个人找上了我。龙腾大酒店,张富张总特意约我过来吃饭。一进去,立马就看到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他看到我,立马热情的迎了过来。“这就是王大哥吧,可把你盼来了。”我礼貌的和他握了握手:“张总,这么急把我约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张富把我迎进去:“听说新城区那块是王大哥在负责,就想认识认识,交个朋友,以后多照应点。”等走进去,我才发现里面还有人。是个黄头发大波浪的妖艳女人,职业包臀裙,穿着黑色丝袜,踩着高跟鞋,一双美腿十分吸引人。然而最吸引目光的,还是她上半身,那几乎要把衣服撑破的,呼之欲出的傲人山峰。这绝对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大的,两个大柚子一样的胸脯,和腰肢几乎不成比例。这他妈比她的头都大!我直接看傻了!见我这样,张富不禁露出几分得逞的目光,看着我,就像在看着一只慢慢走进陷阱的猎物。“王大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秘书,小惠。”张富说着,边招手把她叫过来:“小惠,还不快来和王大哥问好。”小惠闻言,扭着屁股就过来了。“王哥,很高兴认识你。”这视线一直移不开,等她到近前更是如此,那深深的沟壑简直犹如天渊,几乎要把我的目光全给吸进去。我甚至看到她衣服上那颗不堪重负的扣子,随时都可能爆开。“王哥?”小惠再度问到,我这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她放在半空的手,这才反应。“哦,你好你好。”握手之后,张富招呼我落座,桌上摆满了各种名贵的菜。张富坐在对面,小惠就坐在我旁边,让我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就移向她那里。“王哥,我来陪你喝一杯。”小惠站起来,拿过酒杯给我倒酒,一弯腰,深深的沟壑直接摆到了我的眼前。我的呼吸都有些找不到节奏了,这近在咫尺的风景,把我的视线全都吸引了过去。而且,我隐约还看到了最顶端的葡萄,她根本就没穿内衣。真空上阵呗……几杯酒下肚,我也有点飘了,张富这才讲到正题。“王老哥,听说你们那里供货商出了点问题?”“是的,不过也不碍事。”张富一副正经的样子:“怎么能不碍事?要是延误了工期,你可吃大亏了。”我装做思考的样子,点了点头:“没错。”他顿时热切了几分,继续说到:“那边材料一停,耽误的可是你,延误工期可是大事。”“正好老弟就是做供应的,王老哥,不如换我做供应商吧。”我心里冷笑一声,他狐狸尾巴可算是露出来了。正在我犹豫怎么回答的时候,旁边的小惠忽然凑近,那柔软的两团顿时压在我的胳膊上。“王哥,我们也是在为你考虑啊。”她撒娇到。我仍然有所犹豫:“老弟有所不知,这次这个项目,质量要放在第一位,供应的材料质量一定要好。”话音刚落,张富就迫不及待的接话:“我们材料的质量肯定没得说,你要是不放心,今晚上就让小惠陪你,好好验验。”张富说着,表情逐渐猥琐起来。

说话间,那个小惠已经十分识趣的贴到我身上来,一只手从我的胸膛慢慢往下,几乎要伸到我的裤裆里面。“知道老大哥平时忙,这点钱就给老大哥买点东西补补身体。”一边说着,一边塞过来一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拉开一条缝,里面全是红票子,估摸着得有七八万。我在工地做这么多年,其中猫腻我自然清楚,这个张富要是真没问题,用得着下这么大本钱?要是别人,要是有便宜占我当然不会拒绝,但是这是老李千叮万嘱的,我不能辜负他的信任。“张老板,我们还是按规矩来吧。”我笑了笑,然后把小惠推开,钱也推了回去。张富显然有些惊讶,怎么说得好好的,突然就拒绝他了呢?难道是嫌钱少了?他有些慌乱,坐过来劝到:“大哥,这只是一点小心意,生意谈成了,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的。”说着,张富给小惠使了一个眼色,那边的小惠立马猛吸了一口气,胸口在涨几分。胸前的扣子终于不堪重负,直接被崩开,那两个大水球直接跳了出来,波涛汹涌,甚为壮观。哪个男人受得了这种刺激,我顿时觉得有了些反应。张富见此,赶紧起身。“王老哥,剩下的让小惠给你谈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