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在哪能找到文聊爱的人*几岁适合用仙女棒

更新时间:2021-01-05 15:36:22

老王当然同意了,而且为了表示真实性,他自己也在朋友圈发了自己生病的消息。

第二天,老王又一大早起床了,他昨天特意买了一件黑色大风衣和鸭舌帽,出门之前,他把这些东西都装好带上。

老王来到之前让二手车主帮他送货的地点,那里是马路边一个废弃的工厂。老王将带过来的衣服帽子和手套穿上,像之前之前闯进他家那个通缉犯一样,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着装好之后,他才开着那辆老旧的无牌面包车出去。

老王直接将车开到沈月莹别墅必经得到一道山路的拐角处,这里是道路监控的死角。

老王从七点就在那里蹲守,直到下午四点,才终于等到那个要等的人。

黄振强开着车从别墅区驶出来,他一边开一边打着电话,电话的那头正是出院的黄峥。

“爸,你找的人为什么没弄死那个狗娘养的?”

电话那头的黄峥气急败坏地说,黄振强眉头一皱,显然也对这事很不满。

 文学

那个人是个在逃的杀人犯,我本来以为万无一失,谁知道他还是失手了,那人还想来跟我要钱,你想个办法找到他,让道上的人把他处理了。”

说到这,黄振强又说:

“还有,这段时间你先别对那王刚下手了,等找到两个靠谱人再说,免得到时候被查出来。”

电话那头的黄峥不甘不愿地应着,黄振强的车正好到拐弯处,也懒得跟他多说,直接挂掉了。

可当拐过那段山路的时候,他发现前面,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停着一辆老旧的面包车,那面包车忽然开启油门直接逆行开过来,黄振强吓了一跳,赶紧转动方向盘想避开,怎料那面包车非但不躲,反而加速朝他冲了过来。

黄振强当场愣住,他瞪大双眼,眼睁睁看着那车直接撞了上来……

嘭——

刺耳的撞击声响起,只见那辆面包车直接正面撞向一辆豪华商务车,那豪车被撞得倒退了几十米才停了下来,车上的黄振强额头冒血,昏倒在驾驶座上。

好在有急救气囊,不然那黄振强恐怕就不止额头破皮了。

而那辆撞人的面包车上,老王从容走了下了,他的腿也有点受伤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好在他之前也给这两面包车改装了安全防护,有气囊做缓冲,他才能全身而退。

老王走到那辆豪车边上,冷笑一声,直接将车里的黄振强给拉了出来。

黄振强正昏迷着,像死狗一样被老王拖了出来,老王将他丢在车边,抬眼一看,见他车里有个保温瓶,直接拧开保温瓶朝黄振强泼了过去。

还好那水瓶里的是温水,如果是热的,估计那黄振强的脸得烫出几个水泡。

黄振强被泼了一脸水,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捂着额头抬起头来,入眼就看到老王那张阴冷的脸。

“你……是你?!”

黄振强气极,想爬起来给老王一拳,但站起来的时候脑子一阵晕眩,身子摇晃了一下又瘫坐下去了。

他摸着西装衣袋想找手机,一边狠狠说:

“你个王八羔子,等着坐穿牢底吧!”

老王冷笑一声,直接踹了他一脚。

“我连自己的命都堵上了,你还以为我怕你报警?”

黄振强听他这么一说,又看看那辆被撞得面目前非的面包车,这下是真的慌了。

“你,你想怎么样?”

老王居高临下看着他,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

“你不是雇了人来杀我吗?怎么,这会知道怕了?”

黄振强哪里会承认这事,他摇头说:

“没有,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从来没有庸人去对付你!”

老王也懒得跟这种怂蛋扯皮了,他一脚踩上黄振强的肚子,眼神阴冷说:

“黄振强,我不是来跟你扯皮的,你

放心,我今天也不杀你,这是给你一个警告,如果你们父子两以后还咬着我不放,我也不怕拖着你们两一起死!”

老王这话说得咬牙切齿,黄振强听罢心里不由一惊,老王知道,他们这种富人最惜命,特别是钱越多的,越不想死。

为了达到恐吓效果,老王直接用刀子戳爆那辆面包车的邮箱,再将面包车掉头对着路边悬崖,最后解开手刹,让那车直接开下去。

一阵物体的撞击翻滚声之后,只听嘭的一声,悬崖下的车顿时烧了起来。

那黄振强吓得打了个han颤,这下是真的被震慑到了。

老王站在悬崖边上看了他一眼说道:

“看到了吗?那辆车毁了,也就没有证据了,这里还是监控的死角,加上我这身装扮,你就算报警也没用。”

“如果你们两还想给我找事,除非你们能保证一次性把我弄死,不然,下次从这下去的可就不止是车了。”

那黄振强吓得一动不动,这次是真的怕了。老王见这话起到了效果,也没敢多待,直接转身走进旁边的树林。

待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老王赶紧脱下帽子,他也是第一次干这事,虽然表面上装的很像那么一回事,其实心里也紧张的要命。

他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相信,这事之后,黄家父子肯定有一段时间不敢找他的麻烦了。

但这也意味着,老王今天彻底将黄家父子得罪死了,而且他怕黄琴知道这事之后会怨恨他,这样的话,以后想追黄琴,又变得难上加难了……

老王暗暗叹了一口气,心里憋得难受,便干脆强迫自己不想这事了,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黄琴问起这事,他就打死不承认,只要以后能取得黄琴的芳心,那对父子怎么阻止都没用了!

这样想着,老往心里又有了干劲。

老王回到那个废弃的工厂,将剩下的衣服和换下来的车子零件都处理好之后,才开车回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沈月莹刚好来电话,说今天她们别墅区那条山路上出了车祸,还挺严重的,车子都滚下山崖,车子烧得只剩下一个架子。

老王听罢只是笑笑,他没打算把这事告诉其他人,这事越少人知道,他就越安全。

其实这次要不是被黄振强他们父子逼极了,老王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现在想想他还是心有余悸的。

这事稍有差池,他就得跟黄振强陪葬了。

不过按黄家父子这样的行事作风,就算他这次不死,难保下次还能有命在,所以,他只能堵上性命警告黄振强,只要他还惜命,就不敢再动他。

老王料得不错,黄振强这次是真的被他吓住了。捂着额头的伤开车回去之后,马上打电话叫黄峥回来了。

黄峥跟黄琴看到他的伤势之后都吓了一跳,在听到是老王干的之后,一个十分愤怒,一个十分震惊。

黄琴惊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在沙发上,她白着脸说:

“爸,不会吧,王教练他怎么可能那么大胆……”

黄峥听不过去了,转头瞪了黄琴一眼说:

“他都把爸撞成这样了,你还帮他说好话?”黄峥说着,又转头对黄振强说:

“爸,不能让他这么嚣张,快让警察局那边找人去抓他!”

黄振强听到这话,气得一拍桌子说:

“抓什么抓,要是有证据我还用你说?”

黄峥被他这么一吼,也不敢吱声了,黄振强叹了一口气,摸了一下头上刚包扎好的伤口,对黄峥说道:

“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我看那王刚就是个不要命的,你以后别再去招惹他了,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命,如果逼急了,他就会像今天这样跟我们死磕。”

可黄峥还是不甘心,他咬牙道:

“大不了我再请道上几个不要命的去跟他死磕,我就不信干不掉他!”

他这话一出,黄琴忽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哥哥说:

“哥,你说什么?”

黄振强也瞪了黄峥一眼,这些事情以前他们从来不会在黄琴面前说的,今天是气极了,两人一时都忘了黄琴在场。

黄振强干咳一声,赶紧说:

“琴琴,你别听你哥胡说,他哪有那个胆,他这人就是嘴皮子硬,总之王刚这事,你们不用管了,以后这人你们也离他远一点,知道吗?”

黄峥收到黄振强一记警告的眼神,这才不情不愿地点头。黄琴白着脸不说话,手不自觉搅成一团,心里慌乱得很。

直到半夜,黄琴还是放不下这事,她咬了咬牙,决定打电话给老王……

接到黄琴的电话时,老王又惊又喜,但最后,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他知道黄琴八成是为了她爸的事来兴师问罪的,但他也打算好了,以黄琴的脾气,只要他咬死不认,黄琴就会摇摆不定,不敢下定论。

果然,在老王坚决的否认之下,黄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她心里对老王不是没有怀疑的,但是开车撞人这事实在超出了她的承受和想像范围,潜意识里,她也觉得老王不是这样的人。

黄琴想了想,最后决定约老王明天出来见面谈。

老王欣然答应了,挂了电话之后,老王不知道该不该笑,他心里其实是不想欺骗黄琴的,但这事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否则黄琴是永远不会原谅她的!

老王心想,还好黄琴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不然这事还真骗不了她。

第二天,两人约在市区一家咖啡馆见面。老王本来答应了沈月莹今天要回驾校的,但是黄琴有约,他再怎么忙都会抽空出来见她的。

好在跟黄琴约的是早上,等聊完之后,他下午还可以赶过去驾校,不然沈月莹估计就要发飙了。

老王跟黄琴本来约好的时间是上午十点,但他踩着咖啡馆九点营业的时间就先来了,一大早的,咖啡馆一个客人也没有,黄琴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坐在落地窗边的老王。

黄琴愣了一下,发现今天的老王格外不同,应该说,只从上次在服装店遇到改装的老王之后,他的穿衣风格就越来越好了。

今天老王也是刻意打扮过了,他穿着一件西装裤白衬衫,脸上的胡渣也剃得干干净净的,看起来有种职场中年男人的儒雅。

黄琴忍不住想,难道这王教练真的变了吗?


老王一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黄琴,见她一脸审视地看着自己,心里不由有点发虚,他强装镇定地挺直了背,朝黄琴笑道:

“黄琴,我在这,快过来。”

黄琴这才脸色复杂地走了过来。老王暗暗打量着心中的女神,发现每一次见她,她都比之前的样子更美。

现在的黄琴是一头深棕色的大波浪头发,显得妩媚又可爱,她今天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蕾丝透视长裙,裙摆明明长到脚跟,但从大腿处开始,下面的布料全是透明的,上身除了裹胸的位置,肩膀跟手臂也是完全透明的。

老王甚至看到那层布料之下粉红色的内衣轮廓,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开,免得被黄琴发现了端倪。

不过黄琴现在心里很复杂,也顾不上发现老王在偷看自己的事,她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会才艰难道:

“王教练,我听我爸昨天说,是你开着一辆面包车撞了他,还把车开到悬崖下面,毁掉证据,我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她说道这,忍不住小心翼翼看着老王,眼里的希翼十分明显。

老王心里暗叹,真是个单纯的傻姑娘,可面上是打死不认,他摇了摇头,义正言辞说:

“黄琴,我虽然跟你哥之间有点过节,但绝不会因为这个就去做这样的事!我是当过兵的人,知道什么叫遵纪守法!”

黄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其实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点怀疑。

“可我爸也不可能说慌啊!他……”

见她越说越纠结,老王直接打断她说:

“黄琴,有些事我必须实话告诉你。”

黄琴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抬头看他,只听老王叹了口气,为难道:

“本来这些事我不想让你知道的,我也怕说出来你不信,但现在你爸都把撞人这样的罪名安到我头上,再不解释,我就得被你看成一个恶人了。”

老王说到这,表情十分无奈说:

“其实之前你哥开车差点撞死我,那天我是去你们别墅区那里找沈月莹商量驾校的事的,路上被你车看到,他直接开车想撞死我,还好被我跳进花丛里躲了过去,这事你可以去问别墅区的保安,他们知道的。”

黄琴听到这,脸刷的一下变白了,不敢相信自己的哥哥居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老王见她这样,心里暗喜,面上却表现得更加无奈。

“还有你哥差点强了沈月莹那事,其实他也算是被我连累的,要不是因为沈小姐跟我合伙开驾校,你哥也不会因为想报复我而这么对她……”

“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想不通,为什么你哥要这么针对我?如果是那天晚上我想送你回家那事,我也早就跟他解释过了……”

老王见黄琴听进去了,最后又十分凄苦叹了口气说:

“不过这事你爸也出面替你哥解决了,他威胁我跟沈小姐说不能报警,又给了两百万我们当封口费,我知道惹不起你们黄家,拿了钱之后也没打算再追究了,为什么你哥跟你爸还是不放过我?这次他们不会想给我安个撞人的罪名,把我关牢里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