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水滴摄像头 真实 情侣叫 古代丫鬟是不是随便上

更新时间:2021-01-05 15:40:56

下一瞬,他就触摸到了那娇嫩迷人的顶端。


 文学

而这时候的韩蕊正在惊愕哪来的那么多水,都还没回过味儿来呢,胸前感觉就跟触电似的麻了一下子。那一激灵,直让她感觉下面那地方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反应来,好想干点什么。


随后更是有娇媚的嘤咛声,从她那张猩红的迷人小嘴儿中发出。


韩蕊都羞坏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眼睛好痛。


此时的老张也在碰触到韩蕊胸前的瞬间回过神来,暗骂自己混蛋,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


只是这事做都已经做了,承认是万万不能的。


于是老张赶紧说道:“蕊蕊,我刚端着水过来,你干嘛突然往前走一步啊!”


韩蕊这才意识到,水是老张端来给她冲眼睛的,自己不小心撞上的。


这让她长长松了口气,刚才那撩人的一下子,她还以为是老张对她那样儿呢……


意识到整件事情都是刚才自己错误导致的意外后,韩蕊也就不再惦记了。


赶紧用盆里剩下的清水,在那冲洗着眼睛。


而旁边的老张则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得亏韩蕊没接触过男人,所以没有感受出来刚才他是用手碰的。同时老张也在心里劝诫着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当韩蕊冲洗完眼睛后,本想对老张道谢,但是看到自己身前几乎等同于没穿衣服后,顿时大羞不已,红着脸赶紧拿双手捂住,羞到不行不行的。


对于此,老张展开了适当的劝慰,“没什么的,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


“在我眼里,你现在跟三两岁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都是小孩子。”


老张倒是没见过韩蕊三两岁的时候,但是韩蕊能够明白老张的意思,在老张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孩子。想想倒也有道理,之前爷爷在家时她也是这么穿衣服的,不也没什么吗?


想到这些,韩蕊心里的羞意才缓释了许多。


不过当然不能再这么透着,所以她赶紧糊弄着冲洗完头发后,就急匆匆的转身往屋子走去。


可因为地上刚才倒了水的缘故,韩蕊脚下顿时一滑,整个人都朝着老张扑了过去。


老张倒是有心扶她,可根本来不及,于是第一时间就被韩蕊给扑倒在地上。


而且特别尴尬的是,韩蕊胸前的其中一蓬娇媚还刚好怼在他身下。


那种温热那种饱满,顿时深深刺激到了老张。


以至于让他情不自禁的,身体就生出了暴躁的反应。


而这种暴躁的反应,直让韩蕊感觉到诧异——


“老张,你裤兜里塞着啥呢,好硬,戳的我怪难受的……”


老张好尴尬,他怎么跟韩蕊说呢?


韩蕊似乎也没想让他回答,自己能做到的事,不求别人,所以她伸出白皙小手摸了过去。

老张当时就急眼了,这哪能摸,这玩意儿就跟电棍是一样的,不能摸,一摸要出事情的!


于是老张赶紧对韩蕊说道:“没什么,就是根伸缩棍,你赶紧起来吧,万一你爷爷这会儿回来看到,咱俩这像什么样子,他非得误会不可。”


韩蕊这才想起自己趴在老张身上,似乎确实不太合适,于是赶紧起身,并且伸手把老张给拉起来,“老张,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老张摆摆手,这能有什么事情,有也只是下半身的事。


与此同时,韩蕊也注意到了老张的身下,伸缩棍怎么还撅着呢?


微愣过后回过神来,韩蕊俏脸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是没跟男人接触过那方面的事情,可她还没上过初中生物课吗?


男男女女的生理结构,她在生物课上都学过的。


况且如今她还是医学院的学生,身体构造更是基础课程,她怎么可能不清楚。


所以回过味来知道什么是收缩棍的她,赶紧羞涩的跑回了屋内。


刚才竟然用胸前把老张的那给怼上了,自己腆着脸问什么东西戳的难受不说,还要摸摸。


想起这些来,韩蕊就觉得自己羞到要死要活的,实在没脸见人了。


而院子里,老张也很是尴尬,这次自己可真不是故意的,是韩蕊自己拿胸前怼上来的。


那么宝贝儿的东西,又怼在了身上那么敏感的地方,他没反应怎么可能。


只是见到刚才韩蕊羞涩的样子,他也知道韩蕊已经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所以很尴尬。


可又怕引起韩蕊误会,于是老张思虑再三,最终来到窗口前说道:“蕊蕊,我不是故意的。”


“你也知道,你张奶奶已经去世三个多月了,我根本没有接触过别的女人。”


“而你又那么年轻,碰到我的位置又那么敏感,所以我那儿就不受控制的起来了。”


“但是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有意的……”


老张在窗外做起了解释,怕韩蕊会误会这件事情。


但韩蕊显然并没有误会老张,这点从她随后的开口就听出来了。


“老张,没事的,这事不怪你,是我自己脚滑把你给扑倒的。”


“而且我是学医的,我知道有些事情只是身体本能而已,我不怪你。”


听到韩蕊这么说,老张心里就松快了许多,别闹起误会就好,免得背个老流氓的骂名。


可紧随其后的,韩蕊的声音就再度从房间内传出。


“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对谁也不许说,包括我爷爷。”


能够理解,毕竟是那么羞人的事情,谁愿意把这种事告诉别人。


于是老张连口答应,保证不会把这事给说出去的。


重新坐回躺椅上,老张点燃了那支烟,深深抽了一口。


还好,误会总算是解除了,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以后可不能再跟韩蕊起旖旎。


毕竟韩蕊是老韩的孙女,也是个19岁的小姑娘,可不能再那样儿了。


老张心里惦记着这事,但韩蕊心里却惦记着另外一件事情。


临放假前老师布置了一份作业,说是做一份关于男性那方面的专业调查。


鬼知道老师为什么会布置这样的作业,这让韩蕊当时觉得很难堪,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她怎么去调查,难道开口问爷爷?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一直憋在心里都是个愁。


不过刚刚接触完老张后,她觉得这个问题不再是问题了。


老张跟自己熟悉,两人刚才又那样旖旎的接触了一次,虽然问起来好像也会羞羞的,但是总比问爷爷或者去大街上随便抓个男人强吧?


于是下一刻,换完衣服的韩蕊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深吸口气后,她很是认真的对老张说道:“老张,你配合下,我们一起研究性可以吗?

“研究啥?!”


老张当时吓的烟都差点掉了,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但看韩蕊那张精致脸蛋儿上的羞赧就知道,他没幻听,韩蕊真要跟他研究‘性’。


望着满面绯红赧然的韩蕊,老张都有些急眼了,这玩意儿咋研究啊?


这些年除了做,他还真不知道有别的研究方式。


随后韩蕊就在羞赧中做出了解释,表示是医学院老师的作业,她也没人问……


听到韩蕊的解释后,老张这才了解,原来韩蕊不是要跟他做那个啊!


也不说好心中是轻松还是失落了,老张问道:“那你说吧,怎么研究?”


韩蕊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手机照片上老师留下的调查方向后,她红着脸问起了老张,“那个,你平时跟女人做那个的时候,一次能做多久?”


问完这个问题,韩蕊就捂住俏脸,直感觉手都被烫到了。


她都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不知这种作业,可是没办法,老师自然有老师的道理,就跟老师有评定她挂科的权利一样,所以她只能按照老师的规矩和要求照做。


不过这个问题老张回答起来却是不那么困难,相反隐隐还有些骄傲,“俩小时吧!”


“啊?那么久啊?!”


韩蕊都被这个答案给惊住了,之前她给多个要好的女同学打电话询问这事。


有说自己男朋友十五分钟的,有说半小时的,还有说一个小时的。


但一个小时就算是同学答案里的极致了,根本没有人填写俩小时。


这会儿老张竟然爆出了俩小时来,这让韩蕊忍不住怀疑老张造假。


而她那种怀疑的目光,也让老张感觉到心里有些小不爽。


他很是认真的说道:“我真是俩小时,如果你不信的话完全可以……”


老张下意识的想说让韩蕊验证一下,可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


他怎么验证,难不成把韩蕊给推倒,然后俩人现在就开始啪啪个过瘾?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老张连忙改口,“你不信的话就算了,反正我不吹嘘。”


韩蕊想了想,老张好像还从没说过大话,也不是说大话的那种人。


所以思来想去的,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老张,继续写下了两个小时的答案。


随即在问到第二个问题时,韩蕊就感觉到更羞了,当真是没法说出口。


可是实在是惦记着挂科的事,所以她只好忍住羞赧如实问道:“老张,你那直径是多少,长度又是多少……”


老张这会儿是真懵了,他哪知道这个呀,谁会闲极无聊的拿皮尺去量那玩意儿。


不过他更好奇,“你们老师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你们做这种问题?”


韩蕊也很苦恼,“我也不知道啊,可是老师就是让做,我们又不能不做,她真是的……”


在嘟哝声中抱怨了几句后,韩蕊将赧然的目光重新投向了老张。


“老张,你就跟我说说嘛,我都能忍住害羞,你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快和我说说吧!”


好吧,既然韩蕊想知道,老张也只能告诉她了,不过具体数值确实没有。


他伸出手比划了下,“大概这么长,这么粗吧,这是不冲动的时候。”


看看老张比划的大小和长度,韩蕊都忍不住的害怕了。


不冲动的时候都有近20公分长,这要是冲动的话……


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身下,韩蕊吓坏了。这要是进去了,不得直接弄到小腹?


韩蕊总算是明白了,难怪每次做的时候女人都会啊啊的叫唤,原来是疼的啊!

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后,韩蕊终于翻页看到了最后一题。


看到最后一题后,韩蕊彻底傻眼了,也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那种羞。


因为老师在作业上布置的是,让每个学生都拍摄一幅关于异性那里的照片。


韩蕊都羞疯了,她上哪去弄那种照片啊,难不成去网上截图?


其实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她都没接触过成年男性的那里,这会儿竟然要拍摄。


单纯的在脑海中想想,韩蕊都觉得心里羞臊的厉害。


只不过这毕竟是老师布置的功课,所以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必须要做。


况且她是医学院的学生,见到人体是很正常的,所以老师的行为根本不过分。


只是真要说出口去拍老张那里,这、这……这让韩蕊怎么说出口嘛!


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竟然主动要求拍人老张那里,简直尴尬死个人了。


见韩蕊在那连尴尬带羞涩的,老张十分好奇,连大小和能做多久都问了,还有啥可问不出口的,于是他就直接凑上前,把韩蕊的手机要过来看了一眼。


这一眼过后,他总算明白韩蕊为什么不肯定开口了,这事让他都觉得有些尴尬。


不过尴尬之余,隐隐还有些个难以抑制的小兴奋。


刚才韩蕊不信他怀疑他的能力还有大小,眼下不就是个间接证明的好机会吗?


所以打着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的幌子,老张成功劝服了自己。


他站起身来说道:“既然已经帮忙了,那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这样,你拍吧,反正就是张照片而已,将来你从医肯定也会见到的。”


“到时候你总不能因为看到了男人的那里,你就不救人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