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妽让我满足她 又粗又大好硬的深一点

更新时间:2021-01-05 16:00:51

足足折腾了近半个多小时,徐晴这才精疲力尽的消声了。



 文学

许是药劲太强烈的缘故,燃烧了她体内所有的力气,这时候的她已经倒在床上闭上了双眼,原本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变得均匀。很明显,她睡着了。



我深吸一口气,更是将面庞埋在了覆裹着她媚人娇躯的床单上。



我不是占便宜,我只是想用床单擦去我额头上的汗水而已。她被药劲折腾到不行,我更是被她折腾到要死要活的,,这种倔强到让人骂娘的坚持,真是堪比扒皮熬骨的煎熬……



不放心将熟睡的徐晴一个人留在家里,所以我下午就没有去厂里。



至于李双刚那边,反正他中午认为把我灌醉了,那我就合理的不去他又能如何。



将徐晴留在屋内床上,我去澡堂冲了个凉,



说是冲凉,冲的还是心头那团乌七八糟的火焰。



盘腿坐在地上,任凭凉水冲洗了半个多钟头,我这才起身离开。



望着还带着反应的身体,我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懊恼的。



“你说你装什么好人,自己都要憋死了,又不是不喜欢她,干嘛忍着呢?你个烂好人,徐晴醒了都不见得知道你做过什么,你真是……”



“我知道。”



正在我抱怨自己的烂好人行为时,院内突然传来了羞涩的低声回应。



当我抬起头来时,就见到了身上已经穿好衣服,但头发依旧凌乱面色仍带余红的徐晴。这时候,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迅速低头,脸色更红了。



我都懵了,“你、你、你不是睡了吗?!”



她说,“醒了……”



这很尴尬,因为我们说的都是废话,睡完了自然要醒。在她转身羞赧回屋后,我也赶紧逃一般的进了自己屋子。



重新穿好衣服后,稍稍恢复平静的我敲敲门,走进了她的屋子。



“晴姐,我刚才只是以为你睡着了,恰好我那身衣服又得换,所以就……”



“嗯,我知道。”



徐晴坐在床边,面带羞红,只是已经不如先前那般的明显。



我长舒一口气,她没有再误会就好了。



随后,她又对我解释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跟我所猜想的差不多,刘振拿了瓶饮料,以准备新投资饮料厂让她尝尝这种产品口感如何,骗她喝了下去,再然后她就迷糊了,看刘振就是她的老公,而且口干舌燥的只想做那事。



在她说的时候,我不自禁的回忆起了先前她旖旎的状态,因而再起反应。



这很尴尬,所以我想找借口离开,免得让我们彼此间继续各自尴尬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徐晴突然羞声说道:“王军,我、我帮帮你吧……”

“啊?!”



我都懵了,这幸福来的,也忒特么突然了吧?又或者说,是我会错意了?



但徐晴随后就羞羞的走到我面前,然后低着头小声说道:“你是好人,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还记得。你没有趁机占有我,还把自己憋的这么辛苦……网上说,如果男人憋的太厉害,可能会导致功能衰退的。你又没有女朋友,所以我愿意帮你。”



她的声音非常小,小的如同蚊蝇振翅,稍有不注意就会错过。



但我还是清晰地捕捉进了耳朵里。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好人有好报了!



“吗的,刚才艰难地拒绝她,果然是无比正确的选择,现在主动送上门了!”



心中暗暗兴奋着,但我的语言上却老实无比,“晴姐,这不太合适吧?”



故意摆了张纠结的脸蛋儿给徐晴,我又对她说,“我确实是挺喜欢你的,也多次幻想着跟你发生些什么。可是如果真的占有了你,你心里对李总一定会有愧疚的。所以我不能占有你,哪怕我心里万分想跟你在一起,我也不能这样做……”



我态度决绝的说着这些谎话,说的连我自己都有些感动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徐晴的话音打断了我的继续,她说,“我只是说帮你解决下而已,没说让你占有我,你别胡思乱想。”



那羞声中带有嗔意的语气,让我十分受用。



在两只温柔小手不停工作下,我终于奔上了爱的天堂。



“你个小流氓快走,快走快走,别待在我屋子里了。”



我相信她此刻是真心的催促我离开,但绝不是不耐烦,而是怕面对我作出什么她自己把持不住的事情,譬如扑进我的怀中,然后去祸害她和李双刚的大床。



我心里明镜似的,所以我坚决不走。



我不仅不走,还猛地从身后抱住了她。



“王军,你别这样,你不可以这样的,我只是好心帮你,你不要这样……”



她醉人的嘤咛中带着极尽的央求,但我真的忍不住,这么曼妙的佳人,我怎么舍得放过她。



“王军,我求求你了,我好难受,你别弄了,你能不能别再欺负我了!”



当耳畔的央求声再三无果后,徐晴终于说出了她心底的实话。



那种带有哭腔的哀求,当时就让我心软了。



所以我松手了。



徐晴长出了口气,而我也在匆匆告别后赶紧出门。



我很清楚,我们彼此都需要稍稍的冷静一下。这个时候不需要道歉或其他多余的话语,因为我们都很明白彼此的内心,所以彼此短暂的不相见才是最好的冷静。



骑着电动车离开住处后,在快到厂门口时我停下电动车点燃了一支烟。平复心情之余,我也想要仔细想想今天的事情。这一想,我就想起了刘振。



刘振这个狗杂碎,该不会被我那一脚给踢出什么毛病来吧?我那一脚用的力量可大,万一真给他踢坏了,那重伤害显然是跑不了的,他又有钱有势的,还不得送我进去关个三年五载的?



越惦记我就越害怕,万一真的这样,那可太特么冤枉了。好不容易跟徐晴有了质的进步,万一被刘振给毁了……

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我万分期待着会是徐晴的电话,期待她能看破内心的那层窗户纸,但失望的是电话并非徐晴打来的,而是她老公也即是我的老板李双刚。



电话接通,李双刚问我醒酒没,然后又告诉我说他朋友刘振厂里新进了一台跟我工作时同类型的机器,手下工人技术不娴熟,希望我能过去教导下他们。



这种事情显然是刘振向李双刚主动要求的,那么他找我去,也必然就是故意了。



他刘振为什么要找我呢,难道是个套,有警察在那等着我了?!



思来想去也无法判断,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即便是套我也得钻,靠逃的话又能逃到哪去呢?所以我去了,不管是刀山是火海,刘振的办公室我也得去一趟!



狠狠吸了一口后弹飞烟屁,然后我就骑着电动车赶去了刘振的厂里。



当我来到刘振的办公室后,他正在翻弄着报纸喝茶,看起来很悠闲,丝毫无法将他跟下午给徐晴下药之间的那个狗杂碎建立起联系。



见到到来后,更是热情的招呼我坐下,甚至还帮我倒茶,递烟。



这出乎我的意料,也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身药,所以茶照喝、烟照抽,坚决不动声色,看谁先露出大尾巴来。



许是他压根就没想藏尾巴,又或许是因为被打怵了的缘故,他先行跟我撂了实底。他委婉的对我说,今天下午他对徐晴做的事情,希望让我当作没发生,对谁也不要声张。



对谁也不要声张?这个谁,自然是以李双刚为主体的!只是我凭什么不声张?



我大义凛然,“这个绝对不行,李总待我恩重如山,从他让我住他家的房子这点你就可以看出来,徐晴嫂子更是待我好像亲弟弟,我绝对不容许你对他们作出任何伤害,哪怕拼了这种命也不行,谁都不行,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当我理直气壮地吼出这话时,刘振当时就急眼了。



“哎哎哎,兄弟你别吼啊,这事得保密、保密……”



身为富贵人,他当然不会跟我这种穷人换命玩,因为这是商人最大的赔本买卖。他活着多滋润啊,有女人玩有海鲜吃,我特么有个狗屁。但死了就不同了,俺俩一人一个小盒子,谁也多占不了二亩地,所以他怕了。



随后,他好言好语的对我说了许多,更是偷摸的塞给了我一张银行卡。



“军儿,哥哥也没拿你当外人。今中午这不是喝多了嘛,所以一时糊涂就做出了这种事情,我现在也是懊悔的狠啊,我跟双刚可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好兄弟,今中午酒醉后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我这心里啊,跟刀扎似的难受……”



“不过我保证,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绝对不会!你呢,就当是给哥哥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你也不好意思眼睁睁看着我跟双刚10多年的兄弟感情就这么废了不是?所以这五万块钱呢你也别嫌弃少,就当是个意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