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自己在家怎么做那个事情*枸杞泡水可以延迟射精吗

更新时间:2021-01-06 10:26:34

 起身的刹那,她正好看到了林逸身下那高昂的狰狞,两眼顿时有些火热,口中发出了一声渴望的乞求,将手直接伸过去一把抓住:“小林医生,快,给我,我好难受……”

可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让两人同时如被电击般的怔住。

  李秀云脸色一变,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赶紧把睡衣整理好,又紧张的对林逸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试探的朝屋门口喊道:“谁啊?”

 文学

  “是我,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门外传来王志强不悦的声音。

  李秀云表情有些慌张,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

  看到林逸就想往外面走,连忙一把拽住他:“你现在别出去,他要是撞见我们俩在这,肯定会误会的,你赶紧先躲躲……”

  李秀云将林逸推到衣柜面前,让他藏在里面后,赶紧去给王志强开门。

  王志强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林逸吩咐他买的药材,他进屋后不悦的睨了李秀云一眼说:“在屋里做啥呢?磨磨唧唧的半天才来开门。”

  李秀云有些心虚的锊了锊肩头的秀发,讪讪解释道:“刚才在卧室里面看电视呢,没听见。”

  王志强也没多想,点点头后问李秀云:“小林医生人呢?”

  “他啊……他出去了。”

  “出去?”王志强疑惑的问:“去什么地方了?”

  李秀云低着头说:“我也不清楚,说是随便出去转转。”

  王志强把中药放在茶几上,目光看向李秀云,见李秀云穿着一件睡衣,心里顿时痒痒的,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母亲病重,所以一直没什么心思做别的事情,想想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碰李秀云了。

  “秀云,你去把堂屋的门锁上。”王志强目光有些火热的看了李秀云一眼,喉咙哽咽的吩咐道。

  李秀云不解的说:“大白天的锁门做啥?”

  王志强咧嘴一笑,“白天锁门,你说能做啥?”

  李秀云醒悟过来,没好气的白了王志强一眼,“大白天的不合适,万一待会儿小林医生回来怎么办?!”

  王志强笑道:“没事儿,我速战速决。”说着,他上前去把堂屋的房门给关上。

  李秀云推了王志强一下,娇兮兮的说:“你先去洗个澡,出了一身汗,难闻死了。”

  她想引开王志强,让林逸有脱身的机会。

  哪里知道王志强根本没有要洗澡的意思。

  ……

  林逸躲藏在衣柜之中。

  不过,王志强似乎是属于外强中干的男人,只是短短几分钟就结束。

  李秀云脸上露出一丝不满,实在是不给力,她脸上呈现出需求不满之色。

  躲在柜子里的林逸感觉好笑,怪不得李秀云要给王志强戴绿帽子,感情是有原因的。

  见李秀云不满的把自己推开,王志强知道李秀云为什么不高兴,顿时尴尬的笑了笑,说:“好一段时间没干这事儿。”

  咚咚咚……

  两人在床上休息一阵,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王志强以为是林逸回来了,不敢耽搁,赶紧穿衣服去开门。

  等王志强离开卧室之后,李秀云将睡衣整理好,又从卧室里面将门给反锁上,这才把衣柜门打开,似笑非笑的对林逸说:“偷看别人爽吗?”

  林逸从衣柜里面出来,颇为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不能怪我,是你把我推进卧室的。”

  李秀云刚才被王志强挑起的火,此时还没完全减退,见林逸五官清秀,身材高大,顿时就心头大动,伸手朝着林逸摸了过去,脸上带着笑道:“小林呀,你和女人有没有过?”

  林逸朝后退了一步,躲开李秀云的‘骚扰’,讪讪笑着摇头。

  李秀云又慢慢逼近林逸,一直把林逸逼到了床边,笑道:“那你想不想?”

  林逸目光火热的看着李秀云。

  李秀云为此中老手,马上看出了林逸的眼神,带着鬼魅笑意的凑上前去,趴在林逸身边,握着林逸的手……

“喜不喜欢这种感觉呀?”李秀云如同诱导小孩子一般问道。

  林逸鬼使神差的点头。

  李秀云妩媚一笑,娇媚的说:“想吗?。”

  林逸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意识稍微清醒一些,自己还是处男之身,怎么能够把第一次给了这么个女人,于是他赶紧推开李秀云,从床上蹦了下去。

  林逸的举动让李秀云有些诧异,短暂的惊讶之后她稍稍回神,似乎明白了林逸心里的想法,李秀云脸色沉了下来,“林逸,你什么意思?!”

  林逸站在一旁尴尬的道:“我不能和你好。”

  “为什么?你看不上我?”李秀云脸色不悦的质问道。

  林逸摆手说:“不是那么回事,只是我已经有婚约在身,我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妻。”

  林逸说的倒也是实话,前几日林逸才听他爷爷提起,他有个远在燕京,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

  不过他不和李秀云发生关系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觉得他第一次不应该给了这么一个女人,觉得自己太亏本了。

  “切——”李秀云鄙夷的睨了林逸一眼,道:“少给老娘找借口,什么怕对不起未婚妻,都是借口!你就是觉得老娘不干净,配不上你!”

  说完,李秀云恼怒的甩门而出。

  傍晚,吃过饭后林逸出门散步,走到村东一个鱼塘旁边时,见一个年轻的男人鬼鬼祟祟的在鱼塘附近晃荡,定晴一看,竟是昨天傍晚与李秀云偷情的男子。

  只见他驻足于鱼塘边,四处看了看后,鬼头鬼脑的匆忙离开,临走前在他站的位置插了个竹棍,也不知道他想搞什么鬼。

  林逸心里极为反感张铁柱,可能是潜意识里比较鄙视他偷人家媳妇,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不会干好事,就有意去附近村民家给那户村民提个醒。

  绕过鱼塘,又走了一条弯曲的小路,林逸在距离鱼塘五百米左右的一户村民家门口停了下来,见屋门虚掩着,林逸喊了声,“有没有人啊?”

  见无人回应,林逸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似乎有动静,他轻轻将门给推开,走了进去。

  刚迈步走进去,林逸就听到了女人轻微的低吟声,他微微一愣,止住了脚步,好奇心促使他朝着声源地寻了过去,在里屋的一个房间门口,林逸见屋门半开着,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目光认真的盯着电脑,一只手探进裙子里面,而电脑里面发出阵阵的曼妙叫声。

  “靠!”林逸心里怪叫一声,暗道,“这姑娘在干啥?”

  他转身要走,脚下却不小心绊倒了一个小木板凳,发出啪嗒的一声轻响。

  屋内的姑娘听到动静,身子一震,扭头望去,见林逸站在她卧室门口,顿时吓的她脸色一变,惊恐的尖叫出声。

  林逸也是被姑娘的尖叫声吓的愣了一下,旋即赶紧上前去一把捂住了姑娘的嘴巴,低声说:“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叫啊,我不是坏人。”

  见姑娘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林逸说:“你别叫了我就松开你!”

  那女孩从惊吓中回过神,点点头,林逸稍稍放心下来,将捂着她嘴巴的手松开。

  女孩脸庞羞的通红,林逸这才看清她的长相,竟然是个美人胚子,看上去十七八岁,但是却长了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一身学生装给她平添几分清纯的味道。

  “你……你是什么人。”姑娘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伸手赶紧将电脑里面的画面给关掉,然后低声羞赧的问道。

  林逸尴尬的挠挠头,笑着说:“你家里的大人呢?我找他有些事情说。”

  姑娘低着头,轻声说:“去地里还没回来呢。”

  林逸说:“等你父母回来了告诉他们一声,有人盯上你们家鱼塘了,估计晚上会有所行动。”

  “啊?”女孩诧异的看着林逸,有些不明白林逸的意思,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偷我家的鱼?”

  林逸点点头,道:“我只是猜测,刚才从鱼塘旁边经过,看见有人在鱼塘附近鬼鬼祟祟的张望,应该是想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好,等下就把这个事情告诉我爸,那个……谢谢你啊。”姑娘依然羞涩的没敢抬头。

  林逸笑着摆手说:“小事情,到你家来就是说这个事情,我走了,你继续忙吧。”

  这句‘你继续忙吧’,让她俏脸变的更加滚烫起来,心里又羞又怒的暗骂林逸一句,见林逸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她赶紧喊住林逸,“喂,你好像不是我们村里的人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林逸转身看着她笑了笑,说:“我是从镇上来的,给王村长的母亲治病,暂时住在他家里。”

  “你是医生?”姑娘诧异的瞪大眼睛。

  林逸和煦的笑着点头,转身走出屋门,留给小姑娘一个‘伟岸’的背影……

张铁柱到老李头家的鱼塘踩好点之后,约了镇上的几个混子,打算将老李头家的鱼给一网打尽。

一是可以赚一笔不义之财,二是让老李头没有钱继续承包鱼塘。

这样就没有人和他争鱼塘的承包权,可谓是一举两得。

半夜时分,一辆面包车悄悄的驶进了小柳村。

蹲守在小柳村村口的张铁柱见车子驶来,笑眯眯的迎了上去,将副驾驶的门打开,对坐在后排的光头男子笑着说:“强子哥,我已经在老李头的鱼塘偷偷下好了网,待会儿咱们直接去捞网就成了,绝对是大丰收啊。”

  光头强摸摸自己的秃顶脑袋,瞪着张铁柱说:“你小子靠不靠谱啊?不会吭老子吧?”

  张铁柱赔笑道:“强哥,你就放心好了,小弟吭谁也不敢坑你不是!”

  “量你小子也不敢,那咱们就直接杀到鱼塘去,速战速决。”

  车子静悄悄的开到老李头鱼塘时,从面包车中下来四五个汉子,张铁柱如同汉奸一般,对着光头强点头哈腰的笑着说:“强哥,这边来,咱们直接拉渔网就行了。”

  四五个人刚迈出步子,几道亮光闪过,接着就是一声爆喝:“什么人?!”

  光头强见几个人朝他们这边冲来,不用引起麻烦,就狠狠的甩了张铁柱一个耳光,恨恨道:“敢吭老子,晚上再收拾你!兄弟们,咱们撤……”

  光头强带着几名混子迅速上车逃离,将张铁柱给扔了下来。

  张铁柱见几个拿着手电筒的人朝自己这边冲来,他不敢让村民看清自己的长相,于是赶紧拔腿就跑,趁着月色,他如同一只丧家之犬一般,狼狈的逃窜着。

  ……

  次日早晨,老李头的小闺女李岚提着两条草鱼脚步欢快的来了王志强的家中,敲开王志强家的门,开门的是李秀云,她见李岚提着两条鱼站在门口,就疑惑的问:“小丫头,你这是干啥?”

  “李阿姨,请问镇里的那个年轻医生是不是住在你们家?”李岚笑着问道。

  李秀云不解的点头说:“你找林逸?”

  “他叫林逸啊?”李岚说:“我可以见见他吗?我爸让我带来两条草鱼,感谢他对我们家的帮助。”

  李秀云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就让李岚先进屋。

  此时,林逸正在堂屋里和王志强吃早餐,见李秀云领着李岚进屋,王志强放下碗筷,笑呵呵的道:“哟,李丫头来了,还给你王叔带了两条鱼呀,这么客气做啥!”

  李岚讪讪笑着道:“王叔,这两条鱼可不是给你的,是送给林逸的呢。”

  “送给我?”林逸诧异的放下碗筷,“你干嘛送我鱼?”

  李岚见到林逸不自觉的俏脸就红了起来,支支吾吾的低声说:“谢谢你昨天给我们家提醒,让我们挽回了不少损失,这是我爸让我带来送给你的。”

  林逸恍然大悟,问道:“昨晚上还真有人去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嗯。”李岚点点头说:“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来了一辆面包车,大概有四五个人呢,如果不是你提醒,他们就得逞了,早上我爸从鱼塘里面捞起几个渔网,如果让他们把鱼全部捞走了,我们家可就血本无归了。”

  王志强听完李岚的叙述,大概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脸色阴沉的厉害,拍着桌子沉声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明目张胆的到我们小柳村来偷鱼,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秀云在一旁问道:“你知道是谁偷你们家鱼吗?”

  李岚摇摇头,悻悻的看了林逸一眼,说:“你认识昨天那个在鱼塘附近瞎逛的人吗?”

  林逸摇着头,情不自禁的看了李秀云一眼。

李岚走后,王志强忙着给他母亲喂中药,就去了二楼。

  一楼只剩下林逸和李秀云。

  李秀云脚步轻盈走到林逸跟前,低声不解的问道:“刚才问你偷鱼贼时,你看我做啥?”

  林逸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秀云说:“其实偷鱼贼就是你那个相好的……”

  李秀云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起来,“你说是张铁柱?”

  反正被林逸知道了她的事情,她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直接把她张铁柱的名字给说了出来。

  “你相好叫张铁柱吗?”

  见李秀云不做声,林逸笑道:“就是这个张铁柱干的,嫂子,我也得劝你一句,王村长虽然还算忠厚,但并不是傻子,你长期和张铁柱走的太近迟早会被王村长发现的,你还是……”

  “林逸……”

  李秀云打断了林逸的话,祈求的道:“我可以不和张铁柱来往了,但是也请你保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王志强。”

  林逸笑着点头说:“劝和不劝分嘛,我怎么会去破坏你们家的家庭和睦。”

  咚咚咚……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屋外院子的大门被敲响,接着便是一句喊叫:“嫂子,你出来一下。”

  李秀云听到屋外的声音,脸色当即一变,有些尴尬的对林逸说:“是张铁柱。”

  林逸缓慢的坐在木椅子上,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口茶,说:“去和他做个了断吧,他这种人迟早要进监狱的……”

  “好的。”李秀云答应一声,快步走出堂屋。

  李秀云寒着脸走出大院,抓着张铁柱将他拉到围墙附近的一颗大杨柳下面,面色不悦的道:“张铁柱,我不是说过嘛,别再到我家来找我!”

  张铁柱嘿嘿笑着说:“这不是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吗。”

  李秀云不耐烦的说:“我凭什么要帮你?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别给我嬉皮笑脸,你给我赶紧走人。”

  张铁柱有些诧异的看了李秀云两眼,旋即目光变的阴沉起来:“李秀云,你敢对老子这种态度,信不信老子把你做过的事情告诉王志强?”

  李秀云就知道张铁柱会来这一手,顿时冷笑道:“你知道告诉王志强你会是什么下场吗?我大不了就是和他离婚,而你就等着下牢房吧。”

  “下牢房?”张铁柱笑了起来,“偷人家老婆犯法吗?”

  李秀云依然冷笑:“偷人家老婆不犯法,但是如果是偷人家鱼塘的鱼呢?”

  张铁柱脸色变了又变,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李秀云,语气低沉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甭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一点,以后你别再来烦我,这件事情我可以当做不知道,如若你敢继续纠缠,我一定会把你偷老李头家鱼的事情给抖露出来……”

  张铁柱咬牙切齿的说:“自从那个小白脸到你家来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就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你是不是和那个小白脸勾搭上了?”

  李秀云面无表情的道:“随你怎么说,丑话我已经说在了前面,如果你不信可以试试看。”

  说完,不等张铁柱回话,她直接转身就走,留下张铁柱一脸的阴沉。

  “敢和老子抢女人,小子,你死定了……”

傍晚,李岚气喘吁吁的来到王志强的家中,在院子里瞧见正在给花盆浇花的李秀云,就腼腆的问道:“那啥,李婶,林逸在家吗?”

  李秀云洒水壶放在一旁,含笑的看着羞赧的李岚,说:“在二楼给老太太治病呢,你找他有事儿?”

  李岚点头低声细语的说:“我爸想请林逸吃顿饭感谢他。”

  “就只是请林逸,不请我们?”李秀云打趣的问道。

  李岚尴尬的笑了笑,颇为为难,因为他爸吩咐只喊林逸过去吃饭。

  李秀云没好气的白了李岚一眼,说:“算了,不为难你,你爸那老抠我还不了解,吃他一顿饭非要了他老命不可。”

  ……

  李岚在王志强家等了一会儿,见林逸从二楼下来,她赶紧迎了上去,一脸羞意的把自己的来意告诉林逸,林逸自然却之不恭。

  出门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林逸见李岚穿着一身学生制服套裙闷着头在前面带路,就笑着打趣道:“李岚同学,你们学校的校服还挺好看的吗。”

  其实他准备说挺诱惑的,李岚穿的裙子裙摆齐大腿位置,露出笔直的长腿,不能不说诱惑,只是这个词眼在嘴边又被他给吞了下去,改成了‘好看’。

  李岚听了林逸的话并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含义,抿嘴笑了笑,说:“我们学校才不会发这种校服呢,这是我自己在网上买的。”

  林逸恍然大悟,也是,如今的学校颇为保守,怎么可能容忍学生穿的如此开放。

  林逸朝李岚天蓝色的短裙上瞅了两眼,暗忖这姑娘虽说住在农村倒是挺会打扮自己的,衣着性感,肌肤白皙,并不比城里的小姑娘差,他见李岚把自己打扮的这么漂亮,就好笑的问道:“是不是找男朋友了?”

  “啊?”李岚没想到林逸会突然问这种话题,俏脸憋的通红,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名堂,林逸就笑着摇摇头,没有再难为她。

  两人走到一条无人的田坎小路时,从路中间突然跳出一名壮汉,手里提着一把打猎的猎枪,一脸阴沉的盯着林逸。

  林逸在十米开外停下脚步,将李岚拉到自己身后,似笑非笑的望着壮汉,问道:“张铁柱?”

  张铁柱没想到林逸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愣了一下,当即更加确定李秀云和林逸有一腿。

  “老子就是张铁柱!”

  林逸冷笑道:“你拦着去路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张铁柱阴森一笑,旋即咬牙切齿的说:“你小子敢从老子手里抢女人,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我和李秀云没什么关系,而且,李秀云不是你的女人。”

  张铁柱一脸鄙夷的道:“玩了别人就想不承认了?你也配做个男人?”

  林逸极为厌恶张铁柱,也没有和张铁柱继续聊下去的意思,沉着脸喝道:“废话少说,好狗不挡道,赶紧滚开。”

  “你他妈找死!”张铁柱将猎枪上膛,对着了林逸的胸口,“信不信只要我一开枪,你必死无疑。”

  林逸撇嘴一笑,“这个我还真不信,你没那个胆量。”

  一直站在林逸身后的李岚这时站了出来,娇声大喝道:“张铁柱你有病吧,赶紧把抢放下。”

  “哟,这不是老李头家的小闺女么,真是个美人胚子。”他一脸猥琐的朝李岚大腿看了两眼,笑道:“你一边待着去,等老子收拾了这小子再来陪你玩玩……”

  “臭不要脸的,就你这猪样也配?!”

林逸虽然在张铁柱的猎枪下可以自保,但是李岚却成了一个累赘,他自然不敢一个人跑掉。

于是就把李岚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在她耳边低声嘱咐道:“李岚,待会儿说跑,咱们一起朝左边的玉米地跑。”

  李岚看了林逸一眼,又盯着虎视眈眈的张铁柱,咬咬唇,轻轻点头。

  “小子,只要你肯给老子下跪,老子可以不杀你。”张铁柱瞄准了林逸,喝道。

  林逸听了张铁柱的话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张铁柱身后,说:“李秀云,你怎么来了?”

  张铁柱情不自禁的回头,就在这个时候,林逸紧拉住李岚的胳膊,大声喊道:“跑!”

  两人猛的蹿到了旁边的玉米地。

  等张铁柱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冲进了玉米地中。

  林逸不敢停步,拉着李岚飞速朝着玉米地深处跑。

  不得不说玉米地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密密麻麻的玉米枝叶有一人多高,藏在里面很难被找出来。

  林逸和李岚蹿进去后,紧接着张铁柱也跟了进去。

  “小子,你逃不了的,看我逮到你怎么玩死你!”

  没一会儿,张铁柱就找不出两人藏在什么地方,气的他大声喝了起来。

  林逸和李岚两人卷曲着身子躲在玉米地里,李岚因为害怕,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

  感受着少女秀发上的淡淡芳香和那青涩身子带来的柔软感,此时的林逸心中变的有些旖旎起来,身陷囹圄却想入非非。

  “害怕吗?”林逸压低声音问道。

  李岚死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不敢吭声。

  林逸凑到李岚耳边,轻声说:“你蹲在这里别动,我去把张铁柱引开。”

  林逸说话时的热浪打在李岚耳根处,惹来李岚脸红心跳,身子顺便变的瘫软无力起来,脑袋一片浆糊,等她回过神时,林逸已经悄悄的朝着张铁柱的放下挪了过去。

  ……

  “小子,有本事别躲啊,是个男人就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张铁柱找了半天没找到林逸,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大喝道。

  林逸自然不会这么傻帽的站出去被他当成活靶子,敌人在明他在暗处,自然能够沾便宜。

  他快速移动到张铁柱身后,等快要接近张铁柱时他放慢了脚步,脚步轻盈的慢慢逼近张铁柱。

  张铁柱手里毕竟是拿着猎枪,林逸不敢贸然行动,等张铁柱稍微放松警惕时,他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西南方向扔去,成功的吸引到了张铁柱的注意。

  等张铁柱朝着西南方向开枪时,林逸如同猛虎一般,一下子蹿了出来,一记飞脚,踢到张铁柱后背,给张铁柱踢了个狗啃屎。

  林逸一声内力可不是吃素的,等张铁柱准备起身时,林逸飞速上前,一脚踢掉张铁柱手中的猎枪,接着按住张铁柱的身子,腾出一只手,一记手刀将壮如熊的张铁柱给砍晕了过去。

  制服张铁柱后林逸稍稍松了口气,将躲在暗处的李岚喊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