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美妇被精灌怀孕 老旺秦芸雨1一400

更新时间:2021-01-06 10:46:37

“人家谢绍也不错,模样标志,身板结实,又能养家,就是性格冷了些,多少姑娘都想嫁哩!”

 

    金婶想了想谢绍那身腱子肉和英俊的脸,附和道:“也是,那这对还算般配,谢家就是背了点道,但是谢绍那孩子肯上进,又吃苦,我看两人能把日子过好!”

 

    “估计也不摆酒席了,这些年我们受了他不少恩惠,过两天等人到了,你过去送点东西吧。”

 

 文学

    “要你说!我都记着哩!”金婶喜滋滋的去了厨房,把挂在墙上风干的腊肉和腊肠取了几串,这还是年初谢绍给分的猪肉,金婶一家一直舍不得吃,干脆腌制风干做成了腊肉。一洗一煮,炒菜蒸饭都入味的很!

 

    次日一早,竺珂行李不多,不出一个时辰都打包好了,李全满脸愧疚的进来了。

 

    “可儿,舅舅——”

 

    “舅舅你别说了,昨天我说话也冲动了些。还是那句话,这对我来说是个好去处,我已经决定了。昨天对舅母那样说是我太冲动了,但我不后悔。还是谢谢舅舅一年多的关照。”

 

    这些话让原本就愧疚的李全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个你拿上!”李全不由分说的往竺珂怀里递了个钱袋子。“其实舅舅本身也不会让你嫁到员外府去,只是没找到合适的借口,你如今要嫁人了,舅舅自然要给你一份嫁妆!”

 

    竺珂有些吃惊,她原本还想着私下把聘银给李全一些,她不想便宜了陈氏,但舅舅还是亲的,至于谢绍的钱,她以后慢慢还。却没想到李全竟然先给了她。

 

    “舅舅,这…”

 

    “你娘去的早,我这个做舅舅的接你接晚了,又害你受了那么多苦,这你要再不收下,真是不准备认我了。”

 

    “不,宝儿马上要上学堂了,这钱…”

 

    李全大手一挥:“没那么夸张!你放心!陈氏不敢说半个字,放心拿着!”

 

    竺珂还想推辞,但看见李全这几日憔悴的脸色,犹豫了好久,还是收下了:“行,这钱先放我这,到时候您要是有什么事,托人带个话。”

 

    李全摆摆手,他就是再难也不会跟自己外甥女开口,那还算是个人吗!

 

    李全走后,竺珂静静的坐在床边,想了很久。一直快到午饭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喧闹声。

 

    谢绍就像一堵墙一样,站在门口:“我来接人。”

 

    竺珂要出嫁这事动静还不算大,街坊四邻知道的也少,李全打量着眼前这个后生,倒没想到他会亲自上门来接人。竺珂显然更没想到。

 

    “既然来了,就进屋坐坐吧。”李全想招呼人进去吃顿饭。

 

    陈氏满脸都写着不高兴,但她也做不了李全的主。只是菜刀在厨房剁的震天响:“家里本来就没多少米和粮,还要招待一个外人!”

 

    竺珂从屋子里赶了过来,一眼就看见站在堂屋里的谢绍,高大的背影顿时给了她很多安全感。先前两次遇着人都觉得没啥,这会儿倒生出了几分羞涩。

 

    “你怎么亲自来了?”她嗓音轻轻的,还带着一丝甜软。

 

    谢绍猛地回头,就看见竺珂一双大大的杏眼正直直的望着自己,那双眼仿佛会说话,水汪汪的。他不自觉的别开眼:“帮你拿行李。”

 

    让她一个姑娘家,拿着行李在河边等他,这事儿谢绍做不出来。青山城又不大,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李家的位置。多走几步路的事,谢绍也没觉得有什么。

 

    竺珂一愣,两朵红晕飞上了脸颊,忍不住的咬了咬唇。她这亲成的,古往今来第一人吧,新郎官上门替她搬行李…不过眼下这情况,她也从没奢望过什么。他肯登门…已经很好了…

 

    “你吃饭了吗?”竺珂听见陈氏的声音就有些烦,偏着脑袋小声问谢绍。

 

    谢绍看懂了她的意思,“吃了。”他本来也没想留饭。

 

    “舅舅,等有机会回门的时候再吃吧,今日我想先过去,还得收拾收拾。”

 

    李全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外甥女的意思,也没那个脸留人,只好把人送了出去。

 

    青山城每家每户中午都有歇晌的习惯,这会儿日头正毒,外头人不算多。竺珂刚出屋子,就听见了李全和陈氏的争吵声。她不耐烦的捂了捂耳朵,转过身却立马换了个表情,开心的对谢绍道:“我们走吧。”

 

    谢绍嗯了一声,看出来她的确不喜欢这个家,也没多说什么,一个人轻轻松松的就拎起来三大筐子的行李。竺珂跟在她身后,两人朝着城郊出发。

 

    现在的天气,正是秋老虎的时候。正午出门,太阳火辣辣的,没走一会儿,竺珂脸色就有些红了。谢绍人高腿长,走的飞快,竺珂渐渐跟不上他,走在后面没一会儿就累的不行,开始喘了起来。

 

    谢绍听见动静,才回了头。刚一回头就看见娇滴滴的姑娘被太阳晒得脸颊发红,莹白的小脸上有细密的汗珠,乌黑的发丝黏在额角,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掩不住的美貌。

 

    “我走慢点。”谢绍抿抿了唇,刻意放慢的脚步。

 

    竺珂心思甜丝丝的,就知道他外冷心热。

 

    但是真的等进了山,竺珂傻眼了。她没走过山路……今天还穿了双软底绣鞋,好看却不护脚。“你家还有多远…”

 

    谢绍这会儿也出了点汗,用袖子擦了擦额头:“快了,还有几里。”

 

    几里的山路?!竺珂差点没站稳。但她看谢绍一个人还拿着那么多行李,实在说不出累这个字。谢绍这路常年累月的走惯了,对他而言自然没什么,当下虽说提了些行李,但还没有他之前扛过的野猪重,他也体会不到姑娘家的难处。

 

    竺珂哭丧着脸,跟在他身后。真不是她娇气啊,是的确没太了解情况,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只好硬着头皮往上走。

 

    脚底板开始火辣辣的痛了,竺珂静静的咬着牙,不敢吱声。走过最陡峭的一截山路,终于到了一座桥下,那桥下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流水潺潺,还带来一阵山风,清凉拂面,舒爽得紧。

 

    竺珂已经满头大汗了,被这凉爽的山风一吹,当场就想坐下休息休息,但又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谢绍,没敢开口。

 

    倒是谢绍也正有此意,将行李往溪水边一放,“休息一下吧。”竺珂闻言大松一口气。

 

    她靠近那条小溪,立马感到扑面而来的清凉,溪水清澈的能看见底部的水草,还有透明的小鱼小虾,竺珂从怀里取出帕子,投了进去,拧了两把,就开始擦起脸来。冰镇的溪水拍在脸上着实让人舒爽,到最后干脆用手掬了水直接往脸上浇,暑意顿时消了一大半。

 

    谢绍也在不远处痛快的洗了把脸,水珠在他脸上沿着锋利又英挺的轮廓往下低落。一时把竺珂给看愣了,她没有仔细看过他的长相,只知道模样高大,如今细细看来才发现,他长得其实很是英俊,只是有些黑,但也有股纯阳刚的野性。

 

    谢绍察觉到她的视线,看了过来,竺珂连忙别开视线,佯装着拧帕子。头顶罩下了一片阴影,竺珂下意识的抬头,就看见谢绍递给了她一个小竹筒。

 

    “喝完上路。”

 

    她连忙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盖子,浅浅的抿了一口。是沁甜的泉水,应该是谢绍刚刚走到那山岩上的泉眼处接的,冰冰凉凉带着甜意,竺珂忍不住弯了弯眉眼。

 

    谢绍回头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一幕,他微微一愣,不过一些山泉就能让她这么高兴?不过转念一想,这才注意到竺珂小脸通红,明显是被晒的,再看她衣裳上都有了汗水的痕迹,再往下,谢绍瞳孔剧烈的收缩。

 

    竺珂本来正美滋滋的喝着泉水,忽然就看见谢绍大步朝她走来,吓得她立马把竹筒一合:“我马上好!”

 

    谢绍唇角紧抿,一言不发,走过来就看着她的鞋子:“为什么不说?”

 

    “啊?”他语气冷冰冰的,竺珂一时心慌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顺着他的眼神看下去才发现,原来他是看到了自己的脚。

 

    这样的软布鞋根本不适合走山路,竺珂的脚底现在全是水泡,刚才被山泉分散了注意力没觉得,此刻回过神来才觉得火辣辣的疼,从脚底弥漫了上来。右脚边缘甚至有了一些血迹,把那双藕粉色的绣鞋给染红了。

 

    “我,我怕拖你后腿…”竺珂低着头,活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勾着脑袋,沮丧极了。

 

    她本以为谢绍会生气,却见他突然蹲了下来,握住了她的脚踝。“你坐下,我看看。”

 

    竺珂脸轰的一下,就红了。

 

    男人粗糙又滚烫的大掌覆在她肌肤上的一刻,皮肤像被什么东西爬过一样战栗。谢绍也愣了一瞬,手中的触感就像羊脂玉一样,又滑又嫩,他懊恼的蹙了蹙眉,又立马松开了手。

 

    “你别误会,我就是看看你的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