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生分享多人运动经历*不要…我还怀着孕

更新时间:2021-01-06 15:43:59

“应该是,据说黄叔老伴都走了好多年了,这几年根本没有接触过女人,自己这么个风华正茂的少妇站在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呢!”张翠芬虽然没读过多少书,可是对于自己的身材相貌颇为自信。


 文学

只要她愿意,早就有大把的男人蜂拥爬上她的床,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脸颊潮红的她轻轻在自己大腿上,使劲掐了一把,然后稳定心神努力工作起来。


不得不说,家里有女人在的话,的确感觉不一样。


才一个下午,老黄的诊所就被张翠芬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当老黄去给一个村民看病回来之后,就发现在诊所上下焕然一新,给人一种诊所重获新生的感觉。


“这……这都是你收拾的?”老黄望着眼前,处处显得不一样的诊所,顿时忍不住一脸吃惊问道。“真是辛苦你了!”


“是,是啊!”张翠芬听到老黄的夸奖,顿时脸色微红,整个人显得十分拘谨,双手捏着抹布,不好意思回答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家里有女人就是不一样。”老黄望着张翠芬辛苦一早上的劳动成果,顿时忍不住开口赞扬她道。


“黄叔说笑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面对老黄赞许的话语,张翠芬鼻尖红红的,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不是说笑啊!”老黄感叹道:“要是我老伴还在的话,也不至于让这个家变成这样。”


三年的单身生活,不仅让老黄放下了多年保持的习惯,也让他越来越不注意自身情况。


这些东西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张翠芬也知道这时候的老黄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心里十分不好受。


只不过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老黄,毕竟以她现在的身份,有些不太合适。


“黄叔,你,你没事吧!”张翠芬一脸关心问道。


“呵呵,没事……没事。”面对她的关心,老黄摆摆手朝张翠芬道:“我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你不用担心了。”


老黄说到,似乎想起你些什么,然后掏出一千块钱递给张翠芬道:“这钱你先拿着,给小桂买个新书包和新衣服,送他去读书吧!孩子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一直混着不是回事啊!”


“黄……黄叔这钱我不能要。”张翠芬看见老黄递过来的钱,顿时一脸迟疑道。


“我给你,你就拿着吧!不要和我客气。”老黄也不管张翠芬到底愿不愿意,把钱塞在她怀里,一脸严肃开口道:“我看不如认小桂做我的干儿子吧。”


“啊!”张翠芬听见这话,面上顿时愣住了,因为这个消息来得有些过突然,她一时之间还有些接受不了


只见老黄神情有些黯然叹息道:“我也一把年纪了,老伴又走了这么多年,儿子也不在身边,这身边每个小辈的总是心里不舒服,而且我看王桂这孩子乖巧懂事,以后一定是会有大出息的。”


老黄突然要收她的自己的儿子当干儿子,这是张翠芬根本没有想到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王桂的确乖巧懂事外,也是想进一步和张翠芬拉好关系。

在老黄看来,只要和张翠芬身边的人都打好关系,为自己说好话,到时候张翠芬还不是任由自己摆布。


用强的手段,哪里有让张翠芬心甘情愿主动奉献来舒坦,而且到时候,还能解锁更多的姿势达到心身合一,体验更加舒适的极致享受。


“我,我回去和我婆婆商量一下。”张翠芬对于老黄突然说要收王桂做干儿子的决定,一时之间做不了主,只能说回去找王钱氏商量。


对于这事老黄让张翠芬不要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然后让张翠芬买菜做饭,他肚子饿了。


听到老黄的话,张翠芬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然后出去买菜做饭,并且收拾了一下厨房。


晚饭的时候,一家三口坐在灯光下吃饭,看上去十分的和谐,这顿饭是张翠芬自从老公去世之后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而老黄也是,只有体验过孤独的人才会


明白亲情是多么的可贵,现在这样的生活老黄十分的喜欢。


“小桂,干爹明天送你上学怎么样?”吃完饭后,老黄望着收拾碗筷的张翠芬,还有一旁看着电视的王桂问道。


“我,我能上学?”正在看着电视的王桂听见老黄的话,一脸怯生生望着老黄道。


虽然老黄做王桂爷爷都绰绰有余,不过老黄心里有别的打算了,自然不想做他爷爷。


“当然了,你想不想呢!”老黄听见这话忍不住笑着望着眼前这个孩子道。


“当然想了,别的小朋友都已经上学了,就我还在家里玩!”王桂一脸期待望着老黄道。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王桂虽然年纪小,可也能明白家庭的困难,所以他从来不会冲张翠芬要什么,安静的做一个好孩子。


“好!明天干爹就去给你报名读书。”老黄听见王桂这么说,顿时拍板说道。


收拾好碗筷的张翠芬,正好从厨房里走出来听见老黄坚持让王桂去读书,她的心里顿时五味陈杂,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老黄说话算话,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镇上的小学给王桂报了名。


虽然现在已经是开学的时候了,可是在付了两千块钱的插班费之后,王桂还是进入了小学一年级读书。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做完这些之后,老黄趁着诊所里没有生意的时候,买了钱纸香烛,准备去他父亲的墓地上祭拜。


今天是他父亲的忌日,老黄除了节日给父母拜祭外,在他们的忌日老黄都回去祭奠扫墓。


人就是这样,以前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可是当失去了才来后悔。


老黄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没少惹自己父亲生气,可是自从他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之后,却是泪流满面,悔恨不已。


身为人子,不能在自己的双亲面前尽孝,这是人世间最为悲惨的事。


老黄的父母葬在南头山不远处一块山坳里,那是老黄家的山地,因为出产不多,所以就成为了黄家二老的坟地。


等老黄带着祭品,来到二老的坟前之后,老黄却发现一个异样的情况,那就是他父母的坟前居然插着燃烧的香烛祭品,看样子有人刚刚来拜祭过。


“谁来拜祭过我父母的?”老黄望着坟前摆放的祭品,还有没烧完的纸钱,嘴里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要知道在南头村,他们黄家也没有什么亲戚,他父亲以前是从外面来的下乡户。


除了自己和自己儿子一家以外也没人会来了,可儿子一家人都在城里呢,也不会一声不响的就来啊,难不成是父亲曾经救过的病人吗?


老黄想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满眼疑惑道他摇头不在去想这件事,反而把自己带来祭品摆好,倒上白酒,然后烧香磕头。


这些年他都没有在时间陪自己父亲身边,等他有时间的时候,父亲却去世了,世事无常啊!


“老爸,对不起。”坐在自己父亲的坟头,拿着酒瓶喝着一口白酒,眼里满是愧疚,有些事错过,就真无法挽回了。


拜祭完毕之后,老黄收拾完,起身准备回家。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来看自己父亲,不过看样子以后有机会一定会遇见的。


从南头山下来的时候,老黄走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哭泣的声音。


“这大白天的,不会有鬼吧!”老黄听见这哭声,顿时心里一阵害怕。


虽然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怪的事情发生,可是这深山密林里突然想起女人的哭泣声就算是胆子再大的人也会被吓一大跳的。


老黄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脚下还是忍不住朝哭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来到哭声传来的地方之后,老黄发现一个很深的水潭边坐着一个女人,正在那里伤心的哭泣。


“王小青?”老黄想清楚这女人的相貌之后,顿时面上一愣,这女人怎么会跑到这躲起来哭。


“呜呜呜,我不想活了!”老黄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见王小青哭哭啼啼,然后整个人在潭水几个起伏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我去,自杀?”老黄看见王小青纵身一跳,顿时暗叫糟糕,脚下三步化作两步,然后朝水潭跳了进去。


只见半分钟之后,老黄从水潭里把已经陷入昏迷的王小青,从水潭里给拖了出来。


老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王小青从水里里拖到草地上。


望着已经陷入昏迷当中,脸色苍白的王小青,老黄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不仅给她做人工呼吸,而且还掐人中。


甚至把双放在王小青的胸口,做心脏复苏术,让王小青恢复神智。


在老黄的不断努力之下,王小青咳出几口脏水之后,彻底恢复了神智。


“我说,你没事干嘛寻死啊!”看见王小青救回来之后,老黄瘫坐在一旁的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可惜老黄的话王小青根本没有听见,只见她在咳了几口脏水之后,整个人翻着白眼又晕了过去。


“我真是无话可说啊!”老黄的望着昏迷过去的王小青,面上忍不住一脸苦笑起来。

刚才这么一会已经把他累得够呛,这会实在没力气了。


他只好原地休息了一会之后,才努力站起身来,左右观察了一下,然后背起来王小青朝一间早已废弃的房屋走去。


这房子原来的主人,应该是赚到钱就搬走了,虽然房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可因为是砖石房屋,还不至于落魄坍塌。


老黄背着王小青,也顾不得什么,一脚就把紧闭的木门给踢开,背着王小青就走进了屋子。


幸好这屋子虽然被人废弃了,可地面上还铺满了厚厚的稻草防潮,一点也没有破败的感觉。


老黄把王小青背进屋子之后,放在稻草上就开始给她脱衣服。


这不是老黄乘着王小青昏迷过去,想要占她便宜,而是王小青刚从水里救出来,要是身上在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很容易就会生病,甚至引发伤寒,到时候会更加的麻烦。


老黄说干就干,三下五除二就把王小青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下来。


做完这些之后,老黄又找来一堆柴火和稻草,就在王小青身边烧起火来。


当然隔火带的位置,他早就留出来了,要是不然衣服没有烤干,把人烧着那就喜剧了。


等把王小青的衣服裤子,放在火边烘干之后,老黄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我去,我不会是感冒了吧!”老黄接连打了三四个喷嚏之后,顿时神情有些慌张把身上的衣服也给脱了下来。


老黄可不希望自己救了人,反而把自己给弄感冒了。


再说现在王小青正处于昏迷当中,就算他们两人坦诚相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十多分钟之后,老黄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乐观了,因为王小青居然发烧了。


滚烫的温度,让老黄心里一阵吃惊,这女人的额头怎么那么烫啊!


这高烧要是继续烧下去,恐怕王小青的小命不保啊!


“小青,小青,你醒醒。”老黄害怕王小青一睡不醒,赶紧使劲摇晃着王小青的胳膊。


可惜,不管他怎么用力摇晃,王小青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这让老黄忍不住一脸担心起来。


谁知道老黄刚把王小青放开之后,陷入昏迷中的王小青,突然一把把老黄抱住,因为若水脸色惨白的面容上,细嫩的红唇突然往老黄脸上凑来。


“老公我不想离婚,我不想和你分开啊!”


措手不及的老黄被王小青突然推倒,然后整个人骑在在老黄身上。


红润的嘴唇一点点的,探索着老黄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老公,我要!”陷入昏迷中的王小青,似乎把老黄当成了自己的老公。


老黄被她这充满诱惑的话语刺激,还有身体如此近距离的亲密接触,压抑多年的渴望终于压倒老黄的理智。


只见他低哄一声,抱着王小青的细腰,然后坐起来,把头埋像她的胸口,开始做起运动起来。


身体压抑许久的老黄从来没有感受到,原来男女之事居然如此美妙,如此让人回味无穷。


而恍惚之间,王小青好像已经恢复神智,甚至想起自己跳水自杀的经过。


可是现在她却和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在这荒野之间,破屋之内坦诚相见,体验着男人和女人之间最真诚的感受。


王小青感觉现在自己就好像身处大海之上,坐在一叶孤舟,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浪把她推向至高享受当中。


“我,我一定是在做梦?”虽然身体的热浪提醒着她不是在做梦,可是王小青却不断的在心里暗示自己,这是梦,而且希望这个绮梦一直存在下去,不愿醒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