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东西终于等到你长大了*穿越到以性为主的世界

更新时间:2021-01-06 15:44:42

秦岚就听见了躁动的音乐声,她的步子顿了一瞬,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随即跟在男人身后走了进去。

包厢里,男人女人已经闹成了一团,看见沈靖南进来,顿时安静了下来,双双往门口这边看过来,确切来说,是往秦岚的身上看过来。

那些视线或惊艳或鄙夷,却全都是明目张胆、毫无掩饰的。

不过是沈靖南众多的女人之一而已——她从那些眼神中,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带着几分轻视,或者不屑——她在沈月的那双眼里看过。

沈靖南带着她坐下,跟她介绍:“这位是周诚,家里是搞房地产的,这位是……”

 文学

左边的男人打断他,笑眯眯的冲着秦岚伸出了手:“我是朱亚东,你叫我东子就行了,至于我的工作嘛,我什么都做,这家夜总会就是我名下的。”

坐在沙发最旁边的男人,似乎有些冷漠,只冲着她点点头,惜字如金的突出两个字:“秦白。”

秦岚的视线往那边飘过去,久久的停留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另一侧的脸颊隐没在昏暗之中,她看的不太分明。

朱亚东不尴不尬的收回了手,只当她是认生,唯独坐在她旁边的沈靖南,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看着那边的时间似乎有些久。

他突然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你看上老白了?”

强壮有力的手臂桎梏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身,顷刻间让秦岚回过神来。

她的语气略显冷淡:“没有。”

说着就要去扒男人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却不料这个动作刺激到了沈靖南的神经,手上的动作瞬间收紧了不少,秦岚直接被勒得脸色一白。

“痛,松开我。”

沈靖南却并不理会,反而阴沉着脸道:“我带你过来是来玩的,不是让你来摆脸色的。”

秦岚瞬间觉得有好几道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些年轻的姑娘眼底的轻蔑是那样的明显,仿佛在说,都是攀高枝的,用不用得着那么矫情。

那种眼神让秦岚很难堪。

一股热气直冲大脑,她想说,她跟她们是不一样的,至少她没有拿自己的身体换钱。

可是,大脑疯狂的叫嚣着,实际上却叫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她没什么不一样的。

纵使不愿,她最后还是跟沈靖南睡了,如今更是为了工作,跟他来到了这种地方,像小丑一样任人打量。

秦岚深呼吸一下,软下了语气,对沈靖南说:“我想去一下洗手间,你能不能松开手?”

沈靖南大约是没听过这种软软的语气,怒气顿消,跟着站了起来:“这里乱得很,我陪你去。”

秦岚想了想,到底是没有拒绝,两人一道出去了。

两人一走,朱亚东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就要往红酒里面放去,却被周诚给拦住了:“你干什么?”

朱亚东一把拍开了周诚的手,将白色的药丸放进了红酒里,然后端起酒杯摇晃两下,看着白色的药丸完全融化,这才将酒杯放在了秦岚座位的前面。

“才刚进来就要上厕所,忽悠谁呢,而且你们长着一双眼睛难道都没看见,那个女人全程没什么好脸色。”

周诚一回忆,也发现了些许端倪,那个女人跟沈靖南之间的气氛,似乎的确不太好。他先前以为那女人怕生,现在看来,完全不像。

朱亚东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多想了,根据我多年的经验,阿南绝对没搞定她,大约是用了什么手段逼的她不得不屈服,所以这女人看起来才不情不愿的,先前我还听说,阿南把人直接扔精神病院去了,估计吓得够呛。”

周诚问:“这跟你下药有什么关系?如果被阿南知道的话……”

“被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感谢我的,你只管看着就好,待会儿那个女人受不住的话,肯定会主动缠着阿南的。”

他旁边的女人捂着嘴咯咯的笑,娇嗔道:“东少真的好坏呀。”

朱亚东笑眯眯的在女人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我如果不坏,你还会像想在这样爱我?”

末了,他又叮嘱周诚和秦白:“你们俩待会儿可得给我捂严实了,千万别透露半点风声。”

周诚皱了皱眉,但经不住朱亚东那双杏仁眼的恳求,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另一边的秦白,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情况,自顾自的品着杯中的美酒。

朱亚东扫了他一眼,轻嗤一声,似乎对秦白不爱多话的个性很是了解。

没一会儿,去洗手间的两人就双双回来了,秦岚一坐下来,朱亚东就端起了一杯酒,笑眯眯的对秦岚说:“听说你跟阿南耗了三个多月才在一起的,阿南这人一向没什么耐心,你真的很厉害,我一定要敬你一杯。”

秦岚看了一眼娃娃脸的男人,到底是端起跟前的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她的酒量不错,然而在这样场合却是不敢多喝的,只抿了一小口就放下了酒杯。

喝完了酒朱亚东又叫着要玩几局,本来房间里是有麻将桌的,他却说这里玩的不痛快,要去楼上玩大的,拉着人就要走,秦岚是来陪沈靖南的,自然也跟了上去,只是,还没走两步,她就感觉不大对劲。

身体的温度似乎在一瞬间升高了许多,走路时内衣的摩擦,平时是没有什么感觉的,此刻却像是有一双手在似有若无的撩拨着她一样。

更让她难受的是,下面似乎开始流水了,温热的液体一小股一小股的往外流,没多久就把内裤弄得湿答答潮呼呼的。

她跟沈靖南的第一次,印象深刻,如今不可能不明白这种古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身体下方源源不断出来的感觉,让秦岚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夹紧了双腿。

沈靖南察觉到,扭头看她:“怎么了?”

她艰难的挤出几个字:“你们先去玩吧,我去一下洗手间。”

话一说完就转过身准备离开。

朱亚东见缝插针的道:“怎么老是去洗手间,不会是吃了什么东西把肚子吃坏了吧?阿南你赶紧陪她去看看。”

秦岚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她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脚步可以用匆忙来形容。

沈靖南看着女人的背影,下一秒,他的视线就落在了朱亚东的脸上,语气暗含威胁:“你是不是在我背后搞了什么小动作?”

朱亚东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然而,沈靖南却在瞬间拽住了他的领子:“你最好给我说实话。”

其他两人见沈靖南竟是动了怒,都露出了那种震惊的神色。

周诚道:“阿南,你有什么话……”

冷冽的视线扫了过来,周诚顿时噤声了。

说是玩得好的兄弟,可实际上,沈靖南一个人的力量就能顶上他们三个人,沈靖南要是真的动怒了,他们没一个人敢直接往伤口上撞。

原本以为,这个女人和之前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不同,都是玩玩罢了,可是现在看来,他们三个都看错了。

朱亚东红了一张脸,心里却是直发怵,支支吾吾的说:“我只是把店里的新玩意儿给她试了试,你别担心,这东西对身体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发泄出来就好了。”

眼看拳头就要落了下来,周诚连忙拦着:“阿南,你还是去看看你的女人吧,看她那样子好像是发作了,可别去找别的男人了。”

这话一出,沈靖南顿时松了手。

看着他大步离去,身后三人顿时露出了那种无比复杂的神色。

这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阿南么?

*

秦岚的脚步迈的很快,可是,当她踏进洗手间隔间的那一刻,她却还是身体一软,趴在了马桶盖上。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好像身下有一大群的蚂蚁在噬咬着一样,很痒,很空虚,迫切地需要什么来抚慰一样。

隔壁隔间的人冲水离开,洗手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格外的安静。

在这片安静中,秦岚却能听到自己控制不住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紊乱。

她撑在隔板上站起来,坐在了马桶盖上。

左手往领口伸进去,在绵乳上抚摸着,她的手细细嫩嫩的,带来的感觉也不强烈。

她的另一只手往裙底探了进去——她穿的是那种通勤包臀裙,坐下来的时候,如果不夹着腿,几乎可以看到底裤——手指隔着底裤,在阴蒂上揉搓着。

下面的液体已经流淌的更加厉害了,将她的手指沾湿。

秦岚加大了力道,去刺激自己的身下那一点,下嘴唇是紧咬着的,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泄露出一抹娇媚的呻吟。

明明舒服的浑身颤抖,那种空虚感却还是如影随形。

她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可是大脑却完全做不出多余的思考,浑浑噩噩的,迫切地渴望更多一点的欢愉。

沈靖南才刚来到洗手间外面,就看到一个男人趴在门口,似乎正在偷听,他的脸色顿时一片漆黑,拽着男人的领子就把男人拉开了。

语气阴沉沉的问:“你在听什么?”

男人看了他一眼,连忙摇头:“没什么没什么,我这就走。”

沈靖南径直走了进去,见洗手间里没有别人,就将洗手间的门反锁了,朝着最后一个隔间走去。

隔间的门是微微敞开着的,销魂入骨的呻吟源源不断的从里面传了出来,格外的清晰,听得沈靖南眉头又是一皱。

只是,他那双眸子里的颜色,却逐渐加深了。

他缓缓地推开了隔间的门,视线往里面飘去,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被扔在地上的黑色底裤。

黑色,一种庄严肃穆的颜色。

可换了在内裤上,就变得神秘而又性感了。

视线慢慢上移,落在了秦岚的身上。

她面色绯红的靠坐在马桶上,双腿大大张开,大半个乳房已经露在了外面,左手在上面抚摸着,右手也是探到了裙底,阴蒂已经被玩肿了,细长的手指正在小穴里进进出出,勾着那细嫩的软肉。

下面更是湿答答的一片。

他几乎能够听见下面在手指进出的时候发出的细微水声。

这一刻,沈靖南觉得自己的魂仿佛要被勾走了一样,再没有哪一个画面比此刻他所看到的更深入人心。

喉结接连极速的滚动两下,呼吸也瞬间变得粗重起来。

他不是什么柳下惠,遇到这种情况还没有感觉,可是,这种情况下,他却又要忍住。

他太了解她的性子了,硬的很,打断骨头连着筋。

他不怕威胁她,借此让她留在他身边,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就像是做爱一样,威胁的次数多了,又怎么比得上心甘情愿来的让人身心舒畅。

他可不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恶劣了。

沈靖南俯身,伸手拍了拍秦岚的脸蛋。

“秦岚,你清醒一点,我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

秦岚掀开上眼皮,然而却只看得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是个男人,而且还是她熟悉的男人。

思绪不断的拉扯,她想起了在车上,男人将她压在身下的场景。

那种空虚感就仿佛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样。

“岚岚,很难受对不对,我马上就可以让你很舒服的,不过,你要答应我,事后不能够生气,至于下药的人,我会替你揍他。”

神智已经模糊的秦岚,哪里听得懂他的话,只是一个劲的喊难受,拉着他的手往下带。

“刘妈,你怎么过来了?”

沈月才刚进门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她脱掉脚下的高跟鞋,将包包随手扔在沙发上,就朝着厨房走去。

当她看到厨房里忙活的男人时,顿时瞪大了双眼:“哥,我没看错吧?还是说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沈靖南头也不抬的道:“别皮,去喊你嫂子下来吃饭。”

听到嫂子两个字,沈月的脸色顿时变了:“这才几天,就变嫂子了,那个女人可真够厉害的啊。”

沈靖南在她的后脑勺揉了揉:“乖,快去。”

沈月撇了撇嘴,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好吧,谁让你是我哥呢。”

等她从厨房出来,却是又换了一副脸色。

秦岚换好衣服从洗手间里面出来,就看见房门是开着的,床上坐了个人,眼神轻蔑的上下打量着她。

“床上功夫应该不错吧,这么快就能让我大哥松口,让我喊你大嫂了。”

秦岚关了房间的空调,径直往外面走去。

这副冷冷淡淡的模样,瞬间激起了沈月满腔的怒火。她还没有到房门口,就被人一个箭步冲上来拦住了。

“你这个女人很拽嘛,可你要知道,你床上功夫再怎么厉害,都嫁不进这个家,而我永远都是我哥的亲妹妹,你要想扒着我哥,最好对我这个妹妹放尊重一点。”

秦岚握紧了垂在身侧的双手,眼神有些发冷。

秦岚陡然走进两步,一双眸子幽深幽深的,仿佛深不见底。

那里面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滔天恨意。

她咬牙一字一顿的道:“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是被人捧在掌心上疼爱的吗?不是的!可是有很多人,还没能享受后半生的幸福,就被剥夺了生命,你之所以过得这么幸福,只不过是老天暂时不想收你这条贱命而已。”

沈月指着她的鼻子:“你骂谁贱?!”

“啪”的一声,是指着她鼻子的那只手被她毫不留情的拍开了。

秦岚眼神阴沉的盯着面前的人:“沈月,你相信吗,这个世界上是有报应的,我以前是一点儿都不相信这玩意儿的,直到……我遇见了你哥。”

说完这话,她就缓缓地勾起了嘴角,阴冷的笑容,带着一种妖娆的杀气。

沈月仿佛被这眼神给冻住了一样,浑身僵硬着,许久都动弹不得,直到秦岚已经下了楼,她这才缓过来。

她经常跟她哥的那些女朋友打交道,那些人或谄媚或讨好,却从来都没有哪一个,敢这么对她。

良久,沈月一咬牙,拳头被她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你这个女人,别太得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