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主被掳到匈奴的小说*太爽了舒服吗再猛_点

更新时间:2021-01-06 15:54:18

“好了好了,不就是丢了个果子么,嫂子刚刚做了饭,赶紧回家趁着热乎吃去。”白媚媚牵着他的手,“回家后待会还有事让你去做呢。”


 文学

被她那柔软的小手牵着,张晓峰魂儿都快飞出来,听到她说有事这才醒了过来,“有事儿?嫂子,你让晓峰干啥去?”


“帮嫂子到村头接个人去。”白媚媚随口回答道:“我跟她说了,你到时候就站哪儿,将人领回家就行。”


“嘿嘿,好。”张晓峰也不多嘴问了,都不知道他其实已经好了,所以大家都拿他当傻子看,他要是问多了肯定坏事儿。


回到了家,孩子正哇哇的哭闹着,白媚媚急忙跑过去哄孩子去了,好不容易哄好了,两个人又吃了饭,然后张晓峰就按照白媚媚的指示去了村口。


他找了个大树底下蹲着,正乘着凉还没过一会儿,一辆大巴车就停下来,一个穿着黑丝袜的美腿出现在他的眼前,在向上就是一个白色的包臀裙,张晓峰哈喇子差点留下来。


看着那双美腿就这么笔直的冲着自己走过来了,那黑色的丝袜包裹下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张晓峰猛地一口一口口水,要人命了啊。


这是哪里来的小妖精,光是一双腿就把他给看石更了。


他顺着那纤细的长腿向上看去,一下子呆住了,脑袋一震,他哎呦的叫唤了一声,然后倒退的倒在地上。


“你你你…你咋长的这么像我嫂子。”张晓峰这次是真的口齿不清,脑袋直犯迷糊。


白清清顺着声音,一眼就看到了姐姐说的傻小子,踩着高跟鞋走过去,“你就是张晓峰吧。”


哎哟,这人怎么还知道我的名字,张晓峰疯狂点头,看着她那张妆容精致但是跟嫂子一模一样的脸蛋直犯迷糊,要不是对方烫了一头洋气的栗色大波浪他就真的以为是自己嫂子是在耍他玩了。


“哦,原来我姐说的那个傻小子就是你,啧啧,长的倒是挺不错的,可惜是个傻子。”白清清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心里有了几分可惜。


她姐?怪不得长得这么像呢,原来是姐妹啊!


张晓峰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满屁股的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那挺翘的胸部看。白清清穿的洋气,露脐装齐p小短裤,整个人就是个小妖精。


他刚刚脑子迷糊,现在反应过来,白媚媚以前的确说过,她还有个孪生妹妹呢。


“傻小子,还愣着干什么。”白清清白了他一眼,“前面带路啊。”


“嘿嘿,行。”张晓峰傻乐的一笑,转过头就走。


白清清急忙跟上,外面太阳毒,她为了好看穿了个五厘米的高跟鞋,没走几步路就疼的脚丫子难受,走不动了。


偏偏张晓峰身体好,步子迈的大,不一会儿就将人甩在了后面,怎么跟也跟不上。


“哎呀,你慢点!”白清清气的剁了一下脚,看到那傻小子停住了,这才一瘸一拐的跟上去。


这傻子身体可真好,肩膀也宽还厚实,一看身体就壮实,不愧是天天在地里跑的人。


想到这里白清清眼睛转了一下,自己为啥不让他背着呢,反正他身体壮,自己的脚又磨的难受。


“你蹲下!”她趾高气昂的命令道。


张晓峰挠了挠头,但还是蹲了下去。


看到这傻子这么听话,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白清清心里舒坦极了,直接扑了上去,“背着我走,听到没有。”


张晓峰只感觉坚实的后背上贴上来了两团软和和的东西,还有股女孩子的香水味袭来,他一下子来了精神。


自己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快走啊!愣着干什么!”白清清等了半天看人不走,不开心的晃了晃腿,还锤了他一下。


然后就感觉身下的身体大跨步走动起来,差点将她给掀翻,她娇叫了一声,急忙将人的脖子给搂紧,“慢点!慢点,我要被你给扔地上了。”


她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双粗糙的大手狠狠的捏了一下,然后便被拖了一下,身体猛地向上一顶,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可一股强烈的刺激感还是涌了上来,白清清嘤咛一声,差点叫出来。


怎么回事,他不是个傻子么,怎么会弄的自己这么爽,手指这么有力,要是换了别的更粗更硬的东西…那岂不是…


然后那个傻子憨憨的声音响起,“小嫂嫂,这样我把你托住,你就不会摔倒了吧,嘿嘿。”


原来是想要把她托住,就是用力大了一些,白清清莫名的有些沮丧,冷哼了一声,“果然傻子就是傻子,什么也不懂,我在瞎想什么呀。”


张晓峰却是听的怒了,他现在神智清醒,哪里乐意听人叫自己傻子,眼睛咕噜一转,他想出一个报复的主意。


他故意走的又快又急,这里又是一段不平坦的路,颠的白清清的身体上下晃动,饱满的胸口也是贴着他的后背越贴越紧,而张晓峰的大手也趁机作乱,在她的丰满弹性的臀上捏着。


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大门口白清清已经是脸色酡红,身体敏感的不成样子,小裤裤也是湿的几乎能拧出水来。


“嫂子,晓峰将人领回来了。”张晓峰故意在白清清臀部用力的打了一下,然后才将人放下。


白清清身体差点站不稳,身体瘫软成水,浑身香汗淋漓。


“清清,你这是怎么了?”白媚媚吃惊的看着她,“怎么脸蛋这么红啊?”


“还不是…”白清清瞪了一眼张晓峰,又及时住了嘴,改口道:“是因为天太热了。”


张晓峰浑身也好不到哪里去,全都被汗水湿透,当然也有可能是被白清清的水。


“嫂子,晓峰好热,洗澡澡,嘿嘿,要洗干净。”


“你自己去吧。”白媚媚推了一下他,指了指地方,然后叮嘱道:“别打坏了东西。”


张晓峰去了冲凉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他拍了拍胸口,幸好溜的快,要是被发现不对那可就遭了。


他三下五除二的扒光衣服,然后冲起凉来。刚刚洗好,还没穿上衣服他还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呢,结果门就被人推开。


卧了个大槽,张晓峰看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身下的白清清,这是什么情况?


“你…你……”白清清终于从他的粗大的震撼中回过神,结巴了一会儿,她又坦然了。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而已,怕什么。


张晓峰看着她火热的眼神,心里不由得得意,自己的这个宝贝可是被算命的说过,是天生龙器,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嘿嘿,小嫂嫂,你也来洗香香?”说着,张晓峰抓过了花洒,冲着白清清的身体就喷了过去,还开了最大的水阀,一下子将人的衣服全部给喷湿。


“哎呀,你个傻子!你干嘛呢你。”白清清狼狈的躲了一下,但是一点作用也没有,身上薄薄的布料已经湿透了,然后紧紧的贴在身体上,勾勒出完美妖娆的身段。


紧紧贴在上身的布料一下子透出了粉色内衣的形状,还有那一双黑丝,沾了水之后直接透肉了。


“给小嫂嫂,洗香香,臭…身上臭臭。”张晓峰委屈巴巴。


他的话一下子就让白清清怒了,“你个傻子,你才臭呢,我身体上怎么可能会臭。”


她抓住人的领子,把张晓峰使劲向下拉同时挺了一下胸,“你给我闻闻!你看看哪里臭了!”


张晓峰傻眼了,哪里想得到会有这种福利,一股馨香冲入他的脑海之中,让他想要张开嘴将面前雪白的躯体咬一口。


“哼,你才臭呢。”白清清有些恼羞成怒的说。


她素来心高气傲,哪里能够忍受这样的的侮辱,但是想了想她自己又忍不住哑然失笑,我这是跟傻子较什么劲啊。


“不臭不臭,香香的。”张晓峰猛地凑过头来,对着她雪白的胸脯一口咬了下去,甚至还得寸进尺的添了一下。


“香香的味道,嘿嘿,就跟果冻一样。”他脸上挂着傻笑。


“你…傻子!”白清清急忙捂住了胸口,忽略那出传来的异样,一把将人推了出去。


靠,老子还没穿衣服呢,张晓峰被推了个愣神,光着屁股站在门口,他大声的砸着门,“小嫂嫂,晓峰的衣服,还给晓峰。”


门碰的一下开了,衣服盖到他的头上,“别叫唤了!叫唤什么啊!”


然后门又无情的关上,但是张晓峰却眼尖的看到白清清脱的哧溜溜的,身上不着片缕。


砸吧了砸吧嘴,这城里养出来的姑娘果然不一样,那浑身雪白细腻的肌肤,哪里是成天顶着大太阳干农活的农妇所拥有的啊。


那细腻又光滑的皮肤,咬起来就跟果冻一样,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张晓峰回味了一会儿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正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被一股强烈的尿意给憋醒,他急忙爬起来去了茅房解决。


撒了一泡尿这才舒坦了许多,这时候他突然瞥见了嫂子白媚媚的屋里头居然还亮着灯,他凑过头仔细一听,居然还能听到悉悉索索的说话声传过来。


张晓峰急忙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通过那个小孔仔细的观察着嫂子屋里的情况。


原来是两姐妹在说知心话。


两个女人只穿着薄薄的蕾丝睡衣,内衣脱了下来,胸前明显的凸显着红果果。


“哎,姐,我今天看到你那个小叔子,人长得挺帅的,身体也壮的很,可惜了是个傻子。”


“清清你不要在背后骂人傻子。”白媚媚小声的呵斥了她一声,手里还在照看着还未睡熟的宝宝。

“本来不就是个傻子,还不让人说了。”白清清翻了个白眼,心里有一些委屈。


很快她的话头就转到别处去了,她轻轻揪了一下白媚媚的衣袖,神神秘秘的道:“姐,你说你都守寡这么多年,你这个小叔子也身强力壮的,就是傻了点,你跟他朝夕相处难道就没有想过…”


“你!说什么呢!”白媚媚一听立刻就生气了,抬起手来轻轻打了她一下,拧着眉说道:“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那可是我小叔子。”


“我哪里有?”白清清哼了一声,摸了摸自己被打疼的地方,“怎么滴?你还真的想当寡妇了,要我说来你还不如跟了你的小叔子呢,你那方面又那么强,每天晚上这么寂寞,你忍受得了吗?”


张晓峰听墙角听得心潮澎湃,尤其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睁大眼睛,嫂子那方面强?


想了想嫂子那曼妙的身材,也对,有着这么妖精身材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强?


“我可没有这样想过,我不能对不起大宝。”白媚媚低着头,强调了一遍。


“哎呀你呀,你可别说是我姐,你怎么这么傻啊?”白清清一听就不乐意了,“姐,你该不会是生孩子生傻了吧?”


“清清,你再这么说我可就生气了。”白媚媚沉下来脸。


“好啦好啦,我知错了。”白清清赶紧举手求饶,“我在我婆家听着我婆婆训斥我,结果到你这儿来你又训斥我。”


白媚媚身体停顿了一下,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说起来你突然来找我干什么呀?跟你婆婆相处不好?”


“哎,你可别跟我提她了,一想到她我心里就来气,我婆婆整天嫌弃我是个不下蛋的母鸡,说我生不出来儿子。我家那口子又是个窝囊废,听到他妈妈讽刺我一句屁也不敢放。”白清清气哼哼的跟自己的姐姐倾诉。


“生孩子这件事情急不得,你跟你家那口子多多努力呗。”白媚媚听了之后安慰道。


“努力个屁呀,生不出崽来的又不是因为我,我跟我家那口子去医院检查了,是他自己的问题,说他那个蝌蚪活性低。”白清清翻了一个白眼,突然叹了一口气,“当初我就不应该嫁给他,家里有钱又怎么样,人这么窝囊,跟他妈妈连一句嘴都不敢还,到了床上也这么窝囊,跟一个软脚虾一样。”


白清清性格泼辣,说话也大胆,把白媚媚惹的脸立刻就红了,就跟个水蜜桃一样,娇嗔了一声,“你这个嘴说起话来一点遮拦也没有。”


“姐,你可别说我了,我心里正难受着呢。”白清清抱住她,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你知道我到这里来是为什么吗?是我家那口子非让我来的,他自己不行,但是他妈非想我抱孙子,他窝囊着不敢说实话,所以才把我给指使出来,让我去…去跟男人借种,生出来的孩子就当是我俩自己生的。”


“什么?”听到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白媚媚一下子就震惊了。


在墙外偷听的张晓峰也是愣了一下,砸吧一下嘴巴,眼睛直溜溜的打量着白清清那傲人的身材还有在城里娇生惯养出来的一身嫩白的皮肤。


借种生子?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而且他张晓峰也身强力壮的,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他呢。


再说自己的下面那根这么大,这十里八乡的男人就没有比他还厉害的,白清清要是真开始挑了,自己绝对是首选。


要不是顾忌着自己现在在偷听,张晓峰恨不得冲进去让白清清也别再麻烦去找别的男人,他就可以。


“可是,清清,姐跟你说一下知心话,男人的嘴巴听不得,他嘴上说着不介意,等孩子生出来长大了,脸模样跟他越来越不一样,心里肯定会有芥蒂,到时候你的日子肯定不好过。”白媚媚一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还有这样的难处,心里也不由得酸起来,差点掉下泪。


“姐,我心里也清楚。”白清清愁着眉头都皱起来,“他说的话我就当放了个屁,没放在心上,这不我才没跟他打招呼就跑出来了,就等着他来跟我道歉呢。”


“那就好。”白媚媚松了口气,两个姐妹又悉悉索索的说了一些知心话。


张晓峰就在墙后面盯着两个姐妹花的屁股蛋,看着薄薄睡衣下那细腰那翘屁股,看的他心里痒痒。


两姐妹说累了,正要睡觉突然听见扑腾一声,好像是有什么人撞翻了东西似的。


“谁啊?有人在外面。”白清清一下子警觉起来。


白媚媚连忙站起来打开门,然后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就闯了进来,正好跟她撞了个结结实实。


“哎呦,这是谁啊?”撞的她胸疼,白媚媚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里又疼又麻,刚刚那一下弄的她差点溢奶了。


“嫂子,是晓峰,嘿嘿。”张晓峰脸上挂着傻笑,“饿了嫂子,想吃桃子。”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媚媚的胸口,这不就是一颗水灵灵的“水蜜桃”么,而且还没等他品尝就开始流汁儿了,要是真的尝一口,那不得爽死。


白媚媚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个傻子啊,不是什么登徒子就好,她从旁边摸过来两个桃子给他递了过去,“诺,桃子,你快点吃吧,吃了就去睡觉去。”


刚刚跟清清说了这么一些私密事,也不知道他听见什么了没,想到这里白媚媚心里有些着急,这可都是私房话呀,要是被这个傻子听到了口无遮拦的宣传出去,那她可就羞得不活了,她故意的试探道:“晓峰啊,刚刚你听到什么话了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