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轻点太紧了太大了太深了好疼 妓女为什么不让亲奶头

更新时间:2021-01-06 16:59:17

刘江笑着坐起来脱掉身上的浴袍,可敲门声却紧跟着响起,刘江心里发苦,这是今天第几回了?每次到兴头上都被打断,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那个死鬼太气人了,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这时候回来!”


张圆圆边说边穿浴袍,刘江搔搔头问:“圆圆……我去阳台?”

 文学


“别去阳台了,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万一摔下去怎么办?”张圆圆把床单提起来,指了指床下。


“刘叔你先躲下面吧,也许那死鬼取个东西就会走的。”


刘江还能说什么,只能遵照张圆圆的话钻到床下。


刘江躲进床底下没多久就听见一阵磕磕碰碰的声音,他把床单揭开条缝偷瞧。


只见卧室里张圆圆正扶着醉汹汹的胡建林往床边走来,到了床前张圆圆刚一放手,她老公就像死猪似的一头倒在床上。


“给我酒……我还能喝……”


胡建林挥着手口齿不清的说,从他嘴里喷出来的酒气弄的满屋子都是,连床下的刘江都被熏的受不了。


张圆圆捏着鼻子臭骂:“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喝死在外头!”


胡建林没有应声,他已经睡过去了,而且还打起了呼噜,只有偶尔才会说一两句醉酒后的胡话。


房间里灯啪的一声灭了,只有依然亮着的床头灯还能提供少许光线,刘江趴在地板上默默的等着,约莫过了半个钟头,他才从床下爬出来,听着刘江发出的响动,床上的张圆圆起身说:“刘叔你先走吧,我明天再找你。”


“明天?现在不好吗……

现在?


张圆圆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刘江话中的意思就被他扑倒在床上,张圆圆被吓坏了,她老公还在旁边睡着呢,万一把这家伙吵醒就糟糕了。


可是一回头,就触及到刘江那炙热的眼神,张圆圆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刘叔,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先别,下次行吗?”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胡建林,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圆圆,我现在就想要你!”


刘江再也忍不住了,将张圆圆狠狠的压在下面。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她睡裙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张圆圆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张圆圆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刘江,焦急道:“刘叔,别这样,我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


说话间,刘江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上在掀她的裙子,张圆圆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刘江得逞。


“刘叔,你快停手啊,我求你了。”张圆圆都快急哭了。


老公胡建林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圆圆你就答应我吧,你看李叔都这样了,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行吗?”一边说一边抓住张圆圆的一只手放在自己涨的生痛的那东西上……


此刻的刘江,在欲望的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刘江这般急切的样子,张圆圆面如死灰,她和老公其实还是有感情的,现在在他面前,真的有些后悔做出这种事了,这下好了,不是引狼入室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刘江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刘江那种强烈的欲望。


张圆圆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刘叔,我求你快一点,我真怕……”她哆嗦着说道。


“嗯。”


刘江终于取得了胜利,高兴的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张圆圆的睡裙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老公。”张圆圆默默的在心底叹道。


然后双眼再接触到刘江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刘江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张圆圆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


只见他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刘江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刘江好几十年都没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张圆圆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刘叔,轻点儿,我……我痛。”


“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