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同租房子发生性关系 穿越到想玩谁就玩谁的世界

更新时间:2021-01-07 08:34:37

   惊絮是跟着雁回一齐入宫的,还在雁府时惊絮便是雁回贴身婢女,入了这深似海的宫门,她亦是雁回最亲近最信任的人。

 

    雁回笑了,姣姣容颜如仙如魅,她听懂了惊絮的意思,这大逆不道的秘密惊絮要与她共藏。

 

    可又有何妨?

 

    这后宫的女人要么图荣华富贵要么图滔天权势,她图万岁爷一张脸又有何不可?

 

    从偏殿至寝宫后惊絮替雁回梳妆,因为谢昀即将到来,坤宁宫忙上忙下,却个个洋溢着喜色。雁回从不责罚奴才,坤宁宫当差的宫人们也是打心眼里替皇后娘娘开心。

 

    “本宫听圣上嗓音有些喑哑。”梳妆后的雁回起身道:“吩咐御膳房熬一碗雪梨汤。”

 

 文学

    惊絮便像什么也不知晓似的提议道:“娘娘一手雪梨汤便是御膳房也不及,不如娘娘亲自煨给万岁爷。”

 

    惊絮并未夸大,别的珍馐不敢说,雁回这手雪梨汤确实出神入化。有一次谢昀风寒,不肯进食,后宫绞尽脑汁往养心殿送东西,谢昀也只喝了雁回亲手熬得雪梨汤。

 

    “娘娘,万岁爷处理起国务哪次不是废寝忘食。”瞧出雁回是担心谢昀来时她不在宫中不能迎接,惊絮劝道:“这还未到子时呢。”

 

    雁回也未多犹豫,纳了惊絮的建议,亲自去了御膳房。

 

    雪梨洗净去核都由雁回自己亲手操刀,御膳房的人只守在一旁,时不时说些溜须拍马的奉承话。雁回听着听着,今日圣旨蒙尘的事也觉得过去了,她心情大好,将雪梨块与蜂蜜一齐放入炖盅内,又加了少许冻开水。

 

    “蒲扇。”雁回拿过蒲扇,竟是连这个费神的步骤都是自己来。

 

    半个时辰后,清香便从炖蛊中溢出,御膳房又是好一番吹捧。这时,有个小太监匆匆而来,悄悄踱步到惊絮身边低语几句,惊絮脸色一变。

 

    “我知道了。”惊絮努力让自己不显失落神色,但还是落入雁回眼底。

 

    “怎么了?”雁回轻扇蒲扇,接过旁人递来的帕子俯身揭开盖子。霎时香味四溢,便是宫里稳重的老人也忍不住吧唧了下嘴。

 

    “娘娘……”惊絮欲言又止。

 

    “说吧。”雁回小心翼翼地将雪梨汤倾倒于琉璃盏中:“可是养心殿那边传了什么话?”

 

    谢昀别的不说,在勤政爱民这点上做的可谓是滴水不落。去年江南水患,未免今年又遭了殃,谢昀最近忙着修堤坝一事,想来是谢昀又要处理一宿政务,特派了人前来传话。

 

    “禀娘娘……”惊絮咬了咬牙:“圣上去了兰馨宫,让您不必等了。”

 

    兰馨宫便是兰妃的寝宫。

 

    “本宫知道了。”

 

    雁回倒完汤,将琉璃盏放在食盒中,风轻云淡道:“回宫吧。”

 

    “娘娘……”惊絮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巴掌,都是这张嘴贱,瞎出什么主意。不过好在惊絮知晓了那个惊天的秘密,不然此时她一颗心都要提雁回揪起来。

 

    好在娘娘并不爱万岁爷。

 

    回坤宁宫路上又经过了那座明月白桥,担心雁回又忆起清晨的烦心事,惊絮上前,将准备好的披风盖在雁回肩头:“起风了,娘娘咱们快些回宫吧。”

 

    雁回正要应,明月白桥那端又迎面显出几道人影。雁回还没看清来人,那人便跪下行礼了:“臣叩见皇后娘娘。”

 

    惊絮将灯笼往前一探,雁回才看清桥的那端有三人,一人提着灯笼,一人背着药匣,两个人搀着中间的老者——太医院院判陆安。

 

    “陆太医快快请起。”雁回示意惊絮去扶,太医院中当属陆安医术最好,只是年事已高,谢昀特允其为各宫嫔妃诊治时可乘轿。此时雁回见他徒步匆匆便多问了句:“陆太医要往哪个宫去?”

 

    她听出谢昀嗓音沙哑,以为陆安是要往兰馨宫为谢昀把脉的,能让陆安疾步的阖宫上下只有谢昀一人。

 

    果然陆安道:“禀娘娘,老臣这是往兰馨宫而去……”顿了顿自作主张道:“为贵妃娘娘诊治。”

 

    贵妃娘娘?

 

    雁回皱眉,莫说兰馨宫只有个兰妃,这宫里又哪有什么贵妃娘娘。沉思片刻,雁回试探道:“兰贵妃今日从辇上摔落可是伤着哪了?”

 

    陆安答是。

 

    惊絮刹那变了脸,雁回笑了笑,示意惊絮将手里的食盒交由陆安:“正巧,本宫刚熬了一碗雪梨汤,麻烦陆太医顺路送去兰馨宫。”

 

    “老臣应当的,娘娘言重了。”

 

    把食盒交给陆安,瞧着陆安离开白月明桥后惊絮满面愤懑,雁回乃中宫之主,兰妃册封为贵妃一事雁回竟毫不知情,谢昀这是狠狠地打了雁回的脸,拂了她的颜面。

 

    雁回看惊絮这副模样,笑了笑:“本宫将兰贵妃打下辇来,圣上没责罚本宫已是厚爱。”

 

    笑着笑着雁回面上的笑意便变了味,多了几分自嘲。她早上害兰贵妃跌落下辇看似鲁莽,其实也有分寸,兰贵妃那细皮嫩肉顶多擦出点小伤来,能半夜传了太医诊治,不晓得兰贵妃又在谢昀面前如何编排了自己。

 

    雁回对兰贵妃一直容忍再三,可奈何兰贵妃就是不肯放过她。这么多年来,她明里暗里遭了太多兰妃使的绊子。

 

    圣旨蒙尘已是一件,不知今夜兰贵妃又会闹什么幺蛾子。

 

    雁回有些头疼,轻声对惊絮道:“回宫吧。”

 

    晚风拂过,风雨欲来。

 

    兰馨宫。

 

    陆安收起了药匣,坐于一旁伏案开药方。

 

    兰贵妃眼圈绯红,拉着谢昀,巴掌大小的脸上满是委屈:“皇后娘娘这般羞辱臣妾,圣上竟也不心疼。”

 

    谢昀看了眼她掌心的几缕伤痕,怕陆安再来晚些,这伤势便要愈合了。看着兰贵妃手掌的伤,谢昀这才忆起,雁回乃镇国大将军之女,幼时也是学武的。

 

    他与雁回从小便定了婚约,自他记事起便知晓他将来的正妻是忠烈之后,雁家嫡女雁回。

 

    想到这里,谢昀又忆起他那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舅舅,明明是长辈却尽拉着他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例如伏在雁府墙头偷看未来太子妃便是一桩。

 

    那时阳春三月,雁府庭院里梨花满地,母后口中温柔娴静的太子妃正跪于青石板上哭得肝肠寸断。

 

    舅舅用手肘轻轻推了下他:“太子外甥,你这太子妃好生刚猛。”

 

    谢昀额前神经一跳,直觉小舅舅接下来没有什么好话。

 

    果然,舅舅开怀道:“你可知安国公嫡子张俊?”

 

    谢昀面色一沉:“纨绔子弟,不学无术。”

 

    舅舅挑眉:“恃强凌弱,无恶不作!前些天看中了永安铺家的小姐,硬逼着将人娶回家做妾。”

 

    不等谢昀回应,舅舅挑眉道:“便是你未来的太子妃,孤身一人闯入安国公府将人救了出来。”

 

    谢昀一愣,再看雁回,发间、肩膀处都落了小瓣小瓣的梨花。

 

    “做了好事,她哭什么?”谢昀不由得纳罕。

 

    舅舅大笑:“差点废了张俊一条腿,安国公晚年得子,能不找上门来吗?大将军气她以暴制暴,不许她再习武。也是,这丫头将来是要嫁进天家的,这脾性也该收敛了。”

 

    谢昀没再言语,他向来喜欢温婉的女子,可不知为何却不想雁回也被天家的礼仪规矩束缚。只是这个念头稍纵即逝,再见雁回时,她已是端坐着便显大家气质的闺中千金,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温文尔雅。

 

    便是为了那无上的尊贵也能磨圆了棱角,无趣!

 

    陆安开好了方子,这才将食盒送上前,雁回只让他将食盒送去兰馨宫,陆安便自觉这是雁回给兰贵妃的。

 

    “皇后打了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可是把臣妾当傻子唬。”兰贵妃不悦。

 

    谢昀却命人打开了食盒,盖子揭开那瞬,雪梨汤的甘甜迫不及待地蹿出,竟是连宫里燃着的熏香也比不过这香气。

 

    朱公公是个惯会察言观色的主,见谢昀眼角微挑,便上前替主子盈上一碗。

 

    谢昀舀了一勺,舌尖甫一尝上味道犹如久旱逢了甘露。谢昀本不喜甜食,只是跟着那尤爱甘甜雪梨的舅舅混久了,口味也慢慢变了。

 

    雁回的雪梨汤一绝,暑热难耐胃口不佳时,太后便会端着这雪梨汤给他,犹记得太后打趣:“难得皇后记着皇帝喜甜食,也就这雪梨汤拿的出手了。”

 

    他当时懒懒回道:“阿其所好。”

 

    这般浸在回忆里,今日太后在养心殿那番话又响了起来,谢昀放下琉璃小碗,起身:“你好生休养。”

 

    兰贵妃急道:“圣上可是要走?”

 

    “朕去坤宁宫看看皇后,贵妃有何意见?”

 

    兰贵妃瞥见谢昀冷硬的轮廓当即噤了声,待谢昀走后一股脑儿地将琉璃盏连带那费心熬制的雪梨汤一同掀落,雁回这贱人!

 

    谢昀摆驾至坤宁宫,夜已深,坤宁宫吹了灯。

 

    宫人见了谢昀急忙跪下行礼。

 

    谢昀依稀记得皇后身边伺候的宫婢唤作惊絮,他问惊絮:“皇后呢?”

 

    谢昀来的突然,惊絮只好道:“回圣上,娘娘感了风寒身子不适已经歇下了。”

 

    本以为谢昀要走,哪知谢昀跨过了门槛直接要往内殿去,惊絮惊惧交加忙上前:“圣上……圣上万金之躯……”

 

    话还没说完,谢昀已经入了内殿。朱公公也想劝,但被谢昀一记眼神止住了。无法,惊絮只好跟了上去。

 

    谢昀一入内便瞧见那层层叠叠纱幔后的凤榻,正如惊絮所言,雁回今日在养心殿外跪了一日,夜里又受了凉,加之烦心兰贵妃便觉得头疼脑热,回了宫就睡下了。

 

    她睡得很不安稳,因此也没发现谢昀撩开了纱幔,负手立于榻前。

 

    “怀瑜……”雁回一声梦呓。

 

    谢昀一怔。

 

    ——“你仔细想想这坤宁宫你踏足过几次?就连哀家这个吃斋念佛不问尘世的老太婆都晓得皇后日日夜夜只能瞧着皇帝的画卷睹目思人啊!”

 

    这话似魔咒般在谢昀脑中挥之不去,就连他自己都未发现他的脸色柔和了些。

 

    他从不知晓,皇后爱他如此,竟在梦中念他表字。

 

    凉风从窗棂缝隙溜进,吹起纱幔一角,纱幔外,惊絮腿一软跌坐在地,后背已起了一层冷汗。

 

    万幸!万幸!

 

    谢昀,字怀瑜。

 

    国舅,字乐鱼。

 

    还好万岁爷将皇后娘娘那声梦呓听岔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