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黄色小文章

更新时间:2021-01-07 09:18:01

我真佩服刘能这自导自演的尽头,自言自语的就好像真的再给张警官打电话一样。

“妈的,李哥怎么办?”

对面的黄毛明显有些慌张了。

“还TM能怎么办,赶紧跑吧!”紧接着就听两人一前一后的跑出了饭馆,老板娘站在门口喊:“哎?李大公子,还没给钱呢啊!”

“屋里那娘们结账!”

听着微弱的声音可以断定,李浩和黄毛俩人已经跑远了,量他们也没有这个贼胆真的跟警察照面。

我和刘能不由得哈哈大笑。

“你嫂子咋没动静?”笑过之后,刘能突然定睛问我。

“对哦!”自认为刘能的电话打得还是很及时的,王洁就算喝了酒也不至于将一杯全部喝进去。

 文学

我赶紧起身出去,掀开隔壁的门帘,只见王洁已经躺在了凳子上,今天的王洁穿着一个V字领花边短袖和一个很短的小裙子。

桌子上一共有三个杯子,离她最近的杯子已经空了,杯子沿还留着她鲜红的口红印记。

不知是李浩的药劲上来了,还是喝醉了的王洁,侧躺在两个凳子上,洁白的两条大腿冲着门口,若隐若现的能看到里面浅粉色的底裤。

侧躺的姿势使得两个白兔的沟壑更深邃的从V字领中显现出来,随着呼吸声一起一浮。

潮红的脸蛋显得格外的可爱,真想上去咬一口。

我咽了咽口水,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可她却软趴趴的直接瘫在了我得身上。

刘能刚好结账回来,骂骂咧咧的说道:“真是日了狗了,竟然老子一个人结了两桌的账啊!”

“行了,明天让我嫂子把钱给你,还能亏了你不成!”

“得了得了,就当给李浩的医药费了,你带着她回家吧,我就不管你了!”

这反观离我家不远,的确没有必要送。

可现在王洁好像一个泄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软趴趴的根本没法自己走回家。

“不是,大哥你好歹帮我把她背回去啊!”我有些着急了,王洁虽然不胖,可好像也得有个一百斤,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强壮的刘能给他背回去。

“我不要,你自己家的事情,你自己背,她穿这么少,又是你嫂子,我不方便背!”

刘能本人是典型的直男癌,骨子里透着奇怪的传统思想,要是陌生妹子估计背也就背了,偏偏王洁的身份是我的嫂子。

道德伦理塞了一脑袋的他绝对不会帮我把王洁背回去的!

我无奈的跟他在饭馆门口告别,自己背上了不省人事的王洁踏上了回家的路。

王洁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胸前的两坨柔软墩墩实实的压在了我的肩膀,随着我的步伐一下下的撞击着。

而我的手,拖着她两条的内侧,丝滑的手感让我血脉喷张。

最要命的是她的嘴就在我左边的耳朵边上,体香夹杂着白酒的香气一阵阵的钻进我的鼻孔,而她的小嘴呼出来的热气一口口的冲击着我敏感的耳廓。

妈D,要了老子的命了!

尤其是我和刘能俩人还喝了不少的白酒,在酒精的催促下,我不安分的小王狼再一次的支了起来。

真是折磨人的一天。

我低下头,看看亢奋的小狼,再看看空无一人的四周,终于放下心来,如果让同事看着我这样背着我嫂子,下面还支着帐篷,真是相当尴尬!

我加快了步伐,似乎解开了体内封印已久的洪荒之力,竟然背着王洁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内就走回了家。

进屋之后,将王洁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喝了白酒再加上背着她出了一身的臭汗,赶紧跑到洗手间冲了个澡。

从洗手间出来,看见王洁仰在沙发上,两条腿大劈着,一条耷拉在地上,估计她躺在窄小的沙发上也睡的不舒服吧。

客厅的灯光很亮,亮到晃眼睛,平时我总觉得这个灯很刺眼,恨不得砸碎它的灯泡,可今天我非常喜欢这个亮度。

因为,它将王洁洁白的两条大腿以及红色的蕾丝短裤照的一清二楚。

我走过去,轻轻的推了推在沙发上的王洁,叫到:“嫂子,嫂子,醒醒!”

王洁并没有醒来,只是眉头微皱的将头挪向沙发内侧,顺势蹬下了脚上的高跟鞋露出洁白肉呼呼的小脚丫,看来她真的睡得很熟。

女人真是个神奇的生物!

我站在沙发边,仔细的观察着熟睡的王洁,不由得感叹。

就好比我眼前的王洁,胳膊和腿都是细长细长的,好像一用力就会折断的样子,再配上那盈盈可握的细腰,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偏偏就是这一副弱不禁风的骨架上却长出了丰满一对玉兔,以及又圆又翘的屁股,更绝的是那一双脚丫。

洁白的小脚丫长了五个胖乎乎肉头头的小脚趾头,配合着足弓完美的弧度分分钟都能引起人犯罪的欲望。

我不承认我是个恋脚癖,可对这对小脚丫我还是充满了渴望。

对于男人来讲,女人就是一件艺术品,鉴别一件艺术品的价值,就在于它的每个细节够不够吸引人。

有瑕疵也不要紧,如果这件艺术品的瑕疵刚好衬托出了别样的风情,那就更能提高她的价值,比如断臂维纳斯。

如果说瑕疵,那王洁的瑕疵就是大腿内侧,靠近神秘地带的那一颗红色的痦子。

这痦子小小的一颗跟红色的蕾丝内裤呼应着,更勾起了我犯罪的欲望。

想起王洁在微信上跟我露骨的聊天记录,我不由得壮了壮酒胆,蹲在王洁的腿边上,更近距离的观察这件艺术品。

我很想通过红色的底裤看到底裤下的情景,可看似薄薄一层的蕾丝面料却将关键地带包裹的严严实实。

就在这时,王洁的身子突然动了一下,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王洁只是将压在胸上的胳膊,挪到了边上,将V字领完全的露了出来。

这不经意的动作,彻底将我的欲火点着了!

我抬起手,攀上了王洁白嫩的大腿,这种感觉和刚刚背着她摸的感觉不一样,这是一种做贼的感觉!

而且偷的还是自己的嫂子!

这时候,什么理智、伦常全部变成了泡影,我眼里只剩下王洁那诱人的身躯。

调整了一下自己坐在地上的坐姿,左手轻轻的在嫂子的大腿上游弋,右手则攀上了王洁的双峰。

瞬间,一股电流通过右手冲击到了我的大脑,这手感,真是柔软!

停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发现王洁并没有一点要清醒的意思,我就开始大胆的主站自己的龙爪。

一下下的抓了起来,当然我并不敢用太大力。

睡梦中的王洁似乎被抓的很舒服,轻轻的:“唔!”了一声,这一声呻吟,再一次激起我蓬勃的肾上腺素。

我加大了右手上的动作。

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女人的身体,虽然隔着衣服和罩罩,但这并不影响它柔软的手感。

听说女人睡觉的时候不应该戴着罩罩,这样对身体不好,王洁为了我险些被两个畜生侮辱,我是不是应该为了她的健康将她的罩罩给摘下来呢?

算了,还是先享受眼前吧!

现在我对王洁的感情是复杂的,以前是厌恶和恨,可听到了她和李浩的对话之后我对她多了一些感激。

更多的是,我同情她,一个如此如花似玉的美女,在这如狼似虎的年纪被老公仍在家里,可以想到是多么的寂寞难耐。

为了感谢王洁,我是不是应该帮她解决一下难以启齿的生理问题?

想到这,我的左手不由得向她那被红色底裤覆盖的神秘地带袭去,不知不觉我的右手也加大了力度。

快了,快了,就差不到一厘米就碰到了!

缓缓的将左手向那诱人的红丝底裤挪去,可就在马上要触碰到的一瞬间,王洁动了。

我赶紧收回我的色狼之手,这时我好像恢复了些许理智,如果没记错的话,在法律上我这叫猥、亵。

王洁的头微微抬起,一只手按在胸口的雪白上,一下下的干呕着!

“别吐,别吐,忍住!”

我急忙大喊,跑到洗手间拿出一个平时洗衣服的盆来。

刚端着盆来到王洁面前,王洁哇的一下就吐了出来,呕吐的味道瞬间冲散了我得色欲,让我找回了理智。

王洁的呕吐物并没有什么,只是水夹杂一些细碎的血丝。

看着王洁好像吐完了,赶紧再一次的扶着她躺下,谁知却看到了她胸前的肉上和衣服上都掺杂了一些呕吐物。

妈的,李浩这个王八蛋真是色迷了心窍,一口东西都不让吃就给人灌了一杯白酒,我以前也体会过这种空腹喝多的感受。

那种火辣辣烧着食道的痛,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看着浑身乏力不省人事的王洁,我的心一揪:一定要找李浩这小子报仇!

将盆里的呕吐物处理干净,看着一身污秽的王洁突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活了这么多年,哪照顾过人?

王洁一向很爱干净,她一定受不了自己身上这么脏。

思想向后,决定还是帮王洁将脏衣服脱下来比较合理,于是,我将不省人事的王洁抱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我把她放平在床上,顺手脱去了上身的V字领短袖,露出的是红色的蕾丝罩罩包裹着的两座双峰,可以肯定的是,她的没有顾媚的大。

我定了定神,决定不再去想那些犯罪的东西,拿她床头的卫生纸,一点点的将她胸前的污秽擦净。

“嗯。”不知是她做梦了,还是怎么,一声呻吟从她的喉咙传了出来。

王洁现在在床上成十字躺着,虽然看不到那可爱的红色底裤,可笔直修长的大美腿还是让我心头一颤。

我是一个腿控啊!十足的腿控!

这幅香艳的景象,尤其床头背墙上挂的就是表哥和她的结婚照,偷情的快感刺激着我的脑神经。

平时,王洁就是在这张床上,跟我在微信上开黄腔的吧?

想到这,我突然想着趁王洁不省人事的时候,结束自己保留了二十年的处男之身,因为早晚都是要上的。

再加上表哥又满足不了她,欲望这么强的女人早晚都要出轨的,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了我,不是有句老话说的好么,废水不流外人田。

我借着酒劲,以及冲上脑的精虫坐在了王洁身边,伸出了我万恶的狼爪。

王洁沾染了污秽的短袖被我扔到了一边,丰满的上围只穿着跟底裤配套的红色蕾丝罩罩,左手右手齐上阵,一手抓着一团柔软,开始了狼的蹂躏。

唔,真爽啊!

一开始我还是轻轻的揉,后来干脆加大了力度,王洁在我狼爪的摧残下呼吸声逐渐变得很重。

这喘息声刺激的我酥酥麻麻,隔着罩罩已经满足不了我的兽欲,我更想看到的是罩罩底下的风光。

于是,我将王洁的翻了过去,让她侧躺在床上,弯下腰去解那挡住我视线的罩罩。

这还是我第一次解女人的罩罩,以前看岛国电影里面男主角都能一只手轻松撩开,怎么TM的到我这就不行了呢?

过了一会,还是没有解开简简单单的三个挂钩,可我却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翁~嗡~

这时,王洁那刚被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开始了震动,我拿起一看,竟然是表哥的来电。

匆匆把手机放回原位,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不可以,这是我的王洁,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跟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想到表哥对我的好,拽起了王洁身下的被子,轻轻的盖在了王洁那穿着罩罩对我有着无限诱惑的肉体上。

幸亏表哥的电话及时叫醒了我,不然我就犯下了万劫不复的错误了。

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猥琐的很,恨不得分分钟就强J了王洁。

可我又很理智,如果这顶绿帽子是我扣在我表哥的头上,那我估计这辈子都没脸见我表哥了。

想到这,我退出了这充满诱惑的房间。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我关上门的那一刻,竟然看到熟睡的王洁好像叹了一口气。

可能是错觉吧,毕竟一杯白酒加上迷药,王洁哪还有理智装睡叹气呢?

再说,我的狼爪一次次的在她的肉体上徘徊,她如果是装睡,估计早就起来抽我了。

第二天王洁起来并没有问自己是如何回来的,对于头一天晚上陪李浩喝酒的事情也是只字未提。

这让我觉得很奇怪,或许她根本不知道是我把她背回来的吧!

不知道也好,不然我也会很尴尬。

不过我总感觉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也可能是我在近距离接触了她的肉体之后产生的错觉。

依旧是一天高强度的工作,晚上下班已经是深夜了,我和刘能打算喝点小酒再回家睡个好觉。

我们俩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厂子门口,就被一群李浩的那群跟屁虫围了起来。

其实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那天英雄救美的时候就知道李浩这个畜生绝对不会对这件事善罢甘休的。

只是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且这么的光明正大。

“怎么个意思?”刘能这种好战分子,一看这架势,吼道。

“什么怎么个意思?上次车间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们昨天晚上坏我好事,我可就要跟你算算了!”

靠,感情他李浩知道昨天是我们俩救了王洁啊。

“什么好事,我怎么不知道?”我选择装傻,毕竟对面人多,打起来肯定吃亏。

“怎么,跟老子装傻么?昨天我都看见你背着你嫂子走了,怎么样小子,昨天晚上爽不爽?王洁那屁股顶起来舒不舒服?”

李浩恶狠狠的等着我,用极其猥琐的语气说道。

“还用问么?啪啪的绝对有弹性,昨天她倒下之前,我抓了一下,啧啧,那手感,简直了!”

黄毛不甘示弱的说道,引得周围的狗腿子一阵哄笑。

“你们两个傻B,说话干净点!”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俩人这样侮辱王洁我就怒火中烧,握着拳头就向李浩的脸上挥去。

“草,兄弟你动手之前敢不敢告诉我一声啊?”刘能看着我疯狂的样子先是一愣,马上就回过神来加入了战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