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初次做妓女的经历 小妖精你是要累死我

更新时间:2021-01-07 10:23:55

看九莺莺今天认错如此之快,心道九莺莺是学会撒谎了,她不信九莺莺真的知道错了,她觉得九莺莺就是在诓骗九老夫人。

    她当然不愿意看到九老夫人就这么轻易的被九莺莺糊弄过去。

    她笑了笑,轻声道:“莺莺,你能想通真是太好了,祖母也是为了你好,毕竟你们孤男寡女私下见面,传出去不太好听,若是被人看见了,你的清誉便毁了。”

    九莺莺浓长的眼睫低垂,在眼睑上投落淡淡阴影,她不冷不热道:“姐姐放心,莺莺不会那么没有分寸,今日去户部的时候,莺莺只是让护卫把食盒送了进去,未亲自见二皇子。”

    九红豆轻撇了一下嘴,九莺莺真是变聪明了,平时一口一个‘表哥’叫的亲切,现在到了祖母面前,倒是会装腔作势,喊上‘二皇子’了。

    她没有气馁,再接再厉道:“莺莺,你今天给表哥带了些什么饭菜啊?”

    “厨娘做的,我也不知道都有些什么。”

文学

    她给贺怀瑾送饭的事,在大家的眼中才过了几个时辰,但是于她,已经是前世的一桩小事,她哪里会记得那么清楚。

    “莺莺,你从小就十指不沾阳春水,不会做饭,不然一定会亲自做给表哥吃吧?”

    九莺莺抬头,波澜不惊的看她,“姐姐,莺莺若是下厨,必定第一个做菜给祖母吃,我与二皇子非亲非故,我一个闺阁女儿,怎么会亲手给他做菜?姐姐这么说,才是有损妹妹的清誉,请慎言。”

    九红豆眉头蹙起,九莺莺很少会顶撞她,她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尴尬的笑了一下,才道:“是姐姐失言。”

    九莺莺哪里会让她如前世一般轻易的欺负自己,反唇相讥道:“姐姐,伯母‘娇惯’我,让我远厨房,但对你却颇为严格,女红画艺、诗书琴琪,你无一不通,就连厨艺也十分了得。”

    她顿了一下,语气稍缓,意有所指的继续道:“记得有一次莺莺去姐姐院子里找姐姐,正好遇到伯母邀请二皇子来府中庆贺生辰,当时姐姐亲自动手给二皇子做了一桌菜肴,那些菜肴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莺莺只是闻了闻,都忍不住吞口水。”

    九莺莺看着她,话锋一转道:“莺莺自知不能跟二皇子相比,这些年来从未吃过姐姐亲手做的饭菜,不过,如果莺莺没有记错的话,好像连祖母也未曾吃过?”

    九老夫人笑了笑,打圆场道:“红豆心灵手巧,祖母相信你做出来的饭菜定然不错。”

    九红豆尴尬的笑了一下,讷讷点头。

    九莺莺笑道:“姐姐是该好好学学厨艺,毕竟二皇子吃惯了宫中御厨做的东西,口味定然刁钻,你做的饭菜若把御厨比下去,说不定二皇子会多来看你几次。”

    九红豆觉得九莺莺好像话里有话,就像知道了她对贺怀瑾的心思一样,她抬头探究的看过去,却见九莺莺面色如常,仿佛只是在闲说家常一样。

    九红豆微微蹙眉,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古怪,但是九莺莺看起来态度如常,她只能让自己不要大惊小怪。

    她敛了敛神,轻声道:“表哥公务越来越繁忙,想来没有那么多时间到府中用餐。”

    她说着语气不自觉有些骄傲,璟帝越来越信任贺怀瑾,她相信太子之位早晚都是贺怀瑾的。

    九莺莺未置可否的扯了一下嘴角,她知道九红豆在期盼什么,不过未必就能如她所愿。

    太子废了,贺怀瑾才有机会登上太子之位,若太子没废呢?

    九红豆见九莺莺把她去给贺怀瑾送饭的事,这么轻易就揭过去了,不甘心的咬了下嘴唇。

    她视线落在桌上的八宝琉璃并蒂莲上,那是贺怀瑾送给九莺莺的生辰礼物,价值不菲,是难得的好东西。

    她虽然清楚知道贺怀瑾只是在利用九莺莺,想要通过九莺莺获得九毅行手里的军队,但她还是忍不住妒忌。

    这八宝琉璃并蒂莲极其珍贵,她第一次在贺怀瑾的珍藏中看到的时候,就极为喜欢。

    她当时没好意思向贺怀瑾讨要,她想等她嫁给贺怀瑾之后,这并蒂莲自然是她的,只是她没想到转眼间,贺怀瑾就把它当做生辰礼物,送给了九莺莺。

    她的眸色暗了暗,越想越失落,妒忌涌上心头,她咬了咬牙,不甘心的站起来,走过去拿起并蒂莲看了看。

    她装出端详的模样,笑着夸赞道:“妹妹,表哥对你真好,他送的这个并蒂莲当真是模样精巧,通体华贵,一看就花了大价钱。”

    九老夫人听到她的话,脸上的笑容淡了淡。

    并蒂莲代表什么?代表的是夫妻恩爱,贺怀瑾送九莺莺这个物件儿,已然是逾越了,但是贺怀瑾当日是在九莺莺的生日宴上堂而皇之送来的,他送的磊落,只说是寓意兄妹手足情深,九老夫人面对这样堂而皇之的理由,不能说什么,更不能让九莺莺拒收。

    贺怀瑾与九莺莺虽说沾亲带故,有一个兄妹的名义,但是京城里谁都知道,他们这个兄妹隔着十万八千里。

    他送了并蒂莲之后,京城里的名门贵族,基本都默认了这是他的定情信物,觉得他只是碍于九莺莺孝期未过,所以才未正式提亲罢了。

    从那以后,想要跟九莺莺结亲的人就没有了,毕竟谁也不敢跟当朝正受宠爱的二皇子抢人,大家心里都清楚,当今太子虽然未被废,但是早已登基无望,是货真价实的‘废’太子,至于二皇子日后会有何造化,谁也未可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