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叫大声点 浪货 腿张开点*看准了自己坐下去

更新时间:2021-01-07 10:37:50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堪,如果按照以前,这会她已经舒服得直翻白眼了,可现在,她被李成掰得差点要断了,背后也被磨出血,她疼得浑身颤抖,完全没有一点舒服可言。

没办法,她只能再次哀求李成。

“李哥,我……我的腿快要断了,还有我的背好痛,求求你……我们换个姿势吧……”

李成本来不肯,但是听到最后一句之后,一股邪念上来,马上答应了。

他四下一看,发现垃圾桶旁边有张被人丢掉的旧椅子,他眼睛一亮,把椅子扶起来,背对着巷子口坐在椅子上,对刘玲玲说:

“你把裙子脱了,从那里爬过来,给我弄!”

刘玲玲大感屈辱,但不敢反抗,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照做。

 文学

她慢慢地脱下裙子,手撑着地面跪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笑得分外狰狞的李成,他敞开风衣,坐在那里等着她过去……

而同一时间,老王刚刚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沙发上坐下,顺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点开立马就看到了刘玲玲的未接电话。

他眉心跳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回拨了一个电话,但打了好几个都提示关机了。

老王心想,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还是手机没电关机了?

老王本想出去找她,但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十一点了,而且他也不知道刘玲玲具体住在哪一栋楼。

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只发了条微信给刘玲玲,问她打给自己有什么事。

发完之后,老王就径自走进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老王一大早就醒了,他第一时间翻看微信,发现刘玲玲已经给他回了消息,但只回了两个字:没事。

老王觉得有点奇怪,平时他也偶尔跟刘玲玲聊微信,刘玲玲说话都是长篇大论的,还夹带各种表情包,像今天这样只回了两个语气冷漠的字,实在是反常。

不过老王也只是这么一想,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了,他现在有大把的事情要操心,可没空去猜刘玲玲的心思了。

老王将手机随意丢在沙发上,直接进洗手间洗漱了,可刚刷牙刷到一半,就听见了门铃声。

老王嘴里叼着牙刷走到大门,手已经握住了门把,同时心想,这会还不到六点,谁会一大早来找他?

这样想着,老王多留了个心眼,他拿下牙刷,从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待看清了来人之后,他猛地瞪大眼睛,门外的人……

老王顶着满嘴泡泡从猫眼往外看,他越看眉头皱得越紧,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门外那个人,他压根不认识!

会不会是敲错门了?老王这样想着,但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因为,那男人的长相很奇怪。

门外敲门的是一个体格健壮的男人,他穿着牛仔裤跟皮外套,满脸胡塞,而且眉眼之间隐约带着一种杀气。他一只手藏在皮外套下,另一只手按着门铃,脸警惕地四处观看,好像在提防有人出现。

老王心里咯噔一下,强烈的危机感顿时浮上心头。

他忍不住抬手抹掉嘴巴上的泡沫,狠狠吞了下口水,直接将嘴巴里的泡沫吞了下去。再次探头一看,却见猫眼里忽然出现了一只眼睛。

老王吓了一大跳,却见那男人忽然直起身子,从外套的内口袋里拿出一跟铁丝,插进了门锁孔上。

门锁顿时传来撬动的声音,老王心下大骇,赶紧四下查看,想看看有没有称手的武器。最后,他从厨房找到一把水果刀。

老王一手拿着水果刀,一边警惕得看着大门处,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好你个黄振强,这次居然下了死手!今天本来约好要去公证处的,很明显黄振强是想在公正之前下手。

老王心里将黄家那两人大骂了十几遍,面上却有些紧张。他是当兵的出身的,自然知道今天来的这个跟之前黄峥请的那些小混混不一样,这个人脸上满满的戾气,估计手上沾过人命了。

老王越想心里越没底,他忍不住左右张望,眼角撇见大厅的露天阳台时,忽然心生一计。

他马上拿起手机放在裤带里,水果刀也直接丢掉了。裸着上身跑到阳台上,他左右一看,发现左边的邻居阳台离他比较近。

但左边的阳台已经镶上栏杆,根本爬不过去,没办法,老王只能将希望寄予在右边的阳台上。

他目测了一下距离,两个阳台只见相差估计有一米多不到两米,如果助跑,应该可以跳过去。

可这里是二十八楼,如果跳不过去,不用那个人下手,他肯定得摔得稀巴烂。

老王拼命忍住心里的恐惧,他深吸了一口气,往后退到阳台边缘,做了个起跑的动作。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没有选择了,这一下必须跳,也必须成功!

做好心理建设之后,老王猛地跑起来,一脚踩到阳台边上,直接跳了过去!

与此同时,大门猛地被人打开。

那人眯着眼像寻找猎物一样四下扫射。在见到老王丢在门边的牙刷之后,脸色一变,立刻跑进卧室查看。

他掀开被子,又开了衣柜,最后连床底下,窗帘后面都没放过,可是依然没有发现老王的踪迹。

他眼睛一凛,直接跑到窗户边,检查了窗外上下,可他还不死心,又把其他房间包括厕所都翻了一遍。

最后,他才来到阳台。

那人看了一眼左右阳台的位置,眼睛一眯,最后定格在右边没有防盗护栏的阳台上。

他目测了一下距离,做了个起跑的动作,可还没等他跑起来,身后身后忽然传来吱呀一声开门声。

那人回头一看,就见左边邻居的阳台看走出来一个大妈,大妈手里抱着一盆衣服,正诧异得看着那个男人。

那人只能生生停下脚步,眼里闪过一丝懊恼,还恨恨瞪了大妈一眼。

大妈被他瞪得莫名其妙,但见那男人一脸凶相,也不敢出声了,赶紧抱着盆进去了。

那人眼看着时机被耽搁了,还被看到了脸,也不敢多待了,直接转身走了。

而他走了之后没多久,那大妈又出来了,她手里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

悄悄探头往老王家的阳台上看,嘴里说着:

“警

察同志,我们家邻居遭贼啦!那个贼我见还在新闻里见过,好像是什么通缉犯,我好害怕,你们赶紧过来啊!没准我那个邻居已经……”

老王此时正躲在隔壁阳台的洗衣机台后面,他不敢跑进别人家里,怕被别人当贼给抓了。还好那个男人没有跳过来。

老王也听到那个大妈的声音了,他心下好笑,又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次真要感谢这个大妈了,不然他这次十有八九得栽了。

知道那大妈已经报警了,老王也就安心了。他又等了一会,见四下没人,这才跳回自己家阳台。

有了第一次,这次老王跳得更顺利了,回到去之后,没过多久,就听到楼下传来了警笛声。

警察上门之后,老王也没有说出自己见过那人的真面目,只说自己在房间里睡觉,连门被人撬开了他都不知道,倒是邻居有人说听到了门铃声。

对此事老王也矢口否认,他只说自己睡得太沉,没听到门铃声,这才逃过一劫。

事后警方也奇怪,那人为什么入室抢劫还要按门铃?

只有老王心里知道,那人根本不是要抢劫,而是要杀人!他只要按了门铃,老王一开门,他直接在门口将老王干掉,再跑掉就行了。

因为那时候还早,等邻居的人起床上班,至少也要七八点了,那时候他人早就跑远了!

老王越想越觉得后怕,同时心里也记了黄家一笔,今天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警方对老王跟邻居提出要将这事保密,因为这次闯进来的有可能是最近穷凶极恶的在逃通缉犯,警方怕他回来报复,只能将这事压下去。

老王当然乐意至极,他现在怎么也算一个小小的公众人物,他可不想这样的事情曝光。

邻居的大妈听到这话吓得脸都白了,还心里暗暗后悔不该多管闲事,不过后来知道警方会悄悄给她一笔提供线索的悬赏费之后,又笑得见牙不见眼了。

老王也记着那个大妈的恩情,他心想等今天拿到黄振强的赔偿,就拿出一万块给这大妈包个红包。

处理好家里的事之后,老王马上给沈月莹打了电话,他没把早上的事告诉沈月莹,怕她吓着了,只跟她约好时间待会在公证处见面。

挂了电话之后,老王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被翻乱的房间,他看了被撬坏的大门一眼,眼里闪过一道戾气,拳头不自觉撩紧。

黄家那两人已经三番两次触到他的底线,之前为了黄琴跟沈月莹,他还能忍下一口恶气,但今天之后,他再也没了任何顾忌。

他已经想好了主意,这次一定要给黄家那两个人一个血的教训!

老王在心里计划了一番,眼看着跟沈月莹约好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就收拾了一下出门了,坏的大门刚刚他也找人上门来坏了锁,这一次,老王换了一个指纹电子锁的。

来到公证处的时候,沈月莹已经到了,见老王沉着一张脸,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但老王摇头,只跟她说是没睡好。

沈月莹以为他是在担心应对黄家那对父子的事,也不疑有他,只能多安慰他两句。

两人在公证处的大厅坐了一会,就见有两人朝他们走了过来。

老王抬头一看,在看到其中一人时,猛地瞪大眼睛,满脸惊讶。

“黄琴,你怎么回来了?”

没错,其中一人正是黄琴!

老王满嘴苦涩,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黄琴。而且看她的表情,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些事。

而此时此刻,黄琴的内心也很复杂。她没想到她才出国那么几天,老王就跟她的哥哥甚至父亲闹成这个地步。

她知道这事是她哥哥黄峥的错,老王因此打了黄峥一顿,她心里其实也不怨他。如果那人不是她哥哥,她甚至会为老王拍手叫好。

可黄峥毕竟是她的亲哥哥,他们两闹到这个地步,无论之前她心里对老王有没有一点别样的情绪,这下全都熄灭了。

老王忍不住站了起来,只见黄琴面无表情看着他道:

“我是代表我哥跟我爸来填这个公证文件的。”

她说完,伸手从旁边那位律师手上拿过文件,直接递给老王。

“王教练你看下这份文件,没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过去公证吧。”

沈月莹也站了起来,她见老王看着黄琴的脸出神,心里隐有不悦,见老王没接那文件,她直接伸手从黄琴手上抢了过来。

黄琴见沈月莹的态度不是很好,也不介意,毕竟是她的哥哥差点伤害了沈月莹,她心里对沈月莹也有愧疚,便道:

“沈小姐,对不起,我——”

她话还没说话,就被沈月莹直接打断。

“黄小姐不必这么说,对不起我的人也不是你。”

黄琴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了。老王的视线却一直在黄琴身上没离开过。

今天的黄琴穿着一身粉色的西装,脚踩白色高跟鞋,之前黑长直的头发现在也烫了大波浪的卷发。

相比之前清纯可爱的形象,现在的黄琴显得优雅又干练,但眉宇之前还是存留着那股青涩的气息。

老王呆呆看着她,心忍不住砰砰直跳,完全移不开眼睛。

他的女神不用像刘玲玲一样刻意去卖弄性感,即便现在全身包的紧紧的,还是能让他抑制不住心中那股冲动。

黄琴被他看得耳根子都红了,她干咳一声,直接道:

“沈小姐,王教练,如果文件没问题我们就过去签字吧,签完字以后,钱我会立刻打到王教练的账户上。”

沈月莹将文件合起来,见老王还盯着黄琴不放,她笑了一下,脚下的高跟鞋直接朝老王的脚踩了过去。

“嘶——”

老王被踩得差点没跳起来,还没等他说话,就听沈月莹冷笑说:

“人都走了,还没回魂?钱不想要了是吗?”

老王这才尴尬得摸了摸鼻子,语气有点怂说:

“钱当然要了。”但是人他也要!

这话老王没说出来,只见沈月莹走到他前面说:

“那还不赶紧过去签字?”

公证的流程很快就办完了,两方人签好字之后,黄琴就收下合同走了。老王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出去。

“黄琴,你等下!”

黄琴回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暗暗叹息,面上却还是那样面无表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