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那个的时候自己叫的声音*90从前面动插图前入里

更新时间:2021-01-07 10:52:28

鼻中还有属于李琳身前的馨香,直让老张狂躁。

 

 文学

这时候的他真顾不得许多了,本能已经战胜一切,除了弄李琳,他什么都不再想,双手更是在那挺翘的香臀上放肆蹂躏着。

 

在老张各种暴躁撩弄下,李琳虽然害羞却也同样放开了自我,主动伸出白皙小手,连脱都懒得脱了,直接粗暴的撕开袜裆,勾住真丝小裤裆底扯向了旁边——

 

“老师,爱我,用力的爱我,狠狠的。”

 

老张本就亢奋到不行,听到这话更是失去了理智。

 

去特么的强歼大屎盆,去特么的研究成果,让一切都去特么的吧!

 

双手托住娇媚胴体调整好位置后,老张暴力纵挺腰身,迎上了李琳身下的娇媚……

在李琳媚然胴体坐下的第一时间,就有娇媚的欢吟声响起。

 

那声音宛若天籁,勾魂而纵情,让人欲望得到极尽的宣泄。

 

只是……只是老张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儿啊,他下意识的问道:“你这么松弛吗?”

 

李琳大羞,更是在羞急中挥手给了老张的大腿一巴掌,“没进去,擦着过去了!”

 

老张恍然大悟,他就说嘛,也没听老婆生前说李琳是滥交的女人,怎么可能那儿松弛。

 

于是下一瞬,老张就翻身将李琳那具娇媚的胴体压在身下,随即伸手挎住了那双丝袜玉腿。

 

只不过就在他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却无意中发现李琳扭头望向旁边,美眸中更是有些湿润。

 

老张都已经被撩到火起不管不顾了,哪成想李琳却突然哭了。

 

再顺着李琳的目光望去,然后老张的火也在瞬间熄灭了。

 

桌上有个照片摆台,照片里的不是旁人,正是老张的亡妻、李琳真正的老师。

 

在看到恩师照片的第一时间,李琳心中顿时泛起无尽的愧疚感,而且和廉耻心交织在一起,让她瞬间情绪崩溃,继而嚎啕大哭,特别的伤心。

 

老张赶紧放开挎住的那双丝袜玉腿,随即下床去拿纸巾递给李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时没忍住才要对你那样儿……”

 

李琳的哭让老张挺紧张的,就跟哄孩子一样,主动将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但他的这种表现让李琳情绪更加激动了,使劲儿的摇头,甩的头发飞舞……

 

最终拿纸巾捂着眼睛哭了好一会儿,李琳这才将情绪渐渐平复下来。

 

拿新的纸巾擦干眼泪后,李琳挂着满脸的歉意,向老张开了口。

 

“老师,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不该对您使那样的心思,引诱您睡我,真的很对不起。”

 

“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丈夫那方面真的不行,我只是想将恩师生前的研究成果继续下去,争取早日将那种药物研发出来,帮助我丈夫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让我享受作为女人的快活。”

 

“对不起,我不要脸,我无耻,我下贱,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老师……”

 

随后的时间里,李琳再度嚎啕,俏然的脸蛋儿上斥满懊悔,让人疼惜。

 

老张想要劝劝她,可李琳却起身穿上衣服穿好高跟鞋,在哭声中快步离去。

 

老张赶紧追了出去,他能猜到刚才李琳说有流氓是假的,但这大晚上的万一真碰到什么坏人。

 

心存担忧,老张一路追到了楼下,却只见到李琳远去的汽车尾灯。

 

重新回到家中,老张望着桌上亡妻的照片,叹息一声,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他相信今晚李琳说的是真的,只是即便把亡妻的研究成果交给李琳,李琳也做不到吧?

 

亡妻生前曾经说起过,后续的研发需要大财团的支持或者医药研发集团的介入。

 

以李琳如今的成就,显然保不住亡妻的心血和精力,交给投资商的话,研发人就被冠注别人的名字了,跟他亡妻半点关系都没有。这样的结果,他怎么可能接受?

 

躺在床上,老张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了。

 

不光是因为这件事,还因为之前被李琳给撩的,身体里面火噌噌的,斥满了欲望。

 

扭头看了眼旁边李琳落下的黑色蕾丝胸杯,老张不自禁的伸手拿了过来。

 

凑在鼻前轻嗅后,真的好香,斥满了撩人的味道。

 

只是都花甲之年的人了,难道要靠这个来解决问题吗?

 

老张忍不住的有些苦恼,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再度响起。

 

老张只当是李琳又回来了,赶紧把胸杯放下,下床来到客厅门前开门。

 

然而房门刚刚打开的,就有个穿着低胸露脐衫,腿上套着黑丝袜的漂亮女孩走了进来。

 

老张都不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女孩却自顾自的四下打量起来,最终又回到客厅。

 

“家里没别人啊?那就是你了。”

 

话说吧,女孩就把低胸露脐衫给脱掉了,“来吧大爷,今晚我是你的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老张都懵了,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个情况。

 

但显然漂亮女孩很明白,要不然的话,她也不能将低胸露脐衫脱掉后,又把白色的胸杯也拽下来,然后就簇拥着身前那两蓬左边纹着‘爱情’右边纹身‘滚’的美好钻进老张怀中。

 

在老张胸膛上零隔阂的摩擦着,女孩的漂亮脸蛋儿上流露出了撩人的妩媚。

 

“大爷,看不出来呀,你身上挺有料的,看这肌肉,啧啧,真硬邦,那儿也挺硬邦的吧?”

 

“对了,你有心脏病啥的没,边玩着玩着玩死俅了,那我可担不起罪名!”

 

老张都被彻底撩傻眼了,“不是姑娘,你谁呀,认错人了吧?”

 

漂亮女孩探手探进了老张的裤子内,纵情的撩弄着,更是魅声嘟哝,“还挺有本钱呢!”

 

嘟哝过后,她这才对老张说道:“一千块钱玩一宿,便宜吧?”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张赶紧把漂亮女孩给推开,“赶紧穿上衣服离开我家,我都可以做你爷爷的人了,别没大没小的!”

 

被推开的漂亮女孩乐了,“呦,还喜欢玩这种调调呢?”

 

“可以呀,满足你,谁让你花了一千块钱呢,爷爷,我们作爱爱吧,孙女我想要了呢!”

 

漂亮女孩不光说,更是将短裙撩开,连丝袜带小裤的痛快褪掉。

 

随即更是伸出手,爱抚向了那里,“爷爷,快进来,小孙女好想你的大XX……”

 

老张实在受不了,把漂亮女孩的低胸露脐衫往她身上一丢,直接把人给推了出去。

 

‘砰’的一下子带上房门后,老张气的直翻白眼。

 

他是有火,可这辈子从不找小姐做那事儿。

 

倒不是有洁癖,只不过他心里有个简单的比方——

 

别人用过的保险套,谁会捡起来再戴一次?

 

更恶心的是,被无数人重复用过的保险套,谁会捡起来再戴一次?

 

或许有人可以做得到,但是老张做不到,所以哪怕被漂亮女孩给撩到火起,他也不用。

 

但就在这时候,屋外传来了漂亮女孩的喊声,“老头儿,你不办事那一千块钱我也不退啊!”

 

爱退不退,还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找的呢,九成九的是找错门了!

 

正气呼呼的想着呢,结果桌上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老张走到近前摸起手机,发现是李琳的号码,正想问问她现在的情绪呢!

 

只不过刚刚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呢,李琳斥满歉意的声音就响起。

 

“老师,对不起啊,我今晚的所作所为,可能会让你好难受。”

 

“所以我帮你叫了个小姐,已经让她去上门找你了,估计很快就会到……”

 

李琳呀李琳,你可真是个贴心的好孩子呀!

 

老张实在不知道该对李琳说什么了,人家也是好心,怕他憋坏了,花钱叫个漂亮小姐给他。

 

只是他是真的不喜欢小姐,所以表示已经把小姐给赶走后,老张就挂断了电话,随即关机。

 

不想聊了,啥也不想聊了,那会儿就憋到不行想拿胸杯解决问题,结果这会儿又落一胸杯。

 

刚才只顾着把人低胸露脐衫砸过去,忘记把那白色胸杯还人家了。

 

这下可倒好,一个老光棍子独居,家里落俩胸杯,一黑一白,排成块倒是挺搭配的。

 

洗澡吧,老张啥也不想了,不拿凉水冲下火来,今晚是别想睡了。

 

不得不说,一通凉水猛喷确实有效,终于将那暴躁的火焰给冲下来了。

 

擦干头发,老张离开浴室回到了客厅里,准备坐沙发上歇会抽支烟。

 

结果烟当点上呢,客厅大门就‘吱呀’一声开启。

 

这尼玛,先前明明‘砰’的一下子闭上了,怎么这会儿自己就开了呢?

 

老张忍不住的有些脊梁杆子发寒,该不会是今晚干的这些事,把亡妻召回家了吧……

进门的当然不会是亡妻的魂儿,门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开启。

 

随后赧然着脸蛋儿进门的李琳就作出了解释,“老师,我之前第一次离开时揣着坏心思,所以临走时拿走了你放在鞋柜上的钥匙,刚才敲门你没什么反应,我担心你出事所以就……”

 

老张很是无语,虚惊一场。

 

他在浴室里花洒喷着水,当然听不见敲门声了。

 

而且耳朵眼子这会儿还闷着呢,之前灌进水去了,因而钥匙开门的声音也没听着。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老张长长松了口气,随即又摆了摆手。

 

李琳是好心怕他出事,而且之前的事情也已经坦白了,所以钥匙的事他也不再追究。

 

“对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当老张问起这个的时候,李琳脸上再度泛现起赧然的色彩。

 

“老师,对不起啊,我怕你憋的难受所以才帮你找了个小姐。”

 

“既然、既然你不愿意找小姐的话,那我帮你好了。”

 

“不过你放心,我没有任何图谋的,而且我也不会用身子帮你。”

 

“我都想好了,我不可以对不起恩师的,我以后再也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说这些的时候,李琳俏脸通红,看得出内心中是真的很羞涩。

 

难怪老张之前就见到李琳满脸绯霞,他原本以为那是李琳的情绪到位了,现在才明白其实不是的,那只是李琳心里羞的厉害,所以脸上才会密布绯霞。

 

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李琳已经坐在老张身旁,并且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瞬,老张就感觉到了裤腰的被撑开,更是有只温润小手在羞赧的轻轻抚弄着。

 

“老、老师,我用手帮你。”

 

这都不用李琳说,老张已经感受的很详尽了,那种温润的撩弄,让他刚才白冲凉水澡了。

 

只是这个时候的老张心里却很纠结,倒是不必担心李琳觊觎那研究成果了,可是被亡妻曾经的学生用小手帮自己做那种事情,总是不合适的吧?况且……

 

“李琳,李琳你听我说,我自己能忍住,不用的。”

 

“而且我年纪大你那么多,你也喊我一声老师,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在老张说着这些的时候,李琳羞红着脸蛋儿说道:“这件事情我开车来的路上已经想过了,虽然于情有些不合适,可于理的话我是医学工作者,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憋出问题来。”

 

“而且我想如果恩师在天有灵知道这件事的话,她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老张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当他透过宽松胸口看到李琳雪纺衫内的娇媚豪景时,顿时受不了了,脑海中关于揉弄亲吻李琳胸前的回忆,全部都汹涌而出,一幕接一幕的冲击着老张的灵魂。

 

尤其是眼下李琳没有穿胸杯,那两蓬傲人的娇媚彻底展现在他视线中,更是让他口干舌燥。

 

而老张下意识吞咽唾沫的动作,也被李琳给错误的解读了。

 

顺着老张的目光发现瞄向自己身前后,李琳面色微红,随即将手掌从老张裤子里拿出。

 

在脱掉身上的雪纺衫后,她又躺在沙发上,羞赧的美眸紧闭,“老师,来吧,我知道你想吃。”

 

老张是真想吃,尤其是现在李琳胸前娇媚彻底暴露出来后,老张就更想了。

 

本还在有犹豫着些什么,可这会儿被李琳胸前的妩媚豪景给诱惑到后,他彻底失去了思维,所剩下的只有在欲望灼烧下本能的行径,就如同现在这样,直接趴到了李琳的胸前。

 

双手死命的亵玩着、爱抚着,嘴巴里更是说着情动的话。

 

“李琳,我早就想玩你这俩大X子了,好馋人,真的馋死我了!”

 

李琳大羞,远没有想到自己对老张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诱惑力。

 

不过在羞赧之余,也让她心中充满了爱的旖旎,胸前豪景在老张的撩弄下,更是暴躁到失去理智,只想凭借所有的欲望本能做事,“老师,吃吧,今晚它们是属于你的,我管饱……”

李琳的这一句管饱,可是让她歇斯底里的,差点被老张给折腾秃噜皮。

 

老张是真的稀罕那两蓬媚人的娇媚,怎么玩也玩不够。

 

尤其是身下还有李琳的小手在‘热情如火’的帮助着,更是让他激情澎湃。

 

只不过他是玩欢了,李琳却是被搞惨了。

 

毕竟老张被玩的是泄火处,而她被折腾的却是上火处,娇躯里的欲焰噌噌暴涨。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各种磨蹭,只为能够稍稍缓解那种销魂蚀骨般的渴望。

 

只是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除了让她随后升腾起更大的欲望,并没别的效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