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一滴都不许漏免费全文*掌中之物何妍被轮了吗

更新时间:2021-01-07 10:54:13

随即更是把两根手指伸了进去,不停地触碰,给予她最为强烈的刺激。

 

李蓉疯了似的喊:“唔……好哥哥,我错了,给我吧!”

 

老杨默默的又加了两根手指,她难受的扭动着身子,而老杨的拨弄也愈发急促,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那一瞬间,有股子强烈的欲火猛地钻出了腔子,化为欢吟冲出。

 

她感觉好快乐,哪怕明明身子下面被撩的厉害,可她也依旧感受到极尽的欢愉。

 

当欢吟声爆发出口后,李蓉全身无力的摊在茶几上。

 

老杨邪笑道:“这么点就受不住了,哥哥我还没出大家伙呢!”

 

李蓉舒爽后的媚态,让他觉得下面要爆炸了,不过她那么浪,肯定跟别人也有关系,他要让李蓉欲罢不能,食髓知味。

 

于是他解开裤头,握住李蓉那双性感的小脚丫,凑在自己那里,轻轻揉动着。

 

李蓉不满的白了他一眼,她算是明白了,老杨不想那么早给她,那里都涨得那么大了,都不上来。

 

李蓉感觉到两条腿被抬起来好累,为了撑住身体,她拿双手撑在茶几上,整个身体向后斜倾。

 

这个迷人的动作,让她胸前的饱满更为激荡诱人,轮廓更为明显。看到那么大那么圆润的宝贝儿,老杨纵使再拿着李蓉的小脚丫干那事儿,也忍不住急起来。

 

更何况,这尤物还故意用脚趾在他那里上下活动,他怕是要控制不住了。

 

“嘶……”

 

顶端被碰到,老杨再也忍不下去了。

 

抛下手中的小脚丫,他跨坐在李蓉身上,扶着坚挺对着那处冲去……

 文学

关键时候,李蓉伸手拦住:“等一下!”

 

“怎么了?”硬生生的停下,老杨不高兴的看着她。

 

李蓉指了指卧室,说:“要做一下防护措施,东西在床头柜。”

 

老杨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虽然戴上会影响他的感觉,可他还是从李蓉身上下来,快步跑去了卧室。

 

见老杨进了卧室,李蓉更满意了。

 

如果老杨不同意,她下次绝对不会找他,毕竟药吃多了伤身体,她再注重享受,也不会拿身体健康开玩笑。

 

李蓉卧室有两个床头柜,老杨随手打开第一个,顿时惊了!

 

好家伙,里面都是一些女性满足需求的玩意,大大小小的,各式形状的都有,可以看出李蓉是有多饥.渴了。

 

老杨猥琐的笑了起来,要不是还没得手,他肯定要取点东西过去,让她更快乐一点。

 

在第二个柜子找到东西,老杨拿了几个走出卧室。

 

出来见李蓉坐在沙发上,朝他勾了勾手指,当即套好一个,扑了上去。

 

双手如同两只大碗,扣向了她身前高耸的山峰,可他的手再大,也扣不住李蓉那对惊人的美好。

 

李蓉当时就受不了了,腔子里爆发出醉人的娇吟声,宛若天籁。

 

那娇吟声中斥满了欢快感,钻进老杨的耳朵里,几乎要酥掉他整个身子。

 

李蓉那里不但大,还特别的富有弹性,狠狠按一下子,都会瞬间回弹,力量十足。

 

感受着手掌心的那对温热美好,拨弄着顶端的两粒果子,老杨再也忍不住的咬了上去。

 

“啊……”

 

老杨一边卖力的允吸、啃咬,一边耸动着精壮的腰身,力度适中,一下一下的,顶弄的李蓉舒服到不行。

 

她都能感觉到,下面已经是一片泥沼了,但最深处、却越发难受起来。

 

她娇媚入骨的哀求:“好哥哥,蓉蓉的花都要枯萎了,你就可怜、可怜蓉蓉,嗯……让、蓉蓉……啊!”

 

老杨兴奋的用力顶了一下,截断了李蓉余下的话。

 

那一瞬间,李蓉只感觉到下面仿佛活了过来,竟然不受控制的抽动着,就好像是一张饿极了的小嘴儿,在等待着爱的吞噬。

 

老杨见时机已到,把李蓉的腿架在肩膀上,对准流水不断的桃花源,雄赳赳的往前冲去。

 

这次万事俱备,他一定要吃掉李蓉!

 

信心不过三秒,就崩塌了!

 

老杨无语的盯着那红红的东西流出来,彻底没了兴致。

 

见老杨没动,李蓉催道:“杨哥,来啊!”

 

老杨苦着脸说:“你姨妈来了。”

 

“大晚上的,我姨妈不可能过来找我的。”李蓉满脑子被那事占着,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你低头看下。”老杨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有些无奈的说。

 

李蓉低头一看,尴尬的叫了一声、飞速冲向浴室。

 

老杨见她慌慌张张的衣服都没拿,不由摇了摇头,真是太马虎了,换洗的衣物都没拿,等下又要出来跑一趟。

 

李蓉洗澡的时候想到了,眼珠一转喊道:“杨哥,帮我到衣柜里拿一套衣服过来,包括小衣哟!”

 

“好,你等一下。”

 

打开衣柜一看,老杨又被刺激到了。

 

满满的一柜子,都是暴露的衣裙,其中还掺杂了几件情趣内衣,看来李蓉的渴望很强啊!

 

他拉开下面的小柜子,发现里面都是一些镂空、超薄的小衣裤,脑中瞬间闪过李蓉穿着这些勾引他的模样,下面不知不觉坚挺起来。

 

虽然不能那个,但是还有别的办法啊!

 

这样想着,老杨拿了件超薄小裤,一件白色抹胸背心和一条黑色的齐根短裤出来。

 

“蓉蓉,开下门。”

 

李蓉把门打开一条缝,伸出白皙的手把衣服取走,砰的把门又关上了。

 

老杨见她半点身子都不露,顿觉兴致全无,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李蓉笑嘻嘻的说:“杨哥慢走啊,下次再请杨哥过来浇花。”

 

得到暗示,老杨放心了,他刚刚还以为没有下次了。

 

“蓉蓉放心,杨哥浇花的技术可不是吹的,那是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老杨在说到某个字的时候,特地加重了读音,李蓉自然一清二楚。

 

从老杨撩拨她开始,她就明白这是一名老手,而且、老杨还会顾及她的想法,这样的人可不多见,她下次一定要尝尝他的滋味。

 

老杨觉得日子变得难熬起来,他已经好几天没看见刘寒梦了。

 

一天还可能是错觉,接连几天这样,他就知道刘寒梦在躲他,整个人都恹恹的,没了精神。

 

一个身穿阿尼玛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说:“老板,给我拿包九五至尊。”

 

老杨把烟递给他,指了指墙上的牌子,“在那里付款就行。”

 

男子看都没看,从兜里拿出钱包,甩了一百块出来,嚣张的说:“不用找了。”

 

老杨慢悠悠的回道:“没说要找钱给你。”

 

男子掀开门帘的手一僵,几步走了回来,伸手指着老杨的鼻子,咄咄逼人的问:“你说什么?”

 

老杨晃着脑袋说:“年纪轻轻耳朵就不行了,啧啧啧……”

 

男子气的爆了粗口:“我靠!你个糟老头子,信不信我让你这家店开不下去?”

 

年龄戳到了老杨的心,他开始愤怒起来,大声说:“我觉得你不止耳朵有问题,眼睛也有毛病。”

 

“我擦!你有种再说一遍!”

 

男子气的推到了一个架子,巨大的声音引得周围的人围了过来看热闹。

 

这时候刚好放学没多久,外面很快围了一圈学生,老杨看了一圈,没找到刘寒梦,随即失望的收回视线。

 

伸手指了一下烟柜,淡淡的说:“九五至尊,一百块一包,你给我一百是刚刚好的,却施舍的说让我不要找钱给你,我回你说本来就不用找,你就跟疯狗一样开始咬人了。”

 

周围的人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男子觉得他们都在嘲笑自己,气愤的一拍桌子,喊道:“你放屁!不一直都是九十九吗?”

 

“这人脸皮真厚,就算是九十九,就一块钱,他这个也太过分了吧?”

 

“是啊!看他穿的衣服不像是没钱的,做人还那么没品,别是个暴发户吧!”

 

“这人我认识,是大二的王浩,经常去堵大一的刘寒梦。”

 

“看他追校花的德行,像是做得出这种事情的人。”

 

听到刘寒梦的名字,老杨瞬间来了精神。

 

老杨仔细想了一下,怪不得声音那么阴阳怪气,原来是王浩,这次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王浩听到众人的嘲讽,气得失态的大吼:“闭嘴,都给我闭嘴!”

 

空气有一秒的安静,随后就被王浩的怒吼破坏了。

 

“你拍什么,不许拍!”

 

王浩上前,想要抢走那个拍照的手机,机主一个灵活的闪躲,在围观群众的帮助下,一溜烟逃走了。

 

王浩气的全身发抖,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绝对不能让那个男的把视频发出去。

 

老杨叫住王浩:“慢着,你打坏了我店里的东西,我刚刚算了一下,总价值是三万元,是付现还是扫码呢?”

 

“就那么一个架子,你敢跟我要三万?”王浩停下脚步转身,指着店里的架子质问。

 

老杨笑眯眯地说:“架子是不值钱,但是上面摆放了几套值钱的茶具,总价值三万零八百,我觉得数字不太好听,给你抹了个零。”

 

王浩扫了一眼,发现还真是茶具,只能咬牙给老杨转了三万过去。

 

听到到账的提示音,老杨又笑着刺激了他一把,“哦,对了,九五至尊确实是一百元,国家规定的,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哈!”

 

王浩又扫了一眼烟柜,克制住暴打他的想法,说:“知道了。”

 

老杨见他眼中压抑不在的阴狠,暗自提防起来。

 

见没有热闹看了,围观的人才陆陆续续散开,不一会事情就传到了校园网上。

 

刘寒梦看到校园网上说,王浩砸了老杨的店,就开始心神不宁起来。

 

王浩别人的店都不砸,专门到老杨店里去捣乱,刘寒梦怀疑他查出了什么,上了一节课,就借口身体不适请假了。

 

超市关门了!

 

刘寒梦这下彻底慌了,她拿出手机给老杨发微信:“杨叔,你在家吗”

 

往常老杨都是秒回的,这都一分钟了还没动静,刘寒梦脑中闪过不好的念头,着急的给老杨拨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了,老杨高兴的声音传了过来,“梦梦,有什么需要杨叔帮忙的吗?”

 

刘寒梦心里一酸,他一直都这么关心自己,偏偏她还纠结那点小事不来看他。

 

压住要哭泣的冲动,问:“你怎么不回我微信,超市也没开门。”

 

老杨抽空看了一眼微信,笑了起来,“今天店被砸了,我出来补点货,你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到家了。”

 

刘寒梦急了,忙说:“你开慢点,不要着急,我就在这里等你。”

 

“好的,我听梦梦的。”

 

老杨笑着挂了电话,猛踩一脚油门,梦梦来看他了,他被原谅了!

 

心里被喜悦占满,老杨脑子一抽,打开天窗,朝天一阵长啸,这才平息了下来。

 

刘寒梦坐在店门口,撑着下巴发呆,身上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连衣裙,风吹起裙摆,使她多了几分缥缈的仙气。

 

老杨呼吸仿佛停顿了一瞬,停了一下才朝她走去。

 

“梦梦,不好意思来晚了点,我马上开门带你上去。”

 

刘寒梦站起身仔细打量老杨,见他身上没有伤痕,才松了口气。

 

“没事,我也没等几分钟。”

 

老杨笑了笑,把门打开让刘寒梦进来。

 

“梦梦,你先坐一下,要喝什么茶?”老杨把刘寒梦带到二楼,笑着说。

 

“我喝的比较小众,是乌龙茶。”

 

“乌龙茶挺好的,除了具有一般茶叶的提神益思,消除疲劳、生津利尿、解热防暑、杀菌消炎、祛寒解酒、解毒防病、消食去腻、减肥健美等保健功能外,还突出表现在防癌症、降血脂、抗衰老等特殊功效。”

 

刘寒梦不可思议的看着老杨,他还懂茶的药疗知识,那之前的话,也不全是骗她的了。

 

她想起来了,上次脚崴了,就是被老杨揉好的。

 

老杨眼角余光瞧到刘寒梦崇拜的眼神,越发注意起泡茶的动作,他年轻时对茶艺师感兴趣,学习过一段时间,平日也时常品茶,因此动作没有丝毫的生疏。

 

刘寒梦眨巴着大眼睛,赞扬道:“杨叔,你好厉害啊!”

 

“品一品。”老杨把茶杯放到刘寒梦面前,期待的看着她。

 

尝了一口,刘寒梦眼眸亮了起来,道:“好茶!”

 

老杨心中一动,试探的说:“梦梦,你可以随时过来,杨叔泡给你喝。”

 

刘寒梦立即同意,让老杨心中欢喜不已。

 

开始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洗白,说:“杨叔年轻的时候学过一点推拿和药理,所以你有什么头疼脑热的,都可以来找我。”

 

见刘寒梦的表情有点犹豫,老杨又道:“我承认,之前给你吸那里是故意占便宜,因为给你揉脚后我就忍不住了,你太吸引我了,我……”

 

刘寒梦脸一红,生怕他说出更羞耻的话,忙打断道:“杨叔,别说了,我原谅你就是了。”

 

老杨美滋滋的说:“那杨叔就安心了,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闻言,刘寒梦看下老杨的眼睛,那里有明显的眼袋,显然这几天他也不好过,莫名觉得心里舒服了点。

 

“杨叔,你注意身体,我有事先走了。”刘寒梦感觉胸口传来熟悉的疼痛,连忙道别。

 

“好的,那下次抽空再过来啊!”老杨见她脸色变了,只好笑着送她离开。

 

老杨高兴的跳了起来,终于把刘寒梦心中的疙瘩解开了,以后可以天天见到她了!

 

至于其它的事情,他不急、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但老杨没想到,机会在两天后就主动送上门了!

 

晚上九点,刘寒梦来到老杨店里。

 

小手揪着裙子,不好意思的喊道:“杨叔……”

 

刘寒梦竟然穿了一件半透明的裙子,衣摆很短,露出了一双修长美丽的腿儿,看得老杨差点移不开眼。

 

刘寒梦局促不安的站着,老杨今晚看她的眼神,仿佛像饿狼一般泛着绿光,让她有点害怕。

 

老杨被刘寒梦带着点恐惧的小眼神惊醒,干咳了一声,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跑过来了?”

 

“杨叔,我、我那里有点疼。”

 

刘寒梦羞涩地低着头,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哪里?”

 

老杨思索了一会儿,不自觉的把目光移向她的下面。

 

刘寒梦羞红着脸,指了指胸口说:“杨叔,是这里涨涨的,很难受。”

 

老杨眼神不由自主地落下,半透明的裙子根本就遮不住什么,他看到了那处随着紧促的呼吸声微微起伏,让他要把持不住了……

“梦梦,这个有点麻烦啊!”

 

老杨咽了口唾沫,平复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激动的心情,让自己的语气尽量保持淡定些。

 

刘寒梦紧张起来,问:“要怎么治疗?”

 

“需要你把衣服脱掉,我仔细看下,才能确定是什么。”老杨板着脸,装出很正经的模样。

 

刘寒梦声如蚊呐,红着脸点了点头。

 

老杨见她没有拒绝,再看她那婀娜的身姿,心头顿时一片火热。

 

把卷闸门拉下,关好了门,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楼。

 

老杨故意把卧室的灯光调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刘寒梦乖巧地坐在了床边,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老杨迈着激动地有点发颤的双腿,从柜子里把玫瑰精油拿了出来。

 

刘寒梦很忐忑,其实前段时间胸口就开始胀痛了,她一直忍着没来找老杨的,可胸口这会儿疼的太厉害了,所以她才大晚上来找老杨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