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瑜伽最尴尬的动作 揉豆豆超级快时会什么感觉

更新时间:2021-01-19 10:32:05

“不要……”而我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直接站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就像是一个猎人,看着自己的猎物。乐乐绝望的闭上眼,她知道男人这种时候一但上头,是很难控制了,自己现在丝毫反抗不了。只能,认命了。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我的手触碰到了她的肌肤,她顿时紧绷,恐惧着想象中粗暴的进入。但是意料之中的痛楚并没有袭来,她感觉一阵失重,既然是直接被抱了起来。我将她抱到床上,拉过被子给她盖好,微笑着看着她。说实话,一开始我是有这种想法,但是很快被我自己否定了。她毕竟是赵芝兰的女儿,我总不能强迫她吧?“你先休息。”我说完便走出去了,赵芝兰还躺在沙发上,似乎已经缓过来一点了。我坐到她旁边,她似乎也有所察觉,慢慢撑坐起来,一脸的满足,还有些许娇羞。“老王,你也太厉害了。”被女人这么夸,哪个男人心里不飘飘然,我也不例外,十分高兴。“我进去洗一下。”现在她身上全是被我肆虐过的痕迹,的确不太舒服。不过我看着她丰韵的身体,刚刚压下去的火又升腾起来了。“来,我们一起洗。”我笑着过去扶着她,我这点心思她又何尝不知道,她也没有拒绝。一起走到浴室,看着她那大面馒头似的两团,我又感觉浑身都燃起了火,直接含住吮吸起来。不久之后,暧昧的声音再度从浴室传出来。

文学

……房间里面,乐乐心里从没这么乱过。最后我居然没有动她,一方面是庆幸,一方面实在让她有些匪夷所思。她是未经人事,但是信息发达的今天,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难道是自己的诱惑力不够?她控制不住的又想起我那大家伙。忽然,又听到浴室里面传来那种声音。这种声音就像是有一种神奇的诱惑力,挡不住,躲不开,慢慢勾动着乐乐内心的一种冲动。……都收拾好之后,都已经下午两三点了,我又去了工地。虽然还没开始,但是我觉得还是认真点好。一直忙活到晚上,吃完饭了我才回去。还没进屋,光站在门外,就能听到屋里一阵争吵声。“我跟你说了,现在我要以事业为重!”“我不过就是想要个孩子,这要求过分吗?”“简直是不可理喻!”一声大吼,接着门一开,我直接看到了儿子那张愤怒的脸。他一见我,脸色也有些许凝固,阴晴不定了片刻之后,说了一句“去公司加通宵”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我走到屋里,李茹正掩面哭泣,可把我心疼坏了,赶紧坐过去。“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吵架了?”或许是这段时间压抑得久了,李茹一到我,终于撑不住,一把抱住我,抽泣起来。哭了很久,李茹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我这才有机会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李茹年纪也不小了,想要个孩子,但是我儿子一心放在事业上,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加上以往交公粮的时候,儿子都极为敷衍,怨气积压已久,这才突然爆发了。我一直安慰她,等她气消了之后,这才把白天买的包拿出来,放到她面前。包对女人来说,果然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李茹顿时抛开了之前的不开心。“这包不便宜吧。”李茹不自觉的说到。我笑了笑:“不贵,也就两万块钱吧。”“两万!”李茹被吓到了,虽然咱们家不算穷,但是也不至于这么挥霍。“爸,这太贵了。不行,得赶紧退了。”话是这么说,但是李茹还是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好好把玩了一会之后,她才依依不舍的把包递给我。“爸,还是退了吧。”她这幅懂事的模样着实让我心疼。“你拿着吧,我刚接了一个大项目,这区区两万块钱算什么。”媳妇眼睛顿时一亮:“真的?”“真的。”她这才一把拿过那个包,欣喜的看了两眼,激动的亲了我一下。亲完之后,我俩双双愣住,她也察觉了有些不对,脸色一红,偏过头去。“谢谢爸。”说完,她把目光再度放在包上,左看右看的看了好一阵,还是舍不得放开。她不由想起,结婚几年,儿子连一件像样的礼物都没给她买过,本来消下去的气又上来了。再看我,真是分外的和蔼可亲。而且我那方面,可是强了太多。“爸,你真好。”她甜甜的笑着,分外的好看。她穿着一件短袖,那高领口下面的风景,更好看。察觉到我的目光之后,她没有生气,而是娇羞的微微躲开。“爸,我现在没有心情做那种事,能不能……能不能改天?”我听得心里一阵激动,那她这个意思,岂不是说真的能让我好好的干一次?其实李茹心里也有赌气的意思,儿子就跟个废物一样,那么多次了都怀不上。反正是王家的种,也算是对得起他了。“好,等你什么时候心情好了,跟爸说。”我虽然很期待这一天,不过我也知道不能逼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所以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躁动。后面几天,我把心思都放到工地那边,终于,准备完了。施工队方面,都是叫上以前的老朋友,大家都知根知底,可以信任。半个月后,在工地祭了土地,正式动工!又过了几天,我在工地监工,临到快下班的时候,忽然又接到了乐乐的电话。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显得很激动。“王叔,快来救我!”我心头顿时一紧,忙问到:“怎么回事?”“是上次那个敏敏,她叫上了她男朋友,把我堵在新城区了,说要找你算账!”

 

我手臂微微发抖,怒火几乎要完全控制不住了。要是乐乐出点什么事,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我自己。“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边上忽然传来声音。“老王,发生什么事了?”是施工队的,都是以前的老相识,带着自己徒弟,被我叫过来的。本来还说今天下了班,请他们去吃一顿,没想到居然出了这事。我把事情给他们大概说了一下,他们顿时一个个义愤填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就是,还堵一个小女娃,简直不要脸。”“是不是就在这边?我们陪你去!”我心里顿时有些感动,不过那边也不能多耽搁。“谢谢大家,多的话就不说了,之后一定请大家好好吃一顿!”没再耽误时间,我先来着车,带了两个比较年轻的小伙子先过去。其他人开面包车的开面包车,骑摩托的骑摩托,四十多个干体力活的工人,浩浩荡荡的跟了上来。新城区另外一个地方,某个拆掉的烂尾楼里面,乐乐被十几个混混围在最里面。敏敏威胁了她一个朋友,把她骗到这里来,还让她给我打电话,她实在没办法。另外一边,敏敏穿着一条超短裤,半个屁股都露在外边,纤细的腰腹也暴露在外,一只手正在她腰间放肆抚摸着。这人穿着铆钉夹克背心,一条皮裤上挂了不少机车裤链,头发更是留着猫王那种发型,真是要多非主流就有多非主流。这人叫陈威,没什么本事,平时就是在各个学校收点保护费混日子,不折不扣的小混混。“威哥,这小娘们长得挺漂亮,不如让兄弟们先爽爽。”一个小弟说到,一边用露骨的目光不停打量着乐乐。没想到威哥忽然随手捡了颗石子,朝说话那人直接砸了过去,边骂骂咧咧到。“你他妈想女人想疯了?”他能混这么些日子,都是因为极有分寸。自己装装逼找回面子是一回事,最多寻衅滋事十五天。强奸那可是犯法的事,他脑子有病才会干。“威哥。”敏敏声音甜得发腻,听得人连骨头都酥了,“干那事不行,让兄弟们摸摸总行吧?”这话立马获得了小弟们的赞同,一个个都起哄起来。“是啊威哥,我们摸摸总行吧。”“就是,只要不把她干了,看一下摸一下能有什么事。”一席话把威哥说得也有些动摇了,虽然乐乐的身段曲线不如敏敏这般勾人,但是脸蛋可是超出敏敏不少。天下下又有哪个男人不好色的。只见陈威站起来,慢慢走过去,小弟们识趣的让开一个通道。他站到乐乐面前,慢慢抬起手,就像摸摸乐乐的脸蛋。后面,敏敏淡然的看着这一切,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乐乐背后紧贴着墙,陈威的手越来越近,乐乐退无可退。心内,早已经被恐惧填满。就在陈威的手即将要触碰到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暴怒嘶吼。“你要是敢碰她,我今天剁了你的猪蹄子!”千钧一发之际,我带着两个年轻人直接冲了过去,粗暴的将人群分开,跑到了乐乐身边。早已经捏紧的拳头,直接朝着陈威面门砸过去。而这个陈威能混出来,也有点真本事,一弯腰一撤步,还真让他躲过去了。我带来的两个小伙手拿铁锹,和这十几个混子对持起来,一时间箭弩拔张,随时都可能爆发。那个威哥略有些忌惮,不过看到我们只有三个人之后,也变得轻蔑起来。他打量了我几眼,然后扭头:“敏敏,这就是你说的那老头?”我往那边看去,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上半身穿了一件紧身背心加小夹克,纤细的腰腹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下面也是一条相当省布料的裤子,还有两根细绳从下面缠绕到腰下,十分勾人遐想。这女人,果然是那天那个。敏敏一见到我,顿时得意起来,没骨头似的倚靠在陈威身上。“威哥,就是这个糟老头子,你可得替我好好教训他。”我没有太过在意他们,我刚冲过来,乐乐就害怕至极的躲到我怀里,身体微微颤抖着,别提我有多心疼了。“喂,老头,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口无遮拦?我女朋友是你能侮辱的吗?”我现在正在气头上,当即冷笑一声:“我怎么侮辱她了?我把她按在墙上干了?”他们哪想到我说话这么犀利,稍微惊讶之后,是迅速升腾起来的怒火。“糟老头子,我饶不了你!”边喊着,敏敏居然直接朝我冲了过来,扬手就要打我。我是不打女人,但是这种自己讨打的,我也不需要手软。我抓住她的手一扭,她顺着旋转一百八十度,接着我狠狠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她的屁股极有弹性,打上去手感好极了,而她居然控制不住的娇哼一声,声音十分勾魂。这女人叫起床了,一定特别带劲!敏敏羞愤不已,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整个人几乎要跳起来。“威哥,给我弄死他!”那边的威哥也是脸色铁青,我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吃她女朋友的豆腐。这如何能忍?“糟老头子,你今天非要找死,可就不要怪我了。”陈威一挥手:“给他点颜色看看!”那十几个小弟顿时摩拳擦掌慢慢围过来,乐乐被吓得紧紧抱着我,不敢再多看一眼。正在这时候,一阵喧闹的声音忽然由远而近的飞速靠近,乌泱泱的一大群人,手里拿着钢管,铁锹等物件,威势极为骇人。陈威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暗骂一句:“这什么情况。”见势不妙就想开溜,但是我这些人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把他们全部给围住了。局面顿时反转,陈威这十几个人,顿时成为了羊圈里面的羔羊。我总算是松了口气,看着怀里的乐乐,尽量让语气平静一点。“乐乐,放心吧,没事了。”乐乐听了一会,这才慢慢抬起头来。

见到自己真的安全之后,乐乐心里一阵感动。要不是我,今天说不定会出什么意外呢。“王叔叔,谢谢你。”安抚下她的情绪之后,一个人凑到我耳边问我。“王工头,这些人怎么处理?”陈威这些人毕竟只是一些毛头小子,我们这些干体力活的,血气又重,他们几乎是刚见面就放弃抵抗了。前几分钟还一个个趾高气昂的,现在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都不敢正眼看我们。我看向那个陈威,冷哼一声:“你刚才是不是动了你的咸猪手了?”陈威立马摆着手:“没有!我都没碰到,这位大哥,你应该看到的啊。”见陈威居然这么快就认怂了,旁边的敏敏真是气得不行,但是现在又不敢妄动,只能用仇恨的目光盯着他。我脸色依旧如同寒冰一般,看得陈威心里一阵发怵。不过很快,他就想起想到什么一样,猥琐的凑到我身旁来。“这位大哥,你看我女朋友怎么样?”我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他嘿嘿笑到,搓了搓手:“说起来今天的事都是因她而起,大哥你和小弟我之间是没有任何瓜葛的。”“要不我帮你睡了她,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我心里有些想笑,这个陈威为了保全自己,居然就这么把自己的女朋友给卖了?话说回来,这个敏敏身段的确不错,还有那叫声也是引人遐想。见我似乎有所意动,陈威更卖力了。“大哥,这浪蹄子在床上简直骚到没边,你不体验一下真的太可惜了。”“你要是想,我就把她留在这里,反正现在天黑了,这里也没人。”我的确有些心动了,十分期待这个敏敏在我身下求饶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想征求一下乐乐的意见。“乐乐,你觉得该怎么处置他们?”乐乐还没回话,那个陈威立马换了目标,对乐乐拍着胸脯保证到:“妹妹你放心,今天的事情完全是个误会,以后再有哪个不长眼的来骚扰你,你尽管报我的名。”虽然陈威这名也不算怎么厉害,但是在学校里面还是很有用,对乐乐也是一种保护。“那就这样,你们走吧。”我说到。陈威立马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然后挥手叫上小弟一起准备离开。敏敏本来也准备跟着走,但是却被陈威拦了下来。“我和这位大哥的事完了,你还没完呢,你留下。”敏敏一脸的不可思议,直接抬手指着陈威:“你居然把我就在这里?你还是不是男人?”陈威冷笑一声:“我是不是男人,你难道不知道?”敏敏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嘲讽一笑,呸了一声:“又短又小时间还短,你也配叫男人?”陈威脸色大变,像是被戳到了痛处,脸色涨红,一只手高高的抬起来。但是一想到我就在边上,还是没有打下去。“臭婊子。”再度骂了一句之后,陈威叫上人头也不回的走了。“王工头,既然没事了,那我们也走了。”一群工人也出声到。本来他们就已经下班了,这就是临时来帮我撑场面,既然事情结束了,那他们也不多留了。临走前,我托一个信得过的把乐乐也送了回去。很快,这地方只剩下我和那个敏敏了。本来她还想跑,但是想起我之前赶过来的速度,还是否决了这个念头。她也只能看着我,脸色阴晴不定。“陈威那个混蛋怎么跟你说的?”她问到。我想了想,还是实话告诉了她:“他说你骚得很,把你留给我,然后放他走。”敏敏听得一阵咬牙切齿,不过这会她也不敢发脾气。几番考量下来,发现自己没有丝毫逃跑或者反抗的可能,也只能彻底放弃这个念头。她可怜的看了看我,眼睛不自觉的看向我下面,不自觉嘀咕。“这么大岁数了,该不会硬都硬不起来吧?”这话可是把我气得不轻,本来没想真对她做什么,但是她居然敢怀疑我那方面的能力?我今天不把你干到求饶,我还就不姓王了!“过来给老子舔!”我恶狠狠的喊到。她不敢反抗,只能走过来,半蹲在我面前,缓缓脱下我的裤子。只不过见到我的黑家伙之后,她几乎是瞬间惊讶出声。“好大!”我心里得意非常,不等她再做什么感叹,直接塞到她嘴里。这个敏敏果然是个放荡女人,不过几下之后就变得主动起来。她的技术不错,又舔又吸,酥麻感不停涌来,很快我便感觉那里开始充血,变得更大了几分。她似乎觉得吃不下了,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将我的大家伙放在胸前的沟壑当中,然后双手托胸,上下起伏起来。这真是一种难言的享受。分泌出来的液体,很快弄得她胸前一片狼藉。她站起来,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裤子,弯下腰,屁股高高的撅起来。那茂密草丛已经很湿了,看来她早就等不及了。“来,从后面草我。”她双目像是泛着水波一样,充满了期待和渴望。我当然不会客气,直接抓住她的柳腰,一挺身。只听“噗嗤”一声,我直接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极大的勾起了我的欲望。对她,我自然没什么好怜惜的,前后挺身,打桩机一样冲击在她身上。“啊!好痛!好爽!……快,不要停!”她大声叫喊着,痛苦而又快乐的呻吟,几乎要把我全身都给燃烧起来。她双腿发软,但是仍旧强撑着站住,不停分泌的液体顺着大腿根流了下来,地上湿了一片。“啊!啊!好厉害!”她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像是有种魔力一样,催促着我一再加速。而在这种疯狂的冲击下,我也慢慢迎来了巅峰。终于,我一声低吼,浑身猛的绷紧,一下子把体内的炙热全都释放了出去。而她高高的仰起头,嘴巴大张,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身体不停颤抖着,似乎是在尽情享受这种来自灵魂的快感。

她几乎要站不住了,要不是我还扶着她,她恐怕得直接烂泥似的摊在地上。等到稍微恢复点力气之后,她才自己站起来,眼泛秋波的看着我:“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她小猫咪似的倚靠在我的胸口,我不耐烦的推开她,但是她又粘了过来。“你真是我遇到过最厉害的人了。”我跟她又没什么感情,自然谈不上什么留恋,看看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了。“以后你再敢找乐乐的麻烦,我饶不了你。”她撅着小嘴,眉眼间带着几分妩媚的看着我:“我听你的话就是了。”略做停顿,她又话锋一转:“那个小丫头片子恐怕还是个雏儿吧,怪不得你这么惦记她呢。”我听得一头黑线:“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她后爸!你再胡说,可别怪我不客气。”敏敏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你还能怎么不客气?你来干我啊,还是想打我啊?”边说着,她边把屁股撅起来,朝我挑了挑眉:“你来啊,千万别客气。”这女人骚起来真是没边了,我都快起鸡皮疙瘩了。现在我得赶紧回去看看乐乐,是真不好再耽搁时间了。“自己一边玩去。”说着,我收拾一下,直接转身走了。任凭她在后面怎么叫喊,我头也不回。到了乐乐家,赵芝兰和乐乐正坐在沙发上交谈。看样子,乐乐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赵芝兰看着我,又感动又庆幸,眼中更是泪光闪动:“实在是太谢谢你了。”看样子这事她已经知道了。我坐过去,轻轻抱着她:“没事,这是我该做的,乐乐没事就好。”乐乐也在另外一边轻轻抱着我,显然是被今天的事吓得不轻。我一边搂着一个,心里真是莫大的满足,今天就算是挨顿揍能换来这个,我都觉得值了。过了一会,赵芝兰才开口:“乐乐,你先去休息吧,今天吓着你了。”乐乐点了点头,乖乖回房了。乐乐走后,赵芝兰的目光忽然有些变化,多出几分醋意来。“听乐乐说,最后你和那个姑娘留在那里?你做什么?是不是祸害人家小姑娘了?”我笑了笑:“是她先来祸害乐乐的,我祸害她,也是她活该。”赵芝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把她怎么了?你可别冲动。”“我就是,吓唬吓唬她。”我心虚到。怕她看出什么来,我就没想继续待着了,于是起身。“既然乐乐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还得去工地。”赵芝兰十分的善解人意,并没有多留我。“那你小心点,多注意身体,别太累了。”后面一阵子,工地的事情照常进行着,只不过出了一点状况。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要暂停供货一段时间,后面抓紧点,应该不会耽误工期。但是就是这个节点,突然有个人找上了我。龙腾大酒店,张富张总特意约我过来吃饭。一进去,立马就看到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他看到我,立马热情的迎了过来。“这就是王大哥吧,可把你盼来了。”我礼貌的和他握了握手:“张总,这么急把我约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张富把我迎进去:“听说新城区那块是王大哥在负责,就想认识认识,交个朋友,以后多照应点。”等走进去,我才发现里面还有人。是个黄头发大波浪的妖艳女人,职业包臀裙,穿着黑色丝袜,踩着高跟鞋,一双美腿十分吸引人。然而最吸引目光的,还是她上半身,那几乎要把衣服撑破的,呼之欲出的傲人山峰。这绝对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大的,两个大柚子一样的胸脯,和腰肢几乎不成比例。这他妈比她的头都大!我直接看傻了!见我这样,张富不禁露出几分得逞的目光,看着我,就像在看着一只慢慢走进陷阱的猎物。“王大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秘书,小惠。”张富说着,边招手把她叫过来:“小惠,还不快来和王大哥问好。”小惠闻言,扭着屁股就过来了。“王哥,很高兴认识你。”这视线一直移不开,等她到近前更是如此,那深深的沟壑简直犹如天渊,几乎要把我的目光全给吸进去。我甚至看到她衣服上那颗不堪重负的扣子,随时都可能爆开。“王哥?”小惠再度问到,我这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她放在半空的手,这才反应。“哦,你好你好。”握手之后,张富招呼我落座,桌上摆满了各种名贵的菜。张富坐在对面,小惠就坐在我旁边,让我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就移向她那里。“王哥,我来陪你喝一杯。”小惠站起来,拿过酒杯给我倒酒,一弯腰,深深的沟壑直接摆到了我的眼前。我的呼吸都有些找不到节奏了,这近在咫尺的风景,把我的视线全都吸引了过去。而且,我隐约还看到了最顶端的葡萄,她根本就没穿内衣。真空上阵呗……几杯酒下肚,我也有点飘了,张富这才讲到正题。“王老哥,听说你们那里供货商出了点问题?”“是的,不过也不碍事。”张富一副正经的样子:“怎么能不碍事?要是延误了工期,你可吃大亏了。”我装做思考的样子,点了点头:“没错。”他顿时热切了几分,继续说到:“那边材料一停,耽误的可是你,延误工期可是大事。”“正好老弟就是做供应的,王老哥,不如换我做供应商吧。”我心里冷笑一声,他狐狸尾巴可算是露出来了。正在我犹豫怎么回答的时候,旁边的小惠忽然凑近,那柔软的两团顿时压在我的胳膊上。“王哥,我们也是在为你考虑啊。”她撒娇到。我仍然有所犹豫:“老弟有所不知,这次这个项目,质量要放在第一位,供应的材料质量一定要好。”话音刚落,张富就迫不及待的接话:“我们材料的质量肯定没得说,你要是不放心,今晚上就让小惠陪你,好好验验。”张富说着,表情逐渐猥琐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