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教官强要第一次 肉蒲团小说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19 15:13:46

李茹把碗筷收入洗了,套上围裙,露出光滑的美背,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我咽了咽口水,走到厨房去,从背后抱住了她。“李茹,你真漂亮。”李茹的脸顿时染上一抹红晕,娇羞说到:“爸,我洗碗呢,小心把水溅到你身上。”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耳垂,一边伸手捏了捏她充满弹性的美臀,李茹的脸色越发的红了。“爸,你不要这样。”“可是我看到你,就有些忍不住。”一边说着,我另外一只手已经伸到前面,抓住了她的圣女峰。那峰顶小巧的葡萄,被我用手指捻住,轻轻搓着,慢慢变硬。李茹在我怀里扭动,想要挣扎出来,大屁股一个劲在我那活上摩擦着。“爸,真的先别这样。”“我说了,这几天都没有那个心情,再等几天,你让我好好想想好不好。”她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她这么久没有得到满足,心里肯定也痒得很。但是既然她还这么说,一定是心里还有迈不过的坎,我并不想逼她。“好吧。”说着,我松开了她。李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略做犹豫,凑近在我唇上亲了一下。“爸,你真好。”她说着,笑靥如花。晚上的时候,我再次接到了张富的电话。“王老哥,今天工程进度怎么样啊?”他迎头就是这么一句,掩盖不住的洋洋得意,我立马明白了,看来那个鸡冠头并没有把事情告诉他。他现在肯定还以为,我因为工地的事情正气急败坏呢。我也没急着告诉他真相,将计就计到:“那伙人是你派来的?”那边顿时传来他狂妄的笑声:“王工头,我当你是生意伙伴,叫你一声王老哥,但是你也太不识抬举了吧。”“这次不过是给你一个警告,我是来做生意的,别跟钱过不去啊。要是你现在回心转意,我们的合作依旧可以继续。”我想了想,回答到:“那你说说看,怎么合作。”“你工地所有的材料都由我供应,我按市场价的百分之七十给你,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今天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不仅没人再找你麻烦,还能多一个护身符。”

文学

我装作心动的样子:“留百分之三十给我,真的?”“当然是真的,你要是同意,我马上叫小惠把合同给你拿过去。”说完,张富又诱惑到:“当然,天都这么晚了,你要是能够好心收留小惠一晚上,她肯定会非常感激你的。”“好。”挂了电话,我冷笑不止。这个张富,为了达到目的,尽用一些下作手段,我不把这个仇给报了,心里怨气难平。不过稍微有点可惜,张富居然不是亲自过来。“我出去一下。”我说了一声,转身就准备走了。“又要晚上出去啊。”儿子忽然说了一句,“爸,怎么你老是晚上出去,你也别太累了。”边上的李茹也是,已经有了些怨气:“你们真是亲父子,都一个德行,工作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了。”儿子没有听出来其中的嘲讽,反而还有些骄傲。“男人嘛,事业为重。”我对此唯有笑笑,没多耽搁,出门了。刚出门不久,就收到了李茹的消息。“又出去找哪个小姑娘去了?”还好我已经出来了,不然就太尴尬了。“没有,真是因为工作。”“得了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那一脸春色,是工作才怪。”看着她发来的消息,我竟一时语塞。“李茹,我是真心待你的。”那边隔了一会,似乎是她在思考什么,才回我。“我知道。我说过了,我不会管你在外面找多少女人,只要你心里揣着这个家就行了。”这话看得我一阵感动:“李茹,你真好。”“你多注意身体,我先睡了。”没再回话打扰她,不过经过这次,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如果说之前接活是不想辜负老李的信任,那么现在,我有了一种很强烈的,赚钱的念头。以前的话,虽然家里不算富裕,但是儿子的工资也不算低,吃穿用度是完全够了。但是现在,我想要很多的钱,想再看看,当日我送李茹包的时候,她那种高兴的样子。我要让她过上好日子。这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喂?哪位?”刚接通,那边就传来一阵腻得让人恶心的声音。“王大哥,我是小惠啊。你现在在哪儿呢?我给你送合同过来。”我这才想起正事,正好边上就有一个宾馆,我直接停了车:“在蓝光宾馆,你直接过来吧,马上把房间号发给你。”“怎么约在宾馆见面啊,王哥你真坏。”那边传来小惠咯咯的娇笑声,“那你等我,马上就来。”挂了电话,我直接把房间号发给她,然后静静等她到来。过了约莫二十分钟,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王哥,是我小惠,开门呀。”我闻声过去,一打开门,只见小惠拎着挎包,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她穿了一件低胸紧身裙,衣服紧贴着身体曲线,那夸张的两座高峰十分吸精,让人一度挪不开眼。一见到我,她就像是浑身骨头都软了似的,一把扑到我身上来。那伟岸的双峰直接撞在我身上,十分柔软,舒服极了。“王大哥,我把合同给你带来了。”刚把我的火勾起来一点,她又重新站直,分寸拿捏得极好。她把合同递到我手上,踢掉高跟鞋,坐在床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王哥,看看合同,没问题就签了呗。”我面上一副被她迷住的样子,合同只是胡乱的看了两眼,然后就放在一边。“先办正事。”我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凑过去,在她大腿上抚摸着,同时一只手朝着她的丰满袭去。但是小惠这会却把身子一偏,撒娇到:“签合同也是正事啊,你先签了呗,签完一定陪你好好玩。”我一副精虫上脑的样子,强行将她按住,一只手从她领口伸了进去,那大白馒头的手感极好,跟棉花似的,柔软舒适。小惠脸上闪过一抹厌恶,但是她掩饰得很好,厌恶的表情只出现了一瞬间。“先做,把我伺候舒服了,我保证签。”小惠见我一副急色的样子,也知道现在要我签不太可能了。不如先满足我,到时候也不怕我跑。想通了这些,小惠这才肯配合我,顺势把我拉着躺在了床上。背后的拉链一拉,整个衣服顿时松开,那丰满的双峰立马跳了出来,像是装满了水的气球,幽幽晃动。她眼睛半眯,目光魅惑,伸出小舌轻轻舔舐着嘴唇,十分勾人。“王哥,你想让人家怎么伺候你嘛?”我已经憋了一肚子邪火,她现在存心勾引,我也无须再忍,伸出双手抓住两个大水球,任其在我手中变换着形状。小惠也开始配合我起来,随着我的东西,喉咙间发出一阵慵懒的迷人声线。同时,她的小手也抚摸着我的胸膛,慢慢的一路往下,不一会就伸进了我的裤裆里。我那活现在坚挺得像是一根铁棍,还带着炙热的感觉,被她的小手一把抓住。我直接打了个颤。

也几乎是在她握住我那活儿的同时,小惠的眼睛也微微张开,眼中带着几分惊讶。显然她也没有想到,我那活的尺寸居然会这么夸张。我将头埋进那夸张的沟壑间,贪婪的呼吸着,之后伸出舌头,轻轻舔舐,最后移动到山峰顶端,轻巧的含住了那颗葡萄。我又吸又咬,直把她弄得娇喘连连。“王哥,你轻点。”话是这么说,但是她一点都没闲着,不知不觉就把我扒了个精光。又黑又粗的大家伙终于彻底暴露在她的眼前,看得她一阵阵美目泛情。她的双手不停在我坚挺上摩擦着,双腿也夹紧了,片刻之后,似乎不再满足于此。“王哥,你站起来,我给你玩点舒服的。”小惠说到。我依言站了起来,她也从床上下来,然后跪在我的面前。接着,她托起双峰,将我那挺翘夹在了沟壑中央。被这一对夸张的双峰包裹,别提有多舒服了。还没等我仔细品味,她已经开始上下动作,一阵快感顿时袭来。“舒服吗?”小惠问到,动作逐渐加快,那种快感也越来越强。“爽!”我说到。“还有更爽的呢。”说着,只见小惠一低头,直接含住了我的坚挺头端。一边不停的用双峰为我服务,一边又用舌头和嘴又吸又舔,那灵巧的小舌在顶端游走,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畅快体验。趁着动作的空隙,她时不时的抬头,征询的看着我,似乎是在问,这么做我满不满意。我只觉得浑身正在被烈火愤然一样,逐渐走向喷发的顶峰。“看我不干死你!”我将她扶起来,直接按在床沿,托起她同样不小的大屁股,然后从后面挺身而入。没有丝毫的阻碍,也没有丝毫的滞涩感,那个通道早就被润滑的液体侵染,进入得极其顺利。“啊,好大,进来了!”小惠呻吟起来,十分放得开,而我直接将她两条手臂反绑在身后,让她像个奴隶一样,只能承受我所做的一切。和大屁股的撞击声极其暧昧,渐渐的变得越来越快,小惠的娇喘声也越来越大。“好厉害!受不了了,好爽!”“好爽!”她的声音真的是酥到了骨子里,浪得真是没边了,恐怕光凭声音就能让男人有所反应。“用力点,再用力点,大力干我!”“啊,啊啊啊啊啊!”我只顾着埋头苦干,但是辛苦许久都不见出来。小惠虽然感觉爽上了天,但是脑子里面还记着合同的事情,见我一直不出来,接连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又由她跪在地上,努力的用双峰为我服务。她分外努力,舌功尤为了得,加上一对水球的刺激,我终于忍不住了。“啊!”一声低吼,我身体一颤,总算喷薄了出去,白浊的液体顿时洒得她浑身都是,甚至还有不少都溅在了她的脸上。她也不生气,只是微笑的看着我,用嘴帮我清理干净,自己才回到厕所清洗起来。等到后面她出来,脸上还带着几分没有褪去的潮红,再度拿过放在一边的文件来。“王哥,既然都已经舒服了,就把合同签了吧。”我拿过来,装模作样的开始翻阅,边像是漫不经心的问到:“你们的材料能够及时供应吧,别我下好了订单,你们还要推迟个三五天的,我可耽误不起。”小惠趴在我身上,撒娇到:“这怎么可能。王哥,我们的工厂和原产地都在本市,加急的话当天就能出货,不会耽误你时间的。”我面上没有丝毫波动,但是心里暗暗记住了这话。原来他们的工厂就在本市啊,那我可有得事情做了。张富那家伙先不让我好过,那就不要怪我了,看我给他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再回去看看吧,等签完字就给你。”小惠顿时愣住了:“王哥,你要把合同带走?”我已经开始穿衣服了:“当然。”“可,可是……”小惠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以往其他人都是干脆利落的签了,唯独到了我这里,玩了这么多花样。等我把衣服都穿戴好了,她这才反应过来,怒气冲冲:“你一开始就没想签字对吧?你根本就是在玩我!”我都忍不住笑出声了,都说胸大无脑,诚不欺我。“你说对了。”小惠一听,顿时跳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就想把我的脸抓成花猫。但是我怎么可能被她得手,两三下就把她按在床上动弹不得。“姓王的你混蛋!今天你必须把合同签了!”小惠仍旧叫嚣着。“那我要是不签,你还能拿我怎么办?”我微微笑到。“你要是不签,你从今天开始就别想再开工,天天都会有人过去骚扰你,你就等着延误工期吧!”我仍旧笑到:“这恐怕威胁不到我了。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派来骚扰的那个人,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没人敢再来找茬了。”听我语气信誓旦旦,加上白天派去的人的确没有回信,小惠开始产生怀疑了。“你真的不怕?”“不需要怕。”我说着,就准备抽身离开。但是,小惠仍旧不死心。“你给我站住!就算你不怕那个,但是你敢走,我马上报警,说你强jian我!”我笑着摇了摇头:“你报警我也不怕,大不了到时候就说你是出来卖的,觉得我给的钱少所以诬陷我。”“看看你穿的那身衣服,警察恐怕很容易就会相信我。”“你!”小惠直接被我一句话给堵死了,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只能愤怒的骂到,“无耻,混蛋!”我没有那个耐心去跟她多计较,任凭她泼妇一样在街上撒泼打滚,我不闻不问。从宾馆出来,我打给了丽娜。“丽娜,帮我查查张富的工厂都在什么位置。”“好,明天一早就发给你。”交代完事情,我这才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张富啊张富,惹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丽娜的办事效率当真没得说,第二天一早,我就收到了张富工厂的具体位置。稍微看了看,都在本市城乡结合部,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我想要张富也体验一下被人故意闹事的感觉,不过龙五他们要守着工地,实在不好再麻烦他们。想来想去,似乎也没什么人可以用了。就在我失望的时候,忽然想到那天晚上欺负乐乐的陈威,顿时计上心来。这事找他真是在合适不过了。只不过,我没他的联系啊。本来打算叫丽娜帮我联系,但是忽然想到,燕子的弟弟好像就是陈威的小弟,找她应该可以。想到这里,我赶紧给燕子打了电话。“燕子,现在忙吗?”那边的燕子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还会找她,显得有些惶恐。“我刚下班洗完澡,正准备睡了。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继续说到:“你弟弟在不在家?”“……先生?是不是上次我弟弟得罪你了,我替他向你道歉,请你千万别生气。”我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在她心里,我就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一个人吗?“不是因为那事,我也没有生气,找你弟弟是找他有正事。”燕子依旧有些怀疑,不过她怕又惹我生气了,还是没敢再拒绝。“我弟弟上午在家,你要是真有事,你就来找他吧,位置你知道的。”既然上午都在,我也就不急于一时了,吃完早饭收拾完毕,这才慢悠悠的赶过去。燕子家,他们似乎已经等我多时。并没有选择在燕子家里说事,毕竟当日看来,燕子的弟弟刘强在外面私混的事情,燕子并不知道。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做个恶人去拆穿呢。在外面随便找了个足浴店,我带着刘强走了进去。泡上脚,他显得有些紧张和忐忑。“王老板,你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你能联系到陈威吧。”刘强愣了一下,然后点头:“可以。”“那把陈威给我叫出来。”“好。”刘强说着,拿出了电话。“威哥,现在在哪儿呢?有点事想麻烦你,能不能过来一下?”那边顿时传来陈威骂骂咧咧的声音:“老子现在没空,少他妈的来烦我。”刘强有些为难的看着我,我适时出声:“陈威,听得出来我的声音吗。”那边沉默两秒,然后传来陈威惊恐的声音。“大哥,怎么是你?!”“就是我,找你有事,赶紧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