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凸起的花蒂搓尿 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

更新时间:2021-01-19 15:42:46

这人真好,给了我二百。说是老板的朋友,今后会带其他朋友过来的。这人真是太好陪了,我说怎样就怎样,要是老板的朋友都这样,我们真开心死了!”

婷婷过来也给了我五十元,我问:“你没拿到二百?”

 文学

“没有,”婷婷说,“你的这个朋友根本没做,我们从头到尾在里面就是聊天,聊得挺开心的,他竟然碰都没碰我。”

“没碰你给了一百五十块?”我心里感觉有点亏对朋友了。

“是啊,他对我说,昨天夜里刚跟老婆做过,自己最近身体也不太好,老是腰酸,所以今天就不做了,以后有空过来我们再做,但是钱照付,既然是来捧场的朋友,我们不会在小姐面前坍老板的台&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后来我觉得过意不去,就帮他按了一会腰,捏了一会腿,他连说谢谢,正好这时和他一起来的朋友做完了,他也就跟着出来了。”

这就是嫖品!它是人品高的体现。

同样是朋友,其作为反差之大,就像是一个人在梦中梦到自己死了,这时突然醒了,发现自己没死,开心得哭了。

朋友:这是一位经常出入于这种地方的朋友。我开张那天他在外地出差,回来听说后第二天下午就过来了。

因为他是老“浆糊”了,所以对整个操作程序了如指掌。他知道客人进门后第一个站起来迎客的小姐就是轮钟轮到的小姐。

那天正好轮到小芳,朋友双眼扫了一遍挨个坐着的小姐,我猜想他有可能会点佳佳或婷婷,客人有这个权力点任何一位自己欣赏的小姐。

但这时小芳已经站起来,因为是朋友,他没好意思让小芳失望,就跟着她进去了。

等他和小芳做完事出来,我不见小芳过来交台费,心想可能小费在里面还未结。没想到小芳说客人的一百元小费已经给她了。

我心思这种情况也正常,客人在里面把小费给了,再出来跟账台或老板结台费。

意料之外的是,朋友出来后把我叫到门外面,悄悄递给我一百块钱,我当时瞬间里没反应过来,说:“这是……”

“什么这是那是的!你开店是为了赚钱,我们过来捧的是你的场,如果我把二百块都给小姐,她只交给你五十块,那我多给的五十就跟你一点不搭界了。你记住,婊子无情,你对她们再好,关键时候她们是不会和你讲什么情和义的。所以我叫你到外面来,让她们知道我给了一百元台费,而你全部收下了,你会很尴尬的。”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道理,不过对小姐的说法好像过了点。

或许是我怜香惜玉了,我总觉得讲义气的小姐还是有的,甚至做出惊人壮举的妓女也大有人在。像“杜十娘”,像“小凤仙,李师师”等,不是依然留下千古佳话吗?

其实我心里明白,以我开饭店的经验,无论开什么店,靠朋友捧场总不是长久之计,关键是看自己如何经营。像我们这样的“休闲小屋”,要想生存下去,除小姐漂亮以外,服务质量一定要到位。

当然,刚开始起步的时候,朋友们帮你撑起场面,有一个隆重的开始,也是很重要的。

开这种店有个好处,就是无需开现场招聘会。

你只要写上“招聘”二字贴在玻璃门上,三天两头就会有小姐前来应聘。

这种应聘的整个过程,可能是全世界所有行业中最简单的一种。我以前饭店里招厨师招切配,需要试菜验刀功谈工资,这里什么都免了,只要老板第一眼感觉良好,马上就可以上班,老板员工当天就可以产生效益。

因为,在这里上班的人既没有工资也没有奖金,更不用谈加金之事。工作的内容跟潜规则一样,老板和小姐心里都清清楚楚。

这里没有实习生,每个人都是独当一面的。

当然,这样太简单的合作法,也有一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小姐的流动性太大了。

因为没有押金,今天在这里上班上得好好的,明天说不来就不来了。没有任何违约,也无需承担任何责任,更无需心存内疚,谁也不欠谁的。

这种事不是经常发生,但也时常可见。

这不,我没张帖“招聘”启示,就来了一位应聘者。

“老板,你这里还要人吗?”这女的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身材保养得不错,长得也可以,说话的声音蛮好听的;而且,语气很柔和,像是浙江口音。

“这……”我把目光转向店里的小姐,意思是征求她们的意见,是要还是不要?我心里没底。

可是,没有一个小姐表态,所有的眼睛都盯着电视机,好像进来人的事她们根本不知道,我不明白她们的这种表现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理状态?

这下可好,等于把我停在杠头上了。

尽管自己到过不少地方,也见过多种类型的小姐,但那都是以客人的身份;客人的身份就是满脑子想怎样用不大的代价,得到最大的享受。眼下如何处理面前的问题,我确实是没有经验。

从客观的逻辑上来讲,当小姐的都希望自己每天能够多做几个生意,如果多出一个人,这在轮钟的概率上肯定会有相对的影响。

奇怪的是店里的小姐们不仅在神情上让人不置可否,简直就是视而不见!这件事一直到后来我才弄明白,这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其实也算是一种潜规则,对于上门应聘的新小姐,店里的老小姐基本上都是采取回避态度,一切都由你老板看着办。

但是,通过仔细的琢磨以后,我最终还是悟出了其中一个非常微妙的小姐们的内心世界。

道理很简单,倘若哪位小姐表示出对新小姐的拒绝,无形中会让人联想到她害怕竞争缺乏自信;而如果哪位小姐表现出一种热情接受的态度,同样也会使人产生她缺乏某种自信的嫌疑&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因为,别人会联想到她希望店里进来这样一位小姐以撑门面……

不过当时我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是这样处理的:

“这样吧,你留个电话号码,等我们老板回来了问他是否要人。”我这是缓兵之计,因为我不能马上作出决定。

第一,我不知道店里小姐是怎么想的,她们的想法对我很重要;第二,我如果当场决定说不要,也许会带来后悔,因为,眼前这位尽管三十岁左右的小姐,是属于那种风韵犹存让男人有安全感且胸部特征很明显的类型。

说实话,我心里正想着能增加这么一个“品种”。

凭我的感觉,倘若和朋友到外面去玩,她和我们店里的五位在一起,朋友中很有可能会点她。按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原理,她具备一种成熟性感的味道。

再说,店里的五位小姐都是二十多岁的姑娘,“干活”都要用安全套,否则她们宁可不干,自我保护意识很强。

而岁数稍大点的小姐,她们赚钱的意识很强,也知道自己在年龄上缺乏竞争力,因此在这方面就比较宽松,只要有生意做,戴不戴都无所谓(这种年龄段和类型的小姐大都有过生育并上了环的)。

所以我当时想到的是,人做事不怕过错,就怕错过。过错是暂时,错过是永远的!

想不到这位上门应聘的小姐倒很爽快,他笑着说:

“那好吧,谢谢老板,我等你电话。”她在我递给她的白纸上写下了手机号,并写了一个“郑”字。看来她蛮聪明的,我跟她说等我们老板回来再说,他却很自信地认定我就是这个“休闲小屋”的老板。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小郑是听人介绍说我们店环境好,来的客人层次也比较高,而她是个倾向于洁癖的人,特意从别的店到这里应聘上班的。

令她自己也做梦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在我们的休闲小屋里,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关于小郑的故事,在后面的章节中将会重点叙述。

第二天,根据店里的需要和小姐们的意见,我打了电话给姓郑的小姐,叫她来上班。

其实店里小姐的想法跟我差不多:一个店里总要有人是可以“全频道”的(即不用套做生意),这样就能留住更多的客人。

因为确实有不少男人,贪图那一时的快感,根本就是把后果抛在脑后。而且就为这个因素,已经跑掉过几个客人,大家都觉得蛮可惜的。

小姐们有时也会站在老板的角度思考问题,这是一个很难得的良心的皈依。但当时她们为什么一言不发呢?哪怕暗示一下也可以,至少能够让我在做决定的时候有点底气。

果然,晚上小郑就过来了。

这里我告诉大家一个公开的秘密,做小姐的都有一手非常高超的化妆本领,这种本领绝非是一般普通的良家妇女能与之比拟的。

一个长相一般素颜的小姐,等她完整的化完妆坐在店面上班,在客人的眼光中,那肯定已变成一个漂亮女孩;一个有点姿色的小姐经过她们自己的化妆后,呈现在人们眼前的,绝对是个美女。

真的,一点不夸张。我天天跟她们在一起,感受非常深刻。当然,她们的妆化得比较浓,这种浓妆在柔和的红蓝灯光辉映下,皮肤就显得很粉嫩。

等到小郑化完妆穿着上班专用的吊带裙出来时,我这个有思想准备的人也吃惊不小!

现在的样子跟她刚进门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那睫毛(当然都是假睫毛),那眼影,那口红,加上那胭脂上的白粉,让她的年龄一下小了两三岁,美了三四分。

小姐们倒并不感到什么意外,她们人人都有这套本领,应该说也是进入这个行业的基本功。倒是佳佳为人随和:

“大姐现在看上去比刚进来时漂亮多了!”

“哪里有,老太婆了,没办法。”小郑带有点苦涩的表情笑笑说。

这时进来一位客人,是个长得很帅气的大小伙子,我一看原来是婷婷的老客户,不用打招呼他就点了婷婷直接进去了。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也要老客户,俗称回头客。这一般都是小姐付出努力全身心侍候嫖客为自己创造的生存空间。

此时,新来的小郑开始打电话了。这是绝大多数小姐到一个新店做的第一件事,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新员工给老板的见面礼。

打电话叫过来的男人有的是老相好,一打就到,完事后买单很爽快,有捧场之意;另一种是纯粹的嫖客,仅仅是在前一次的交易中互留了电话而已。

半小时左右,小郑叫的客人就到了。

每每遇有此类事,当事人小姐均会毫不掩饰地露出一种自豪感,仿佛是自己的人生价值得到了肯定,甚至还伴随着某种成就感的诞生。

小郑领着客人进去没几分钟,还没听到那习以为常的伪叫床声,却见她半拉着门帘,探出头来说:“嗳,下面轮到谁?”她轻声地问。

我一看吸铁板,排在第一的是婷婷,就问:“怎么啦?”

“这人昨天打麻将赢了钱,我劝了一个双飞,我先进去啦!”小郑的意思很明确,她帮店里多揽了一个生意,因为要和她一起做“双飞”的小姐除了自己可以得到小费以外,还能为老板多挣一份台费。

至于叫谁去?那就是我的事了。

看来小郑的这个客人是个一般嫖客,若是老相好,是不喜欢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老相好的概念带有情人的味道,若多一个性伴侣在场,那是对双方“感情”的不尊重。

我们店里买有一块磁性的黑板,我把每个小姐的名字都写在一个一个圆型的吸铁石上,其作用跟“美容美发”店的差不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