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朋友给我说他硬了*做作业play

更新时间:2021-07-17 10:47:27

    沈识秋之前就见识过陆星洲生气的模样,这会自然也看出少年此时心情不妙。

    她喃喃张了张口,还当对方不相信自己的话。

    沈识秋追着少年脚步,企图用现实讲道理。

    “真的,沾花惹草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陆星洲的脸色几经变幻,后槽牙咬得发紧。

    好在身后及时响起沈明诚的声音:“秋秋。”

    一听见沈明诚的声音,沈识秋立刻将刚才还困扰着自己的问题抛在脑后。

    雏鸟归巢一般扑向沈明诚:“——爸爸!”

 文学

    沈明诚张开双臂,他双手都提着东西,只能腾出手背轻轻在沈识秋脸上蹭了蹭。

    “给你买了煎蛋果子,拿着吃。”

    “还有你星洲哥哥的。”

    陆星洲本来都抬脚要上楼了,碍于沈明诚在场,才不好提前离开。

    闻言,立马摇头:“不用,我……”

    “放心,没有香菜也没有葱花。本来就是给你买的,吃吧。”

    挑食的习惯从长辈口中出来时,陆星洲还是脸红了一阵。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

    沈明诚笑笑,出声安慰:“没事,小孩总有两三样东西不吃,我小时候比你还挑。”

    沈明诚三言两语化解了陆星洲的尴尬。

    和陆星洲以前见过的大人不同,沈明诚对小孩极有耐心和亲和力。

    以前逢年过节亲戚聚餐,也有人指责陆星洲挑食。

    还和陆星洲父母支招,说小孩饿几天就知道教训了,以后肯定不挑食。

    然而这个提议却因为陆星洲父母从不在家用餐所以迟迟没能实行。

    陆星洲也由之前的“如果爸妈回家吃一次晚餐,我就勉强吃一点葱花”,到后来的心灰意冷。

    爱回不回。

    反正他也不是没有父母陪伴就过不了日子的人。

    以前陆星洲还觉得缺乏父母陪伴也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此时此刻望着沈明诚牵着沈识秋的背影,陆星洲却蓦地眼神一暗。

    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记不得上一回和父母并肩走是什么时候了。

    又或者这个场面从来就没有出现在他记忆过。

    日光穿过层层树梢,凌乱洒落在沈明诚父女身后。

    明明只是几步的距离,却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将陆星洲彻底隔开。

    那是他从未触碰到的美好和向往。

    迟迟没有听见后头跟上来的脚步声,一回头,却看见陆星洲还愣在原地。

    沈明诚抬眸,无声弯了下唇角。

    “星洲,可以帮叔叔一个忙吗?”

    陆星洲张了张唇,很轻很轻发出了一个气音:“……啊?”

    少年眉眼皆被不可置信填满,沈明诚见状,却只是朝他晃晃手中的购物袋,示意。

    “这个袋子有点沉,叔叔拿不了这么多。”

    其实也都是一些小零食,算不上什么重物。

    却足以换来陆星洲一个笑容。

    陆星洲先是怔愣两秒,继而唇角有了明显的弧度,三两步就跟了过去:“好!”

    两小孩走在前头,沈明诚落后一步跟着,直到经过三楼,沈明诚才从陆星洲手中接过塑料袋。

    少年还想坚持:“叔叔,我帮你拿上楼……”

    “不用。”

    沈明诚抬头瞟了一眼楼上,沈识秋早就飞奔回家,楼梯口空空如也。

    即便如此,沈明诚还是轻手轻脚从袋中摸出一小盒巧克力,塞到陆星洲怀里。

    “拿着,别让秋秋看见了,她最喜欢吃这个。”

    陆星洲瞪圆了双目,下意识想要推却。

    沈明诚笑弯了眉眼:“谢谢星洲帮叔叔拿东西。”

    话落,又朝陆星洲眨眨眼,“还有……下午的事。”

    陆星洲这回是真的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盯着沈明诚,可能是在琢磨自己哪里露了馅。

    其实楼上几户人家住着谁街坊邻里都一清二楚,特别是在这边守门多年的王叔。

    何况陆星洲那一大盆冰水泼下来,根本就不像水枪能霍霍出来的。

    只不过王叔心疼沈识秋,所以没追究,只隐晦和沈明诚提了一句。

    陆星洲还等着挨训,沈明诚却只是弯了腰,在他发顶轻揉了一揉。

    “谢谢星洲了。”

    很普通的一句话,却直直将陆星洲定在原地。

    直至过去许久,少年还保持着仰头的姿势,怔怔盯着沈明诚离开的方向。

    防盗门“吱呀”一声响起,半天没听见孙子敲门的声音,陆邵峰自己先耐不住。

    开了门还未探头探脑张望,就先寻到了楼梯口一个发呆的背影。

    “星洲,干啥呢,杵在那当模特啊?”

    老头子偷偷在屋里听了人说了半天的话,这会还假惺惺朝陆星洲手中的袋子看去一眼。

    夸张“呦”了一声,莫名带了点酸意。

    “不是说不喜欢吃这种巧克力吗,怎么又买上了?”

    是陆星洲第一天过来时陆邵峰送给孙子的金币巧克力,那时陆星洲看了一眼。

    除了一句不喜欢,再无他话。

    这会却宝贝似的揣在怀里,陆星洲抢先一步进了屋,只留给陆邵峰一个背影。

    “现在喜欢了。”

    ……

    沈识秋还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巧克力少了一盒,还傻乎乎在阳台盯着她那花盆直乐。

    江庭月在十分钟后也回了家。

    夫妻俩都听说了下午的事,细细问了沈识秋一遍后,见她身上没有多余的伤口,才长松口气。

    沈识秋急于向母亲展示自己刚送出不久的礼物。

    从江庭月进屋开始,沈识秋一张小嘴就开始叭叭叭,分别从实用性和美观性介绍了那个花盆的好处。

    沈明诚还不知道陆星洲在自家女儿眼中已经成了一棵移动的发财树。

    闻言还一乐,“怎么想到给星洲送花盆的?”

    沈识秋狐疑眨了眨眼:“有什么不对吗?”

    人需要房子,发财树需要花盆。

    沈识秋觉得自己的礼物没什么不对。

    父母都在厨房忙活,沈识秋帮不上忙,就抱着个西瓜,坐在厨房门口拿勺子挖着吃。

    沈明诚听到女儿说陆星洲是发财树时,给出的反应和之前的江庭月差不多。

    “那秋秋记得帮哥哥守住秘密,否则哥哥的钱会被别人拿走的。”

    沈识秋仰着脸:“下午那些人吗?”

    她熟悉报出几个人名。

    每说一个江庭月的眸色暗下一分,肩膀都开始颤栗。

    最后还是丈夫过来握住了她手腕,江庭月才调整好表情,没在沈识秋跟前露出异样。

    她强扯了下唇角。

    沈明诚不动声色往身侧站了一点,不让沈识秋看见妻子微红的眼眶。

    他若无其事回答着沈识秋的问题。

    “对,不过可能会更多。”

    沈识秋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自己身边,所以回家时,沈明诚就想好了对策。

    “秋秋,爸爸过两天帮你报个兴趣班好不好,学武术的。”

    这提议没和妻子商量过,所以江庭月听完,脸上的讶异不比沈识秋少。

    小孩对于武术的概念很浅,沈识秋双眉都皱着。

    “可以不去吗?”

    沈明诚果断:“不太行。”

    沈识秋不解:“……为什么?”

    光洁的玻璃门不足以挡住沈明诚的视线,他扭头,侧身看了一眼蹲在门口啃西瓜的沈识秋。

    毫不留情给出最后一击。

    “秋秋,《山海经》你是不是都看过了?”

    “嗯。”

    “那你见过哪只神兽不会打架的吗?”

    沈识秋:“!!!”

    沈明诚这话杀伤力太大,沈识秋听完,二话不说同意了父亲的提议,并且决定将报名的时间提到了明天。

    ……

    周末的缘故,武术院的人比往日多了不少。

    人头攒动,沈识秋紧紧攥住父亲的袖子,宛如一只怕落单的鸟雀。

    报的是少年班,所以周围的小孩都和沈识秋差不多一个年龄层。

    小孩的哭喊声几乎要将天花板掀翻。

    在一众哭得撕心裂肺闹着想要回家看动画片的小孩中间,一直默不作声配合积极的沈识秋直接成为了所有家长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你看那个小妹妹,人家比你还小,都没哭,你闹什么呢?”

    趁机上来向沈明诚讨教育儿经验的也不少。

    “你女儿今年多大了,真懂事,比我们家这个强多了。”

    “你们之前是上过武术班吗,怎么性格这么好?我们家这个从昨晚哭到现在,刚才还闹着不肯下车。”

    莫名成为人群的焦点,沈识秋本来就怕生,她害怕往后退了一步,躲在父亲身后。

    沈明诚心领神会,单手将女儿抱起,客气回答着周围人递过来的问题。

    沈识秋一张小脸都埋在父亲颈间。

    直至人群如同潮涌般退开,沈识秋才从父亲肩上抬起头。

    报完名,时间还富余。

    沈明诚牵着女儿在武术馆转了转,顺便围观了一圈上课的学生。

    “这是你以后上课的教室,下回过来你直接找到这一间就行了。”

    沈明诚耐心带着女儿认路,“这个是老师的办公室,有什么问题你都可以过来,找老师或者回家找爸爸都行。”

    因为有之前在学校受人冤枉的经历,所以沈识秋对老师的印象谈不上好。

    匆匆看了一眼后,就催促着父亲离开。

    本来还担心沈识秋对兴趣班会有抵触心理,江庭月过来接人时还惴惴不安。

    结果还没问一句,沈识秋就跟倒豆子一般倒了个干净。

    整场谈话一共持续了二十五分钟,其中有二十二分钟是在转诉那些家长夸自己的话。

    剩下三分钟一半是在重复强调武术课放学的时间,以免下回江庭月接自己迟了。

    还有一半是在讲述课程内容。

    江庭月哭笑不得。

    “知道了知道了,那妈妈下回提前半小时来接秋秋好不好?”

    “也不用那么早。”

    沈识秋一本正经端坐在儿童座椅上,一双眼睛眨得欢快。

    “不过你也可以过来看我上课,今天就有好多家长等在外面。”

    江庭月果然来了兴趣:“……真的?”

    沈识秋煞有其事点点头:“真的。”

    沈识秋算盘打得贼精,可惜很快被前头的父亲戳破。

    沈明诚透过后视镜,笑着看了一眼后座的沈识秋。

    “别装了,你就是想骗你妈抱你。”

    他视线又重新落在前面,江明诚手指在方向盘上轻点了点。

    “教室在五楼,秋秋刚还嫌远,不肯走来着。”

    小心思被父亲戳穿,沈识秋轻哼了一声,转头看向窗外,不再理会沈明诚。

    小孩赌气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不接大人的话。

    一直到沈明诚缴械投降,好话说了一箩筐,沈识秋才终于肯将视线从窗外收回。

    小姑娘鼓着腮帮子的模样直接取.悦了沈明诚和江庭月。

    沈明诚笑着揶揄:“秋秋,真不理爸爸了?”

    沈识秋哼哼唧唧:“不理了。”

    她舔了舔唇角:“不过如果你同意我今晚吃两盒冰淇淋,或许我就……”

    话音未落,前头就传来沈明诚轻飘飘一句。

    “那你还是继续不理爸爸吧。”

    沈识秋:“……哦。”

    说是不理会老父亲的小孩,在吃自助餐时却展现了对沈明诚史无前例的热情。

    毕竟沈识秋就是一个小不点,混在大人堆里都看不见人影。

    更何况还是那些比她整整高了一半的餐台。

    “爸爸,我想吃那个炸虾,寿司也要一点点。”

    “要金枪鱼的。”

    “还有那个拔丝苹果,妈妈喜欢的。”

    其实小孩钟爱的不过就那两样,然而沈明诚还是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头顶橙红的光影笼罩,落在底下两个一大一小的人影上。

    ……

    风卷残云之后,沈明诚还在和妻子谈话。

    沈识秋摸着圆鼓鼓的肚子,一双眼睛骨碌碌打转,她拽拽父亲的袖子。

    女孩轻声。

    “爸爸,我觉得今晚的牛肉串有点辣。”

    沈明诚稍稍拢眉:“……会吗?”

    沈识秋目光真挚:“真的。”

    刚才的牛肉串全都落在了沈识秋肚子中,所以沈明诚也无从考证。

    只是皱紧眉,“那要不要爸爸帮你……”

    沈识秋及时补上:“帮我再拿一盒冰淇淋?”

    沈明诚微笑:“……帮你倒一杯温水?”

    沈识秋:“……”

    最终的结局以沈识秋喝了半杯温水结束。

    虽然是在外面吃饭,不过沈识秋还是照着之前的习惯,七点半必须准时从楼下出发。

    所以沈明诚提前了十分钟抵达宿舍楼下。

    下午江庭月还去了趟商场,沈明诚帮妻子提了东西上楼,就沈识秋留在楼下。

    正是吃饭时间,万家灯火通明,沈识秋仰着小脑袋,跟着声控灯一起数数。

    脚步声最后消失在四楼,声控灯也在

    明明自家窗口没有人,然而看见灯光亮起的一幕,沈识秋还是扬起了笑脸。

    她知道爸妈到家了。

    不过随即,沈识秋就笑不出了。

    老房子最不好的就是隔音,所以当三楼爆发出一声怒喝之后,几乎每家每户都探了脑袋出来。

    即使没有开窗也是一直竖着耳朵在听。

    “你还要脸吗,孩子出生之后你管过他一天吗,你还好意思说我?”

    “那你呢,你这个当爸的比我好到哪里去?当初要不是我回家,你都不知道星洲被保姆虐待!”

    鸡飞狗跳大概就是形容现在客厅的一切。

    陆星洲面无表情躺在床上,听着门外父母熟悉的吵架声。

    离婚的事迟迟没有敲定,除了财产分割意见不一之外,还有陆星洲的抚养权。

    陆邵峰在中间劝了半天,可惜还是无果,最后只能背着手去了阳台。

    小小的屋子充斥着令人厌烦的吵架声,莫名的心烦意乱。

    陆星洲戴着耳机,可惜烦躁的音乐声还是挡不住门外的争吵。

    头顶昏黄光晕透过玻璃灯罩,为房间撑起一点点小小的光亮。

    陆星洲目光唯一的落脚点,却是床角柜子上,那一小盒巧克力。

    昨天沈明诚送给陆星洲的,他还没来得及拆封。

    陆星洲一瞬不瞬盯了半天,最后也只是自嘲一笑。

    这样的生活才是常态。

    门外争论声更甚,透过轻薄的门板一点点渗透入房间。

    起初两人还顾忌着脸面,可惜到后来,父母的声音却一声高过一声。

    陆星洲摔门而出都没人注意。

    “——够了!”

    小孩的爆发力毕竟还是有限,所以在最初红着脖子吼了一句之后,陆星洲也陷入无言的境地。

    客厅的争吵终于告一段落,估计是没想到陆星洲会出来。

    两人面面相觑之后,最后又将炮火集中在陆星洲身上。

    “这就是你对妈妈说话的态度?你知道妈妈为了你,都做了什么吗?”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有没有点教养,对着父母都能大呼小叫的!”

    不过夫妻俩也没训斥陆星洲太久,毕竟五分钟之后,他们又开始因为陆星洲的教育问题相互推卸责任。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当妈的,要不然星洲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因为我他才变成今天?!我告诉你姓陆的,当初我就不该和你结婚!”

    刺耳的、聒噪的,所有难听的语言在此时一并爆发,嗡嗡嗡钻进陆星洲耳朵。

    愤怒值在这一刻达到最高,陆星洲红着眼睛。

    然而下一秒,门外忽的有人按响了门铃。

    短促的铃声打破了客厅所有的争论,防盗门没关紧,所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陆星洲猝不及防和门口的沈识秋碰了个正着。

    沈识秋依旧怕生,女孩小小的手指紧紧捏着门板不放,是害怕的表现。

    目光越过客厅中央两个陌生的人影,最后落在后面的陆星洲上。

    沈识秋放轻了声音喊人。

    “哥哥,你要去公园吗?”

    ……

    就连沈明诚也没想到,沈识秋会大着胆子推开陆家那扇防盗门。

    更没想到陆星洲会跟着沈识秋出来。

    夏季白昼时间长,晚上七点半,天边仅存的最后一点红霞也渐渐没入浓重的夜色。

    月明星稀,街道两侧的蝉鸣宛若在开夏日狂欢,吵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沈明诚落后两三步走在后面,给陆星洲留足了时间平复心情。

    少年依旧低着头,脚尖的石块有一搭没一搭随着他动作往前挪动。

    月光清冷,悄无声息落在一望无际的草坪上。

    这个点公园的人不多,只有零星灯火在黑夜中晃荡。

    沈识秋熟门熟路带着人穿过羊肠小道,最后停在一片湖泊前面。

    陆星洲以前只知道沈识秋每天晚上都有散步的习惯,但是并不知道目的地。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回过来公园。

    和他之前所在城市的公园差不多,统一的健身教材,无垠湖泊和草坪。

    然而陆星洲却很少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公园。

    晚上的公园少了白日的喧嚣,热闹过后,只剩下无边的安静。

    一路被陆星洲踢着走的小石头终于在此时找到了归宿。

    沈识秋是个很好的聆听者。

    陆星洲说再多,她也不会打断一句。

    “你刚刚都听到了吧?”

    陆星洲自嘲勾唇,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可笑。

    从来对儿子不闻不问的夫妇,在离婚时终于想起两人还有一个共同体。

    “他们都在抢我的抚养权,还说要给我改姓。”

    说起来,之前陆父也算是高攀。

    陆母娘家又只有一个女儿,所以陆星洲出生时,陆母家里人一直想要让这个外孙冠自己的姓氏。

    只不过当时陆母对丈夫还有情意,所以一直拖着没改。

    直到后来两人渐行渐远,到现在的撕破脸皮,陆母才翻起旧事,企图让儿子冠上自己的姓氏。

    就这事陆星洲已经听过父母吵过无数遍。

    可能是从未遇到这种事,所以即使听陆星洲提起,沈识秋也始终是呆呆的。

    湖面上两只胖胖的天鹅早就不见踪影,沈识秋却依旧坚持待够十五分钟,才起身离开。

    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言。

    陆星洲本来就不是个擅长将自己伤心事剖开给别人看的人,刚才的话已经超过他心中的界限。

    所以此时也只是静静陪着沈识秋回家。

    只是快到小区门口时,沈明诚却偷偷拍了下陆星洲肩膀。

    男人轻咳一声,“秋秋,你先进去,爸爸和星洲有话说。”

    陆星洲跟着停下。

    沈识秋看看父亲,又看看陆星洲,最后还是依言进了小区:“那好吧。”

    “星洲,你要陪叔叔去趟便利店吗?”

    听见沈明诚的声音,陆星洲第一时间却是去看沈识秋。

    陆星洲是真的以为沈明诚要找自己谈话,然而他没想到对方会将自己带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

    即使是刚才在公园,陆星洲也从未提起自己晚餐未吃的事。

    “这个点秋秋都会和发财树聊天。”

    便利店门口的长椅上,沈明诚和陆星洲并排而坐,少年手上还拿着关东煮。

    沈明诚垂首瞥了一眼腕表,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不过只有五分钟,所以我们要在这之前吃完。”

    陆星洲好奇:“不给她留一点吗?”

    “不给。”

    沈明诚眉角微扬,“她晚上偷吃了我的冰淇淋球,还以为我不知道,这傻小孩。”

    陆星洲眉眼掠过一点笑意。

    然而这一点笑意在看见自家敞开的防盗门时,又瞬间消失殆尽。

    客厅狼藉的一片完全暴露在视野之内,陆邵峰背着手,被儿子儿媳气得直喘气。

    听见楼梯口脚步声时,陆邵峰直直朝门口望了过来,朝沈明诚歉意一笑。

    “小沈,抱歉啊,给你添麻烦了。”

    沈明诚嘱咐沈识秋带着陆星洲先上楼,自己和陆邵峰在楼梯口聊了将近半小时。

    那半小时的内容陆星洲自然无从得知,只知道沈明诚又一次上楼时,却带了自己的换洗衣物。

    早熟的小孩好似都这样,都不用长辈说什么,就乖巧接受了现实。

    “麻烦沈叔叔了。”

    沈明诚“啧”一声,勾住陆星洲肩头,在他发顶用力一揉。

    “小孩家家别说大人说话。”

    “你阿姨今天宵夜做油炸饺子。”

    沈明诚压低了声音,“虽然口感比不得外面,不过她就喜欢自己做。”

    “你多吃一点,顺便夸几句,记得别说实话,否则我们明天就没早餐吃了。”

    陆星洲应了声好。

    他还以为沈明诚是在说客气话,直到咬了第一口,陆星洲才发现对方没说假话。

    江庭月做的油炸饺子,是真的……很一般。

    偏偏陆星洲还是客人,收到的饺子自然是最多的。

    “星洲,你多吃一点,锅里还有很多,别客气。”

    陆星洲朝沈明诚投去求助的眼神。

    沈明诚轻咳两声:“星洲肠胃不好,不能吃太油腻的。”

    江庭月恍然大悟:“对对对,瞧我这脑子。”

    小山一样的饺子很快被江庭月收走,然而随即又落到沈明诚盘中。

    “星洲吃不了,那你就都吃了吧,反正你之前也说过喜欢。”

    沈明诚:“……”

    借着吃饺子的动作,陆星洲躲在盘子后面,无声扬了扬唇角。

    还以为留在沈家会很难捱,然而却出乎意料的平静。

    陆星洲住的是客房,被褥都是全新的,还有衣橱残存的淡淡檀香味。

    已经是半夜,楼下的犬吠都渐渐归于安静。

    陆星洲仰头盯着天花板,不出意料失眠了。

    墙上的秒针一圈又一圈持续转动着,记录着时间的流逝。

    床头柜上是江庭月在陆星洲睡前送来的温水。

    陆星洲望着那平静无波的水面,倏然却想起晚间沈识秋盯着的湖面。

    虽然一直到离开,陆星洲还看不出那湖面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沈识秋每晚花十五分钟观看。

    夜间的风在房间缓缓流淌。

    一片静谧之间,倏地,门口突然有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出来。

    陆星洲整个人为之一震,他一脸紧张望向门口。

    右手已经摸向床头的壁灯开关。

    房门始终是紧闭的状态,然而下一瞬,陆星洲却猛地瞪大了眼睛。

    门缝之下,有人偷偷塞了纸张进来。

    纸张落地之后,房间又顿时陷入安静。

    脚步声再次离开。

    只有门边轻薄的纸张昭示着刚才有人来过的痕迹。

    心跳终于恢复正常,陆星洲缓慢眨了眨眼,捂着心口小心翼翼踱步至门口。

    借着窗外清冷的月光,他终于看清了纸张上的字迹——

    姓“沈”的二十个好处。

    陆星洲:“……”

    那字迹不可谓不熟悉,歪歪扭扭的,除了沈识秋不可能再有第二人。

    前几条先是引经据典,分别介绍了历史上有名的“沈”姓人物。

    虽然很明显是从网上摘抄的,不过陆星洲还是花时间一一看过。

    第一条,沈从文是中国著名作家和历史文物研究者。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