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拉开双腿花蒂颤抖湿润( 陶陶)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7-17 10:51:14

拉开双腿花蒂颤抖湿润( 陶陶)全文章节列表

    不知道电话那端是谁?让他破了例,收了心。

    雾沉的天,飘下来一滴雨,“啪”撞在玻璃上,慢慢地,泼天大雨冲下来,不得不把车窗关上,外面的景色更加模糊。

    陶陶收回眼。

    小米开车驶上主路,车内安静,雨刮器“滋啦”拨动,有些烦人。

    小米:“陶陶姐,这次续约后,有想过后面的工作安排吗?咱们可以趁这次去公司,一次聊清楚。”

    陶陶想尽量以家庭为主,昨天封衍的行为莫名给了她极大的鼓励。她回道:“以拍戏和话剧为主吧,通告这些都不接。”

    小米点点头,想也是这样。她手腕一转,拐进小路:“听说叶明月回国了,以后国内的工作都会由互娱接手。不知道是哪位大经纪会接手她的工作。”

    “明月回国了?”陶陶看向小米。

 文学

    “是啊,昨晚刚回的,好多粉丝去接机,听说道路全堵了。现在热搜上全是她的消息。陶陶姐和明月姐不是姐妹吗?我还以为你早知道了呢!”

    陶陶从后视镜对上小米惊讶的眼,忽然移开。

    “嗯,她之前跟我提过一嘴,只是我忘了。”陶陶声音很低,小米心大,倒是没注意这些,继续和她絮叨一些明星八卦。

    叶明月回国,叶家父母和封衍知道吗?还是独独漏了她。

    陶陶是叶弘与付如意第一个孩子,偏生是在他们最穷的时候出生的。那时她体弱多病,在某天他们抱着陶陶在巴士接驳站转车的时候,陶陶走丢了。后来他们做生意,生活渐渐好起来,生了叶明月。

    陶陶是在二十岁那年,遇见封衍后,有幸被叶家找了回去,与叶明月却总是隔着一层。她嫁给国外的导演后,更是没了联系。

    许是不太亲近才没有告知吧,陶陶暗暗想道。

    *

    互娱传媒休息室。

    陶陶坐在椅子上,面前摊开话剧的剧本,正是封衍让五叔给她的那本。她的经纪人柳姐不知去了哪里,小米出去找人,她有些无聊地继续看剧本。

    等了许久也不见人,陶陶对一旁等着的法务说道:“要不,你先去忙,等柳姐到了,再叫你过来。”

    法务感激地点点头,她手上还有一堆事儿,在这干等着,也不是道理。她加了陶陶的微信,让她可以续约了,再叫她过来审核合同。

    休息室更加安静。

    片刻后,门被气哄哄推开——小米鼓着脸,忿忿不平地凑到陶陶面前:“靠!陶陶姐你知道咱柳姐去哪里了吗?”

    陶陶配合地摇头。

    “难怪一直找不见人!她一早就等着叶明月呢!搞了半天,叶明月回国后是签在柳姐手下,也是S级合约。”

    “我还听说,她离婚了,以后会长居国内,事业以国内为主!”

    “她离婚了?”陶陶捕捉到其中的字眼。

    离婚、回国、电话。

    三个不相关的词语莫名就被一条隐约的线串在一起,最终的猜想浮现在心里。

    陶陶几乎是立刻拿出手机,点开封衍的电话,即将接通时,她想到封衍在宴会上凉薄坦诚的眼。

    手指顿在屏幕上,怎么也按不下去。

    爱情是盲目的,她情愿舍去清明,也要固执地抱着假象沉睡。

    “陶陶姐,你怎么了?”小米有些担心,见到她对自己笑了笑,才继续说八卦:“真羡慕叶明月啊,才回国就拿到S级合约,而且我还听说昨晚来为她接机的男人超级帅!分分钟可以出道的那种,可惜没拍到正面……”

    “好了,小米。”陶陶牵强地扯起唇角,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重,她又放缓了:“既然柳姐还忙,我下去走走。”

    小米懵懵地应声。

    互娱传媒不在安城的中心商圈,而是选址在郊区,建了大平层。陶陶刻意避开柳姐的办公室,往互娱练习生的地方走。

    她毕业就签给了互娱,除了签约那次,也没怎么来过公司。公司的绿化很好,一条青石小路铺在交相辉映的绿树间,踩上去,能闻到泥土与青草的气息。

    不太好闻,但也渐渐平息掉陶陶心里的芜杂。

    她慢慢往深了走去,狭窄的小道变得越来越宽,直到前面出现一个大平台——

    一个大约二十岁的青年背对着她。

    他穿着白体恤和黑色牛仔裤,腰间的银链随着动作摇摇晃晃,反射的阳光有些晃眼。

    陶陶闭了闭眼眼,耳边听到的声音更加清晰,磕磕绊绊,像是没有感情的朗读机器,情绪充沛的台词,竟然读得像学校里的语文早读。

    陶陶忍不住轻笑。

    那声音立刻停了。

    陶陶走出大树的包裹,露出真身,笑意柔柔:“抱歉,我刚才不小心闯进来了。”她指了指来时的路。

    青年起初蹙紧眉梢,见到来人的脸后,愣了下,然后局促地站直身体,将台词本背在身后,语气短促:“没事。”

    意识到出口的话有些生硬,又补充:“这本来也是公共区域,都能进来。”

    陶陶没和他纠结,轻声问:“你在背台词?”

    “……嗯。”青年不好意思地捋一把头发,耳朵泛红,明显是为刚才的不成样的练习羞窘。

    陶陶于演戏上颇有天赋,否则也不至于出道拍了一部电视剧,被人追着骂到今天。她撞破了别人的练习,有意想用实际行动道歉一番。

    于是建议道:“说台词的时候,没有感情,是台词和人设后的情绪没有抓准。你拿到剧本首先要做的不是背台词,是要梳理清楚你的人物的设定和背景,这样说出口的台词,才是出自你的人物,而非你本身。”

    青年沉吟几秒,又追问:“如果是我说台词的时候,会出现口音含糊的情况,应该怎么练习呢?”

    “你是偶像出身吗?”陶陶上下打量一眼。

    “对,但是还没正式出道。”青年回答。

    陶陶心里琢磨一下,然后列出一些基本的练习方法给他,然后推荐了一些不错的话剧给青年。他感激地一一记好。

    陶陶没把这次偶遇放在心上,趁着青年的朋友出来找他时,悄悄往回走,连名字也没留下。

    *

    刚放晴的天气,转眼又是雾沉沉的,阴云密集,隐有雷声。

    在雨落到地面前,陶陶加快脚步,回到大厅中,迎面走来一群人,簇拥在中间的正好是许久不见的妹妹叶明月。

    她变化挺大。身形比以往更加瘦削,脸部轮廓更加凸显,皮肤白皙通透,扇形的眼,眼角也有一颗泪痣。

    只是形态上不如陶陶修长挺直,脖颈看上去有些前倾。

    她也身穿一条棉质长裙,黑发披散,光是点头应和周围的人,便能泄露温婉的气质。

    陶陶看着她,莫名有种照镜子的感觉。这种感觉现在比以前更甚。

    她抿了抿唇,不知该怎么与多年不见的妹妹聊天。

    那边的叶明月像是瞧见了她,眼睛晶亮,笑道:“姐姐?”她示意周围的人停下,自己走到陶陶面前:“几年不见,姐姐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陶陶踌躇几秒,也夸赞:“你也是。”

    在陶陶被找回来时,有人说她和妹妹很像,单从外貌上来说,确实如此,但是接触久了,便能很明显感觉出两人的不同,她的性格是内敛的温婉,而叶明月则是进攻型的人,透着强势。

    她尝试寒暄:“明月,你回国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可以带着爸爸妈妈来接你。”

    叶明月笑意更深,紧跟着而来的向柳停在她们面前,双手抱胸,仰着下巴轻笑:“明月还缺人接机?”

    说完,她别有意味地补充:“人家可是有衍哥鞍前马后的照顾。”

    陶陶笑意僵在嘴角,急急转头看向叶明月。

    叶明月横了向柳一眼,还是那种云淡风轻的温柔语气:“姐姐,你别多想。昨晚刚好衍哥有事路过机场,这才让我搭了一个顺风车。”

    向柳冷哼。

    顺风车?从家里顺到机场?

    陶陶脸上还挂着笑,心里却慢慢冷下去。

    之前强迫自己不要多想的猜测,一瞬间变成现实,毫不掩饰地摆在她的面前。她恨不得此时外面的雨声更大些,好让她暂时封闭耳朵,好让她的心事,抗拒妥协。

    “嗯,这也是封衍应该做的。”算是应下叶明月的解释,她利用封衍的身份,扯起最后一块遮羞布,继续将头埋在沙子里,当一只不愿面对现实的鸵鸟。

    叶明月似乎有些不安,将话题扯开:“姐姐,你身上的衣服时衍哥选的吧?”

    陶陶疑惑:“嗯。”

    “果然是他喜欢的风格。他从以前到现在的审美都没变过。”叶明月突然想起什么,纤细的手向后一伸,助理极有默契的放上一个小盒子。

    叶明月将小盒子放在陶陶手里,力道不容拒绝:“美国挺流行这款香水的,国内暂时买不到,姐姐不用怕别人跟你撞香。”她朝陶陶眨了下眼。

    说完,叶明月接下来还有其他安排,领着一群人,声势浩大地往外走去。

    陶陶看了眼叶明月消失在群人中的背影。

    她走回休息室,小米走过来说柳姐还有点事要忙,等会再过来。

    眼前小米忐忑,又想起叶明月的从容自傲,一种无措到近乎迷茫的情绪涌出来。

    她看向窗外,冬日难得的大雨砸在玻璃上,明明和她无关,她却分明感到雨滴砸在心上。

    隐隐地,绵长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