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瘦身游泳课免费全集(陶陶)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7-17 15:29:40

瘦身游泳课免费全集(陶陶)全文章节列表

封衍依然是先前的模样,夜色继续蔓延,于是神态不敛。他单手撑着额头,冷白的手指插|入黑发,衬得肤色更加凌冽透明。
    听见开门声,他倏然转头。
    微微凌乱的黑发下,露出一双冷淡无机质的茶色浅眸。他既不邀请,也不拒绝,看似坦诚,却永远把握着主动权。
    是个恶劣的男人。

 文学


    陶陶乖顺地走过去,还不待有任何动作,便被一只手拉入怀中,熟悉的背对姿势。
    肩窝涌上阵阵颤栗,是他呼吸间的热气。
    封衍指腹撩起女人的黑发,摩挲,潮湿润泽,发尾凝聚的水滴不堪重负,落在白皙的蝴蝶骨上,而后延绵至深处。
    他忍不住前倾,冰凉的水珠润了浅薄的唇。他抱着怀中的女人,视线越过黑发,越过她眼角的泪痣,落点到对面布满杂书的书柜,清明的眼,染上欲色。
    如烈火烹油,一触即燃。
    封衍挟过女人的侧颜,想轻啄泪痣,唇下一空。
    陶陶扭头避开。
    封衍维持着方才的姿势,眸色如夜,看不出想法。片刻后,他轻笑一声,好整以暇地靠回椅背。
    他分明还没熄灭身体的火,却也讲究你情我愿。这偶尔流露出的温情,变成了缓慢毒杀她的鸩酒。
    静默片刻,她利落地掀开腰间的大手,转过身,大胆地跨坐在他的腿上。
    她是第一次拒绝封衍,心跳鼓噪,因为不想再当一只鸵鸟。
    她抬头,直视封衍,眼角的泪痣好似也活过来。
    “你以后,可以不要私下见明月吗?”
    封衍避开重点,手指挑在她的下颌,轻轻搔动,像逗一只小宠物,低哑的声音在昏暗的书房里,显得格外的魅惑;“私下?像我们这样的私下?”
    陶陶耳朵发麻,理智上想逃开这场安抚,情感上却渐渐臣服,她轻轻点头:“可以吗?”
    女人的声音又轻又软,像是夏季的夜晚,雨滴滴落窗框,然后慢慢滑落,最终“啪”一下消失不见,让人安心到极致,绵延出倦意。
    封衍停下手中的动作,暗自端详眼前的人,半晌,才在她屏息地快要昏厥过去时——
    “我和叶明月只是利益关系。”
    一口气彻底泄出来,陶陶悬着的心空茫茫,苦笑一声,不再多问。
    *
    次日,陶陶接到小米的消息,准备出发去剧场,等会儿话剧的双女主之一的演员会到场。距离话剧公演时间越来越近,陶陶也更多地呆在剧场。
    她拿上剧本,路过书房时,看见窗户边的花束有些蔫嗒嗒,脚步一顿,当做没看见,匆匆朝外走去。
    到达剧场,还有些时间,陶陶和小米便在休息室沟通后续需要开展的工作。正事说完,小米挪了挪椅子,说道:“不知道今天来的演员是谁?好不好相处?”
    陶陶翻看剧本,回道:“专业能力好就行。”
    “听说这人在国外的大导手下拍过戏,过段时间电影会到国内上映。听安导说,她实力还不错,这样陶陶姐也能轻松点。”小米明显是不希望再来一位类似向柳的关系户。
    陶陶摇头轻笑,不再搭话。
    休息室内一时安静下来,只有屋角的空气加湿器喷出白色烟雾。
    “陶陶姐的休息室在这里!”
    “一般没排练的时候,陶陶姐不是在舞台边,就是在休息室。”
    ……
    门外嘈杂,小米皱眉,起身想出去赶人,哪知门被人从外推开。
    来人言笑晏晏地站在门口,白色长裙搭着一条驼色披肩,偶尔随着动作露出莹润的肩。
    小米愣在原地,不敢置信,反应过来后,捂住嘴,激动道:“叶,叶明月?”
    “你好呀。”叶明月弯了弯眼。
    小米恨不得现在上去要签名!要知道在叶明月还没嫁到国外的时候,在国内也是小花的热度,走大街上,都能引起小骚动的存在。
    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了她。
    叶明月静静地微笑,小米忽然反应过来,赶忙侧身让开道。叶明月莲步轻移,望向房间里的另一人:“姐姐。”
    陶陶茫然,下意识放下剧本,站起身。
    “明月,你怎么来这里?”
    “我来排练。”
    “你是另一位女主角?”
    “衍哥没告诉你吗?”
    陶陶剩下的话卡在嗓子里。
    “呵,她倒是想。”向柳翻了个白眼,抱胸站在门口,不肯往里面走一步,像是怕沾染晦气似的。
    “向柳,少说点。”叶明月低斥,转向陶陶,柔声说:“我买了点咖啡和甜点,快来尝尝。”
    叶明月自顾自地坐在陶陶旁边的沙发上,仰头盈盈笑。
    “你也来吃点呀。”
    小米再迟钝,也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叶明月招呼她过去,她愣在原地,不敢动。直到陶陶晦涩出声:“小米,去吃吧。”
    陶陶也坐下,捧了杯咖啡喝,刚好是黑咖啡,入口略酸苦,她喝了一口便放下。
    “姐姐演完话剧有什么打算吗?”叶明月柔柔问道。
    “会接一点电视剧或是电影。”哪怕是还在叶家的时候,陶陶与叶明月也聊得极少,不知道此时她不回自己的休息室,来闲聊是出于什么目的。
    “正好!我后面有部电影,IP挺大的,现在只定下主演,姐姐要来试试吗?我可以引荐一下。”
    “真好命啊。有这么个时时都想着你的妹妹。”向柳冷冷地刺。
    几年前的场景,现在依然在上演。她刚毕业时,叶明月也是这般,现在除了场景变化,依然是这些人。
    哪怕过了几年,她和叶明月的地位没有任何变化。可叶明月想继续延续以前,她却不想奉陪。
    陶陶开口:“不用了,我后面应该也要进组了。”她指的是丧尸行这部电影。
    叶明月有些惊讶,笑意更深,不像几年前要陶陶去参演电视剧时,几番劝说。
    “那姐姐继续休息,我去找安导聊聊。”
    叶明月拎着咖啡出去,陶陶翻了几页剧本,心烦意乱地关上,她抚平衣角,去排练现场观摩。
    *
    一周平静滑过,纷繁的生活好像又重归正轨,浮动看似都被掩藏在坚冰下。
    陶陶一袭姜黄色抹胸礼裙,露出平直的肩线和天鹅颈,抹胸处别出心裁地形成U型,隐隐能瞥见姣好的事业线。
    她和剧组一起来的颁奖典礼,正在车里等着下车走红毯。
    陶陶点开信息框,又关上,反反复复几次,扰得一旁的师兄谢之行都笑出了声,调侃道:“这是紧张,还是有想联系的人?”
    前排的小米也回了头,陶陶白皙的面容迅速飞上红云,倒是和礼裙交相辉映,明眸皓齿,顾盼生辉。
    她飞去一眼,讨饶:“你就别逗我了。”她和谢之行是同个学校的师兄妹,后来谢之行又把她推荐了话剧组,两人关系一直极好。
    两人在车里你一句我一句,颇有些双口相声的氛围,小米偶尔还在前面神来一笔,不大的车厢轻松舒适。
    很快到了陶陶的剧组,谢之行搀扶陶陶下车,绅士地将右胳膊拱起,递过去一个眼神。
    陶陶看了眼场中的记者,她一向关注度高,大事小事都能上热搜,她实在不愿和其他男人有任何的绯闻,尽管外界没人知道她和封衍结了婚。陶陶刚要谢绝,目光顿在走进会场的那对。
    黑丝绒西服,背影挺直颀长,他的右手臂弯,挽着一只女人的手,慢慢隐入会场。
    “确定不要?”谢之行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
    陶陶猛地回神,仰头看着他温润的脸,又垂下眼,迟疑了会,将细白的手搭入男人的臂弯。
    “走吧。”
    陶陶和谢之行没有获奖的作品,无意争抢焦点,在红毯上亮了相,相携步入会场。
    她克制着自己的眼神不乱飘,定定地盯着地上的地毯。
    谢之行牵引陶陶往座位走,走到有自己名字的那排时,后面两个位置已经有人。他猝不及防地对上男人的幽深的眼。
    凉薄,深不见底,却又带着一丝研判,扫过他的臂弯,准确地说是陶陶的手。
    谢之行敏锐地察觉出什么,但没挑明,只礼貌介绍:“我是谢之行。”
    “封衍。”
    男人的声音清冷如碎冰洒落玉盘,带着上位者的倨傲。他看向陶陶。
    “这位?”
    陶陶鸦羽般的睫毛微颤,将脑袋垂得更低,不愿意加入话题,也不愿和封衍有丝毫的牵扯。她扯了扯谢之行的袖子,压低声音:“师兄。”
    这把嗓音在别人听来,软绵腻人,藏着不明显的信任和偏向。
    谢之行安抚地拍拍她的头,对封衍点点头,帮陶陶收拾裙摆,两人刚好入座到封衍与叶明月的前排,也因此没看见封衍骤然拉直的唇角。
    眼里吞噬掉最后一丝光,神色如同坠入黑夜前的死寂。
    平静到极点。
    向柳见了,吓得转回了头,顾不上挑衅。
    一旁的叶明月将一切收入眼底,指甲死死扣住椅子扶手。
    叶明月舔了舔干涩的唇,柔声打趣:“怎么?衍哥是吃醋了?”
    “怎么会。”淬雪的冷声否认。
    明明是得到想要的答案,叶明月的心里却直发沉,心脏像是被谁捏紧,透不过气。
    撒谎!
    封衍分明动心了。
    她好歹和封衍一起长大,如果真的没动心,还是那个冷静的封衍,他又怎会否认如此快。
    他从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