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娇妻娇喘迎合:抱着上楼没出来步更深

更新时间:2021-07-17 15:30:30

陆父带着陆邵峰到省城做手术,陆星洲只能暂时托付给沈明诚照顾。
    之前沈明诚还想着让阿姨过来接两小孩上下学,说是不放心。
    可惜上周阿姨老家突然有急事,沈明诚和江庭月又都有工作要忙,临时找的阿姨沈识秋也适应不了。
    自然的,接送沈识秋上下班的任务就落在了陆星洲头上。

 文学


    学校门口都有流动的烧烤摊,烤鸡翅烤玉米烤肉肠都有。
    沈识秋对所有垃圾食品都没有抵抗能力。
    起初陆星洲还没放心上,沈识秋说想吃他就直接给人买了。
    结果有一次他就转个身的功夫,沈识秋闷声干大事,直接要了三十串牛肉串。
    小姑娘还挺会藏,三十串牛肉串都牢牢抱在怀里,丁点也不肯让陆星洲碰。
    结果那天晚上沈识秋闹了一整晚的肚子,上吐下泻得厉害。
    陆星洲头一回碰见这种情况,吓得手足无措,整个人六神无主。
    大晚上还守在沈识秋床前。
    最后还是沈明诚过来,说让他先去休息,陆星洲才一步三回头,忐忑不安离开了。
    一出房门就低头向沈明诚道歉。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沈明诚“嗐”了声,“秋秋贪吃和你有什么关系?”
    “而且——”他忽的凑近陆星洲,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上回秋秋在我眼皮子下偷吃了十根冰棍,差点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
    “她自己贪嘴得付全责,我们最多算是监管不力。”
    沈明诚三言两语将事情揭了过去。
    惹祸精也知道自己做错,连着两三天都是病怏怏的,就知道抓着陆星洲的袖子喊“对不起”。
    明明都自身难保,还担心沈明诚会怪罪陆星洲,撒泼打滚无所用不及。
    过错全往自己身上揽。
    沈明诚被吵得不耐烦,伸手团吧团吧将沈识秋裹成一个茧,半点情面也不留。
    “你想多了,爸爸只会骂你,不会骂哥哥。”
    裹在被子中间的沈识秋手脚都伸展不开,说话都瓮声瓮气的。
    闻言,她不可思议睁大眼,轻轻“啊”了一声。
    祸不能往陆星洲身上推,自己又不想挨太多的骂。
    所以沈识秋脑瓜子一转,直接将罪魁祸首拿出来顶罪。
    “那也是牛肉串太好吃了。”
    她瘪着嘴小小声吐息,“都是牛肉串的错,要是它难吃一点,我就不会吃那么多了。”
    沈明诚反手给了沈识秋一个爆栗。
    ……
    虽说沈明诚直言不关陆星洲的事,然而那次之后,沈识秋就成了陆星洲的重点监管对象。
    烤肠多吃一根陆星洲都不让。
    头两天沈识秋还不习惯,抱着母亲一个劲打小报告。
    譬如“哥哥现在都不喜欢我了,他连烤肠都不给我吃”“他肯定是有别的妹妹了,烤肠都给新妹妹吃”。
    楼下王叔最近在重温《红楼梦》,一大老爷们每天都偷偷攥着纸巾哭。
    沈识秋也跟着学了几句,这会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她躺在江庭月怀里哼哼唧唧,小手指着陆星洲,学着林黛玉语气。
    “我就知道,别人不吃剩的,他也不会给我。”
    陆星洲听完满脸黑线。
    江庭月一张脸憋得通红,差点笑出声。
    她朝陆星洲使了个眼色,故意道。
    “那要不秋秋也去找一个新哥哥?这样你们就扯平了。”
    “妈妈现在就帮你找?”
    事态发展超出预期,沈识秋瞪着眼睛愣了半晌,最后只能讪讪收局。
    “不要了,我才不和他一样。”
    说着又嘟嘟哝哝从江庭月钻了出去,一路回房都在念叨着同一句话。
    临进屋时还不忘回头和江庭月强调。
    “我不要新哥哥。”
    “你不要给我找了。”
    江庭月彻底没忍住笑出声,就连沙发上的陆星洲也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
    有了一次上当受骗的经验,所以现在无论沈识秋攥着陆星洲胳膊说多少好话,陆星洲都是岿然不动。
    以至于沈明诚开车过来接人时,看见的就是一个腮帮子气得鼓鼓的包子脸,以及一个背对着包子脸的后脑勺。
    两小孩也真是好玩,背着姜黄色的双肩包,校服穿得齐整。
    校门口人来人往,沈识秋和陆星洲就站在路灯下,背对背站着,谁也不理谁。
    要不是底下两只小手紧紧攥在一处,还以为是互相拼车的陌生人。
    车窗降下,沈明诚朝两人挥挥手,很快车上就多了两个人影。
    “又和你哥哥吵架啦?”
    小孩闹矛盾很容易看出来,比如现在,一个坐副座,一个钻后座。
    沈明诚笑着调侃了一句,方向盘一转,白色车子很快汇入长长车流。
    “谁吵架了。”
    沈识秋抱着小书包,一张小脸都气得鼓鼓的,低声嘟囔了一句后,就没再说话。
    小孩三天两头闹矛盾,沈明诚也没在意,反正过不了一个晚上又和好如初了。
    江庭月下午有事要忙,所以到餐厅的时间晚了一点。
    一上楼就瞧见背对着的两个脑袋,她笑着坐在丈夫身侧。
    晚上吃的自助烤肉,江庭月和丈夫相视一笑之后,又起身去端水果和甜点,想着给两小孩点空间缓冲缓冲。
    沈明诚走之前将手机留给了沈识秋,所以这会小姑娘正拿着手机自己躲在角落戳戳戳。
    照沈识秋的性子,陆星洲还以为对方会等到烤肉上桌才和自己说话。
    结果沈明诚还没回来,就先感觉到沈识秋在背后戳了戳自己后背。
    “哥哥。”
    陆星洲没理会。
    “哥哥。”
    陆星洲坐的外侧,本来一双眼睛都朝着墙上的电视看。
    然而两秒之后,身后却忽然传来一个窸窸窣窣的声音。
    陆星洲疑惑扭过头,差点和沈识秋那张小脸撞了个正着。
    碰瓷这套沈识秋可太会了,明明都没碰着人,还装模作样捂着鼻子哼哼唧唧。
    最后还是陆星洲先败下阵来。
    少年冷着脸,强硬将沈识秋盖在脸上的手指掰开:“我看看。”
    “给你看!”
    计谋得逞,沈识秋也不装了,殷勤将自己刚搜到的界面递到陆星洲眼下。
    还一个劲傻乐,得意洋洋和陆星洲炫耀。
    “哥哥,我知道童养媳是什么了!”
    陆星洲眼角抽了一抽,直觉沈识秋要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见女孩凑到自己耳边,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
    “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帮我端洗脚水的。”
    “只要你下周答应给我烤玉米吃。”
    也不知道沈识秋是搜索的关键词,该看的没看见,就光看见一个童养媳在家得负责端洗脚水的内容了。
    这一晚上的自助烤肉最后以江庭月没收了沈识秋偷藏的五包辣条两盒巧克力一包薯片结束。
    沈明诚这回没算准,一直到周一早上,两小孩还没破冰的迹象。
    虽然年级不同,然而沈识秋和陆星洲的关系可太亲密了。
    所以一个课间操过去,柯文浩就敏锐捕捉到两人之间的不同寻常。
    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还不怕死似的朝陆星洲眨了两下眼。
    勾了少年肩膀轻笑两声。
    “星洲,你那小媳妇今天没来找你啊?”
    “这都第二节上课了,你们不会吵架了吧?还是秋秋在班上有了新的好朋友了?”
    也不知道柯文浩是哪个字触到了陆星洲的神经。
    反正一分钟之后,柯文浩不仅没有得到有关沈识秋消息的一星半点,反而还挨了一顿揍。
    连着三节课沈识秋都没有上楼找人,陆星洲皱了皱眉,他早上最后一节是体育课。
    本来想提前下楼顺便去沈识秋班上转一圈,结果好巧不巧今天轮到自己搬运器材,无奈之下陆星洲只能暂时取消计划。
    所以当在操场看见沈识秋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时,陆星洲足足愣了好一会。
    ……
    今天早上语文老师有事,所以沈识秋下午的体育课提到早上的最后一节。
    换课这种事对沈识秋而言不算大事。
    唯一值得欢喜的是,陆星洲也是最后一节上的体育课。
    对上陆星洲视线时,沈识秋还朝人扬扬手打招呼。
    挥手完才想起自己还在和人冷战,于是“嗖”一声缩了回去,慢吞吞换了个坐姿,拿后脑勺对着陆星洲。
    跟在后面的柯文浩恰巧看见这一幕,笑得都直不起腰。
    “我说你怎么得罪秋秋了,人那么好脾气一小孩,都能给你气成那模样。”
    只是零食被没收,都能和自己冷战两三天,陆星洲实在想不出沈识秋那一点脾气好了。
    他冷笑:“你从哪看出她脾气好了?”
    柯文浩震惊脸:“秋秋脾气还不好啊,给你送可乐给你送小风扇还给你带伞。”
    “陆星洲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在家我妹是怎么使唤我的吗?”
    “她出门都得我抱着走!”
    脾气好的小孩听不见柯文浩对自己的夸奖。
    还是一年级,所以体育课的内容很简单,只是跑一圈操场之后,就开始练习双人跳绳。
    起初陆星洲也没发现异样,直到一节课过半,陆星洲终于发现不对劲。
    上课五分钟沈识秋就坐在双杠下,上课二十分钟沈识秋还是坐在双杠下,位置都没挪动过半分。
    陆星洲顾着走神,都没注意到自己手中的篮球被人截走。
    直到听到身后一声孤苦狼嚎之后,陆星洲才猛地回神。
    柯文浩欲哭无泪,一身臭汗熏得陆星洲头晕。
    他朝陆星洲丢来一瓶矿泉水。
    “兄弟,你看啥呢!我们刚刚差点就赢了你知道不!”
    顺着陆星洲视线望去,柯文浩自然也瞧见了双杠下的沈识秋。
    他“嘿”一声,勾住陆星洲笑着打趣人:“看秋秋呢?”
    陆星洲直接将人甩开:“你身上有味,别碰我。”
    柯文浩闻言立刻不干了:“我就碰怎么滴怎么滴……”
    陆星洲没理会上蹿下跳的柯文浩,他视线一直不远处那一个小小的黑点上。
    “耗子,一年级体育课不管的吗?”
    柯文浩:“管啊,但是基本很松,就练练跳绳什么的。”
    说是跳绳,然而陆星洲从始至终都没见沈识秋从双杠下离开过。
    柯文浩不以为意耸肩:“秋秋班上女生可能是单数吧,所以她才一个人。”
    柯文浩一向大大咧咧惯了,也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大不了。
    陆星洲却稍稍拢了拢眉。
    女孩就这样背对着日光,半蹲在花圃前面。
    陆星洲从背后绕过去时,沈识秋正对着一株含羞草,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猛地被身后的柯文浩一吓,沈识秋吓一跳,身子下意识往前倾去,差点一头扎进花圃。
    陆星洲眼疾手快拽住人胳膊,同时回头瞪了柯文浩一眼。
    柯文浩自知理亏,举了双手做投降状,向沈识秋道歉。
    沈识秋说了句没关系,又扭头看向陆星洲。
    一句“哥哥”刚到嘴边,倏地又想起陆星洲向江庭月揭发自己的事。
    沈识秋别扭转过头:“我才不和你说话。”
    微顿,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表,自言自语:“十分钟后我才理你。”
    沈识秋算得门清,失去一包零食八个小时不和陆星洲说话。
    刚好差十分钟就到时间。
    小姑娘可有原则了,差一分钟都不行。
    陆星洲挑眉:“那行,耗子刚给我的猪肉干你也不吃……”
    沈识秋猛地转过头,小嘴抹了蜜一般,弯了眉眼喊了一声“哥哥。”
    有了吃的就好办事,不到一分钟时间,陆星洲就从沈识秋嘴中套完话。
    “怎么不和同学一起玩?”
    沈识秋咀嚼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眼神开始飘忽:“嗯……”
    这边是低年级的活动区域,周围都是沈识秋的同学。
    陆星洲才在这站一会的功夫,已经有不少目光频频朝这边望来,似是在好奇居然会有人会和沈识秋说话。
    陆星洲没理会周遭的窃窃私语,只是看着沈识秋:“不觉得无聊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