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仙尊每天都想下床(闻溪)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7-17 15:31:15

  他看着闻溪轻耸的单薄肩膀,嘴角渐敛:“舍不得他?”
    七年暗恋,三年恋爱,一朝分崩离析,回归尘土。
    现在‘秦淮予’就像插在闻溪胸口上的一柄锋利剑刃,稍微触碰一下,就是鲜血淋漓。

 文学


    她觉得痛,完全不想也不敢谈他,只哽咽着重复道:“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沈肆闻言,表情更难看了。
    他用力抿着嘴角,过了许久,才声音涩哑而沉地说:“既然舍不得…那就去追回来。”
    “——追什么啊?”
    闻溪转过身,巴掌大的精致小脸早已濡满了眼泪。
    “你不懂,我跟秦淮予之间彻底完蛋了,彻底没可能了。”
    沈肆看了她几秒,问:“因为那个阴阳怪气的丑女人?”
    闻溪险些没绷住情绪。
    计棠这人虽然做作又心机,但她的胸和脸还是很好看的。
    没想到,现在却得了沈肆这么一句‘丑女人’。
    真不知道她要是听到之后会作何感想。
    闻溪叹息着擦擦眼泪说:“不只是她。”
    感情里,先爱上的人注定被动。
    而闻溪,就是被动的一方。
    再加上性格使然,她和秦淮予每次闹矛盾都采用冷处理的方式。问题积累,分手只是迟与早。
    至于计棠,不过是加速这个过程的催化剂而已。
    在闻溪看不见的地方,沈肆拇指与食指指腹悄悄捻了下。
    “所以你希望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他顿了下,“或者说,你对另一半到底有什么要求。”
    “其实我也没有多高的要求,甚至不需要对方多帅多有钱,”闻溪说,“只要我们彼此能开诚布公,互相坦诚就好。”
    “就这样?”
    沈肆眉梢微扬。
    闻溪顿了顿,复又腼腆地笑笑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对方最好能抽空多陪陪我就行了。”
    她轻咬下唇,“其实我还、我还挺害怕一个人的。”
    沈肆静静看了闻溪两秒,郑重地点了下头。
    “好,我都记住了。”
    –
    被沈肆面无表情地这么一闹,闻溪倒是没了失恋的惆怅。
    她慢悠悠地跟沈肆荡回公寓,没想到,竟又碰上了秦淮予。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原本在楼道上来回踱步的秦淮予忙抬眼望去。待看见与闻溪比肩而立的沈肆时,顿时眼底猩红。
    他握紧拳头,压抑地问:“小溪,为什么他会在这?”
    沈肆嘲弄地扯扯嘴角。
    他没看秦淮予,只是垂眸凝着闻溪,眼底带着丝询问。
    不知怎的,闻溪从他眼里读出了‘要不要干他’的意思。
    她想起初遇时那个心惊肉跳的可怕雨夜,忙不迭道:“你先进去吧,我可以自己处理的。”
    沈肆闻言,眉头微皱。
    “有事我一定会喊你的。”闻溪声音软软,安抚着他道,“而且这么近,真不用担心的。”
    闻溪自己都没有察觉,她说这话时的语气到底有多亲昵。
    亲昵到秦淮予快疯魔了。
    但沈肆却愉悦地勾勾嘴角。
    他提着购物袋,慢悠悠、慢悠悠地朝公寓走去。
    不知有意无意,经过秦淮予时,意味不明地‘哼’了声。
    接着擦着他的肩膀走过。
    秦淮予脑中的那根弦,‘嗡’的一声绷断了。
    防盗门关上的一刹那,他忙大步上前,抓住闻溪的肩膀。
    “小溪,你是在惩罚我吗?这几天我不是故意不理你,我只是想让我们两个都冷静冷静,再加上恰好这几天公司又很忙…”
    “我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闻溪打断他道,“你怎样,我现在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秦淮予抓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小溪,我、我们…”
    “我们真的已经分手了,没关系了。”闻溪接话道,“秦淮予,就这么和平分手,给彼此再保留最后一丝体面不好吗?”
    秦淮予闻言,松开了对闻溪的钳制,不可置信地退了两步。
    清隽温润的脸庞,是从未有过的狼狈。
    闻溪看着,面有不忍。
    但最终还是狠心地别过头。
    “我现在真的过得很好。所以,今后我不去管你的事,请你也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秦淮予垂在身侧的手紧了松,松了紧,最终还是无力松开。
    半晌,哑着嗓子说:“因为那个没爹没娘的穷酸小子?”
    闻溪顿了下才意识到他口中的‘穷酸小子’指的是沈肆。
    她刚想反驳,又听秦淮予满眼通红地继续道:“你知道他到底有多混吗?知道他进过几次拘留所,接触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吗?!”
    闻溪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查他?”
    秦淮予眸光闪烁了下,“我只是担心你。小溪,你涉世未深,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到底有多坏。”
    “——够了!”
    闻溪打断他。
    “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心里清楚,不需要你来评论。还有,劳烦你今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否则,莫怪我连两家情谊都不顾。”
    秦淮予没料到闻溪竟然会说出这么决绝的话,表情微怔。
    紧接着,恐慌感便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他如溺水的人,下意识想抓住闻溪这根唯一的救命稻草。
    但不知怎的,又胆怯地生生止住了动作。
    “小溪,你到底怎么了?”
    他感到非常不解。
    “是因为棠棠在学校闹事,所以故意气我是吗?那天的事,的确是我没弄清楚就错怪了你,我向你道歉。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闻溪听着,觉得悲哀,“所以到现在,你还是不知道我们之间的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秦淮予不明白:“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们不是一直好好的吗?”
    好好的?
    闻溪凄涩地笑了笑,看着像尊脆弱易碎的瓷娃娃。
    “淮予哥——”
    时隔几日,闻溪再次这么叫他,声音依旧温柔眷恋。
    秦淮予神色动容,突然就有种恍如昨日的感觉。
    然而下一秒,她却将他生生拉回了现实,残酷的现实。
    “我累了,真的累了,没办法继续将这段感情坚持下去了。”
    “淮予哥,我真的、真的没办法继续去爱你了。”
    –
    闻溪开门进公寓的时候,看见沈肆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
    手上还提着印有大红大绿图案的塑料购物袋。
    看起来傻愣愣的。
    闻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鼻尖蓦地就一酸,眼眶跟着发红。
    “沈肆——”她叫了少年一声,软音哭腔,惹人心疼,“怎么办,我跟秦淮予真的完蛋了。”
    沈肆闻言顿了顿。他抿了下嘴角,接着放下塑料袋,走上前,迟疑地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僵硬而生涩地说:“没事的。”
    这一下,顿时让闻溪觉得自己真的好委屈好委屈啊。
    她顿时眼泪决堤,吧嗒吧嗒往下掉个不停。
    她也不哭出声,就默默垂着脑袋掉眼泪。
    只有偶尔几下吸鼻子声音,在这静谧幽闭的空间里无限放大。
    沈肆垂着身侧的手缓缓收紧,半晌,动了动紧抿的嘴角,忽然道:“你不是说晚上要吃山药炖排骨吗?再不炖上,肉炖不烂。”
    闻溪抽噎着道:“那就晚点吃。”
    沈肆:“……好。”
    过了会,又问:“你不是说晚上有论文要写吗?”
    闻溪吸吸鼻子,哭腔浓厚:“还没到晚上呢。”
    沈肆:“……哦。”
    又过了许久,这次,沈肆还是没找到理由。
    “那……”他犹豫着开了口。
    “那我还是自己调节情绪吧。”闻溪哭着打断他,“你怎么这么笨啊,一点都不会安慰人。”
    “——对不起。”
    沈肆的道歉几乎没有一秒钟的犹豫。
    “我…我没哭过,也从来没安慰过别人,所以我…”
    闻溪愣住,忽而想起少年的身世,以及刚刚秦淮予说的话。
    对比之下,她觉得自己失恋分手,简直就芝麻绿豆大一小事。
    尤其她还年长沈肆三岁。
    真是,白活了。
    闻溪突然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抹掉眼泪,小声问:“我…我这样会不会太丢人了啊?”
    失个恋而已,弄的好像天都塌下来了一样。
    就,还挺矫情的。
    “不丢人。”
    沈肆垂眸,定定凝着闻溪被水洗过的湿漉漉眼睛,声音平淡的没有一丝起伏,却又莫名的温柔。
    他弯弯嘴角,一字一句地说:“这是女孩子的特权。”
    ——更是你的特权。
    后半句话,包括更多更深入的话,沈肆没敢说出来。
    因为他怕会吓跑闻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