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细腰(校园)甜柚子:宝宝只想和你睡1v1

更新时间:2021-07-17 15:39:12

  唐沅微顿,轻敛神色,佯装镇定地看向他,“你……”
    没等她把话说完,前座的助理就转过头来,“江总,汇恒那边联系我,问刚才我们在泰利推介会上聊的项目,可不可以单独给他们一个详谈的机会?”
    她喉间一滞,余下的大半截话停住。
    泰利是有名的地标场馆,离她住的那片不远。从泰利到他们今天约好吃饭的地方,必定得经过她的公寓,否则就要绕远路。

 文学


    她和小姑提前约定了派车接她的地点,想来是小姑把定位转给江现。她原本还想问,江现怎么会突然来接。
    ——原来只是因为顺路。
    助理问完才察觉他俩似乎有话要说,噎了噎,视线在他们之间徘徊,不知该不该再开口。
    江现不答他的问,眼只看着唐沅,“我什么?”
    唐沅抿了抿唇,放低声说:“没什么。”
    言毕,转头看向车窗外。
    ……
    到了吃饭的地方,坐下刚点好菜,江现有电话进来,工作上的事避不开,起身离开包厢去外面谈。
    唐沅独自坐在桌前,拿起手机,给江盈回消息。
    【将赢:已经坐下了?】
    【沅不沅:嗯。】
    江盈追问情况,听她答了几句,不由感慨。
    【将赢:哎,你说说,怎么偏偏就是你们两个呢,我家里人跟你家里人都是怎么想的?】
    唐沅看着发来的这句,沉默没答。
    对面的座位暂空,她瞥了眼,而后垂下眸,忽地扯起另一个问题。
    【沅不沅:你还记不记得我刚认识江现那时候。】
    【将赢: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将赢:是多大来着,好像十六吧?那会他就挺难搞的。】
    他们初见,是高一结束那年暑假的某一天,唐沅和江盈约了一起打游戏。
    唐家和江家在不同小区,隔得却不远,不过一两公里,坐公交车三站,开车就更快。
    她们关系好,经常互相串门,有时候在唐家住,有时候窝在江家,两家大人都习惯了她们总黏在一块。
    那天吃完中午饭,唐沅风风火火直奔江家。江盈和她爸妈出去见朋友,在饭桌上还没回,家里只有她爷爷江老爷子。
    唐沅常去,早不是生人,熟门熟路地进屋,在江家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等。
    热暑天,大太阳,空调风吹得窗帘边晃晃荡。
    她靠着人高的玩偶,有一搭没一搭地看节目,时不时发消息催促江盈。
    等了不知多久,门忽然开了。
    唐沅枕着玩偶正昏昏欲睡,听见声音,迷愣着眼朝门口看,忍不住抱怨:“你怎么才来——”
    拉长的话音在看清进门的身影时哑住。
    男生身量修长,一身浅色装扮,单肩背一个黑色的包,垂眼站在玄关处换鞋。
    他背着光,精致五官被光晕得有些模棱,眉眼鼻尖隐隐约约勾勒出些微的冽,不多不少,正好压住了那股别致的绮丽。
    里间忙碌的阿姨听见动静,快步出来迎接。
    到门边伸手要接男生的包,被他拒绝,阿姨又道:“老先生在楼上,让我告诉您回来了就去书房……”
    一边说,一边跟着他的步子往里走。
    唐沅愣愣忘了动作,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仿佛没听见她的声音,经过客厅时和她目光对上,也只是一秒,便面色无波地轻轻略过。
    倒是阿姨笑着冲她颔了颔首。
    唐沅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好半天,直至手机铃响才回过神。那边是江盈,怕她着急,连忙保证马上就到,让她再等等。
    她心不在焉地数落江盈几句,挂了电话,看着落地窗外太阳炽盛的草地发呆。日头太毒,脸似乎也被烤得发热,她抓起桌上的冰水喝了一大口,却好像并不很解渴。
    后来才知道,那人是江盈的堂哥,江现。
    唐江两家虽然关系亲厚,唐沅却只听过他的名字,从没见过。暑假之后的日子他们也没再照面,虽然她去找江盈的频率有所增加,但他大部分时候不是不在,就是待在房里不出来。
    一直到新学期开始,江现转入他们学校,唐沅从江盈口中听到他的次数才开始变多——每次都是吐槽。
    他们这群人里,唐沅和江盈算是成绩好的,一般稳定在前一百五十名。自从江现来了,第一次月考就拿下第一,江盈在父母面前的日子便不太好过起来。
    临近放学的傍晚,又一次说到江现。江盈咬牙切齿:“我真的快被念死了,感觉接下去两年到大学,不,估计上了大学我也没好日子过。以前他在济城,我爸妈也就每年聚一聚的时候夸,现在好了,我天天都被拿来比较。”
    一群人边闲话边往外走廊出口走,准备去吃点东西。
    蓝毛嗨了声,“你像我一样,脸皮厚点,别放在心上不就没事。”
    “就是。”其他人也接话,“江现那个程度,咱们比不过就不比了嘛。”
    “我知道,但是这怎么忍啊,我想不放在心上都没办法……”江盈烦得不行,脸皱巴成一团,还是忍不住抱怨。
    不满的话这段日子江盈几乎天天说,唐沅听得耳朵都要长茧,快到楼梯口,她鬼使神差,自己都不知怎么想的,忽然开口:“你要真这么不爽,我帮你解决。”
    “怎么解决?”
    “姐妹勉为其难为你牺牲一下呗。”
    唐沅低咳一声,说着转过身来,一边和江盈等人面对面,一边倒着走,“这样,我用个美人计,先把他泡到手,等他被我迷得神魂颠倒,就把他狠狠甩了,让他痛不欲生,好好尝一尝受伤的滋味。”
    话音才落,江盈几人眼神微变。唐沅以为他们质疑,眉一挑,“是不是不信我的魅力?我前两天才刚收了情书,好几封呢,要我拿给你们看?你……”
    后知后觉察觉气氛不对,唐沅止住话题。
    回头一看,江现在她身后,刚从楼梯下来。
    他穿着校服,青白色系万分合衬,脚下的球鞋白净无尘,发丝仿佛沾染了夕阳余晖,整个人干净又清透。
    唐沅愣在原地。
    江现神色疏淡,脸上几乎没有表情。
    他的眼形很好看,鼻子特别挺,看人的时候有种温和的漫不经心。
    就这么几步距离,她刚才的那些话,他肯定都听到了。
    唐沅僵滞着忘了动,他的视线却只是在她身上不着痕迹地轻扫,而后动唇吐出几个字:“让一让。”
    下一秒,提步绕开她。
    带起的风有他的味道。
    唐沅站在原地,唰地一下涨红了脸。
    ……
    “于是,你因嫌太过丢人怀恨在心,对他展开了惨无人道的追求。”
    ——点开江盈发来的语音,唐沅差点没翻白眼。
    她气得飚出脏话:“屁!”
    江盈转回文字。
    【将赢: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陪她回忆了半天从前,江盈不得不把话题扯回现在。
    【将赢:你先别管以前,八百年前的事了,当务之急是先把绯|闻解决清楚。不得给你个说法?对不对,你们在相亲呢,这不是打你的脸吗,必须算账。】
    唐沅哪里不知道,回了江盈的消息,没多久,包厢门推开,聊了半天的正主回来了。
    助理在门外没进来,很识相地把空间留给他们二人。
    江现坐下道了句抱歉,把手机放到桌上,让服务员开始上菜。
    菜上得快,陆续几碟摆开。他慢条斯理地执起餐具,一举一动,沉着得有几分好看。
    进食的时候不说话。
    唐沅沉默夹菜,细嚼慢咽吃下。过了会,瞥他两眼,忍不住出声:“江现。”
    他抬眸,“嗯?”
    被他看着,唐沅忽然不知如何开口。
    江盈说的没错,他这样的举动分明是打她的脸,她可以问的,理直气壮问他跟那个小明星到底是什么关系。可话卡在嘴边,怎么都无法说出口,喉咙里一阵一阵堵得慌。
    江现察觉她异常,目光不移地问:“你想说什么?”
    唐沅说不出话,那股情绪凝在胸口,百转千回。好半晌,她终究还是把没说的话咽下去,换了个话题:“我听说,我们相亲的事已经传开了。该不会是你……?”
    她挑眉,换上一副轻松的表情,下巴微抬,连带着语气也夸张起来,“我知道,跟我这种大美女相亲吃饭,确实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但怎么说,你好歹还是矜持点,别把喜悦之心全写在脸上……”
    江现看着她不说话。
    唐沅被他盯得有点绷不住,那股劲刚要往回收。
    冷不丁听见他问:“你去国外两个礼拜,只是去处理事情?”
    她顿了下,不明所以地点头。
    “我还以为你顺便进修了别的课程。”江现放下茶杯,瞥她一眼,语带嘲讽,“你这自恋的功夫,倒是又精进了不少。”
    唐沅慢了半拍反应过来,意识到他在揶揄自己,脸蓦地发热。
    没等她说话,他放在桌上的手机轻震着亮起。
    她不经意瞥了眼,霎时一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