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 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

更新时间:2021-07-17 16:16:11

陶陶与封衍的关系如楚河汉界一般的分明。她安静本分,不过度探究封衍的交际圈,到现在也只知道他的好友有安礼,而封衍也从不干涉她的一切,或者说是不感兴趣。
    她来到这里,是因为封衍离家后再没了消息。这种情况在过去的日子常有,放到叶明月回国后的时机,却有让她不敢放任的胆战心惊。
    陶陶让侍者先离开,自己站在门口。
    地面上黑白瓷砖交错,延伸到深不见底的边际,耳边是音响里低沉喑哑的女声,淡淡缱绻低吟。

 文学


    她心跳擂鼓,不知道是保持缄默,还是就此模糊掉她和封衍心照不宣地划定的分界线。
    “姐姐?”
    叶明月浅浅吟笑,嫩白的手背在身后,歪头看向她,眼角的泪痣殷红:“你要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让衍哥去接你。”
    前不久她才说过的话,被叶明月换了主语,原样丢了回来,里面的亲密感却远远大于前者。
    陶陶心里的荒凉感越发繁密,按在门上的手一重。
    包间的门猝不及防打开,里面的人齐齐望过来。
    “明月你怎么去那么久!”首当其冲的是向柳,紧接着瞧见陶陶,脸色沉下来:“谁告诉你这里的?”
    话里话外,将陶陶与叶明月以及包间内的所有人都分隔开,仿佛这里是他们的圣地,而她则是不知好歹的闯入者。
    陶陶没理会向柳,目光投向包间里。
    里面人不多,男男女女皆有,纸醉金迷,浮光掠影。封衍坐在沙发最中间的位置,本该人群密集,周遭的人却自觉留出了大片的位置。
    封衍难得抛掉平常的冷淡肃整,领子解开两颗扣子,露出冷白的皮肤,里面藏着若隐若现的锁骨,头顶的霓虹闪烁,为白皙的皮肤打上暧昧的色彩,甚至嘴边都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
    平常的疏冷褪去,单是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都透着若有若无的性感勾人。
    一个她完全没见过的封衍。
    她还在愣神,叶明月走过她,径直走到封衍身边,施施然坐下,仿佛他身边的位置,一向只属于她。
    她站在原地,对面的一群人,眼光肆无忌惮地扫射,一种没来由的窘迫升起,陶陶下意识不想临阵脱逃,可也没融进群体的理由。
    “嫂子,快来坐着。”安礼率先打破沉默的氛围,斯文的脸上带着安抚,他往旁边挪了一下,将封衍另一边的位置留出更大的空间。
    安礼的出声,显然是对现场的人的提醒,很快包间里又热络起来,还有一些人和陶陶自我介绍。
    陶陶感激地对安礼笑了笑,朝封衍那边走去。包间里光线不明朗,陶陶脚下踩到空掉的酒瓶,踉跄一下,跌倒在一个人身上。
    “抱歉,抱歉。”她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刚站稳,那人离得更远。
    “啧,麻烦。”低低三个字,将这个圈子的高高在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安野。”安礼警告一声。
    极其男性化的名字,陶陶偷偷看过去,对上一双懒散的眼,眼皮稍稍耷拉,利落的短发刚及肩,吊带热裤,勾勒出高挑匀称的身材。
    竟然是个女人。
    安野没理会安礼,起身,朝门外走去,右手扬了扬:“抽烟。”
    “嫂子别介意,她就这性格。”安礼如沐春风道。
    陶陶摇了摇头,没在意。她走到封衍身边坐下,鼻尖嗅到淡淡的酒味,枯燥的心又不争气地活过来。
    她小声解释:“我看你几天都没回家,就找了安礼,好像打扰你们了。”说完,她小心翼翼地仰头。
    封衍侧头,女人的眼干净澄澈,微颤的眼睫却出卖了她的小心思。他没所谓地笑了下:“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
    淡淡的一句话,将之前暧昧和排外的气息全然打破。陶陶心定了定。
    另一边的叶明月自然也将对话全部听进去,她和向柳她们谈笑的笑容有些僵直,但很快调整过来。她叫人拿过来骰子,转向陶陶那边:“姐姐,要来玩掷骰子吗?”
    陶陶和叶明月那边的朋友没什么交集,况且今天也不是来玩乐,她轻声回绝。
    叶明月可惜地叹息,然后笑笑:“既然姐姐没兴趣,那就算了。之前从向柳那里听到姐姐帮衍哥和人比掷骰子的事情,我还想和姐姐比比呢。”
    她皱了皱鼻子,朝封衍打趣道:“这下就不知道衍哥教人的技术有没有生疏啦。”
    封衍不动声色,置身洪流,却擅于抽身:“一切看陶陶的。”圆滑地将球踢回去。
    陶陶咬了下唇,叶明月暗示的什么,她自然清楚,只是她原本以为封衍只教过她一人掷骰子,那是为数不多的,两人除了床上之外的隐秘时光。
    却没想到,也不过是自我满足。
    按照之前,陶陶肯定会受不得激,与叶明月比个高下,现在却没了兴趣。她点亮手机,现在的时间早过了她的睡觉时间,脑子也渐渐混沌,什么也思考不了。
    她近乎面无表情地看着叶明月与人玩掷骰子,动作熟练,且一脉相承。
    叶明月失了误,佯装讨好地朝向柳求饶,向柳瞥了眼陶陶,不肯放过她,端起一杯酒说:“明月你输了,就罚酒!”
    “不过,你不太会喝酒,那找人代喝也不是不可以。”
    叶明月第一时间看向封衍,扯了扯他的袖子,颇为熟稔,仿佛做过千万遍:“衍哥,要不……”话还没说出口,像是被烫到一样松开了手,“啊,我没注意,现在毕竟不是以前了。”
    以前的封衍和叶明月。
    是一对青梅竹马,是两小无猜,也是曾经的情侣。
    现在的作为,倒衬得她是棒打鸳鸯的那人。
    陶陶思维发僵,脑子里的思绪像是被弄乱的毛团,搅得她不得安生。
    “这么多人在呢,衍哥帮帮忙怎么了?”向柳蹿火。
    她猛地站起来,抓过叶明月手中的酒杯,扯了扯唇角:“既然明月喝不了酒,我来帮她喝掉好了。”
    说完,仰头喝完。
    封衍微微敛眸,面色有些沉冷。他本就不会答应叶明月的要求。
    可没想到陶陶的接下来的举动。
    “砰”一下,酒杯被一只绵软润白的手放在桌面上。
    “喝完了,我出去透透气。”陶陶向来脾气好,鲜少做这些破坏气氛的事情,然而现在她有股疲惫感,什么也不想做。
    她不等别人说话,径自向外走去,脚步凌乱,不小心撞了下桌子,身后传来很多声音——
    “刺啦”
    应该是杯子掉在地上。
    “脾气那么大做什么!又没让她喝!明月你别收拾玻璃,万一割破手指怎么办?你的凝血功能本来就慢,又是稀有血型,这里只有叶陶陶和你血型一样,难道还指望她叶陶陶救你?”
    向柳一贯尖利的声音,不知看到什么,戛然而止。
    “向柳!陶陶又不是故意的,不小心而已。”
    叶明月温婉劝说的声音。
    里面各种声音纷繁起伏,直到陶陶将门关上,才隔绝掉一切,至于里面有没有封衍的声音,她突然没了探究的兴趣。
    *
    陶陶出了包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她从来没来过类似会所这样的地方。于是她放任自己随意走,将包间里的所有声音抛之脑后。
    廊道的尽头,是一片荒凉的原野,倒是与灯红酒绿的会所形成鲜明的对比。
    陶陶缓步走到阳台边,双手搭在栏杆上,手指垂在半空中。迎面吹来的寒风,将困意稍微卸去些许,混沌的头脑也渐渐清醒。
    “啪嚓”
    打火机点燃,又很快关上,淡淡的烟草味传来。
    陶陶看过去。
    是刚才的包间里的女人,她随意倚靠着栏杆和墙面相接处,模样比包间里更加放松,也更加疏懒。
    她抬起眼皮,瞟一眼,将细长的女士香烟送至嘴边,双颊轻轻鼓动,松开,一串白烟慢慢吐出,艳丽的眉目都缓和不少。
    陶陶问:“我打扰你了吗?”说完,自己就愣了下,今天怎么老是闯入别人的场合。
    安野抬眼,睨她一眼,过了几秒才道:“随你。”
    陶陶安下心,呆在原地,打算等到封衍出来。
    这里鲜少人来,只有她和安野安安静静,谁也不说话,陶陶也没有试图去搭话,她总觉得封衍身边的人,也不见得真对她有任何的善意。
    气氛沉静,却又有莫名的舒适淡淡流淌。
    女士烟很快燃尽,安野摁灭香烟,指尖夹着烟头,似乎见到周围没有可以丢的地方,站直身体,打算走出去。
    临走前,她路过陶陶的身边。
    “喂。”
    陶陶迟钝一会儿,才看过去。
    “你倒和叶明月不一样,算我做个好事。”她从前到后捋一把头发,懒懒散散,也不管陶陶信不信——
    “别太信封衍,这人肚子里全是算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