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火车上爱爱好爽好刺激

更新时间:2021-07-17 16:16:43

  商从枝将浴巾随意揉在身下,长发披散,乌黑发丝顺着肩膀滑落,她却恍然不绝,托腮注视着男人的背影。
    男人长指将缠绕在床尾的领带解开,慢条斯理地系回脖颈,才转过身,视线若有似无地落向她这边:“枝枝……”
    清冽声线越来越低。
    商从枝努力想要听清楚男人后面的话,耳边似乎隔了层膜,怎么都听不清。
    越想靠近点听,忽然间发现,眼前男人深邃俊美的轮廓竟也跟着越来越模糊。

 文学


    最后消弭于无形。
    只余越发肆虐的雨声,清晰入耳。
    “哥哥!”
    商从枝眼睫颤抖几下,睁开眼,红唇微微翁动,从声腔里抽出一丝微弱的音节。
    “叫谁哥哥?”
    一道戏谑的男音传来。
    商从枝终于慢慢转醒,从沙发上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颁奖典礼化妆间内。
    说话的正是她的经纪人苏敛。
    外面雨声噼里啪啦。
    商从枝反应过来,原来梦中连绵不绝的雨声,是来自于这里……
    可是这场梦,却真实的仿佛在昨天。
    捂住心跳紊乱的胸口,商从枝轻吁一口气。
    盛夏多阵雨,颁奖典礼结束后,他们本打算等雨停再离开,这期间她小憩了一会儿,没想到穆星阑会趁机入梦。
    苏敛见她直愣愣地,俨然是没缓过来。
    拿着剧本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醒醒,还回味春梦呢。”
    在苏敛认知中,她也没有兄弟姐妹,而且醒后还这么回味,怕不是梦到情哥哥了。
    商从枝浓密的眼睫上撩,凉凉扫了一下过来:“少在仙女面前提春梦这种羞耻词汇,没看到我都脸红了吗?”
    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的少女,眉眼精致绝伦,穿着一身刚刚从颁奖典礼下来还没来得及换的墨绿色绸缎长裙。
    在朦胧暖黄的灯光下,柔软的唇瓣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像点了胭脂一样,潋滟风情,即便是不说话,一颦一笑都明艳肆意到极致。
    仙女没毛病,只是……她哪里有什么羞耻模样。
    真,睁眼说瞎话的小祖宗。
    苏敛看着她,缓缓吐出三个字:“没看到!”
    懒得搭理他,商从枝望向窗外,雨声淅沥,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苏敛坐在她旁边刷微博。
    忽然将平板往沙发上一摔,冷笑道:“这次你拿了最佳新人奖,不知道戳了多少人的肺管子,瞧瞧,颁奖典礼刚结束,踩你黑你艳压你的通稿就出来了。”
    商从枝家世显赫,父母皆系豪门,作为唯一掌上明珠,她自然是背景强大。
    出道一年,拿的都是顶级资源,第一部影视作品便是名导为她量身打造的剧本,出道即巅峰,然而随之而来的便是漫天的黑料,耍大牌,有后台,仗势欺人,各种莫须有的黑料层出不穷,黑粉比粉丝还要多。
    要是换了其他新人,大概早就被打击的抑郁了,然而——商从枝不一样,她热衷于全方面气死黑粉。
    “虽然你演技一般般,但获最佳新人奖的这个角色,可谓是本色出演张扬肆意大小姐,哪里是走后门了!”
    商从枝:“……”
    等等,张扬肆意大小姐怎么就成她本色出演了,她本性明明是下凡体验人间疾苦的小仙女。
    能凭这个角色拿到奖,分明是她演技好!
    她爸爸继承家族企业,成为身居高位的商总之前,可是拿遍大满贯影帝的实力派男演员,爸爸都夸她有他当年的风范。
    商从枝不跟愚蠢的凡人计较,伸出一只白皙纤长的手,将平板拿起来。
    浓翘的眼睫低垂,入目便是一张颁奖现场照片对比图:
    她的照片刻意调暗,显得肤色很暗淡,而与之相对比的是同期并且也入围最佳新人奖的小花沈檀宁,沈檀宁那张红毯图加了滤镜,皮肤又白又嫩。
    前排热评:
    沈檀宁是什么人间小白花,这身香槟色蝴蝶结礼服太甜了,呜呜呜,比水蜜桃还要甜。凭什么我们家水蜜桃拿不到最佳新人奖,论演技,颜值,人气,哪一样比不过某花瓶,某花瓶走后门实锤,抱抱宝贝宁宁,以后还有机会的。
    商从枝往下刷评论,唇角勾起冷艳的弧度。
    忽然,她将平板放下,把自己手机找出来,干脆利索的打开微博,找到刚才看到的一条热评,点了个赞。
    “我艹,你在干嘛?”
    苏敛刚跟公关部那边打完电话,准备引导舆论——商从枝获奖是靠实力,而不是后走门。
    转身不经意扫了眼商从枝的动作,顿时炸了。
    一把夺过她的手机。
    映入眼帘的便是那被点亮的大拇指。
    苏敛头盖骨都要麻了。
    尤其是看到她点赞的那条微博:这是沈檀宁方发的艳压通稿吧,不说演技人气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就说颜值,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商从枝比沈檀宁美一万倍,她们之间的颜值差距,大概就是人间富贵花跟地里野菊花的区别吧。
    见苏敛要取消点赞,商从枝窝回沙发里,抿了口助理递过来的温水,清灵的音色极好听,却有恃无恐:“都已经被截图了,你取消也没用。”
    “哦,搞不好热搜都上了。”
    苏敛顿住,痛心疾首说:“你倒是对自己认知清楚,那你肯定也知道,这一赞,你能给自己赞出多少黑粉!”
    他真是一不注意,商从枝就开始日天日地。
    商从枝漫不经心:“黑粉这么多,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她觉得自己点赞的那条评论说的很正确,既然这么会说,给它热度也是举手之劳。
    谁管黑粉增不增。
    果然。
    #商从枝点赞#的热搜直接冲上微博第一。
    苏敛虽然后悔当初被商从枝那张颠倒众生的盛世美颜欺骗而签下她,但作为资深经纪人,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想出公关方案,将商从枝往真性情,单纯不做作,恃美行凶等角度开展无死角洗白。
    娱乐圈第一传媒公司造梦娱乐的最强公关部自从接了商从枝这个女明星之后,感觉他们每天都能激发新潜能。
    因为,你不知道她明天又从什么角度,什么方向,花式作妖。
    *
    雨下了几个小时,终于渐渐歇了。
    颁奖典礼后台走廊。
    “商从枝太过分了,抢了你的最佳新人奖也就算了,还故意点赞,引粉丝网爆你。”
    “看她那副妖艳贱货的样子,不知道跟老男人睡多长时间才能拿到这个新人奖,我才不稀罕!”
    商从枝推开化妆间的门,就听到外面路过的女人说话声音。
    她精致的眉尾微微上扬。
    助理小棠也听到了,想到苏哥提前离开时的告诫,下意识看向商从枝,生怕她小脾气上来,又要做出什么日天日地的举动:“枝枝姐,冷静,千万冷静,冲动是魔鬼。”
    商从枝朝着她慢慢理出个招牌式笑容,正拿着湿巾擦拭白生生的指尖染上的一抹胭脂色,刚刚涂口红时不小心沾上的。
    “嗯,我很冷静。”
    气定神闲的随手将湿巾丢到走廊垃圾桶里,商从枝喊住那两人:“沈檀宁。”
    方才背地里造谣她跟老男人睡觉才拿得这个新人奖,正是沈檀宁。
    商从枝与沈檀宁的矛盾从出道就开始了。
    毕竟同期出道,商从枝一路好资源飞起,而沈檀宁却要选她不要的资源。
    她的大部分黑料都出自于沈檀宁的团队之手,之前通稿艳压,黑她耍大牌,仗势欺人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造谣她得奖是跟老男人睡来的。
    乍一听商从枝的声音,沈檀宁表情僵了两秒。
    却也没怂,转过身来:“有事?”
    商从枝将搭在纤薄肩背上的披肩脱下来,随手丢到小棠怀里:“拿好。”
    小棠看着商从枝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走向沈檀宁,脑海中只浮现出四个大字:
    猎杀时刻!
    商从枝走到沈檀宁面前,朝她微微一笑。
    沈檀宁张了张嘴,觉得商从枝是要跟她示好,怕自己把她走后门拿到新人奖的事情说出去。
    没等她开口嘲讽。
    商从枝抬手就是一巴掌。
    动作又快又狠,完全没有留情。
    “啪!”
    一声清脆巴掌音,响彻整个走廊。
    就连沈檀宁的助理都没反应过来,震惊地看着沈檀宁浮现出红肿的指印。
    沈檀宁也被打懵了一瞬,随后歇斯底里地扑过去,想要撕扯她:“商从枝,你竟然打我!”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打我!”
    商从枝手腕纤细,看上去柔若无骨,却轻松就钳制住沈檀宁,将她的脸死死按在白色墙壁上,声音寒得像是被凉水浸过的:
    “打的就是你。”
    “背后造谣开心吗?”
    看着这个场面。
    小棠心脏砰砰乱跳:“枝枝姐,快,快松手——”
    妈呀,这要是被拍到,是要命的啊!
    感觉到小棠要被吓得心态崩了,商从枝这才将沈檀宁松开。
    看着自己干净的手心碰了她脸后的粉底液残余,商从枝嫌弃的皱了皱眉尖,看向小棠:“湿巾呢?”
    “沈老师。”
    缓过神来的助理连忙扶住差点摔倒的沈檀宁。
    沈檀宁气得浑身发抖:“你你你……”
    听到动静,后台不少人出来看热闹,就连主办方的人都来了。
    现场一片混乱。
    商从枝最淡定,接过小棠递过来的湿巾,将白皙的指节一点点擦拭干净。
    有点后悔刚才按她脸了,应该掐脖子的。
    不对……
    她脖子上应该也涂了粉底液。
    啧——
    主办方未免闹大,引起不好影响,找了个会议室来解决这件事。
    室内空旷,寂静无声。
    除了主办方几人外,只有双方女明星及工作人员在。
    主办方负责人左右看看,艰难问出口:
    “两位能说说为什么打架吗?”
    商从枝懒得解释,室内空调开的足,她还有心思重新将棉质的披肩裹回去,遮住裸出来那片白皙柔润的肌肤。
    沈檀宁原本清纯脸蛋,此时已经糊满了化妆品,看起来格外狼藉凄惨:“是她单方面打我,我要报警!”
    主办方一听要报警,忙说:“两位都是公众人物,闹到警局对谁都不好看,能不能私下解决?”
    沈檀宁觉得主办方因为商从枝有后台,就护着她。
    险些咬烂了下唇,狠狠的放话:“商从枝,别以为就你有后台就可以嚣张,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
    商从枝表情散漫的靠在椅背上,承着室内洒下的灯光,弯起笑时眼睫很长,根根像是都写着无所谓:“哦,你准备怎么不善罢甘休。”
    沈檀宁见主办方包庇商从枝,突然猛的站起来:“你等着。”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表哥,呜呜呜,你还在鹿城吗,我被人欺负了,对方仗着有后台打我,还不准我报警。”
    从小到大,她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小棠站在商从枝身边,战战兢兢的问:“枝枝姐,要不咱们也给苏哥打个电话吧。”
    这种场面,她应付不来啊!
    商从枝听沈檀宁告状,若有所思。
    看她哭的这么卖力,估计这个表哥不是什么普通人。
    想了想,商从枝朝着小棠伸手:“手机给我。”
    小棠立刻奉上:“您要给苏哥打电话吗?”
    这种事情还是得经纪人来处理。
    对方要报警,叫苏敛来有什么用。
    商从枝纤长的手指把玩着手机,美目流转,轻轻笑了声:“我也告状啊。”
    拼后台,她会输?
    “云朵儿,有人要把我送警局,从你们律师事务所请个擅长刑辩的律师过来。”商从枝说了地址,就挂断电话。
    这种小场面,她都不必惊动正在陪母上大人度蜜月的爸爸。
    沈檀宁打完电话后,心里有了底气,已经逐渐平复下来。
    脸也洗干净,有心思冷嘲热讽了:“怎么,要把你的金主老男人叫来?”
    她倒是想看看,让商从枝这么嚣张的金主到底是谁。
    沈檀宁虽然有个厉害的表哥,但是毕竟只是表哥而已,她家世只是普通人,若不是今天被欺负的厉害,她根本不想让表哥帮忙。
    她要靠自己,在娱乐圈闯出一片天,不像商从枝,靠跟老男人睡觉走捷径,却霸占着顶级资源,厚颜无耻。
    商从枝看都没看沈檀宁,刚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她——困了。
    会议室重新陷入一片安静。
    却静的让人心惊胆颤。
    半小时后。
    房门被敲响,静谧陡然破碎。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主办方负责人立刻迎过去:“邵总?”
    他们没想到,沈檀宁请来的居然是鹿城科技新贵邵源。
    “表哥!”沈檀宁激动地跑过去,泪珠一串一串的往下掉,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她没想到,邵源站在门口,没过来哄她。
    反而恭恭敬敬的伸出一只手臂,邀请外面的人进来:“穆总,请进。”
    听到这个称呼。
    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商从枝,蓦然睁开双眼,顺着声源转头。
    穆星阑今日穿了一身简单的衬衣西裤,领口纽扣依旧一丝不苟的系到最顶端。
    在会议室炽亮的灯光下,皮肤呈明显的冷白色,从眉骨到下颚的面部轮廓,皆是完美的如同工笔圣手精心雕琢的神仙画卷,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薄唇抿起极淡的弧度,端得是温润端方的俊美感。
    穆星阑,果然是他。
    商从枝遥遥望过去。
    像是有感应一样,男人眼眸微垂,刚好对上了商从枝的视线。
    他的目光清清透透,仿佛能洞穿一切。
    商从枝心尖微微一窒。
    并没有刻意躲开他的视线。
    脑海中却不由得浮现出两小时前那场没有结尾的梦。
    不,那不算是梦,而是一年前真实发生的。
    穆星阑没有说完的那句话,她如今依旧记得清楚,他说:枝枝……我会娶你。
    她先移开了目光,抿了口已经凉透的茶水,压下心中极淡的情绪。
    就在沈檀宁以为这个突然出现气质清贵端方的男人是她表哥的朋友,要给她壮声势时。
    却见男人云淡风轻的在商从枝那边坐下。
    几个西装笔挺的精英簇拥在他身后。
    态度非常明显。
    一看这架势。
    沈檀宁愣住了。
    这个被她表哥都那么尊敬的男人……跟商从枝什么关系?
    商从枝低垂着眼正在玩手机,无视身边存在感强烈的俊美男人。
    微信页面。
    枝枝不是吱吱:【我让你找律师过来,穆星阑是律师吗?】
    云朵儿是猛男:【枝儿啊,你口中的穆星阑是你亲老公,亲老公给你收拾烂摊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要客气的奴役他吧!】
    没等商从枝回复,又一条消息进来:【以前你们没结婚时候,你不是酷爱缠着我哥,一口一个哥哥叫得比我这亲弟弟还甜,怎么现在结婚了,偏偏疏离了?】
    商从枝白皙指尖微微颤了一下。
    顿在了屏幕上方,没有回复他。
    此时,会议室内,双方坐齐,一个比一个不好惹。
    主办方负责人硬着头皮将事情说清楚,最后说:“我们是建议私下调节。”
    沈檀宁尽量让自己忽视对面那颜值格外般配的两人,这个男人不可能是商从枝的金主。
    她的金主分明是老男人。
    怎么可能是这么年轻俊美的男人。
    估计是她的老男人请这位穆总来帮忙撑场子的。
    沈檀宁看着他们陌生到连对视都没有,完全不像是情人,心里放松了点。
    扬眉看着商从枝:“我……”
    刚准备声讨,才说了一个字,就被邵源拦住。
    表妹不清楚穆星阑的身份,他可最清楚,既然明摆着穆公子要护着这个女明星,他不会刻意去找麻烦。
    邵源看向穆星阑,很大方的摆摆手说:“都是小朋友之间的小打小闹,我们不追究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