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班长你的东西太大了( 秦语)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7-24 15:49:50

男班长你的东西太大了( 秦语)全文章节列表

柯瑞星目微转了转,“这样吧,我正好也要去吃饭,我推荐一家给你们?一起吗?”

    阮芜看了看秦语,征求她的意见。

    秦语有些懵,不大明白为什么柯瑞看起来和阮芜这么熟,在她的印象中两人应该只在酒吧见过一面才对。

    不过秦语倒是没有现在就八卦,点头道:“行,那一起呗。”

    不远处,言煜之坐在车里,看着阮芜跟着柯瑞一起往另一边走,有说有笑的样子刺痛了他的神经。

    –

 文学

    柯瑞推荐的餐厅是一家法国料理,三人刚点好菜没多久,柯瑞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过电话后,柯瑞皱了皱眉,“现在?行,知道了。”

    “怎么了?”阮芜问,“是有工作?”

    柯瑞无奈地点点头,“合作方在催。看来这顿饭今天是不能一起吃了,下次有机会在一起来。这家餐厅的老板是我的朋友,到时候记我账上就行。”

    秦语看着柯瑞离开了餐厅,立刻转头看着阮芜,眼中闪烁着吃到大瓜的八卦光泽:“快说说,你和柯瑞是怎么回事?!”

    阮芜:“也没什么,就是之后偶遇了几次。”

    她将前几次和柯瑞偶遇的经过告诉了秦语,“就这么简单,说起来还挺不好意思的,我每次倒霉的样子都被他看见。”

    而且每次都在下雨。

    “靠,宝贝你行情不错啊。柯瑞他长得帅家境又好,不比言煜之差多少,我支持你,快冲,让那个死渣男后悔。”秦语义愤填膺道。

    阮芜无奈地笑笑,“我只是把他当作朋友,况且我们其实也没有特别熟,可能也不大合适。”

    秦语道:“不处处怎么知道合不合适?而且大家都说,进入新一段感情才能快速忘记前任。”

    阮芜还是摇头,其实她现在并不想那么快进入下一段感情。这样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对方的不负责。

    现在阮芜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做自己的事情。至于感情,还是随缘就好。

    –

    柯瑞回到了公司待客室,看着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的言煜之,眉头挑了挑,“原来是言总,来得这么急,吃过饭了吗?”

    言煜之凉凉瞥了柯瑞一眼,“柯总平时还挺闲,既有空陪员工吃饭,还有功夫关心合作方的饮食作息。”

    柯瑞登时明白过来,怪不得这么急着要谈项目,大概是自己邀请阮芜一起吃饭的那一幕被他看到了。

    “言总这是哪里的话?我们做生意的,不就是要靠员工撑着,靠合作方养活?偶尔关心一下,算不上什么。”

    言煜之抿了抿唇,不满的情绪显而易见,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谈完工作上的事,言煜之刚走出文柯集团的大门便与阮芜和秦语打了个照面。

    前一秒阮芜还和秦语有说有笑,下一秒见了言煜之,唇角的笑立刻拉成了一条直线,多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言煜之抿了抿唇,在阮芜与自己即将擦肩而过时,拉住了她的手臂。

    阮芜停住,抬起头皱眉看着言煜之:“放开。”

    “阿芜,我们谈谈好吗?”言煜之垂了垂睫毛,看着阮芜的表情,明明是朝思暮想的面容,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他却高兴不起来。

    阮芜和梦里的一样,是冷冰冰的表情,像是看陌生人一样。

    阮芜想要抽手,却被言煜之紧紧拉住。

    一旁的秦语见这情形,立刻要站到阮芜前面。

    阮芜拦住秦语,安抚道:“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过会就上去。”

    秦语犹豫了片刻,点点头:“行,有事给我打电话。”

    秦语走后,阮芜看着言煜之:“要说什么?”

    言煜之抿了抿唇,“找家咖啡店聊吧。”

    “不了,”阮芜果断拒绝,“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你先撒开我。”

    阮芜看了一眼言煜之紧紧握住自己的手。

    言煜之松开了阮芜,瞥了一眼她的手,下意识脱口问道:“戒指呢?”

    阮芜道:“扔了。”

    言煜之紧皱起眉头,声音拔高了一些:“扔了?”

    “嗯。扔了。”阮芜点头,“反正都离婚了,留着也没什么用。”

    言煜之将唇抿成一跳直线,桃花眼中带着冷意:“我给你精心准备的戒指,你说扔就扔?”

    精心准备?无可替代的爱?嘲讽谁呢。

    阮芜冷笑了一声,不想和他多废话,“想扔就扔了,有什么意见吗?前夫。”

    话说完,不等言煜之反应,阮芜便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进了公司。

    言煜之站在原地,喉结微动,目色冷冽地转身离开了文柯集团。

    –

    之后几天,言煜之既没有给她打午夜电话,也没有再来文柯集团找阮芜。

    阮芜倒也乐得清静。

    直到这天晚上,言奶奶给她打了电话。

    “奶奶,你旅游回来啦?”阮芜放下了从公司带回来的工作,走到阳台上和言奶奶聊着天。

    言奶奶平时待阮芜一向不错,就像对待亲孙女那般。

    言奶奶兴致勃勃地和她讲述旅途中遇到的人和一些新奇事,随后道:“过两天是我的生日,你和煜之两个人一起过来吗?”

    阮芜顿了顿,看来言煜之还没有把他们离婚的事情告诉言奶奶。

    虽然很难开口,但是这种大事瞒也是瞒不住的,于是阮芜酝酿了一会,坦白道:“奶奶,我和言煜之离婚了。”

    “离婚?”电话那头传来了言奶奶惊讶的声音,随即沉默了一阵子,声音带着怒意:“那死小子都干嘛了?阿芜你告诉我,奶奶替你出气。”

    阮芜笑着回绝:“奶奶,没事的。已经不生气了,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我不在乎了。”

    听完阮芜的话,言奶奶叹了口气:“你不说我也大概知道些。之前我就担心你和那死小子会有那么一天,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

    随即,言奶奶又道:“阿芜,奶奶是真心喜欢你,哪怕你做不成我的孙媳妇,我也永远是你的奶奶,你可别因为那个死小子疏远我这个老太太。”

    阮芜立即道:“怎么会?我也把您当作我的亲奶奶。您过生日那天我会去的,到时候给您做您爱吃的剁椒鱼头。”

    “还是我们阿芜贴心,那奶奶可就等着你的手艺了。”言奶奶笑道。

    “好,时间也不早了,奶奶您早点睡。”

    言奶奶挂断电话后,磨了磨后槽牙,板着张脸给言煜之拨打了电话,电话刚接通,言奶奶便忍不住口吐芬芳:“不争气的东西,你都干什么把我宝贝孙媳妇气跑了?”

    “奶奶……”电话那边的言煜之声音软软的,颇有些撒娇的意味。

    言奶奶顿了顿,火气下了一点,但还是板着脸:“你喝酒了?这个点?”

    言煜之:“嗯……”

    言奶奶登时又上了脾气:“都他妈几点了?还在喝酒?媳妇都被你气跑了你还有脸喝酒,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混账孙子!”

    言奶奶一通话骂完,才发现言煜之那边半点反应都没有。

    她停下来,皱着眉叫了他一声:“煜之?”

    片刻后,电话那边才传来低落的男音,嗓音带着点沙哑:“我想追,可是她不理我,还有别的男人了……”

    言奶奶察觉到孙子心情很低落,一下子心也软了下来,没再骂他,只是叹了口气:“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阿芜是个懂事孩子,也一向纵着你,她提出离婚,你应该反思自己。”

    言奶奶话说完,就听到言煜之那边吨吨吨的喝酒声音,言奶奶忍不住暴脾气又上来了:“你不能喝酒就别喝,哭成个弔样子,你看阿芜嫌不嫌弃你!”

    言煜之酒品极差,一旦喝了酒,行事风格就像个半大的孩子,又是撒娇又是闹,极为磨人。

    言奶奶好容易将言煜之哄好,挂断电话后叹了口气。老人家看东西比别人要透彻,她能看得出来,言煜之是真心喜欢阮芜,只是他自己太迟钝,还没反应过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