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他想放在里面睡觉-把荔枝一颗一颗推入她的

更新时间:2021-07-30 08:51:23

他想放在里面睡觉-把荔枝一颗一颗推入她的

    踌躇间,手机响了起来。

    她的手指刚好抵在屏幕上,没来得及看清备注,就滑了接通。

    林书夏把手机贴在耳边,慢吞吞的:“喂?”

    对面很快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夏夏,今天学校不用上课吗?”

    林书夏惊讶地“啊”了一声,脸上带笑,语气也不自觉撒娇起来。

    “没呢妈妈。学校最近不上课,明天要开始军训了,今天就让我们先休息一天。”

 文学

    他们这届新生有些特殊。

    报道的时间快接近十一,校领导觉得隔着七天长假的军训毫无意义。一拍额,当即决定放假回来后再展开军训。

    “军训水要多喝一点,饭菜荤素搭配不要挑食。”林母又问,“钱还够不够?要不要再给你转一点。”

    “不用不用。”林书夏软着声,“我上次给人配音还有一点钱,够用的。”

    林母一顿:“注意休息,不要太累了。”

    林书夏笑着应了声“好”。

    又和妈妈说了一些学校杂七杂八的事情。

    舒雯早上被饿醒了,一起来就坐在底下啃辣脖。

    等林书夏挂断电话了,忍不住开口问了句:“夏夏,你什么时候去配音的?都没听你说过。”

    “暑假的时候。”林书夏从床上下来,“在家里好像也没什么事,正好先锻炼一下了。”

    “我们专业有好多学长学姐,都是上大学之后被老师推荐,才开始有机会接配音和主持活动。”舒雯感慨,“你好厉害!”

    “不是呀,”林书夏笑了下,“也是老师推荐我才能去的,不是我自己的原因。”

    “那也得你自己适合才行啊!”舒雯说着,叫了两声:“我也想赚钱!!”

    许初意在卫生间刷牙,出来只听到最后一句话,疑惑地问:“什么什么赚钱?谁发财了吗?!”

    舒雯翻了个白眼:“发财你都赶不上热乎的!”

    “诶不是,”许初意指着她,“我怎么感觉你这句话这么有味道。收回去!我不喜欢!”

    林书夏被她们两个逗笑。

    她揩去眼角的水渍,将手机放在桌上,拿着牙杯进了卫生间。

    学校在放假前上了三天的课。

    洗漱完出来后,林书夏把课本摊开,咬着面包看了一会儿。

    舒雯不经意地一瞥,看到挂在椅背上的黑色夹克,“诶我昨天晚上就想问你了!你怎么把那件夹克带回来了?”

    舒雯这一提醒。

    林书夏记起自己还有件外套没处理。

    “我带回来洗一下。”

    林书夏拿起夹克,往阳台走。

    这会儿夹克的味道已经不是很明显了,只有一股衣服本身携带的纤维的味道。

    林书夏打开洗衣机,把夹克丢了进去。

    刚旋开洗衣液盖子,就要倒进洗衣液时,她的动作突然一顿。

    ——万一衣服不能机洗,给洗坏了呢?

    林书夏放下洗衣液,走进寝室拿出手机。

    那张写着他电话号码的纸条就静静地躺在桌上,她低着头,对着纸条慢慢输入数字。

    嘟嘟——

    没人接。

    可能是在忙,没看手机。

    林书夏腮帮子鼓了一下。

    那就只能手洗了。

    —

    陈烬这会不在学校。

    昨晚从酒吧离开后,他直接回了公寓。睡到下午才起床,开车去了郊区外的疗养院。

    把车停在停车场,轻车熟路地上了四楼。

    护工早已等在了电梯门外。

    看见他,急忙迎了上来。

    “昨天精神好多了,吵着要见你,我才会给你打了那个电话。今天一早上没看到你,脸色不太好看,劝了她好一会儿才愿意去午休会。”

    陈烬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也没开口说话。

    只是跟着护工往前走。

    护工叹了口气:“天底下没有哪个母亲,会伤害自己的孩子的。你妈妈清醒的时候,其实也挺挂念你的。”

    话音刚落,已经走到了倒数第三间病房。

    隔着门上的观察窗口,能将里面尽收眼底。穿着蓝白色条纹病服的女人,坐在病床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像座雕塑,一动不动的。

    护工轻轻推开门,怕惊吓了她:“周姐,你看谁来了?”

    被叫到的人怔了一下,慢吞吞地转过头来。

    看到陈烬的模样,像是认出了这是谁,嘴唇不自然地嗡动,眼睛有湿湿的水花。

    护工贴心地合上了门。

    “阿……阿烬。”

    女人艰难地开口,朝他招了招手。

    陈烬顿了两秒,走过去。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你为什么不走近一点?你是不是在怪妈妈?妈妈上次不是故意要这样对你的。”

    女人自言自语了一会儿,眨了眨眼期待地看他,“你爸爸呢,为什么不和你一起来看我?”

    陈烬敛眸看她:“你忘了他去哪?”

    “去哪了,去哪了?”记忆随着这句话变得清明,刚才还憔悴的面容突然狰狞了一下,“狐狸精……”

    陈烬眼神平静地看着她。

    像是打开了什么禁忌开关,她猛地冲上来,死死地掐住陈烬:“去死去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尖锐的指甲深深陷进脖颈。

    仿佛站在面前的不是她的儿子,而是仇人。

    守在门外的护工第一时间发现了动静,急忙推开门进来。

    叫来护士打了镇定,又安抚人睡下后。

    护工不赞同地看着陈烬,“她现在是病人,你就不能顺着她说话?

    陈烬摸了下脖颈。

    刺刺麻麻的痛,没想到还流血了。

    护工注意到了:“你脖子那里,要不要找个护士处理一下?”

    陈烬食指和拇指并拢捻了下,也不在意,语气还挺平静的:“没事。”

    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转身离开了病房。

    —

    初秋的天气,阳光和煦,带着令人舒服的温度。

    只是这样一来,衣服就不那么容易干了。

    林书夏生怕夹克干不了,拿着电吹风吹了一会儿。满打满算晒了快一天,外套才总算干了。

    装进袋子里后,就准备去找陈烬还衣服。

    舒雯从浴室出来,看见林书夏拎着个袋子就要出门,问道:“你都联系不上他,怎么还衣服啊?”

    “我去男生宿舍楼下等等,看能不能遇到他或者其他认识的人。实在不行的话,再想其他的办法。”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陈烬。

    但保守起见。

    出门前,林书夏给他发了条短信,告知他——她在男生宿舍楼下等他。

    如果他看到的话,应该就会出现在宿舍楼下。

    这会儿天刚暗下来,路灯尽职尽责地照亮整个宜临大学。

    校道上人来人往。

    不远处的篮球场上,还能看到男生们奔跑的身影。

    有风吹了过来。

    林书夏的皮筋松松地吊在发尾,散落下来的发丝被风一吹,飘飘扬扬地贴在了脸上。

    一下子挡住了视线。

    林书夏弯腰,把手里的袋子放在地上。

    空出手,将皮筋束在手上,微低着头抓了抓头发。

    眼前突然落下了一个阴影,挡住了大半的光源。

    林书夏心头一跳。

    猛地一抬头——

    对上了陈烬的眼睛。

    眼眸沉沉,黑漆漆的不透光,和那天在酒吧走廊如出一辙。

    看上去似乎心情不好。

    “怎么在这里?”

    唇角抿直,语气淡淡的。

    林书夏两三秒扎了个高马尾。

    “我给你打了电话的,还发了短信。”她拎起地上的袋子,双手递给他,“你的衣服,我洗好了。”

    衣服放在里面轻轻的,没什么重量。

    但提袋耳朵太窄太小,林书夏又拎着几分钟了,在手指第二节勒下了淡淡的红痕,不是很明显。

    陈烬看了一眼,接过了袋子。

    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指尖。

    林书夏触电一样“咻”地收回手。

    等收回来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有点儿大惊小怪了,不好意思地把手背在身后。

    “那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陈烬垂眸,鸦羽般的睫毛低低垂下,看不清情绪:“嗯。”

    林书夏朝他扬了扬手,一个再见的手势。

    “那我走了。”

    陈烬站在原地。

    漫不经心地抬着眼,看着她慢慢地走进昏黄的灯下,身影被灯光拉长,逐渐地拉长。

    然后,在原地猛地顿住,像是在犹豫。

    好几秒后,突然地转过身。

    朝他一路小跑过来。

    “你——”

    小姑娘停在他面前,脸蛋泛了点红。由于刚才的运动,呼吸有些急,微微地喘着气儿。

    陈烬怔了下,声音低哑的:“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